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5章 寻找前世恋人/我的女鬼俏佳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放下杯子凑了过去,九怜指着我的手机屏幕说:“你看,这是什么?”我看了看,是忘忧草发来给我的信息,不过只有几个字,她说:我后来还找到他了呢。(www.ziyouge.com)

后面还发来了一张照片,照片上有一个年约十七八岁非常美丽的女孩,她的眼睛很大,小嘴微抿,仿佛正盯着我笑,这张照片的背景,是一座瀑布,可以看到瀑布落在水潭里溅起的阵阵水花。

难道她就是忘忧草?

九怜问:“是不是很漂亮?”我说是的。九怜又调侃说:“你前世的恋人哟。”我笑道:“什么前世恋人,乱七八糟地。”九怜又说:“哪里乱七八糟啊?你看你还有聊天记录呢,前世的恋人的画像!证据确凿,你还想抵赖?”

其实我觉得也挺纳闷的,难道这忘忧草其实是一个我所认识的人?她有意用一个陌生的身份来调戏我?

“是不是暗恋你的同学啊?”九怜问。

我说应该不是,这事很严肃,你给我认真点啊,九怜点了点头,一本正经地说:“这张照片,有一个亮点,你看出在哪里了吗?”

我再次朝照片看了看,见里面除了那个女孩、瀑布,还有一个游客,别无其它,我说看不出亮点在哪儿。九怜说:“你的眼里只有美女,当然看不出亮点了。”我说别罗嗦,快说亮点在哪儿,九怜指着那个游客说:“你看看,像谁?”

那个游客是背对着这方的,像是正在欣赏瀑布,所以我们只能看到他的背景,而且因为影射和光照的关系,他的背影显得非常模糊,我说这个人似曾相识啊,九怜说:“你当然似曾相识了,因为他就是你啊。”

“是我?”我吃了一惊。

“对啊,”九怜说:“我可以保证,他就是你。”

我说这怎么可能,我从来没有去过那儿,怎么会是我?九怜说:“会不会是你的前世?”我说这更不可能了,你看这照片,上面有日期,是在今天下午拍的,而今天下午我们还在船上呢,所以那个人既不是我的前世,也不可能是我。

九怜问:“那他为什么那么像你?难道你灵魂出窍?”

我笑道:“这个说法太勉强,灵魂哪能那么容易出窍的?而且我自己竟然一点也不知道。这世上相似的人很多,有些人毫不相识,却长得一模一样,况且一个背影?”

“有道理。”九怜想了想便说:“不如这样,我们约这个女孩子见面,看看她到底是谁。”未经我同意,九怜就发了一条信息过去:咱们能见面吗?

一会儿,对方便回了信息:好啊,就在旗峰山,明天上午十点钟见,怎么样?

九怜立即回信息说:好啊。然后问我:“旗峰山在哪儿?”我说我怎么知道在哪儿?九怜将手机递给我说:“她约你在旗峰山见。”

我接过手机,这才发现她俩刚才所聊的内容,责备她怎么自作主张约了对方见面,九怜嘿嘿笑着说:“我不是想看看对方是何方妖精嘛!”

第二天,胡天赐说船有问题,今天开不了,九怜趁机说:“要不今天咱们在这儿再休息一天呗。”小师妹立即响应:“好耶好耶,我们去这儿好玩的地方去玩玩。”

沐木与我直挠头,我怀疑胡天赐是跟九怜与小师妹串通好了的。

而小师妹也如数家珍地道:“这里有好多好玩的地方,像绿色世界、龙门山庄、小曼谷……”然后抓住沐木的胳膊撒娇道:“师兄,你今天一定要陪我去玩!”

沐木征求地望向我,我也不好扫小师妹的兴,便对他们说:“你们要去玩就去吧。”九怜立即说:“一块儿去呗。”我望向楚香香,楚香香无精打采地说:“你们去玩吧,我感觉很累,想休息休息。”

既然楚香香不去,我更是趣味索然了,便说:“你们去吧,我跟香香在家里。”楚香香说:“小逸哥哥,你们去吧,你不用陪我。”我坚决要留下陪楚香香,九怜一把将我拉到一边轻声说:“逸哥啊,不打算去看看你的前世恋人吗?约好了的哟,男子汉一言九鼎,要说话算话。”我说是你约的,你去呗,九怜悄悄地说:“我说逸哥啊,你恐怕不怎么懂女人,香香之所以说累不出去,是因为她来那个了啊,难道她来那个了你也要陪着她?”

“那个?哪个?”我莫名其妙地。

“就是那个啊,难道这你都不懂?”九怜直翻白眼。

“到底是哪个?”

“就是她亲戚啊。”

“不可能啊,我曾经陪她去找过她的亲戚,她好像没有亲戚了吧。”

“你真笨啊,大姨妈!”

