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4章 能伤九怜的子弹 感谢挂不掉的小胡子兄的五把扇子/我的女鬼俏佳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下了摩托去看那小孩到底有没有伤着,我走到他身边朝他叫道:“小朋友--”小孩慢慢转过脸来,露出了一张老态、狰狞的笑容,我顿时怔住了,原来是个侏儒!我立即意识到我上当了,正欲回摩托车上,侏儒骤然出手朝我衣领抓来。

“撞人了还想跑?”

我一把将他的手打开了。

身后传来九怜的怒吼:“你们干什么?”

围着我摩托车的那帮人齐朝九怜手中的坛子抢去。九怜一拳挥出,将那络腮男人打飞了出去,因为来抢坛子的人太多,她从摩托车上跳了起来,一连踢出几腿,将围上来的那帮人悉数踢倒在地。

我已上了摩托,立即启动了油门,后面那两辆摩托车狂啸着追了上来,我沉声念道:“心由念动、剑自气灵、气念互通、人剑相合--起!”

龙泉剑脱鞘而出,直朝后来追来的那两辆摩托车射去,骤然两声惨叫传来,又是两声轰隆,那两辆摩托的前辆比我的龙泉剑给刺破了,摩托车朝前一滑,车上的两人因为惯性也从车上飞了出去,重重地摔在地上。

“耶,太棒了!”

九怜一阵欢呼。

古奶奶气愤地问:“这些是什么人?他们想干什么?”

我答道:“应该是叶子秋派来的,要来抢死亡禁书。”

“叶子秋?简直无法无天了!”

九怜应接道:“那叶干尸,所做的伤天害理的事多着呢!”

突然,前面十米以外的黑暗中出现两条黑影,是两辆摩托车,车上坐着两个人,在我们离他们两丈远时,骤然打开了灯光,灯光像两盏聚光灯将我们的面前照得通亮。

是叶子秋!另一人就是上一回跟叶子秋一同来追杀我的那人。

真是阴魂不散啊!

“冲过去!”九怜叫道。

我没有这么做,因为古奶奶在车上,而且,叶子秋拿出了一把枪,黑乎乎的枪口正对着我。我忙将摩托车停了下来,离他一丈之远,冲他喝道:“你想干什么?”

叶子秋阴沉沉地说:“把你手上的东西交出来。”

我双手一摊,冷冷地说:“我手中空空地,你要我交什么?”

九怜冲他大叫:“好狗不挡路,你给我让开!”

叶子秋哼了一声,用枪口对着九怜说:“你手中的坛子,扔过来。”

“你做梦吧!”九怜将坛子抱得更紧了。

“砰!”一声枪响,子弹打在我们的脚下,激起地上的石头一阵跳跃,我的心猛地一沉,这一回叶干尸是来真的了,我愤怒地叫道:“你要这坛子干什么?这里面没有你所需要的东西!”

叶子秋冷笑道:“我需要的东西是什么,大家心知肚明,别废话了,把坛子扔过来,快!”

九怜叫道:“要是扔过来破了怎么办?”

叶子秋说:“那就由老太婆将它送过来。”

这叼毛,竟然叫古奶奶为老太婆,气死我们了,我立即冲他叫道:“叶干尸,你给我放尊重点,你他玛的没刷过牙,口臭吧?”

“我的耐心是有限的。”叶干尸阴森森地说:“给你们五秒钟,马上将坛子送过来,不然--”他动了动手中的枪,“别怪我不客气!”

“你以为你拿了把枪就能威胁到我?”九怜索性从摩托车上跳了下去,慢慢地朝叶子秋走去,在离叶子秋一米远时,叶子秋用枪指着九怜突然叫道:“别动!”

“哼,你以为枪能打得死我?”九怜毫不畏惧。

叶子秋不紧不慢地说:“我知道你是鬼,枪对你没用,可是,我这子弹,不是一般的子弹,是专门用来对付你的子弹,你要不要尝一尝?”

我大感不妙,叶子秋这畜生诡计多端,早就料到九怜是鬼,不会怕子弹,所以专门制定了对付鬼神神的子弹,万一能伤得了九怜,那后果不堪设想。

“九怜,把坛子给他。”我急忙叫道。

“想要坛子,没门!”九怜骤然出手,挥坛朝叶子秋的头部砸去,“砰!”一声闷响,只听得九怜一声惊叫,身子骤然朝后退了过来,手中的坛子也落在地上。

“九怜!”我大吃一惊,忙跳了上去,一把将九怜抱了起来,只见她的胸口出现了一个血洞,脸色惨白,全身颤抖。

“逸哥,我好冷……”她想抱住我,可是双手在发抖,根本就抱不紧。

叶子秋开着摩托车冲上来抓起地上的坛子掉转车头便朝前驶去,我怒不可遏,大喝道:“心由念动、剑自气灵、气念互通、人剑相合--起!”我背上的龙泉剑倏地朝叶子秋的后背直射而去,叶子秋回头看了一眼,伸手一挥,一块铁板朝我的剑迎来,“铛!”竟然将龙泉剑给挡住了,龙泉剑击落铁板,依然朝叶子秋射去,叶子秋朝前转了个弯,驶进了一条小胡同里。听得一声惨叫,接而是摩托车撞在墙上的声音。

我的龙泉剑飞了回来,自动归回鞘里,我没有去看叶子秋,抱着九怜跳上摩托,古奶奶急声问:“九怜伤在哪儿了?”我说那子弹不知是什么做的,竟然能射穿九怜的身体,古奶奶忙说:“先回去!”

