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6章 棺中女子与如霜之死/我的女鬼俏佳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具悬棺离地面足有三丈之高,而且石室空荡,我们若想上去,惟有像壁虎一样从石壁爬上去,很难想像当初这悬棺是怎么弄上去的,而我们若想上去,根本不可能,如非有三幢楼一样高的梯子。-www.ZiYouGe.com-

悬棺高高在上,可望不可及,我们一筹莫展。

绞尽脑汁想了一番后,楚香香提议说:“小逸哥哥,用你的剑将它砍下来。”

一语惊醒梦中人,对啊,我怎么没有想到呢?我望着空中的那悬棺,振声念道:“心由念动、剑自气灵、气念互通、人剑相合--起!”

背后的龙泉剑脱鞘而出,倏地朝空中的悬棺射去,“铛!”“铛!”两声脆响,吊着悬棺的两条铁链应声而断,悬棺径直朝下落来,“轰!”地一声巨响,悬棺重重地落在地上,震得石室都晃动了一下,灰尘四射。

待尘埃落定,我们这才慢慢走了过去,这具棺材比一般的棺材要黑得多,也比一般的棺材要大得多,棺材盖上雕刻着凤凰与百鸟,栩栩如生,像是随时会从棺材盖上飞出来。

棺材盖的四个方位订有桃木钉,桃木钉很大,成锥形,像是四个大陀螺。

“玄铁棺。”如霜轻轻地说了一声。

这悬棺在这乌龙山下,有一座这么大的墓室,又是玄铁之棺,看来棺中主人非同寻常,我望向如霜问:“要不要打开看看?”

如霜望着棺材,沉默不语,突然,她闷哼一声,双腿一曲便要朝地上坐去,我和楚香香忙扶住了她,楚香香急声问题道:“如霜姐,你怎么了?”如霜喘着粗气说:“头好晕。”

我也感觉到如霜的身子非常之沉,难道她中毒了?我对楚香香说:“香香,你看看如霜姐是不是中毒了。”楚香香给如霜把了脉说:“并没有中毒。”

那是怎么一回事呢?为什么如霜会感到头晕,而我和楚香香却没有?

“我很累,想睡一下。”如霜说。

她的声音非常吃力,像是一个重病垂危的老人。

我用手电筒朝地上照了照,全是砖块,只怕很冰凉,而且如霜的手也冰凉冰凉,跟冰块一样,难道如霜病了?得将她送到外面去晒晒太阳,我对如霜说:“如霜姐,我们先出去吧。”

“不,”如霜虚弱地说:“先看看棺材里是什么。”

“可是你的身体……”

“我没事。”如霜说:“我是因为看见了这具棺材才感到头晕、疲惫,只怕这棺材里暗藏玄机,你快打开看看,说不定里面就是死亡禁书!”

一想到死亡禁书,我心里又激动了,便放开了如霜,让她傍在楚香香的身上,朝着玄铁棺鞠了三躬,用如霜以前教我的开棺之法打开了棺材盖。

而在棺材盖被打开的一瞬间,一股极强的冷气扑面而来,像是打开了2000L的冰箱,那冷气几乎令人窒息,而且棺材里冒着一股白烟,还伴随着一股浓香。

待白烟散去,我迫不及待地朝棺材里望去,这一望,令我大吃一惊。

棺材里是一名女子。

只见她静静地躺在那儿,眉似新月,秀目微闭;脸若蝤麒,倾国倾城;十指纤纤,肤如凝脂,雪白中透着粉红,似乎能拧出水来;朱唇轻抿,柔中带芳;长发如瀑,发出清香.腰肢纤细,四肢纤长,有仙子般脱俗气质。

她着一袭白衣委地,上锈蝴蝶暗纹,一头青丝用蝴蝶流苏浅浅倌起,额间一夜明珠雕成的蝴蝶,散出淡淡光芒,峨眉淡扫,面上不施粉黛,却仍然掩不住绝色容颜,颈间一水晶项链,愈发称得锁骨清冽,腕上白玉镯衬出如雪肌肤,脚上一双鎏金鞋用宝石装饰着,美目流转,轻轻踏入问月台,裙角飞扬,恍若黑暗中丢失了呼吸的苍白蝴蝶,神情淡漠,恍若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

我一时看得呆了,从来没有见过这么美丽的女子,而且还是古代女子,更不可思议的是这玄铁棺至少也有好几百年了,而这女子的肤色竟然保存得完好无缺,她就像是才刚刚睡着,显得非常地文静而安详。

“小逸哥哥!”楚香香突然惊慌地叫了一声。

我这才回过神来,望向楚香香问:“怎么了香香?”

