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6章 惠欣复活,香香走了/我的女鬼俏佳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面对叶子秋的咄咄逼人,我想只要郭菲安全离开了,我就什么也不怕了,便对叶子秋说:“你不如让我同学回去,让我在这儿做你的人质。”

“你当我傻吗?”叶子秋恶狠狠地说:“她留在这儿,你回去,十分钟给我送真书来,若你再耍花样,你俩都别想活!”他说完对着郭菲的大腿便是一枪。

“砰!”

“啊!”郭菲一声惨叫,卟嗵一声扑下地去,鲜血立即将她的裤子染红了,我大吃一惊,忙将郭菲扶起来,郭菲面如土地色,痛苦地叫道:“好疼啊!”

叶子秋阴沉沉地说:“这就是你耍花招的惩罚,这一次我打的是她,下一回,就是你了!”

我怒不可遏,放开郭菲倏地站了起来,挥拳就要朝叶子秋打去,叶子秋一把用枪顶住了我的额头,冷笑着说:“你动一下试试。”

“砰”突然一声大响,怔得我们齐吃了一惊,我回头一看,那扇大门被人一脚给踢开了,只见两名穿得破破烂烂蓬头垢面的男子各拿着一只啤酒酒摇摇晃晃走了进来,其中一名男子朝我们看了看问:“有人吗?老板有酒吗?”

叶子秋的脸色沉了下来,瞪了我一眼问:“你叫来的人?”

我骂道:“屁话,老子有必要叫人来么?”

恐怕来的是两个醉汉。

守在门口的平头忙挡在那两个醉汉,边将他们往外面推边叫道:“这里没酒,出去!快出去!”

其中一个醉汉朝平头看了看,摇了摇头说:“你不像是老板,你是看门狗,滚开!”说完朝平头推了一下,反而被平头一把推倒了,朝他踢了一脚骂道:“狗眼看人低,玛的,讨打!”那醉汉抱着头叫道:“别咬我!别咬我!”

另一名醉汉却摇摇晃晃朝里走了进来,来到我们面前在郭菲面前停了下来,鼓着一双擦了油一般的眼睛围着郭菲打转,色迷迷地说:“这妞好正点,陪爷去喝两杯呗。”边说边去拿郭菲的手,郭菲厌恶地骂道:“死人,放开我!”

叶子秋阴沉沉地喝道:“把他们给我赶出去!”

一直站在后面的那胖子在那儿发愣,平头反应比较灵敏,跑上来抓住醉汉的手便朝门口拖,边拖边叫:“给我出去!”醉汉扬起啤酒瓶猛地朝平头的头上砸去,平头怔了一下,直挺挺倒到了地上。

“靠!”叶子秋骂了一声,不过他并没有动,依然用枪顶着我的头朝那胖子骂道:“蠢货,还不快上!”

秃顶以为叶子秋在叫他,极为不悦地说:“你在命令我?”

叶子秋恼火地叫道:“叫他!”

秃顶朝胖子瞪了一眼,胖子终于反应了过来,大喝一声朝那醉汉冲了过去,竟然一拳将那醉汉打趴下了。

我目瞪口呆,原以为那胖子是个傻子,没想到拳头竟然这般厉害,难怪叶子秋会将他叫来,看来傻子的拳头都比较硬,各人都有各人的用处。

另一名醉汉见同伙被打倒了,骂了一声,从地上爬了起来用瓶子指着胖子喝道:“你敢打我,你知道我们是谁吗?白虎兄弟!”

“什么白虎兄弟?”胖子握着拳头朝那醉汉慢慢走了过去。

醉汉朝后移了移,支支吾吾地问:“你……你没看过猛龙过江吗?鼎鼎大名的白虎兄弟你也敢……别过来!”

胖子一拳打了过去,那醉汉惨叫一声朝后倒了下去。

叶子秋命令道:“把这两条狗给我拖出去,关上门……”话没说完,突然,一阵冷风从我怀里直射而出,叶子秋闷哼一声,身子骤然朝后飞了出去,重重地撞在一台机器上,手中的枪也落在地上。

我微微一怔,九怜终于按捺不住出手了。

果然,九怜出现在我面前,怒喝一声挥掌再次朝叶子秋劈去,叶子秋忙不迭去抓枪,我见地上有一块烂铁,一脚踢去,烂铁径直朝叶子秋的手射去,正射在叶子秋手手腕上,叶子秋条件反射地将手缩了回去。

秃顶从怀里拿出一块像是罗盘的东西朝这方挥了过来,那东西飘在九怜上空,发出一团黄色光芒像聚光灯一般将九怜照在光下,九怜惊叫一声,被那光照着竟然动弹不得。

叶子秋捡起地上的枪对准了九怜,我大惊失色,想要去阻止他,可惜鞭长莫及,情景之急,一把抱住九怜朝地上扑去,随着我抱住九怜的那一刻,“砰”地一声枪响,我只觉得后背一痛,差点昏厥,我和九怜同时倒在了地上,后背像火烧一般灼痛,双眼也渐渐模糊起来。

听到九怜急急叫道:“逸哥!逸哥!”

