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4章 楚香香为我挡一刀/我的女鬼俏佳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般而言红衣鬼比较凶恶,没想到这只黑衣女鬼竟然也有这般强大,倒是令我们十分惊讶。

我望着黑衣女鬼喝道:“何方娇孽,不去投胎,竟然还留在阳间为非作歹,不怕灰飞烟灭永世难做人么?”

“哼,做人也是苦,何不做鬼!我要杀掉你们这些臭男人,一个也不留!”她说完便朝我凶猛地抓来,却被楚香香所画的一个“勅”字给逼退了出去,阴森森地说:“雕虫小技,也敢在我面前卖弄?”说完摇身一变化为了一缕黑影在我们上空盘旋。

我的龙泉剑并没有带上,惟有灵符可以对付鬼怪,我抽出一把灵符朝天空撒了过去,那些灵符像是被一条无形之线穿着像一片墙朝黑衣女鬼撞去,黑衣女鬼果然有所畏惧,像风一样迅速地飘走了。我正想去追,突然听到楚香香急声叫道:“小逸哥哥小心!”我回头一看,郭菲不知什么时候已转过身来,手持一把尖刀倏地朝我的后背刺来,情景之下,楚香香抱住了我的背将我朝一旁推去,而那把尖刀却径直刺入了楚香香有腰间。

“嗯!”楚香香发出了一阵痛苦的呻吟,身子朝前一倾就要倒下,我怒不可遏,抱住楚香香,狠狠一掌朝郭菲劈了过去,郭菲惨叫一声被我劈倒在地,但立即又跳了起来,红着眼睛凶神恶煞地朝我刺来,胡天赐跳了上来,用一条绳子勒住了她的脖子,郭菲只一味地想杀我,却不懂得转身对付胡天赐,胡天赐趁机从身上抽出了一把弯刀想从后面杀了郭菲,我忙叫道:“别杀她!”

“不杀她她就会杀你!”胡天赐叫道。

我忙说:“她只是被鬼控制了,先打晕她!”

胡天赐从后面用刀柄对着郭菲的右肩用力一击,郭菲闷哼一声便倒到了地上。

我一手捂着楚香香的伤口,一手紧紧地抱住她,心痛而焦急地问:“香香,你怎么样?”

楚香香苦笑着说:“我没事,小逸哥哥……你不用担心我。”

她怎么会没事?鲜血像泉水一样汩汩而流,我心急如火,一把将她抱了起来朝摩托车旁跑去,胡天赐也跳上了摩托说:“到我车上来!”我抱着楚香香上了胡天赐的车,胡天赐开着摩托像箭一般朝前射去。

终于到了医院,医生一看也吓了一跳,急声叫道:“去急救室!”

立即有护士推来了病床,我将楚香香轻轻放在病床步,在进急救室时,我发现竟然是两名男医生,而他们挡着不让我进去,想到楚香香伤的是腰,如果要包扎伤口得脱了她的衣,这怎么能让男人去做?我一把将他们推开了,冲他们叫道:“叫女医生来!”

那两名男医生面面相觑,其中一名戴眼镜的医生为难地说:“现在是晚上,只有我俩值班。”

“我不管,马上叫女医生来!”

那医生还想说话,我急了,冲他大叫:“快点!”

这时,一名四十来岁看起来非常有精神的女人走了过来问:“怎么回事?”

那名戴眼镜的医生说:“钱院长,这位先生非要女医生进去。”

钱院长朝我看了看问:“为什么非要女医生?”

