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0章 反目成仇/我的女鬼俏佳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的龙泉剑脱鞘而出,径直朝前面的胡天赐射去。-www.ZiYouGe.com-

“啊!”一声惨叫,接而又是“卟嗵”一声,是胡天赐扑倒在地上声音。

“呼!”我的龙泉剑也倏地飞了回来,我一把接住插入我剑鞘里。

“怎么了小逸哥哥?”楚香香非常吃惊,我愤愤地说:“天赐将我的木盒抢走了。”

“啊,不会吧?”楚香香显然也很惊讶,谁知道跟我称兄道弟的一个人会在我背后插我一刀呢!

“是真的。”我抓住楚香香的手飞快地朝前面跑去,可是我跑到出口处时并没有看见胡天赐,只是在地上发现一摊血迹,而这血迹一直朝前延伸,我用电光朝前射去,却不见胡天赐的踪影,石室里惟有那具玄铁棺。

毕竟跟胡天赐做了这么久的朋友,所以我刚才并没有痛下杀手,而只是伤了他的腿,没想到他腿受伤后还能跑得这么快。

而那血迹在玄铁棺那儿便停了下来。

我放开楚香香的手抽出龙泉剑小心翼翼地朝玄铁棺走去,手电光也一直照着棺材后面。

当我离玄铁棺一米远时,我停下来,沉声说道:“天赐,你出来吧。”

胡天赐并没有出来,我决定给他一次机会,继续说:“我知道你藏在棺材后面,如果你现在把木盒还给我,我就不计前嫌,当作什么事也没有发生过。”

可胡天赐并没有出来,我不得不再次朝前走去,在快要到达玄铁棺另一面时,倏地一把刀朝我直劈而来,我忙用剑一挡,“铛”地一声,火光四射,我又一剑刺了出去,胡天赐一声惨叫,我的剑正刺入他的左肩。

胡天赐一声未吭,朝后退了两步,我抽回剑,鲜血从他的伤口处汩汩而出,毕竟曾经是兄弟,我于心不忍,又对他说:“还木盒还给我,你马上走!”

原以为我固兄弟情份网开一面,他会回心转意,岂料他只是阴笑了一声,冷冷地说:“什么木盒,我根本就没有拿什么木盒,你想杀人灭口你就直接杀了我,何必找借口!”

我朝他的手一望,果然,他的手空空地,并没有木盒。我这时也迟疑了,会不会真的是我弄错了?毕竟自从跟胡天赐相识以来,他一直是个挺不错的朋友,我根本无法将一个会背叛我的人联系起来,就好比一个跟你称兄道弟的人有一天会抢走你喜欢的女孩子(其实这种事经常有发生),我心里一直不能适应这种突变,人与人之间怎么能这么复杂?

“你真的没有抢我的木盒?”我半信半疑。

“真没有!”胡天赐苦着脸说:“逸哥,我的为人你还不清楚吗?刚才在危难之时,我跑过你的身边只是碰了你一下,可是我并没有抢你的木盒,如果我抢了你的木盒,我现在还可以跑,我为什么不跑?”

他好像说的有道理。

“你为什么要躲起来?”一直没有做声的楚香香突然问。

胡天赐怔了一下,捂住仍在流血的伤口说:“我……我怕你们杀了我。”

我怒声喝道:“如果你不做对不起我的事,我为什么要杀你?”

“不,我没有做对不起你的事!”胡天赐也大声说道:“是你误会了我,而且还向我下杀手!”

我用剑指着他说:“你先别动,把刀扔了。”

待胡天赐扔下刀后,我便用手电筒四下去照,看能不能发现木盒,楚香香提醒我说:“木盒有可能掉在我们出来的路上了。”

“看着他。”我将龙泉剑递给楚香香说:“我回去找找。”

楚香香接过龙泉剑,用剑指着胡天赐。

胡天赐很用力地说:“逸哥,你没必要这样,你真的误会我了,难道我俩情同手足的两兄弟真的要兵戎相见?”

