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0章 美人鱼/我的女鬼俏佳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清楚地记得沐木说过这座山是灵山,山上灵气逼人,怎么会有阴气?难道被山镇压在山脚下的鬼怪挣脱了出来?我将心中的疑惑跟沐木与如霜说了,沐木说:“只怕这阴气是跟着我们而来的。”

难道我们的身后一直跟着一只鬼?

抑或许这山中所镇压或隐藏之鬼发现我们来了,蠢蠢欲动,便挣脱束缚尾随我们而来了?

楚香香说:“会不会这儿有一块阴地?”

沐木举目四下张望了一眼说:“依山傍水,得天独厚,只是树木过深,会有路客停留,乃林荫所致,难道--”沐木剑眉直皱,伸出五指细细一算,又朝天空张望了一眼,缓缓地说:“大家小心点,晚上提高警惕,明一早我们就去寻找古墓入口。”

因为我们做好持久战,所以在天黑之前搭了一个简单的草棚,以防下雨时有个避雨之处。这一次来这这儿要跋山涉水,我们带的帐蓬并不多,是三人挤一个帐蓬的,这三天以来跟两个大男人挤一间帐蓬里,我着实是没有睡过一个好觉,所以我今晚并没睡帐蓬,而是在草棚里铺了一堆绿叶树枝,在上面欢欢喜喜地躺下了。

可以伸腿,可以打滚,真舒服啊。

而且我们在四周烧了驱蚊草,没有蚊子的烦扰,我很快就睡着了。

半夜的时候,我感觉凉凉地,一个激灵便起来了。这山里面的晚上非常冷,开始沐木提议我不要睡草棚里,因为这儿近水,只怕会有虫蛇之类的,更要注意的是,晚上会很冷,我当时毫没在意,现在才确切地感受到,真他玛的冷啊。

我坐了起来,发现四下静悄悄地,唯有流水声音在耳边回响,哗啦啦地,若没有睁开眼睛我还以为下雨了呢。这时冷得厉害,我索性从草棚里出来了,抬头一望,一轮皎洁的明月正挂在当空,无比地明亮,而整座大山在月光的照射之下,显得乌黑、庞大而朦胧。

离我不远的两个帐蓬里躺着几个疲惫不堪而做着美梦的年轻人,我没有去打扰他们,决定到前面去走走,离这儿不远处有一块大石头,石头一半在水中一半露在外头,足有一张床那么大,我开始开玩笑说以后就当它是床晚上就睡在上面,沐木说这不行,因为石头晚上是冷的,若躺在上面会伤身体。

朝前面转了个弯便可以看见那块石头了。

当我举目望向那块石头时,骤然发现一条光溜溜的人影从石头上一跃而下,卟嗵一声,便是一阵落水的声音。

我愣了一下,我没看花眼吧?刚才那跳进水里的是人?怎么感觉像是--鬼呢?而且晚上这么冷,竟然还有人在这儿洗澡,怕是发神经了吧?

所以我以为刚才一定是看错了,如果没看错,那就一定是鬼。

先前沐木与如霜说这儿不就是有阴气么,说不定就是刚才那只鬼。

我立即提起了心防,警惕而小心翼翼地走了过去。

当到达石头那儿时,我发现石头上有衣服,抓起衣服一看,似曾相识,而且身上还有一股香味,是女人的香味,难道刚才跳下去的真的是人?而且还是个女人。

会是谁呢?楚香香?如霜?或小师妹?

我太好奇了,慢慢地走到石头边朝下望,然后问了一些:“谁……”话没说完,陡然一条长绳射来,瞬尔便套住了我的脖子,我尚来不及反应,那绳子猛地一用力便将我拉了下去。

靠!我骂了一声,卟嗵一声,落进了水中,全身立马湿了,而一只手抓住了我的头将我往水里压。

水冰凉冰凉,我浑身打了一个冷颤。

我勃然大怒,敢袭击我,现在还想淹死我,老子跟你拼了,于是我伸出双手抱了过去,竟然抱住了对方的腰,然后用力一推便将她推倒了,我趁机冒出头来,但是立即又被她抱住了头将我往她怀里搂,然后使劲朝水里压。

感觉不对劲,我的头碰到了两软软绵绵的东西,而且我抱着的腰也光滑滑地,我暗暗吃惊,果然是个女人!

我慌忙松开了手,也用力推开了后朝后游去,待离开了她的身体,我这才冒出头,抹掉脸上的水珠长长地吸了一口气。但是,眼睛尚未睁开,便有一排水朝我直扑而来,犹如排山倒海一般朝灌我的嘴鼻,眼睛也被打得剧疼,我怒不可遏,索性一掌劈了出去。

“嗯……”传来了一阵呻吟。

“是谁?”我问。

“我。”她沉声应道。

我大吃一惊,是如霜的声音!

