第234章 鬼面具与忘忧草/我的女鬼俏佳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得不说,九怜非常地诱惑人,她长得非常秀美,亭亭玉立,脸蛋跟那小龙女似的,虽然隔着一层睡衣,可我依然感觉到了她骄躯的柔软与胸部那两只白兔的直挺,而且,有一股奇香从她的身上扑鼻而来,让我想起了传说中的香妃。-www.ZiYouGe.com-

秀色可餐啊。

任何一个人看到这迷人的一幕,就算是柳下惠和尚太监也会砰然心动,况且我这个一见美女就动歪念的渣男?

我的手慢慢地伸到了睡衣的下摆处,是想拉下睡衣将九怜下面的春色遮挡住,可是,当我的手移到内内那儿时,不知为什么,我的心就那样地停了下来,然后,突然就朝那罩了上去。

感觉下面软软地。

“嗯--”九怜轻哼了一声,慢慢地睁开了眼睛,含情脉脉地望着我,并且将手放到了我的手背上,在上面慢慢地画着圈圈,不知哪来的冲动,我像恶狼一样扑了上去,用嘴堵住了她的嘴,我的手也灵活地伸进了她的内内里,越过一片柔软的芳草,直达幽静的水井处……

一切水到渠成。

当邪恶的思想一旦喷发,一切理智便像江河之水哗哗而去。我轻易地进入到了九怜的身体里,与她合二为一。我们愉快地扭动着,非常猛烈、非常欢快。

九怜肆无忌惮地发出了一阵嗯嗯,她显得比我更加狂野。

或许是很久没有来过了,这一回战了很久,及至我俩都大汗淋漓,终于在最疯狂的一刻,我们同时达到了快乐的巅峰。

当我从九怜身上爬下来时,九怜躺在那儿,动也不动了。我说我去洗澡了,要一块儿去么?九怜有气无力地说:“不去了,好累啊,逸哥,你好猛……”

我突然间很后悔,悔不该这么冲动,色字头上一把刀啊!九怜还在赞我,我没有听下去,飞快地朝门口走去。

当我拉开房门时,突然发现门口外站着一个人!

是楚香香!

“啊?”我的心猛然一沉,忙停了下来,像是一个做错事的孩子,故作轻松地问:“香香,你……怎么会在这里?”

楚香香闪烁其词:“我……我路过。”说完转身就走,双肩微微颤抖,我狠狠地抓了抓头发追上去挡在她面前,只见楚香香双目通红。

“香香我……”我一时无地自容,刚才我和九怜的事她一定知道了,“对不起……”

“你不用说对不起。”楚香香咬了咬嘴唇,似乎想说什么,可是话到嘴边她又咽了下去,我这时心里还在为我自己争辩,我现在是成年人了,精力旺盛,而且体内又有魔血太岁,我对异性的渴望越来越大,我天天想去找女人啊,可是,我因为爱着楚香香,所以我一直控制着我自己的欲望,可是,我毕竟是一个平凡的男人,我有这方面的需要,而且楚香香身为我的女朋友却不跟我睡……想起了我们以前的约定,她说过只要我做了六件大事她就会陪我睡的,包括我们湘西之行,一共有五件了,如果我这一次能将古惠欣复活,那应该就有六件了吧。

“我去休息了。”楚香香说完就朝她的房间走去。

突然,从九怜的房间里传来了一阵猫叫,接而听到九怜叫道:“谁!”

我和楚香香相互看了一眼,我忙朝九怜的房间里射去,一把推开她的房门,只见一条黑影从窗户上一跃而下,转眼便不见了踪影。我看得出来,那是一只猫。我又忙不迭朝床上望去,这一望,大吃一惊,九怜不见了!

“九怜呢?”楚香香也跟了进来,焦急地问。

我跳到窗前朝下一望,我们这是在二楼,路下面闪着迷人的霓虹灯,灯光由对面窗上的玻璃反射,一闪一闪地,照在路上斑驳陆离。

但是下面的路上却一个人影也没有,只看见一只黑猫在马路上一闪而过,转眼便消失在黑影之中。

我又将房间里扫了一遍,确定九怜不见了,对楚香香说:“九怜可能从这窗户上跳下去了。”

楚香香秀眉紧蹙,也望着窗下问:“是什么令她来不及跟我们说一声就跳下去了?”我望向楚香香问:“难道,她是被人掳走的?”

楚香香说:“不可能吧,谁能掳得走九怜?”

