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8章 无名墓/我的女鬼俏佳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如霜姐是怎么死的?”胡天赐紧盯着我问,像是怀疑如霜是被我杀死的。……www.ZiYouGe.com……我说我也不知道她是怎么死的,总之突然就死了。

“怎么可能?”胡天赐半信半疑,“一个大活人怎么突然就死了?”

别说他不相信了,现在我想来也不相信这个事实,所以我也无法跟胡天赐解释,胡天赐又问:“你们找到了要找的东西吗?”

“没有。”我十分沮丧。

“什么东西也没有发现?”

“发现一具悬棺,还有一个保存完好的女尸。”

“哦?在哪里?”胡天赐双目放电,迫不及待地说:“快带我看看。”

我现在对那悬棺毫无兴趣,握紧拳头说:“我要先去给沐大哥和小师妹报仇了!”我说完放开楚香香的手说:“香香,你在这儿哪儿也不要去。”楚香香忙问:“你要去哪儿?”我说我要去找那黑蛇为沐大哥和小师妹报仇,楚香香一把抓住了我的手说:“那黑蛇那么大,你斗不过它的,还是别去了吧。”

胡天赐在一旁看着我们,一声不吭。

我咬牙切齿地说:“我必须得将它杀了,不然我一辈子都不会安宁,沐大哥和小师妹来陪我找死亡禁书,现在他们死了……”

“死亡禁书?”胡天赐十分惊讶地问:“你们确定这里有死亡禁书?”

我望向他问:“你也知道死亡禁书?”胡天赐说:“听说过,听说这本书可以让人起死回生。”我不想将这本书的秘密说得太多,便转移话题说:“天赐,你在这儿帮我保护香香,我要去找那条蛇,我要亲手杀了它为沐大哥和小师妹报仇!”

“我也去。”楚香香坚定地说:“我也要为沐大哥和小师妹报仇。”

胡天赐说:“那条蛇只怕已成精,你俩去,是去送死,不如我们先去找死亡禁书,找到后再去找蛇报仇。”

我暗想,现在如霜死了,沐木和小师妹死了,谁还会用死亡禁书还施行复活仪式?我不会,只怕别人也不会,那找到死亡禁书有什么用?

难道古惠欣注定无法复活了?

想着想着,我心里一阵难过,早知这样,我还来找什么死亡禁书?我这是作孽啊!

突然,我想到,夏靖祺不是会启天还魂术吗?不如我们先去将如霜的魂魄找到,然后再请夏靖祺来用启天还魂术将如霜还魂,想到这儿,我提起装有法器的袋子说:“我们先去找如霜姐的魂魄。”

我们三人再次朝洞里走去,我走在前面,楚香香其次,胡天赐在最后,我们这一次走的是左边那条路,畅通无阻地来到放有悬棺的那一间石室,当看见石室当中的那具玄铁棺时,胡天赐迫不及待地跑了过去,眼睛定定地望着棺材里,神色很古怪。

“人呢?”他问。

我和楚香香也走了过去,惊讶地发现棺材盖不见了,而棺材里,竟然空荡荡地!我与楚香香面面相觑,怎么人不见了呢?而且那具竹简也不翼而飞了!

难道是棺材里的人活了,拿着竹简走了?还是有人来了,将棺材里的人和竹简一同带走了?可是他们又去了哪儿?我们一直在洞口外守着,有人从洞口里出来我们一定会发现的,难道他们在这古墓里并没有出去?

“你们确定这里面开始有人吗?”胡天赐问。

“确定。”我用手电筒朝石室四下照了一番,发现石室里空荡荡地,也没有人来过的痕迹,发现前面还有一扇石门,我记得我们开始来的时候,那儿并没有门了,怎么无端端地突然多了扇门?而且还是被打开的。

难道是棺中之人活了后打开那扇门进去了?

“我们进去看看。”我率先朝那扇石门走了过去。

进了石门,里面又是一座石室,不过,确切地过,应当称为一间墓室,因为石室当中有一座坟墓,是一处用石头堆起来的坟墓,前面有一块墓碑,不过墓碑上并无一字。原来是一座无名墓。

奇怪的是,墓碑上本来有很多灰尘,这时前面一部分被擦试得非常干净,而且墓碑前面的地板上有践踏过的痕迹,像是有人跪在墓碑前轻轻地用手将墓碑上的灰尘慢慢地擦掉了。

这里面没有人来过,也没有活人,除了沐木和小师妹,就惟有那棺中之人了,而沐木与小师妹丧身蛇口,那么这样做的只有棺中那女子。难道真的是她复活了?她现在又在哪儿呢?

