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5章 无头鬼与守墓灵兽/我的女鬼俏佳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随着那嚓嚓之声越来越近,从黑暗之中徐徐走来一条黑影,我们用手电筒一照,尼玛,竟然是一个无头人,不,确切地说,应该称之为一只无头鬼。-www.ZiYouGe.com-

那只鬼身穿黑袍,双手一摆一摆地,迈着方步,因为没有头,看起来极怪异而恐怖。

我们紧紧盯着那只无头鬼,几把手电筒全照在它身上,呼吸几乎要停止了,而那只无头鬼也停了下来,面朝着我们这方,感觉它盯着我们,可它没有头啊,是用什么看的?

楚香香伸手就要咬手指,我知道她要用抓鬼术对付那无头鬼,我一把拉住了她,这只无头鬼在我们这么多人面前毫不畏惧,只怕楚香香的抓鬼术一时也对付不了它,何必浪费一滴血,我低声说:“让我来。”

无头鬼突然伸手朝我们指来,我心中一沉,感觉它像是在指着我?而如霜率先跳了上去,一掌朝无头鬼劈了过去,大概是想给它来个下马威,可那无头鬼身子一闪便不见了。

突然,无头鬼出现在如霜背后,手握一把长刀,挥刀便朝如霜砍去。

“小心!”

我与沐木不约而同刺向无头鬼,如霜弯下腰闪过了无头鬼的那一刀,而我和沐木的双剑同时刺入了无头的身体里,无头鬼身子顿然怔在那儿,一动也不动,手依然朝前伸着,一副挥刀欲砍的姿势,我和沐木抽回长剑,无头鬼慢慢地朝前走去,每走一步便矮下一截,直至整个人在地面上消失了。

还是头一回遇见这样的鬼,我们都很惊讶。

“那只鬼还会来么?”小师妹轻轻地问。

沐木说:“应该不会来了,这无头鬼叫一刀鬼,身快如影,很难击中,一旦击中,就会灰飞烟灭。”

胡天赐这时朝着一面墙走去,电光停留在墙上的一只铜钉上,那只铜铃有一只碗大小,上面落满灰尘,胡天赐伸手就要去碰,沐木急忙叫道:“别碰它!”

但是为时已晚,胡天赐已碰到了铜铃,铜铃发出一阵脆响,声音连绵不断,虽然声音不大,却是震得我们心烦意乱,

“熬--”一阵怪叫响砌整个墓穴,震耳欲聋,震得整座墓室都在颤抖。

“这是什么?”小师妹惊声问。

如霜沉重地说:“是守墓怪兽。”

我们齐吃了一惊,刚才那怪叫犹如狼嚎,来自前方,可又仿佛在我们四周,根本分辨不出它的具体所处位置。

如霜说:“这守墓怪兽也称为灵兽,尽职恪守,对于侵犯墓穴之人绝不会手软,大家小心了!”

我们警惕地望着四周,这时铃声已止,四周变得十分地安静,惟有我们的呼吸声在耳边回荡。

“砰!”“砰!”一阵沉重的脚步声从前面传了过来,我用手电筒一照,只听得小师妹呀地一声赶紧跳到沐木身上去了。

“好……好丑啊!”

那是一只身体庞大似虎像狼的动物,头很小,肚子很大,有着一尺来长的尾巴,全身黑毛,油光发亮,一双铜铃般的眼睛又大又圆,这时正怒目瞪着我们。

这就是那传说中的守墓灵兽?

我想起胡天赐杀狗术登峰造极,便对他说:“天赐,你刀法那么厉害,你上!”

胡天赐紧盯着灵兽,迟疑不决地说:“我的刀只是对狗有用。”

我说你把它当成狗呗。

“熬--”灵兽突然朝着我怒吼一声,像是听懂了我的话,大概是觉得我把它比喻成狗心里气愤,身子一腾便朝我们直扑而来,凶神恶煞。

我担心它会伤到楚香香,挺身挡在了她的前面。沐木与如霜已跃身迎了上去,与那只灵兽纠缠,那灵兽太过凶猛,逼得沐木与如霜近身不得,而且差一点将沐木与如霜抓成重伤,我焦急不已,连沐木与如霜都对付不了它,那我们休想从它的尖牙利爪下逃脱,难道今天我们注定全都死在这儿?

“小逸哥哥怎么办?”楚香香焦急万分。

我对她和小师妹说:“我去挡着灵兽,你们先出去。”说完持剑朝灵兽刺了过去。灵兽怒吼一声跳了开去,用乌黑的大眼睛瞪着我。我用剑指着它说:“我们奉老祖之命前来取书,你给我让开!”

灵兽朝我看了一眼,眼中掠过一丝惶恐,竟然后退了一步。

我与如霜、沐木相互看了一眼,如霜示意我继续说。我上前一步用剑逼着灵兽振声喝道:“念你守墓有功,这一次饶了你,还不让开?”

