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6章 九怜变没了/我的女鬼俏佳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愤怒极了,但是并没有发作,而是很有诚意地说:“请你将她给我变回来吧。”魔术师摇了摇头,冷冷地说:“对不起,我之前说过,只将她变走,并不负责将她变回来。”我一把抓住他的衣领将他拉了过来,对着他的耳低沉地说:“警告你,马上将她变回来。”

魔术师推开了我,朝身上拍了拍,不紧不慢地说:“有些东西一旦走了,就永远回不来了。”他朝我看了一眼,又说:“这儿的很多人可以为我作证,在她进去之前我说过,我只负责将她变走,并不负责将她变回来,如果你非要我将她变回来,如非你在这儿将我杀了。”

我并没有杀他,也没有再去为难他,我想我和九怜已经落入一个圈套了,从一开始就被人牵着鼻子走了。

而现在我要做的是,在最短的时间里将九怜找回来,不然,她将会有很大的危险,这个魔术极可能跟昨晚那个袭击九怜的鬼面具白衣男子是同一伙人。

魔术师继续在表演了,依然还有很多好奇的观众围在那儿观看。

我将四周望了一眼,这是在半山腰上的一块平地,除了一座庙宇,其余的便是石头、树木。我想,魔术师能在短时间内将九怜变走,不可能飞天遁地,会不会他用了障眼法将九怜变进了庙里呢?

这座庙宇的第一间房,竟然是一家商店,里面卖玉器、吊坠之类的,这时店里有好几个人正在摸摸瞧瞧,不过真正买东西的人却很少。店主是一名二十三四岁的姑娘,长发,还挺漂亮的,她正坐在那儿看书。

我将店里观察了一番,觉得并无异样。就在我准备朝庙里走去时,突然,墙上的一张图画吸引了我,那是一张人的彩色素描,画的是一个女子,当我看清那个女子的面容时,一时怔了半晌,竟然与忘忧草出奇地像!

“这是你画的吗?”我问看书的女子。

她看了我一眼,又朝墙上的素描看了一眼,合上书站起身走过来说:“不是,我来的时候它就在这儿了。”

原来这看书的女子在三天前接了这个店铺,前任店主是全店转让,店里所有的东西,包括那副素描,看书的女子觉得那副素描挺好看就一直留在那儿。

“你知道这素描上的女孩子是谁吗?”我问她。

她摇了摇头说:“不知道。”

我又问:“那这店铺的前任店主是谁?你还有他的联系方式吗?”

“她是我的一个朋友,我有他的电话号码。”

待看书女子将前任店主的手机号告诉我后,我谢过后出了寺庙,发现那位魔术师不见了,围观的人也都散去,望着先前热闹满天而现在空荡荡的地面,我突然有种上当受骗的感觉。

那魔术师活生生将九怜变走,难道他早有预谋?

我没有去打那个电话,而是急急地去找那个魔术师。我径直朝旗峰山的入口跑去,我想他一定离开了,可是并没有追上他,沮丧之余,便拨通了那个号码。

没想到是一个女孩子的声音,我下意识地问:“你是忘忧草?”她问:“你是谁啊?”我说:“我是……你的一个网友。”她呵呵笑着说:“对不起,我不是忘忧草,我是她的朋友。”我心中一振,忙问她忘忧草在哪儿,她说:“她病了。”接而将忘忧草所在的地方告诉了我。

竟然是在一家宾馆里。

我很轻易就找到了那家宾馆,因为它就在旗峰山的对面。我来到跟她所约定的宾馆房前敲响了门,随着门被打开的一瞬间,出现在我面前的,是一位神色黯然看起来非常虚弱的白衣女子,她约二十一二岁,头发散乱,一脸地忧郁,好像是才刚刚从梦里醒过来。

“你是?”她很惊讶地望着我。

我作了介绍,说出了我微博所注册的名字,她顿然睁大眼睛叫道:“是你啊,真没想到。”然后像是受宠若惊般地将我请进了房间。

房间里很整齐,不过跟一般的高级宾馆相差无几,里面并无椅子,她叫我直接在床上坐下,然后冷不防地说了一句:“你跟我的前世恋人长得真相像。”

我再次看了她一眼,她虽然精神不怎么好,可长得还挺漂亮的,有这么一位美丽的恋人,身为一个普通的男人也该知足了。

“你真的还记得你前世恋人的模样?”我始终半信半疑,这种事情我还是头一回遇见。

“是的。”她非常认真地说:“我不但记得他的模样,甚至我们之间发生的一些事我也还记得,你说奇怪不奇怪?”

我说的确很奇怪。

忘忧草大大方方地坐在我的旁边望着我问:“你怎么找到我的?”

我说我在寺庙里看到了一张她的画像,然后就寻找而来了,然后问她:“你知不知道旗峰山上有一个魔术师?”

“不知道,怎么啦?”

我说那个魔术师把我的一个朋友给变没了。

“啊?不会吧?”忘忧草显得非常惊讶。

我将当时的情况如实说了,她很不相信的样子,说怎么可能将一个大活人给变没了呢?那个魔术师也太神奇了吧?

跟她又聊了一会儿,我看着面前的这个女孩,想像着她就是跟我在网上聊天的那个神秘之女,可能是我前世的恋人,我感觉这一切太不可思议了,而从她口中也得不到寻找九怜的线索,我心系九怜的安危,决定开始闪人。

正在这时,我手机突然响了,是一个陌生号码,刚接,便听到对方阴沉沉地问:“是蓝黛逸先生吧?”

“你是?”我隐隐有种不安,而那人的声音我像是在哪儿听过。

“你甭管我是谁,你的马子你还想不想要了?”

“九怜?”我忙问:“你把她弄到哪儿去了?快告诉我!”

“嘿嘿,想要我告诉你?很简单,你拿一样东西来换。”

“什么东西?”

对方说:“你从神秘岛上的十字架下找到的那个铁盒。”

我心中一沉,果然是为了铁盒而来!其实从一开始我就猜到了,那魔术师跟昨晚的那个鬼面具男子是同一伙人,昨晚没有将九怜掳走,今天又处心积虑地将九怜“变”走,绝对是有着不可告人的目的,原来是为了那个铁盒!

难道他是跟叶子秋是一伙的?

“那个铁盒我根本就没找到,”我说:“我们把它弄掉了。”

“你骗小孩呢!”对方阴森森地说:“我告诉你,你要是不把铁盒拿来,我要你好看!”

我终于想起了他是谁了,极气愤地说:“你是大狼狗。”

“嘿嘿,知道就好,本爷就是大名鼎鼎的狗爷!识相的马上将铁盒拿来给我,不然,你的马子可就要灰飞烟灭了哟。”

我的心再次沉了下去,既然对方是大狼狗,是叶子秋一伙,那将九怜变走也并不奇怪,因为九怜是鬼,有很多办法可以将她收服,只是九怜法力那么高强,对方到底是怎么在一瞬间就将它收服的?

“你们在哪里?”我又问:“我怎么将铁盒拿来给你?”

大狼狗说:“这个好办,你只要把铁盒放在我所指定的地方,然后我就会放了你马子,不过我提醒你,你可别耍花招,我在暗处盯着你呢,要是你敢耍花招,我要你好看!”

“把铁盒放在哪里?”我压抑住心中的愤怒问。

大狼狗不紧不慢地说:“你先将铁盒拿出来到旗峰山门口再说。”说完对方就挂了电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