“怎……怎么是你?”我惊讶地问。

“别看。”如霜沉声喝道:“转过身去。”

“我还是上去吧。”我边说边朝岸上游去。

“咳咳……”传来了如霜的咳嗽声,我条件反射地转过身去,当我看清楚面前的情景时,我的视线一下子便被吸引了过去。此时的如霜竟然完全赤裸的侧身站在我的面前,浑圆的双峰,高翘的臀部,雪白的肌肤,简直就是个尤物。

一条货真价实的美人鱼!

“别看!”如霜立即叫道:“转过身去。”

“我什么也没看到。”我撒谎道。

“你还说!”如霜边说边跳朝石头上望了一眼说:“上去将我的衣服丢下来。”

我爬上大石头,抓起如霜的衣服,朝水里的如霜看了一眼说:“你在水里怎么穿衣,上来穿吧。”

如霜迟疑不决,我知道她害羞,便笑着说:“上来吧,我又不是没有见过你的身子。”想起当初她的双手不能动时,我给她脱衣洗澡,一双手在她身上的每个角落都抚摸过,甚至我们还有过肌肤之亲,说到底,我们算是老情人了,你还在乎这个?太娇情了。

若不是出现了楚香香,只怕我跟如霜会有一段美丽的爱情故事吧。

最终,如霜还是爬上来了,开始慢慢地穿衣,我则坐在一旁饶有兴趣地望着她。

“如霜姐,你真美!”我由衷地赞道。

“这么晚了你来干什么?偷看我洗澡么?”如霜毫不吃我那一套,极冰冷地问。

“我不知道你在这儿洗澡,”我如实答道:“我只是被冻醒了,过来走走,谁知道--这晚上这么冷,你怎么还在水里洗澡?你不怕冷么?”

如霜的嘴唇动了动没有做声。

我正想再问,如霜突然举目朝我身后望去,然后陡然喝道:“谁?”我回头一看,一条人影在我们身后的石头后面一晃而过。

由于隔得太远,又太黑,我根本没看清那是谁,会不会是追踪我们而来的陌生人?我转身便朝那人追了上去。

顺着崎岖的山路追下去,只是前头那个身影也是越走越快,跟在后面的我竟然有些不想追下去了。

待近时,我暗暗吃了一惊,那么婀娜的背影除了楚香香还能有谁啊?我一时心乱如麻,这可怎么好?楚香香看见我跟如霜在一起,更可恶的是,如霜还是在我面前穿衣服!

我追上该怎么说呢?不如就当做不知道吧,但是楚香香会怎么想呢?她一定以为我跟如霜在……想着想着,我的脚步不由自主地停了下来。

突然,前头的楚香香一个紧张,一声轻响,她被一块石头绊了一下,一头扑在地上,接而整个人朝前滚了下去。

“香香!”我顾不得多虑,一个箭步就冲了过去,只见前面出现一条陡坡,坡上全是青草,这种草叫老虎秧子草,带着尖细的刺,看似没什么大不了的,可是禁不住多啊,这么一大堆的凑在一起,往胳膊上一划就是一道口子。

我心疼极了,我顾不上扎人的疼,直接就跳了下去,顺着山坡一边摸索一边喊着楚香香的名字。

一直走下去有十来米,才听到楚香香微弱的声音。

“香香,你怎么样?有没有摔倒哪里?”我连忙将楚香香抱在怀里。

“小逸哥哥,是你吗?你不是和……”楚香香慢慢睁开眼睛,见是我,却是想到了刚才的事情,脸上跟着不自然起来。

我忙跟她解释说:“我跟如霜什么也没有,我只是……只是路过……”我一时不知所措:“好了,先看看你吧,有没有摔坏?能不能站起来?”

“你跟如霜姐真的有……我醒来后发现很冷,本想看看你冷不冷,可是你……呜!”楚香香突然哭了起来,两只小拳头使劲朝着我捶打起来,“你去找如霜姐啊,你管我做什么啊!”

香香吃醋了!我皱了皱眉,忙向她解释:“我跟如霜姐真的什么也没有。”

“我知道……如霜姐也是喜欢你的,而且你们又……又……”

“好了,先让我看看有没有哪里受伤了。”说着,我就将楚香香的身子扳了过来,软软的身子铺倒在怀里,细腻的肌肤贴着我的身子,一个激灵就忍不住将手伸到了衣服里面去了。

楚香香忍不住嘤咛一声,却是含着羞意瞪了一眼,没有说话。我的心里又乱了起来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