“哦--”我恍然大悟,“懂了,早说嘛。”

于是,沐木跟小师妹去了龙门山庄,我则与九怜去了旗峰山,之所以不去同一个地方,用九怜的话来说就是:不相互做灯泡。

很快,我们到了昨天忘忧草发来照片中的瀑布那儿,望着那瀑布飞流直下,落入水潭里激起阵阵水花,我的心也好像随着那瀑布落入了水中,变成了一条鱼,一直游啊游……

“咔嚓!”九怜在我后面拍了一张照,突然听到她大声叫道:“逸哥,你看!”她边说边跑了过来,将刚才拍的照片放在我面前说:“有没有发现什么?”

因为她是从我后面拍的,拍到的是我的背影,而我的背影……好像跟忘忧草那张照片上的背影一模一样!

我忙朝四周扫了一眼,希望能看到忘忧草,哪怕跟她类似的女孩,可惜,这儿除了我和九怜,并无他人。

九怜说:“我感觉那个忘忧草拍的照片就是刚刚拍的,如果把你这个背影弄模糊一点,就跟她发来给你的那一张一个样。”

如果这样,那这事情就更诡异了。

难道忘忧草是一只鬼?一只我们看不到的鬼?

下山时,在一座庙宇旁,我们碰见一个人在耍魔术,当时围观的人很多,九怜这鬼丫头也拉着我的手挤了进去。

这个魔术很简单,就是一间可移动的小屋子,只有一扇门,一个人进去,不出一分钟,当门打开后,那个人便不见了。

很多人惊讶不已。这事真的很奇妙,这座移动屋不过一米来宽,两米来高,根本藏不下人,而地上是泥土,人也不可能钻到地底去,那进去的人到底去哪儿了呢?难道是真的魔术师将那人变没了?

魔术师身穿黑色披风,戴着一顶帽沿很宽的黑帽,留着八字胡须,看起来三四十岁的样子,跟西方吸血鬼似的。

这时,魔术师望着我们问:“还有谁想进来试试的?”

大家面面相觑,不但没人敢去试,后面几个人还畏惧地后退了一步。

“我去!”九怜突然叫了一声,像一只兔子跳了出去,双手叉腰极不服气地说:“让我来试试。”

魔术师将九怜看了一眼,露出了一丝不易觉察的诡笑,微微弯腰道:“好,姑娘请--”

九怜呵了一声,回头朝我望了一眼,我觉得这个魔术师不简单,忙对九怜说:“别去!”九怜却说:“没事,我倒要看看他到底是怎么把我给变没了。”她边说边要朝那门里走进去,魔术师立即拦住了她,彬彬有礼地说:“姑娘请慢。”九怜说:“怎么了?”魔术师说:“在您进去前,我须得向你说明两点,第一、你一旦进去后,不管你去了哪儿,有没有再回来,我将不负责任……”

我一听就火了,跳上来说:“不行,不管你将她变去了哪儿,你必须将她给我变回来!”

魔师术依然笑容可掬地说:“对不起先生,我只负责将她变走,并不负责将她变回来,如果你不同意,请不要进去。”

九怜不耐烦地说:“行了行了,我自己知道怎么回来,逸哥你放心,就算他将我变到太空去,我也会回来的。”

魔术师说:“这位姑娘很勇气,在下佩服,不过,还有第二条。”

“说吧。”九怜跃跃欲试,已在那儿摩拳擦掌了。

魔术师说:“每玩一次,须交人民币一百元。”

九怜说:“钱是小事,关键是你能不能将我变走?”魔术师说:“如果将你变不走,这一百元如实奉还。”

我也越来越觉得有意思了,不过还是很担心九怜,但是九怜立马抽出了一百元放在魔术师手里,朝我挥了挥手,转身便朝门里钻了进去。我想抓住她已经来不及。

其实这个时候我破门而入,或许一切还有挽救,可是,我也是十分地好奇,所以并没有去将九怜叫出来,而是围着那间小屋走了一圈,想看看魔术师是不是真的能将九怜变走。

都说好奇会害死猫,这句话一点也不假。

大约一分钟过后,魔术师打开了门。

随着小门被打开的一瞬间,观众哗地一声,我的心也猛然一觉,九怜不见了!

我忙朝屋里跳了进去,四下看了一阵,里面空荡荡地,九怜的确不见了,我十分惊讶而生气地走了出来,真希望九怜从人群中走了出来,朝我笑道:“我在这儿呢!”

可是,九怜并没有出现,围观的人也各个瞠目结舌。

魔术师的嘴角划过一丝冷笑,我郁闷地问:“我的女朋友呢?”魔术师淡淡地说:“变走了。”

“哈哈……”人群发出一阵哄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