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3章 寻宝归来/我的女鬼俏佳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有些事我们选择不了,因为无法选择;有些情我们只能留在心底,因为无法还清。

第二天一大早我们就踏上了归程,山路不好走,我们丢掉了所有不必要的东西,像铲、锹等,一阵跋山涉水,只经过一天的时间我们就走出了大山,到了山外的那座小村子里。

如霜的车还在,可胡天赐的车不见了。

难道他活着从山洞里出来了,并且在我们的前面先回去了?我们并没有去想太多,每个人都累极了,全挤进了如霜的车里。如霜开车,楚香香坐在前面,我与沐木、小师妹坐后面,赶了一天的路,我疲惫不堪,一坐下后就睡着了。

当我醒来时,如霜已经将车开到了镇上,我们进了一家宾馆,吃了饭洗了澡,然后,继续睡觉。

一夜无话。

当我们回到家后,已是第三天的黄昏,当时夏靖祺与晓梦还有九怜正在客厅斗地主,听见我们的车声,九怜欢呼着奔了出来,朝我们叫道:“你们终于回来了!”

我们下了车,我问她怎么了,情绪好像很亢奋,九怜指着夏靖祺与晓梦说:“他俩合伙欺负我,早知道这样,这一次我跟你们一块儿去了。”

夏靖祺迎上来问:“找到死亡禁书了吗?”我点了点头,夏靖祺赞道:“不错啊小子,这一次没有白去,终于找到了要找的东西,我很欣赏你!”

当他们看到如霜时,齐瞪大了眼睛,主要是如霜穿着古代服饰,也是古代少女装扮,而且又这么地美,夏靖祺这个色鬼的眼睛立即亮了。

九怜围着如霜转了一圈好奇地问:“这位漂亮的姐姐是谁啊?”

夏靖祺问:“是你们从路上捡来的?”

晓梦说:“应该是从古墓里带回来的。”

九怜突然想起了什么,又冲着我们问:“如霜姐呢?”

我说面前这位倾国倾城沉鱼落雁的姑娘就是如霜姐。

结果,我们面前站着的三人直接石化,我费了好大的劲才解释清楚,他们也费了好大的脑细胞才相信我所说的的确是如实,最后九怜拉着如霜亲切地叫道:“如霜姐,没想到你长得这么漂亮,简直太美了!”

因为想着给古惠欣复活,我们没顾得及一天的疲惫,将客厅的大门关上了,如霜拿出了铁盒,我们目不转睛齐盯着那铁盒。

如霜拿着铁盒在手里转了转,用了奇怪的法子打开了铁盒,从里面拿出了一叠羊皮卷,跟上部分死亡禁书一样,那羊皮卷非常旧了,用线卷着,像树一样,也就七八张的样子。

“现在给惠欣复活么?”九怜问。

因为今天如霜开了一天的车,我见她眼中有疲惫之色,便说:“要不明天再给惠欣复活吧,今晚先休息一下,况且现在古奶奶也不在。”

九怜说:“惠欣的魂魄古奶奶已经带回去了。”

如霜说:“避免夜长梦多,还是早一点将她复活吧,小逸,你去古奶奶家拿惠欣的魂魄来,我先休息一下,待你回来后再来叫醒我。”

九怜立即叫道:“我也去!”

我问夏靖祺胡天赐有没有来过,他们说没有,我又问这几天这儿有没有来可疑的人,他们说也没有,夏靖祺问:“怎么了小子?莫非发生了什么事?”我将胡天赐背叛我们的事说了,九怜立即骂道:“我早知道他不是个好人,上一次去神秘岛我就发现了!他一定是跟叶干尸里外应合,混在我们的队伍当中做奸细。”

夏靖祺说:“既然这样,那你们一回来,他们恐怕已经知道了,我怀疑他们会不择余力地来抢死亡禁书,这样的话,现在若你俩去拿惠欣的魂魄--”他朝我和九怜看了一眼,一脸鄙夷地说:“你俩都是马大哈,这么重要的事不能你俩去。”

“你说谁呢!”九怜立即冲他叫道:“你才是马大哈,酒鬼!色鬼!”

“九怜!”我朝九怜喝道:“不得无礼!”

九怜哼了一声,朝着夏靖祺翻了个白眼,双手叉在胸前,极不服气。

我想,夏靖祺其实说的也并无道理,现在我们被叶子秋那叼毛盯上了,那小子自从知道死亡禁书以来,一直阴魂不散,胡天赐极可能是被他收买了,或许是他一直安排在我们身边的卧底,这一次得知我们得到了死亡禁书,只怕是拼了命也要来抢的。

而在我们回来的途中,他们并没有出现,这是他们来抢死亡禁书最好的时机,为什么他们没来抢?

