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8章 大狼狗从天而降/我的女鬼俏佳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跟忘忧草在房间里谈了一会儿,她说第一眼看见我发的微博就很想去那八座十字架下面去看看,问我能不能陪她去,我说我朋友现在下落不明,不能去,得先将我的朋友找到才行。

眼看近中午,我约忘忧草去吃饭,忘忧草欣然前往,我们去了宾馆隔壁的一间饭店里。

其实我这时候根本没有胃口吃任何东西,约忘忧草来吃饭只是想能从她那儿找到有关九怜的线索。

忘忧草显然也没什么食欲,只是喝了一小许汤,才喝了一小口,她的手机就响了,拿出手机看了一眼后,迅速地看了我一眼,然后神色略慌张地说:“抱歉,我去接个电话。”我点了点头,她忙起身朝洗手间那边快步走去。

我悄然跟了上去。

听见她在洗手间门口低声说了一番,我在门口正听着,走过来一个三十来岁的女人,用怪异的眼神打量着我,我想她一定以为我是色情偷窥狂之类的了,迟疑着要不要进去,我便向她解释说:“我女朋友在里面。”她这才进去了,而里面忘忧草说话的声音也嘎然而止。

我回到桌旁,等了一会儿忘忧草才来,显得有些慌乱,面红耳赤地说:“我们快点吃吧。”我问她还有什么事,她说:“我想去看那八座十字架,你能陪我去吗?”

“现在去?”我紧盯着她。

“嗯。”她应道:“如果可以的话,我们马上出发。”

我说,那座岛是在海上,并不是想去就可以去的,忘忧草说:“我们可以坐船去啊。”我说那座岛很难找,只怕一时找不到,而且我也不会开船。忘忧草说:“我有个朋友会开船,要不我请他陪我们去?”我暗想,难道再返神秘岛,势在必行?

“行,”我说:“那我们先回去准备一下。”

我们走出饭店,经过宾馆下时,突然一声巨响从上方传来,接而卟嗵一声,一个人从上空骤然落了下来,“轰!”地一声重重落在地上,伴随而来的是一片片玻璃像天雨散花一般哗哗落下。

“啊!”路过的行人发了一阵尖叫,忘忧草也惊叫了一声,吓得跳了起来。

我朝地上的那人一看,大吃一惊,竟然是大狼狗!他这时仰面躺在地上,鲜血含着泡沫一口一口朝外涌,眼睛泛白,看来离死不远了。

他怎么会从楼上落了下来?我抬头朝上一望,上面大约在第七层的一块大玻璃烂了一个大洞,像是大狼狗用头撞破了玻璃然后就跳了下来。不过大狼狗不是疯狗,他不会无缘无故地从楼上跳下来,如非,有人将他丢了下来。

会是谁呢?实在是太大快人心了!

忘忧草望着地上的大狼狗,瞠目结舌,半晌站在那儿不知所措,像傻了一般。

从酒店里立即冲出了好几个人来,行人也纷纷围了过来,有一人立即打了电话,没多久,便从远方传来了一阵警鸣。

来了好几个警察,大狼狗也被抬上了救护车被送进了医院,忘忧草还站在那儿愣神,这时,从宾馆里跑出一个人,边跑边喊:“楼上有个人疯了,对着空气拳打脚踢。”

忘忧草突然回过神来,发疯一般朝宾馆里跑去,我也紧跟而入。

可是我们刚到了楼梯口,立即被警察挡住了,叫吆着将我们往宾馆外推,也有很多好事者想上去看个明白,都被警察挡了下来,我发现忘忧草突然不见了,恐怕是上楼去了,趁警察不注意我从另一个楼梯口上去了。

因为不知道那疯子在第几楼,我一直朝上跑,不过我感觉应该就在六七八这三楼之间,而且那疯子一定跟大狼狗有关。

难道是那疯子发神经把大狼狗从窗户上丢了下来?

这疯子发疯发得好啊!

