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9章 天意不可违/我的女鬼俏佳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九怜在进入魔术师的移动小屋里后,魔术师迅速地将门关上了,而在门被关上的一瞬间,头顶上方骤然一道亮光照来,九怜来不及惊叫就被那道强光给吸了进去。

后来我才知道,那是一种很强的阵法,一种对付鬼神的阵法,九怜纵使法力高强,这时也被那道光给束缚住,化为了一缕烟而束手无策。

魔术师在成功抓住九怜后,在我去旁边的寺庙里时,以最快的速度将九怜带走了,并且去了旗峰山对面的宾馆里,跟忘忧草所在的宾馆是同一家宾馆。当时,忘忧草在五楼,魔术师则拿着九怜的魂魄去了七楼。

叶子秋与大狼狗就一直在本楼的一间房里等着魔术师。

魔术师将锁住九怜的一面镜子将给叶子秋后就走了。

叶子秋与大狼狗的目的只有一个,抓住九怜,逼我交出铁盒,可他们并没有想到我也没有铁盒,更没想到的是,九怜竟然逃脱了镜子的束缚,从镜子里跳了出来。

她是隐身而出的,发现大狼狗在窗户前朝下望着,她对那只狗是毫无好感,所以毫不客气地将他从窗户上推了下去,被叶子秋发现了,于是他们就打了起来。

后来,警察来了。

再后来,我也出现了。

说到这儿,九怜握着拳头恨恨地说:“那个叶干尸太可恨了,昨晚戴着鬼面具把我迷晕的就是他,下一次让我再碰见他,一定要扒下他的皮要他叫姑奶奶!”

我想,叶子秋绞尽脑汁想要得到铁盒,那铁盒里到底隐藏了什么样的秘密?

或许,从忘忧草的口中我能得到答案。

我拿出手机拨打忘忧草的电话,才响了一声,对方立即按了拒绝接听,我将手机收起与九怜回去了。

到了我们所在的宾馆后,沐木、小师妹与楚香香听了我的叙述,沐木说:“看来叶子秋蓄谋已久,只是不知道他要得到那铁盒到底是为了什么。”

九怜愤愤地说:“管他是为了什么,把他抓来拷问一顿不就知道了?”

我苦笑道:“他处心积虑地想得到铁盒,可他没想到,我身上根本就没有铁盒,他如果想要得到铁盒为什么不自己去神秘岛上找?”

九怜说:“他当然是没有找到呗,以为在你身上。”

“他这一回只怕找错人了,不但没有得到铁盒,连他身边的那只大狼狗也因此丧生,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得不偿失。”

沐木转头问胡天赐,那船修好了没,胡天赐说修好了,沐木说:“我们下午就回去吧。”

想起回去后我无法复活古惠欣,心里又是一阵难过。

沐木与小师妹去收拾行李了,我见楚香香一直寡寡郁欢,便柔声问她怎么了,楚香香摇了摇头,一声不吭,我知道她心里不愉快,就握着她的手说:“你有什么不开心的跟我说啊。”楚香香摇了摇头强笑着说:“没有不开心。”我轻轻地叹了一声,无限忧愁涌上心头,不明白为什么痛苦多于快乐,我和楚香香本来是真心相爱,可为什么我们彼此不能坦白心扉呢?

我也知道是我令楚香香不开心了,是我没有给她应得的快乐与幸福,可是,现在古惠欣为我死了,我的心根本无法平静下来,无没有心思去取悦楚香香,只是在心里默默地对她说:香香,等这一件事过后,我会天天陪伴在你身边,用心地呵护你,让你开心每一天。

第二天中午,我们终于到家了。如霜迎上来问我们收获如何,我缓缓地摇了摇头,垂头丧气地坐在沙发上,千万愁绪涌上心头,甚至无颜去面对古奶奶。

当我来到楼上,古奶奶正坐在水晶棺材外看着水晶棺材里的古惠欣,望着她那苍老而凄凉的后背,我的心里一阵又一阵难过。

我来到古奶奶面前,轻轻地叫了她一声,她抬头看了我一眼,我发现她仿佛又老了十几岁,她对我说:“小逸,你们回来了?”我微微点了点头,然而古奶奶并没有多问什么,仿佛从我的脸上她看到了答案。