又听得那两名醉汉大声叫道:“都别动,警察!”

接而便是一阵急促的脚步声,门外传来一阵喝声:“别动,警察!”

警察来了,我心墙一松便昏迷了过去。

当我醒来时,发现我站在一间房子里,四周白色一片,我的对面站着一个女孩,白衣素颜,脸色很白,她目露微笑朝我轻声叫道:“小逸哥哥。”

声音清澈而空灵。

“香香!”我忙跑了过去将她抱在怀里问:“你怎么会在这里?这是在哪里?”

楚香香幽幽地说:“小逸哥哥,我要走,你要好好活着,好好地珍惜如霜姐,不要辜负她。”

“不!”一种不祥涌上心头,我紧紧抱着楚香香连声问:“你要走哪里去?我不让你走!”

楚香香说:“小逸哥哥,我曾经企求上苍能让我重见你,哪怕是一分钟也好,上天垂怜去,让我跟你在一起这么久,我心满意足,小逸哥哥,不管我在哪里,我心中都会想着你,念着你,你不必挂记我,好好跟如霜姐在一起,好好地生活……”她边说边轻轻推开了我,然后徐徐地朝后退去。

“香香!”我大吃一惊,忙朝她抱去,但是却抱了个空。

“你回来!香香!”我猛地睁开眼睛从床上坐了起来,一颗心卟嗵卟嗵地跳过不停,像是刀割一般,隐隐作痛。

“香香!”我急急朝前面望去,却发现我面前站着好几个人。

“小逸,你醒了?”

映入眼帘的是如霜、惠欣、沐木与古奶奶等人。

“惠欣你活了?”我大喜不已,下意识地伸手去摸她的脸,感觉她的脸烫烫地,而且双腮绯红,跟桃花一般,楚楚动人。

“嗯,我活了。”古惠欣淌着泪说:“谢谢你小逸,是你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不,是如霜姐复活了你。”我朝四下看了一眼,发现我在医院的病房里,后背处还有点疼,突然想起我在昏迷前叶子秋朝我开了一枪,恐怕是那一枪差点要了我的命。

“九怜呢?”我问。

“我在这儿。”九怜从人群后慢慢地走了过来,低着头,红着双眼说:“对不起逸哥,是我害了你。”

我见她平安无事,这才放下心来,笑着说:“你没事就好了,你很勇敢,对了,叶子秋那帮混蛋呢?有没有被抓起来?”

沐木说:“他们都被警察一网打尽,因为叶子秋开枪杀人,将会受到法律严厉的制裁。”

“那叼毛该枪毙!”我恨恨地说。

“对,要枪毙!”九怜眼中也闪着火光:“要是警察不枪毙他,我就去亲手杀了他!”

我朝我面前的人都看了一遍,感觉他们都好亲切啊,大难不死的感觉真好,突然,我感觉到不对劲,总感觉少了些什么,突然想起,楚香香怎么不在?

“香香呢?”我问。

如霜与古惠欣等人相互看了一眼,都沉默不语,我急了,一种不祥再次涌上心头,我大声问:“香香呢?香香在哪儿?”

“都是我不好!”九怜突然呜呜地哭了,“是我不好,是我害了你们,逸哥,你打我吧!”

我懵了,忙问:“这是怎么一回事?香香呢?香香去哪儿了?”

如霜说:“小逸,你别难过,香香……她只是去了远方。”

“什么?去了远方?”我从床上一跃而下,连声问:“她去哪儿了?去哪儿了?”

古惠欣说:“我们也不知道她去了哪儿。”

我只觉得心口一痛,差一点倒下地去,古惠欣与如霜忙扶住了我,将我推倒在床上让我躺着。我想起了刚才的那个梦,想起了楚香香跟我所说的话:小逸哥哥,我要走,你要好好活着……

不,香香不会走的!她不会走的!我跳下床,急急地朝门外跑去,一直来到家中,将家里找了一遍,依然没有看见楚香香的影子,而令我惊讶的是,那具水晶棺材也不见了!

我问如霜水晶棺材哪儿去了,她说被国家收走了。我又问她楚香香去哪儿了,她摇了摇头,缓缓地说:“我也不知道。”

怎么不知道?怎么会不知道呢?

我抓住九怜,瞪着她问:“我的香香去哪儿了?”

九怜颤颤抖抖地说:“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啊。”

三天后,我找遍了所有的地方,没有找到楚香香。

她真的走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