因为我还要开车,只得让九怜傍在我背后,由古奶奶扶着她,我开着摩托心急火燎地朝家飙去。

待到了家,我急急地将九怜抱下了车朝我房间里跑去,楚香香与沐木等人赶紧迎了上来,问我发生了什么事,我无瑕回答他们,将九怜放在我的床上,只见九怜的身体就像凭空被打出了一个洞,从前胸直接穿透到后背,而九怜的脸色越来越白,跟白纸一样。

“九怜!九怜怎么会这样?”楚香香急切地问。

我说是叶子秋干的,不知用了什么子弹。

夏靖祺说:“小子,你傻啊,快给她血!”

我如梦初醒,忙在手腕上割了一刀,鲜血立即流了出来,我这时也顾不得痛了,直接将刀口放在九怜嘴边,九怜犹似干渴者见了甘泉,贪婪地吸了起来。

只觉得我身体里的血齐朝手腕奔涌而去,九怜越吸越猛,她的脸色越来越红润,沐木突然叫道:“好了,别吸了!”

因为九怜伤得太重,我想让她多吸一点,这样会好得快一些,所以在听了沐木的话后我并没有收回,而是继续让九怜吸着,沐木大声叫道:“蓝兄弟,快把手收回来!”我这才赶紧将手收了回来,见我整条手腕都白了,像是血被吸干了一般,而九怜望着我的手腕,意犹未尽。

我去看九怜的伤口,竟然奇迹般地愈合了!

“太好了九怜,你伤好了。”我很高兴,只要九怜能好起来,多吸一点我的血又有什么关系?九怜舔了舔舌头说:“多谢逸哥哥的血。”

如霜这时走了进来,见她秀发微散,想必刚才在睡觉,后来听见我们回来的声音便起来了,她径直问我:“惠欣的魂魄带来了吗?”

我说带来了,边说边从内衣袋里拿出一只牙膏般大小的小型瓷瓶。

在古奶奶家,我们出发时我就想到,叶子秋在得知我们得到了死亡禁书后,一定不会善甘罢休,绝对会拦途抢劫,因为死亡禁书不在我们身上,他要么劫持人质,要么就抢走古惠欣的魂魄,所以我们特地将古惠欣的魂魄转移到了小瓷瓶里,有意让九怜抱着一个大的坛子引人注目,叶子秋那叼毛果然上当,他抢走了那个坛子,实际里面是空的,什么也没有。

如霜接过瓷瓶看了看,点了点头说:“很好,我马上去将惠欣复活!”

古奶奶走了上来,惊讶地问:“这位姑娘是?”

我忙说:“古奶奶,这是如霜姐。”

“如霜?”古奶奶再次将如霜打量了一遍说:“如霜不是这模样啊,这闺女是从古代穿越来的吧?”

我们都乐了,我对古奶奶说:“这事说来话长,待如霜姐将惠欣复活后我再详细地跟您说。”

“叶子秋!”九怜从床上一跃而起,大声叫道:“敢用枪伤我,我要你碎尸万段!”

我们齐吓了一跳,全都面面相觑,我走过去说:“你先别激动,报仇的机会还有很多。”

“气死我了,我现在就要去报仇!”九怜说完就要朝客厅外走,我一把拉住了她说:“他有枪,而且有专门对付你的子弹,你还想在你身上多出现几个洞吗?”

楚香香也劝道:“九怜,当务之急我们先安心地让惠欣复活,到时再去找叶子秋报仇也不迟。”

“好吧,那就让他多活几个小时。”九怜双手叉腰,眼睛都红了。

如霜说:“我现在就上去进行复活仪式,因为这复活仪式不能被打扰,更不能半途而停止,所以大家务必要小心,不管发生了什么事都不能让人闯进来。靖祺、晓梦你俩负责守庭院,沐木你与师妹守大厅,小逸你和香香上楼来。”如霜说完就朝楼上走去。

九怜立即叫道:“那我呢?”

如霜说:“你--你就在客厅,记住你别上来。”

我激动不已,正要跟如霜上楼去,突然我的手机响了,我拿出来一看,是一个陌生号码。我接了。

“蓝黛逸,你敢用空坛子骗我?”

我的心不由一沉,狗日的叶子秋竟然还没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