我觉得也很可疑,可现在九怜毕竟不见了,我说我下去看看,说完就从窗户上跳了下去,左右看了一眼,左方是通向城里繁华路段,而右方比较冷清,不管九怜是被人掳走了还是她自个儿去追什么人了,应该去右方的机率比较大。我迈开大步朝右方跑了过去。

跑了约两三百米的时候,突然看见前面有一名男子,背对着这方,肩上傍着一个女孩,而那女孩正是九怜。九怜像是已经晕倒,任她抱着一动也不动,那名男子扛起九怜正要走,我怒不可遏,大喝一声:“放开她!”人已如箭一般跃了过去,一掌劈向他的左肩。

一般的人在我这一掌下,肩头绝对会被我劈碎,我之所以发这么大的火,是因为他竟然抱着我的九怜!而九怜显然已昏厥过去了。

九怜是我的小鬼,谁也不能碰她!

没想到那名男子竟然闪了开去,而且身子飞快地朝后退了出去,我怒目瞪去,当看清他时,不由怔道:“胡天赐?”

胡天赐也看清了是我,惊讶地问:“逸哥,怎么是你?”

我快步走了上去,伸手就将九怜抱了过来,见九怜秀眉紧蹙,忙不迭叫了两声,胡天赐说:“她可能是中了迷烟。”我愤怒地问:“是谁迷倒了她?”胡天赐摇了摇头说:“我也不知道,我本在这儿散步,看见九怜在追一个白衣人,那白衣人用迷烟弄晕了九怜。”

白衣人,是谁?

胡天赐又说:“那白衣人身手不错,我们恐怕得多多提防了。”

我抱着九怜叫了她几声,九怜像是熟着了,毫不回应,我赶紧抱着她回到房里,楚香香迎上来问:“九怜怎么了?”我将事情说了一遍,将她放在床上,倒来一杯甘草汁给九怜灌了下去,没多久,九怜醒来了,我问她这是怎么一回事。

九怜摸了摸头,骂了一声,有气无力地而十分气愤地说:“我当时看见我的窗户上有一只猫,就走过去看看,可我刚走到窗前,下面有一个人突然射出一条绳子,那绳子像一只手将猫套住了,他用力一拉就将猫拉了下去,那只猫像石头一样甩在了地上,我非常气愤就跳了下去,想去教训那个人,可那个人丢开猫就跑了,我就追了上去。”说到这儿,九怜微微喘气,看来那迷药非常厉害,在她体内余毒未消。

我问那个人是不是身穿白衣?九怜说:“是啊,还戴着鬼面具呢!”

楚香香问:“你后来怎么晕过去了?”

九怜说:“我追了没多远,那个人停了下来,背对着我,我走上去问他是谁,他突然转过身来,一掌朝我打了过来,我当时就一掌迎了上去,谁知道有一团白烟从他手里朝我射来,我不小心吸了一口,然后就晕倒了。”

我问她还记不记得晕倒后的事,九怜说不记得了。我与楚香香相互看了一眼,楚香香说:“这个人极可能是为了九怜才来的,他对九怜非常了解,所以有意用猫引诱她,九怜果然跟上了他,结果中了他的计,若不是胡天赐的人出现,只怕那个人已经将九怜带走了。”

“胡天赐?”九怜问:“他也在那儿?”

我把当时的情况跟九怜说了一遍,九怜说:“我在晕倒的时候,是好像看见对面有一个人朝这边走了过来,难道是胡天赐?”

楚香香在房间里来回走了一遍,说脱了九怜睡衣的那个人,不会就是迷倒九怜的那个人吧?

九怜啊了一声,瞪大眼睛说道:“不会吧,若这样,那我岂不是被他看光了?”

我说应该不会,我们的门是关着的,那个人进不了,而九怜的窗子就算开着,那人也爬不了这么高,更不可能在我和九怜毫无觉察的情况下还能脱了九怜的睡衣。

楚香香说:“这个问题暂时可以抛开不说,现在更重要的是我们要知道,他抓九怜干什么?”

我们商讨了一阵,想不出所以然来。后来楚香香回她的房里了,我看她今天很不开心,本想去跟她好好谈谈的,可是她将门关上了,我只得作罢。

我回到我的房间,泡了一杯咖啡,想起了那个叫忘忧草所说过的话及发来的素描,九怜的睡衣被脱,还有那个鬼面具白衣男子,这三件事都是一个谜,令我理不清头绪。

正喝着,九怜过来了,坐在我身边嘟着嘴说:“是不是我的睡衣被人脱了你不开心了?”我说没有啊。九怜说:“你还说没有?看你那苦着脸的样子我就知道,我首先申明啊,我绝对没有给你戴绿帽子。”我忍俊不禁,说知道了,其实我是遇到了一件颇为伤神的事,九怜忙问是什么事,我便将我跟忘忧草的事说了,九怜听后兴趣盎然,说要看看那张素描,我便将手机递给了她。

QQ还登着的。

待九怜接过手机后,我自个儿喝咖啡去了。正喝着,突然听到九怜大声叫道:“逸哥你看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