而现在,他们可能就在暗处盯梢,得知我要去古奶奶家拿古惠欣的魂魄,只怕会极力拦截,若对方有备而来,我和九怜行事都很了草,特别是九怜,就如夏靖祺所说,十足的一个马大哈,只怕会坏了大事。

沐木说:“这样吧,我跟小逸去古奶奶家。”

“不行,就我和小逸去。”九怜不服气地说:“我保证将惠欣的魂魄安全地带回来!”

如霜说:“就让九怜去吧。”

“还是如霜姐最好!”她笑嘻嘻地说:“现在知道为什么如霜姐长得这么美了吧?”

我很纳闷,这跟如霜长得这么美有什么关系?

最后还是由我和九怜去古奶奶家,相对而言,大家在家中保护如霜手中的死亡禁书更为重要。

当然,在去之前我没有忘记去看古惠欣,她正躺在水晶棺材里,显得非常地安静,就像是一位睡美人,我心里对她说:惠欣,等着我,我将你的魂魄拿来,就让如霜姐复活你……

跳上我的摩托,我与九怜风驰电掣般朝着古奶奶家飙去。

竟然一路畅通无阻,我原以为叶子秋会在半途中拦截我俩,没想到他们连一只鬼影也没有出现,待到了古奶奶家门前,望着那扇新安装的门,想起上一次叶子秋暗算我的事,不由对九怜说:“你说叶狗为什么这一次没有出现?”

“叶狗?什么叶狗?”九怜疑惑地问。

我说就是那个叶子秋,叶干尸,九怜却不以为然,“你以为他没出现?”我望向九怜问:“他出现了?”

“你不会没看到吧?”九怜倒是显得比我还惊讶。

我的确没有看到,刚才只注意前面。

“你看到他了?”

九怜说:“刚才在一个十字路口,他与一个人坐在摩托车上就在十字路口的另一条路上,看见我们经过时,他们并没有动,我当时还以为他们会追上来呢!”

我暗暗吃惊,既然刚才我们来的时候叶子秋没有出手,那么我们在回去的时候,他一定做好了拦截我们的准备。

不过,不管怎么样,我们不因出现了叶子秋而停止事情的进展,所以略一思索,便来到古奶奶家的房门前敲开了门。

这时是晚上八点钟,古奶奶还没有睡,当她看到我和九怜时,惊讶地问:“小逸,九怜?”

我和九怜齐叫了声古奶奶,古奶奶望着我们问:“小逸,你们都回来了?”我说回来了,并且将死亡禁书也带回来了。古奶奶非常激动,将装有古惠欣魂魄的坛子拿了出来,我接过坛子,感觉古惠欣这时正张开笑脸朝我微笑,想到今晚就可以将古惠欣复活,我心中的血液也澎湃起来,兴奋地对古奶奶说:“奶奶,我们现在就回去复活惠欣!”

古奶奶说:“我也跟你们一块儿去。”

“嗯!”我和九怜重重地应道。

上了摩托后,由九怜捧着坛子,我们一行三人朝着我们的租房驶去。

经过那条十字路口时,前面出现了一排人正在过马路,我不得不将车停了下来,而就在这时,两辆摩托车从我们后面开了上来,停在我们的两旁,我朝那两人看了看,见是两名男子,都戴着黑帽与墨镜,还戴着手套,十足的黑涩会模样。

在我看向他们时,他们也朝我们望来,我想此地不宜久留,谁知道这两人是什么来路呢?而且偏偏还将我的摩托夹在中间,见前面的行人走得差不多了,我便启动了摩托徐徐地开了出去。

随着我摩托的启动,那那两辆摩托也响了起来,不过他们也并没有要走的意思,只是信留在原地,在加油,仿佛等待那最后的冲刺。

过马路的人有老有少,当我接近他们时,突然一个长得极矮小但胖乎乎的小孩朝前面冲了过来,我吃了一惊,那小孩太鲁莽了,完全无视我的摩托啊,我赶紧按住刹车,刺地一声巨想,我的摩托停了下来,而那小孩怔在当地,像是傻了一般停了两秒钟,然后一屁股坐到地上背对着我们哇地一声嚎啕大哭。

开始走在小孩身后的一名脸上长着络腮胡子的男人立马冲了上来,指着我骂道:“你眼睛瞎了?怎么开车的?”

我火了,想发作,但想到今日情况特殊,没有理会他,倒是九怜冲他叫道:“你才眼瞎了,是你家小孩自己闯上来的好不好?况且我们又没撞上他。”

“谁说没撞上?你们把他撞到地上了!”那络腮男人冲上来便拉我的胳膊,企图将我从摩托车上拉下去。

周围的行人立即围了过来,将我们围了一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