我说我女朋友的腰被人捅了一刀,只能由女医生去救她。钱院长微微笑了笑说:“我进去好了。”说完推开门走了进去。

我和胡天赐焦急地在外面等,我突然想起了郭菲,问胡天赐郭菲呢,胡天赐拍了拍头说:“我把她也忘记了,好像倒在了十字路口那儿。”我骂了一声,现在是晚上,她倒在那儿会很危险,而且她又昏迷了,得马上将她带走,可是现在楚香香还在急救中,我又怎么能离开?一时左右为难。胡天赐说:“我去吧,你在这儿守着。”我点了点头,拍着他肩说:“天赐,谢谢了。”

胡天赐什么也没有说,只是微微笑了笑。

望着急救室的门口,我心乱如麻,脑子完全乱了,只一味地走过来走过去,心里隐隐作痛,暗暗说道,香香啊香香,你怎么这么傻,你身子那么虚弱,怎么能替人挨这一刀呢?我宁愿我挨两刀也不要你挨一刀啊。

正难过,我的手机响了,我一看是如霜打来的,她问我怎么还不回去,我把这儿的情况跟她说了,如霜也急了,连声问我在哪家医院,我将医院的名字告诉了她,如霜说:“我马上来!”

不过十来分钟后,如霜与沐木、小师妹都来了,沐木问:“蓝兄弟,怎么回事?”

我将事情的来龙去脉再次说了一遍,沐木若有所思,沉重地说:“看来那郭菲是被厉鬼所反噬了。”

这时,急救室的门被打开,只见钱院长走了出来,我忙迎上去问:“我女朋友怎么样?”钱院长说:“她失血过多……”我没完听便跑了进去,只见楚香香躺在床上,脸色惨白,一旁一名护士说:“她失血过多,需要立即输血,可她的血型很奇特,我们医院暂时没有跟她同型号的血。”

“用我的血吧。”我拿出匕首往我的手腕上便割了一刀,鲜血立马流了出来。

“啊--”那护士惊叫一声,顿时瞠目结舌。

如霜与沐木、小师妹也进来了,如霜对护士说:“你先出去吧。”护士朝我的手腕看了一眼,像是看神经病似的,逃似的快步走了出去,

楚香香面色非常苍白,我将手腕放在她的嘴边,心疼地说道:“香香,快吸我的血。”楚香香迟疑不决,我催促道:“快吸啊,你失血过多,只能吸我的血。”楚香香这才吸了一小口,我说:“多吸点。”

钱院长走了进来,一见其状,顿时惊讶地问:“你这是?”我说我在给我女朋友血,钱院长皱着眉头说:“哪有这样给的?”我说可以这样给你。钱院长还想说什么,如霜对她说:“你放心吧,这样可行。”钱院长的嘴唇抽了抽,眼中充满了疑惑与惊愕。

待楚香香吸得差不多了,她的面色慢慢地红润了起来,放开嘴对我说:“好了小逸哥哥,我没事了。”我提起手,对钱院长说:“麻烦你帮我包扎一下。”

钱院长顿了一下,然后非常麻利地给我包扎好了,我说了声谢谢,转身掀开楚香香的衣服看了看,见伤口被包扎得很好,也止血了,问楚香香:“还疼吗?”楚香香摇了摇头说不疼。

待去交了费,我想起了郭菲,便打了一个电话给胡天赐,问他郭菲怎么样了,胡天赐说:“她不见了。”

“不见了?”我怔道:“她不是晕倒了吗?怎么会不见了?”

胡天赐说:“不清楚,可能是醒过来自己走了,也可能是被别人带走了,我到达这儿的时候,她已经不在了。”

她会去哪儿了呢?

我尝试着打郭菲的手机,却提示是关机。

回到病房,因为楚香香受伤太重,需要住院几天,我跟沐木和如霜商量,晚一点再去寻找古墓,至少也得楚香香的伤好了再说。

当晚,如霜与沐木、小师妹回去了,我一直守在楚香香身边,我责备她问为什么要替我挡那一刀,楚香香说:“你是我最亲的人,我不能让你受到伤害。”我紧紧抓住她的手,久久说不出话来。我心中很愧疚,身为一个男人竟然保护不了我的女人,还要她因我而受重伤,真是枉世为人。

第二天,楚香香说要她要出院,可院方不让,说以她的伤势程度至少也得三天才能出院,我想楚香香现在伤还没有完全好,在医院里养伤有医生和护士照看着,总比在家里好,便让她继续留在医院里。

上午的时候,胡天赐来了,他十分沉重地对我说,昨晚在离十字路口不远的地方死了一个人,死状极惨,脖子被人活生生地给拧断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