胡天赐与楚香香也发现了这件事,两人的脸上都写满了疑惑。

如果那人没有出去,那么只有去了另一条路--进去了,因为这墓室的那一头还有一条通道。

我们并没有在无名墓前停留得太久,突然想到,若那名女子真的活了,她那到底是人还是鬼?便拿出罗盘来勘测了一番,发现指针分毫未动。奇怪了,先前我勘测的时候,指针还能微微抖动,怎么这一回却不动了?难道如霜的魂魄不在这里了?那会去了哪儿呢?若她已离去,只怕我们再也无法召回她的魂魄了。

胡天赐已朝另一条通道走了过去,我担心前面会有什么不测赶紧收起罗盘与楚香香跟了上去。这一路来太安静了,我想自从进了这一条路后,简直是畅通无阻,并无碰到一丝阻碍,这太不正常了。

这么大的墓室绝对不只有一只无头鬼和一只守墓灵兽那么简单。

果然,胡天赐在走到通道入口那儿时停了下来,眼睛定定地望着前方,我和楚香香跟了上去,来到胡天赐身边朝里一望,赫然发现在通道的中央处站着一只黑物,那只黑物发出沉重的呼吸声,待它近了,我们才看清,原来是那只灵兽!

原以为它已经离开了古墓,没想到一直守在这儿。

胡天赐将弯刀抽了出来,紧紧盯着灵兽。

灵兽怒吼一声,倏地朝我们这方扑来,我下意识地抱住了楚香香将她往一旁退去,而灵兽径直扑向胡天赐,胡天赐毫不畏惧,弯刀一挥,灵兽从他的后背跳了过去,抓破了他的衣服,在他背上留下一条深深的血痕,而灵兽也被胡天赐划了一刀,鲜血从它的一只腿前慢慢往下淌。

“嗷--”灵兽怒吼一声转身再次朝胡天赐猛扑而去,我急了,灵兽来势凶猛,只怕这一次胡天赐没有那么好的运气了,我抽剑劈了过去,灵兽为了躲避我这一剑跳开了,我挺身挡在胡天赐面前用剑指着灵兽喝道:“我们只是来找我们所需要的东西,对古墓主人并无恶意,也并无冒犯之心,请借我们一条路,找到我们所需要的东西后立即离开。”

灵兽朝着我长吼了一声,并没有要离去的意思。

胡天赐阴沉沉地说:“这野兽怎么听得懂人话,我俩联手将它宰了!”

因为它是守墓灵兽,若不是我们闯了它主人的坟墓,它也不会伤害我们,所以我也并不想伤害它,继续对灵兽说:“我并不想杀你,你走吧。”

灵兽依然怒目瞪着我们,一步也没有想离开的意思,胡天赐不耐烦了,走上前来腾空而起,挥刀朝灵兽砍了过去,灵兽怒吼一声朝着胡天赐迎来,两人在空中相碰,胡天赐惨叫一声,被灵兽撞飞了出去,重重地落在地上,灵兽也卟嗵一声落在地上,它所立的地上鲜血淋漓,看来也受伤不轻。

“天赐!”我忙朝胡天赐跑去,灵兽抢先一步张开血盆大口朝胡天赐扑了过去,眼看就要将胡天赐咬在牙下,我心急如火,一把将龙泉剑射了出去,正射在胡天赐的面前,灵兽的身子倏地停了下来,朝龙泉剑看了一眼,又朝我望来,眼中冒着火花,朝我怒吼了一声。我浑身一震,龙泉剑不在手中,若灵兽朝我扑来……

“小逸哥哥!”楚香香也跳了过来,与我并肩而立,紧紧地盯着灵兽,我将夏靖祺给我的匕首抽了出来,用匕首指着灵兽喝道:“快走!”

灵兽朝胡天赐看了一眼,趁它犹豫之时,我立即念道:“心由念动、剑自气灵、气念互通、人剑相合--起!”

龙泉剑从地上飞身而出,围着灵兽旋转了一圈,发出一阵长啸,奇怪的是它竟然不去杀灵兽。

“归!”我不得不将龙泉剑收了回来,用剑指着灵兽喝道:“还不快走!”

灵兽长啸一声,转身便朝墓室外跑去。

待灵兽跑远了,我如释重负,忙跃过去将胡天赐扶了起来问:“天赐,你没事吧?”

胡天赐捂着胸口一阵哭着牙说:“没事,为什么你的龙泉剑不杀那怪兽?”我说我也不知道,胡天赐朝前面的通道看了一眼说:“我们进去吧。”

这条通道大约有十来米长,一条走廊长高,待过了通道,面前豁然开朗,出现了一座非常大的墓室,奇怪的是墓室里并无金银珠宝黄金之物,却堆满了石头,不过那些石头是兽身人头。

在一座八只狮身人头的石像中放有一座白色的石像,是一名男子,约四十来岁,长有胡须,背负宝剑,颇有一番仙风道骨的味道,而他的手中托着一只木盒。

“小逸哥哥,那个石像跟你长得好像啊。”楚香香惊叹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