当我来到七楼时,便听到走廊那一头传来一阵吆喝:“别动!把手举起来!”我来到拐弯处朝那头一望,只见两名警察用手枪指着走廊那头的一个人,那个人背对着这方,头戴一顶连衣帽,伸出双手做投降状,戴着黑手套,听到警察的叫喊慢慢地转过了身来。

依其背影看来我便知道是谁了,当他转过身来时,露出了一张干枯的嘴,警察怔了怔,继续用枪指着他喝道:“别动!”

是叶子秋!果然是他!

难道是他将大狗狼丢下楼去的?

突然,叶子秋的身子骤然动了一下,他一个趔趄差一点扑倒在地,警察下意识地后退了两下用枪口对着他厉声叫道:“别动!”,并且慢慢移步走了过去。

“唔!”叶子秋闷哼一声,身子又骤然朝后退了出去,像是有人在打他,而他因为被警察用枪指着不敢动弹而任那人打。

为什么那个人我看不到?难道是鬼?

莫非是九怜?

我正想过去,突然,一阵尖叫从我身后传了过来,是忘忧草的声音,我忙转过头,只见忘忧草站在我身后,面露急惶之色,还在不断地尖叫,我跑过去问她怎么了,她只是发疯一般尖叫,其中一名警察跑了过来,忘忧草见警察来了,掉头便跑,警察大叫道:“站住!”忘忧草哪听他的话,大步朝楼下跑去,警察用枪指了指我喝道:“别动!”我怔了一下,指着忘忧草跑去的方向说:“去追她啊,快!”警察迟疑了一下,就朝记忧草追了上去。

勿庸置疑,忘忧草是想将警察引开。

“别动!”走廊那一头又传来了警察的吆喝与打斗声,我走过去一看,叶子秋正在跟“空气”打斗,在那儿像个神经病一样跳来窜去飞打飞杀。

警察显然也怔住了,迟疑着跑了过去,刚接近叶子秋,惨叫一声,身子顿时朝后倒了下去,帽子给偏了,他大吃一惊,慌忙从地上爬了起来,将帽子戴正了然后用枪指着叶子秋叫道:“谁?谁打我?别动!”

由于他离叶子秋较近,当看清叶子尸那干枯如尸的面孔时,大惊失色,顿然后退了一步惊愕地问:“你……是人是鬼?”

叶子秋还在那儿跟“空气”打动,哪会顾得了回答警察?突然跳到警察身边一拳挥了过去,警察闷哼一声仰面倒了下去,帽子再次偏了,手枪也应声而落。叶子秋身子一跃跨过警察的身子朝我这方跑来。

当他离我一米完时我骤然跳了出去一掌劈了过去,叶子秋猝不及防,被我一掌劈在胸前,身子倏地朝后退了出去,尚未站稳,他迅速地垂下了头去,我看见一个人从他后背一掌砍了过来,叶子秋躲过那一掌后身子飞快地朝后退去。

是九怜!

我喜出望外,连声叫道:“九怜!”

九怜闻声朝我望来,欢喜地叫道:“逸哥!”

叶子秋趁这机会已跑到了走廊的另一头身子一闪便消失在楼梯口。

九怜抱着我的手臂笑嘻嘻地问:“逸哥,你是怎么找到我的?”我想警察只怕会再来,看见那名警察倒在地上,而这儿只有我和九怜,只怕我俩脱不了干系,便急急地说:“下去再说!”

“去追那干尸啊!”九怜指着叶子秋逃去的方向叫道,我说行,去追!说完我们便朝走廊那一头跑去。

可是待我们到了楼下,也没有再看见叶子秋的鬼影,很显然他已经逃走了。而忘忧草也不见了踪影,想到她刚才有意尖叫引得一名警察去追她,她这是声东击西,目的是为了给叶子秋解危。

她是叶子秋的人!

出了宾馆,我问九怜去哪儿了,怎么会被那魔术师变没了,九怜委屈极了,擦了擦眼泪哭似地说:“那人太可恶了,呜呜……”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