楚香香哭似地说:“如霜姐她……”

如霜的身子像一滩软泥朝地上倒去,“如霜姐!”我忙上前扶住了她,却发现她身子僵硬,双目紧闭,我和楚香香两人都扶不住她,不得不将她放倒在地上。

“小逸哥哥,如霜姐她……她走了……”楚香香泪如雨下。

我一时惊住了,如霜走了?她死了?我一时不敢相信这个事实,她刚刚还好好地,怎么突然之间就死了呢?而且死得毫无声息。

“不会的,如霜姐不会就这样死了。”我跪在如霜面前,在如霜额前摸了摸,冰冷冰冷,而且从她身上传来了一股极强的腐朽味,脸上也出现了黑色的尸班,她像是已死了很久了。

她是真的死了。

“小逸哥哥,怎么办啊?如霜姐怎么会突然就死了呢?”楚香香泣不成声。

我心乱如麻,原以为如霜拥有了一具不死之身,谁会想到来到这儿,竟然猝然就死了呢?

“香香,你别难过,我们先将如霜姐带出去。”我上前去抱起如霜准备出去,楚香香朝棺材看了一眼问:“棺材里是什么?”我说是一个人,楚香香哦了一声,用手电筒朝棺材里照了照,突然呀地一声,身子朝后退了两步,面如土色。

“怎么了香香?”我很惊讶,棺材里是一名倾国倾城的绝色美女,楚香香看了她后没必要吓成这个样子吧?却听得楚香香惊声说道:“她……她刚才睁开了眼睛。”

我的心不由一怔,放下如霜用手电筒朝棺材中的那女子照去,却发现她依然闭着秀目,像是一个正在做着香梦的睡美人。

“没有睁开眼睛啊,你是不是看错了?”我十分疑惑。

“是真的。”楚香香来到我身边,紧挨着我说:“我真的看见她睁开眼睛了,还朝我看了一眼,不过立即又闭上了。”

我不由一阵毛骨悚然,难道棺材里的那女子是活的?

“你看清楚了吗香香?”我半信半疑。

楚香香十分认真地说:“我看清楚了,她……她还活着吗?是什么时候进去的?”

我想楚香香一定是觉得很奇怪,棺材中的女子跟活人一般,她一时不敢相信那女人在棺材里躺了几百年,还以为那女子才躺进去不久。

“她进去很久了,我打开棺材盖的时候她就在里面。”

“啊?那她为什么还……身体为什么没有腐烂?”楚香香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慢慢地胆棺材走去,我猜测道:“会不会这玄铁棺跟水晶棺材一样?”

“你看她嘴里有什么。”楚香香用手电筒对着棺中女子的嘴。

那女子的嘴微微鼓起,像是里面含着什么东西,我的右手五指动了动,慢慢地伸到那女子的嘴前将她的口拉开,发现她的嘴口含着像是一块犹似水晶般的玉。

我与楚香香面面相觑,看来这女子的尸体百年不化而完好如初,应该得功于她嘴中所含的那块玉。而在那女子的头边还用一样东西,是用丝稠包裹着的,我取了出来,将丝稠打开,发现竟然是一卷竹简,竹简上刻着一些篆体繁体字,我看了一会儿没看明白,便将它递给楚香香。

楚香香看了一番,秀眉紧锁。

“上面写的是什么?”

楚香香说:“说了这棺中女子的身世,说她是一位邪恶之女,动用禁书,灵魂不息……她叫……如霜?”

我大吃一惊,一把将竹简抓了过来,连声问:“在哪里?哪里说她叫如霜?”

楚香香指着上面的两个字说:“你看,这里。”

上面果然有两个字,一个如字,“如”与“霜”这两个字古今写法一样,从来没有简化过,因此不存在简体和繁体和区别,我一眼便认出来了。

竹简上写:如霜,邪恶之女,用禁术,得不死灵魂……

我的心顿时乱了,如果真的是这样,那棺材中的这女子就是如霜的原身?我下意识地朝地上望去,只见如霜静静地躺在地上,脸上和手腕上的尸斑越来越多,而且身上的尸气也越来越重,我用了三秒将自己镇静下来,然后果断地对楚香香说:“香香,我们先将棺材盖起来,将如霜姐的尸体抱出去,再去找沐大哥和天赐他们。”

“嗯,好。”

我将棺材盖重新盖好,抱起地上的如霜,突然想到,我和楚香香走了,万一这儿来人了动了棺材里的女子怎么办?若那书简上所说的如实,那棺材里的就是如霜啊,上面所说如霜用了禁术,可能是用了死亡禁书,而她灵魂不死,虽然她现在死了,但是她的灵魂还在这儿,我们可以用还魂术将她的魂魄召回到她的身体里,让她起死回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