水晶棺材里的古惠欣一如既往地躺着,非常安详,她的美丽容颜一点也没有变,还是那么地漂亮。

“该让她入土为安了。”半晌,古奶奶终于说了一句话。

我的心猛地一沉,眼泪无声地籁簌而落。

当晚,我将装有古惠欣魂魄的坛子交给了古奶奶,在将古惠欣埋葬之时,古奶奶会将古惠欣的魂魄放出来,然后将她送走,让她去投胎转世。

“不能用启天还魂术将她还魂吗?”我不愿意放弃最后一丝机会。

古奶奶摇了摇头,缓缓地说:“启天还魂术是禁术,启用这禁书的人会折寿,而且,死者并不一定会喜欢它的新身体,所以这种禁书不能用,惠欣这一去,只怕是天意,天意不可违,你也不必过多地难过,命运已定,是无法挽救的。”

我擦干眼泪下了楼,如霜冷冷地说:“有什么好难过的,当初你在复活香香时,也不过如此!”我朝楚香香看了一眼,楚香香垂下头去,轻轻地问:“真的没有办法复活惠欣了吗?”

九怜突然问:“如果用你们的命来换惠欣的命,你们谁愿意?”

楚香香说:“我愿意。”她望向我说:“只要小逸哥哥能开心起来,我愿意用我的命换惠欣的命。”

“这是不可能的,”沐木说:“没有一命换一命之说。”

九怜嘿嘿笑道:“我只是开个玩笑嘛。”

这个时候只有她能笑得出来了。

“其实让惠欣留在我们身边并不难,只要某个人舍得。”九怜又说。

我望向她问:“你什么意思?”

九怜伸手指着自己说:“看着我。”我看着她,她说:“朝我看三分钟,或许你就能想到办法了。”我朝她看了三秒钟,没好气地说:“我现在很烦,你能严肃点吗?”

“你一向不是挺聪明的吗?怎么现在突然之间这么傻了呢?”九怜长长地叹了一声。

突然,我灵光一闪,很快明白了九怜的意思。

“你是说让惠欣跟你一样?”我问。

“对啦,这一下终于开窍了。”

“是的,用我的血!让惠欣喝我的血,她就可以跟九怜一样,像人一样在这世间来去自如!”我欢喜不已,激动地双手都动了起来。

“不行!”突然一道声音从楼梯间传了过来,我回头一看,只见古奶奶走了过来,一字一字地说:“你不能这么做。”她看了眼九怜,目光凌厉,似有责备之意,九怜吐了吐舌头赶紧溜回房里去了,古奶奶说:“人死了,就死了,这都是命,天命不可违,你若想将她强行留在世上,这是有违天意,天意不可违,否则就会遭天谴!”

没想到古奶奶这么固执。

她朝我看了一眼说:“小逸,你不要再想着复活惠欣,你的心意我替惠欣心领了,她既然已死,你就让她安息吧。”她边说边捧着装有古惠欣的那只坛子说:“我今晚就会将她送走。”说完她大步朝门口迈去。

我想将古奶奶挡下来,但是,我并没有这么做,我有什么权利这么做呢?古惠欣是古奶奶的孙女,古奶妈有权利决定她的去留,而我呢?我又是她的谁?

“小逸!”九怜突然来到我身后悄悄地说:“你到房里来,我想跟你说件事儿。”

我冷冷地问:“什么事?”我这时很生气,若不是当时九怜将那只铁盒弄丢了,对于复活古惠欣或许还有一线希望,是九怜这只捣蛋的小鬼破灭了我的希望!

“进来嘛,”九怜抓着我的胳膊说:“绝不会让你失望的。”

沐木朝我和九怜看了一眼,站起身朝楼上走去,小师妹赶紧跟了上去,楚香香也一声不响了站了起来回了她的房间,我见楚香香一直愁眉苦脸地,我心里更难过了,这时气愤地冲九怜叫道:“你有什么快说!”

“哼,你不想听拉倒!”九怜放开我的手气呼呼地说:“到时古奶奶将惠欣的魂魄送走了你别后悔!”

我没理会她,准备回房间,九怜问:“你真的不想听?”

“不想。”我这时心烦意乱。

“我再问你一句,想不想听?”九怜提高了声音。

我也大声叫道:“不想听!”说完就朝我的房间走去,却听得九怜说:“你不想听拉倒,等惠欣真的走了,你别后悔。”

又是惠欣,我暗想,这九怜左一句惠欣右一句惠欣,难道她要跟我说的事是跟惠欣有关?她还有复活惠欣的办法?若真是这样,只怕一切已成定局,我就真的后悔莫及了,便停下来望着她问:“你到底想说什么?”

“你不是不想听吗?”九怜将头微微昂起,显得极为高傲。

我走过去将手搭在她的肩上说:“说吧。”

九怜将脸一换,顿然眉开眼笑,在我耳边悄悄地说:“我想告诉你的是--我从神秘岛上带回来了一样你意想不到的宝贝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