“少废话!”我冷冷地说:“你最好别动,不然我不会再手下留情了。”

我回去找了一遍,发现并无木盒,难道胡天赐将木盒藏在身上了?那木盒不过一本书大小,若将它藏在怀里也并不是不可以,我来到胡天赐面前说:“把衣服脱了。”

“逸哥……”

“脱了!”我厉声喝道。

胡天赐摇了摇头,微微叹了一声,脱掉了上衣,只见他左肩处的伤口还在流血,我于心不忍,便说:“自己把伤口包扎好。”

楚香香说:“我这儿有止血药。”

我朝楚香香使了个眼色,楚香香心领神会,摸出一瓶药来丢给胡天赐,胡天赐接过后在伤口处撒了药粉,又将药瓶扔了回来。

待胡天赐穿上衣后,他像是很无奈地说:“逸哥,你我兄弟一场,何必非要兄弟反目?不过是一个木盒而已。”

“你知道那木盒对我有多重要吗?”我生气地极了。

“我知道,是用来救惠欣的对不对?我知道你很喜欢惠欣。”胡天赐朝楚香香看了一眼继续说:“其实我也很喜欢她,毕竟她是我们学校的校花,哪个男生不喜欢?”

“你的话够多了。”我冷冷地说:“转过身去。”

这个时候了竟然还想着来挑拨离间,以为你这么一说楚香香就会相信你的鬼话了?

胡天赐眼珠子转了转,乖乖地转过了身。

我暗想,来的路上没有木盒,也不在他的身上,那会在哪里呢?难道在棺材里?可是棺材里空荡荡地,他也不会傻到那种程度将那么重要的东西放在那里面让我去找。

难道--

我用手电筒朝前前照去,果然在石室的出口处发现了那木盒。这人还真狡猾,有意将木盒扔了出去,以为我只会找来路,不会找前面的路,而且他刚才若袭击不管有没有成功,还想着逃跑,而那儿是他必经之路,在他经过那儿时,就可以顺手将木盒捡起来,可他没有想到,我一剑就击中了他的要害。

当我弯腰去捡地上的木盒时,突然听到楚香香惊声叫道:“小逸哥哥!”

我回头一看,大吃一惊,楚香香已到了胡天赐的的手中,他夺过了龙泉剑用剑架在楚香香的脖子上,而楚香香这时全身摇晃,似乎要晕倒。

空气中飘荡着一股白烟。

我立即想起了曾经用白烟迷晕过九怜的戴面具白衣男子,难道那人是胡天赐?

“胡天赐!”我怒不可遏,伸手指着他喝道:“把香香放了!”

“哼!”胡天赐冷冷地说:“放了她可以,不过你将那木盒给我扔过来。”

终于原形毕露了,我气愤地说:“胡天赐,枉我把你当兄弟,没想到你竟然是这种小人。”

“哈哈,兄弟?如果你当我是兄弟,你还会伤我?你也跟我一样,只想得到这木盒里的宝贝,为了得到它,可以不择手段!”胡天赐将剑动了动,大声喝道:“把木盒扔过来!”

“别听他的!”楚香香吃力地说:“拿着木盒去救惠欣。”

“迷晕了还能说话!”胡天赐将剑朝楚香香的脖子上移了移,立即有一道血从脖子上流了出来,我大吃一惊,忙叫道:“别伤害她,我把木盒给你。”我说完便将木盒扔了过去。

胡天赐一把将木盒接住,嘿嘿笑了一声,又命令道:“把我的刀捡起来。”

我微微一怔,这小子有问题?这个时候还叫我捡刀,难道是想跟我干一场?我抓起他的刀,用刀指着他恶狠狠地说:“放开香香!”

“哼,让我放开她可以,不过,你得先朝你的腿砍一刀!”

我又是一怔,没想到他会来这一招。

“怎么?下不了手?如果你下不了手,那就只有你让你的香香脑袋搬家了!”

“别!”我忙说道:“你别伤害香香。”

“这就对嘛,一个男人应当为他心爱的女人抛头颅洒热血,砍自己的腿一刀,没什么大不了。”胡天赐狞笑着说:“快点,逸--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