灵兽低沉吼了一声,转过身,腾身一跃跳进了黑暗中不见了身影。

“啊,就走了?”小师妹跑了上来,用手电筒一阵扫射,惊喜地说:“就你一句话把它赶跑了,小逸,你可真神啊。”

如霜说:“小逸乃五世奇才,只怕是祖师爷的后人。”

“不会吧?他是祖师爷的后人?”小师妹瞪大了眼睛:“这也太神了!”

我郁闷地说:“先别管我是不是祖师爷的后人了,我们先进去吧。”

手电筒的光越来越少了,我怕它顶不了多久了,所以我们必须争分夺秒。

朝前又走了二十来米,面前出现了两条路,一条向左,一条向右,而且两条路一模一样,我看了眼沐木与如霜问:“现在我们走哪条路?”

“怎么会有两条路呢?”小师妹疑惑地问:“会不会有一条是生路,另一条是死路?”

我们都没有做声,算是默认了小师妹的这个疑问,对于接下来的路程谁会知道是什么样呢?

胡天赐说:“不如这样,我们分两组,一组向左,一组向右,不管有没有找到什么,四个时辰后我们在这里集合。”

“如果回不来了呢?”小师妹问。

胡天赐说:“那就听天由命,四个时辰后没有看见人,到了这儿的人就先出去。”

沐木与如霜相互看了一眼,沐木说:“行,就这样,天赐,你跟我和小师妹一组,如霜前辈你跟小逸和香香一组,你们向左,我们向右。”

“我觉得我们还是在一块的好。”我提议说:“这里面的情况太过凶险,大家在一起也有个照应,若分开了,势力大减,要是遇上危险就很麻烦。”

胡天赐说:“若在一起的话,我们不知要找到什么时候,到时手电筒没光了,我们都出不去。”

沐木说:“就依天赐的。”

于是,我与如霜、楚香香朝左方走去。

这一条通道红有两米宽,一丈来高,四周都是石壁,石壁上空无一物,也非常地干燥,而且这儿竟有微微轻风,不知这风是从哪儿来的。

因为担心再遇上凶险的怪物,我们都走得很小心,我走在前面,楚香香在中间,如霜断后,小心翼翼,步步为营。

走了约二十来米,前面出现一座石室,石室很宽敞,上方很高,当我用手电筒照到石室的正上方时,赫然发现那儿吊着一个黑色的东西,像是一个盒子。

“那是什么?”我用手电筒照着那儿问。

如霜与楚香香也用手电筒照射向那儿,由于太高,而且光线也不是很好,那东西看得不太清楚,是由铁链吊着,像是一具吊灯。

楚香香说:“好像是具棺材。”

棺材?难道是悬棺?

会不会死亡禁书就在那里面呢?

“唔……”如霜突然呻吟了一声,我忙朝她望去,却见她脸色非常苍白,身子一个趔趄似乎要倒下,我吃了一惊,忙问她怎么了,楚香香也急忙扶住了她,如霜吃力地说:“感觉头晕,而且,我有种恐惧的感觉。”

头晕?恐惧?我与楚香香相互看了一眼,我用眼神问她是否也有这种感觉,楚香香摇了摇头,我对如霜说:“可能太累了,而且这里面空气不太流通,所以你才会感到头晕吧?”

“不,不是这样的。”如霜有气无力地说:“这是一种非常特别的感觉,来自心底。”她惊慌地东张西望,眼中露出从来没有的畏惧。

到底她害怕什么呢?

“你们有没有闻到我身上有股奇怪的气味?”如霜突然问。

其实我一早就闻到了一股异味,那是一种腐朽的气味,死尸的气味,而楚香香秀眉微锁,显然她也闻到了。

“难道这里面有死尸?”我忍不住问。

如霜轻轻推开楚香香,朝前移出一步,淡淡地说:“不,这儿并没有死尸。”

“可是为什么会有死尸的味道?”我更疑惑了。

如霜说:“其实,这气味来自我身上。”

“啊?”我和楚香香同时怔住了。

如霜继续说:“其实从一到乌龙山下,我就感觉到不对劲,我身上那消失很久的腐朽之气又回来了。”

难怪她会在晚上去溪中洗澡。

“怎么会这样?”我惊讶地问。

如霜摇了摇头,缓缓地说:“我也不知道,难道这座乌龙山就是我的宿命山?”

“可能是这儿太热了,”我安慰如霜说:“你们女孩子不是一个月会来那个么?会不会是你来那个了?”

楚香香与如霜齐朝我瞪白眼。

“好了,不用管我了。”如霜用手电筒朝上方的那黑物说:“那的确是一具棺材,我们想办法把那棺材弄下来,或许里面有我们要找的东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