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7章 寻找香香/我的女鬼俏佳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去城市各个角落寻找香香,没有找到她,心灰意冷,从此颓废,感觉每个人都在欺骗我,我看每个人都不顺眼,我对他们都充满了怨恨,因为他们都没有看好香香,竟让她这么就走了。

回到了家里,我有种无力的感觉,一下就跪在了地上,感觉一下子好像世界崩溃一样,眼前一黑直接倒了下去。

为什么惠欣复活了,香香却走了?

为什么如霜的魂魄回到了她自己的身体里,香香却走了?

为什么九怜、郭菲与我都平安无事,香香却走了?

我想不明白。

为什么她会走?为什么她会舍得离开我?

我企图在梦里能再与她相见,可是,任在我在梦里千山万水去寻找,依然不见她的影子。

醒来的时候我出现在了医院,所有人都紧张的看着我,沐木上前一步安慰我说:“蓝兄弟,香香只是走了,你不要太难过。”

我非常难过,淡淡地说:“我的事不用你管,你走吧。”

身为我的大哥,明知香香是我这一生最爱的女人,他竟然不帮我留住香香,他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所以我对他有恨。

“蓝兄弟……”

“走,你们都走!”我歇斯底里地叫道。

小师妹不干了,气呼呼地说道:“你个废物!你女朋友走了对我们发什么火?”

我一看见她我就更火了,以前要不是她在那里煽风点火香香怎么可能走?就是因为当初我们寻得死亡禁书回来时,她在那儿说了太多的废话,导致香香一心想要成全我和如霜,这才会离开我。

我二话没说,挥掌就朝她劈去,小师妹猝不及防,被我一掌劈飞了出去,若不是沐木眼疾手快抱住了她,她一定会被我一掌给劈出窗外去。

“蓝兄弟!”沐木也发火了,朝我责备道:“你不能这样!”

见小师妹被我伤得很重,我并没有反悔之意,而是直接离开了医院。

路上,望着一家店里琳琅满目的酒,我看了看身上所剩的几百块钱,进到店里买了几瓶70多度的伏特加,来到一个偏僻的地方喝了起来。

正喝着,一条黑影出现在我的面前,我抬头一看,是夏靖祺。

我没理会他,继续喝酒,没想到他却一巴掌扇了过来,冲我骂道:“小子,若不是因为你处处留香,太滥情,我的香香徒儿会走么?现在她走了,你又这么颓废,早知如此,香香……我就该一掌劈死你,让你神形俱灭!”

“好,你劈吧。”我冷冷地说。

夏靖祺从我手中夺过酒瓶猛地喝了一口,又递给我,我接过酒瓶一口喝下去,先是苦涩再是很辣,感觉非常热,就接着一口口的喝了下去,慢慢的感觉非常苦涩伤心,眼泪也慢慢的流了下来,这时我也终于知道了夏靖祺为什么那么爱喝酒,也终于懂得了他十年来的心酸。

“小子,为了心爱的女人,你敢把自己喝成这样,我很欣赏你,但是,你不能跟我一样,你得振作起来!这样香香才--走得值得!”

我没有听他的劝说,而是一个劲地喝。

当我再次醒来,发现我躺在家里的床上,头重如铅。

这时如霜走了进来,柔声问:“小逸,你好些了吗?”

我没有理会她,我知道,香香之所以离开,是为了如霜。若不是如霜与我有前世的那段情缘,她若不因为要成全我和如霜,她也不会走。

“你出去吧,别烦我。”我冷冷地说。

如霜继续劝道:“小逸……以后别喝酒了,对身体不好。”

我这时因为喝了酒变得口无遮拦,就叫道:“你没听到么?我叫你出去!别烦我!”

如霜顿了顿,轻叹一声,幽幽默地说:“香香走了我们都很伤心但是你……”

话没说完就站立起来,冲她骂道:“你给我滚,若不是因为你,香香会走吗?”

如霜没说什么,只是默认。

我接着叫道:“我知道我们上辈子有一段情,但那是上辈子的事,和这次一点关系都没有!一点关系也没有,你懂吗?”

两行清泪从如霜眼眸上徐徐而下,她擦干眼泪慢慢地走了出去,外面传来了她的低声抽泣声。

我也没管什么,因为香香的离开他们都有责任,见墙角下还有酒,我抓起来又喝了一口,待酒瓶见底,我就直接把它扔了出去发泄自己的愤怒,伴随着一生碎裂声,瓶子碎了,剩下的酒水撒了一地,而我就接着发泄愤怒,直接开始砸东西,伴随着一声声巨响,我屋子里的东西几乎都砸碎了,我的屋子里面一片狼藉,我直接大笑了出来,可想那笑声中带着心酸、绝望、无助与悲哀,笑完我直接跪在了地上大哭起来。

想起我跟楚香香的一切,我们相识,相爱,后来又经历了那么多事,我原以为我们这一生会永永远远在一起,会白头偕老,可谁知道……

天意弄人!

哭着哭着就慢慢的睡着了,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下午了,伴随着夕阳照在了我的脸上,我慢慢的坐了起来,发现我竟然是在如霜的房间里。

她就那样坐在床边看着我,双目红肿,我知道她受了委屈,哭红了眼睛,一阵愧疚涌上心头,我对她说:“对不起如霜姐……”

如霜说:“小逸,你振作起来吧,香香也不想看见你这样。”

我知道,香香绝不想看到我这样,我之所以这样,是为了引她出来。我想她一定是躲了起来,在暗处看着我,若看见我个颓废的样子,一定会出来的,可是,我错了,她并没有了出现。

为什么她没有出现?

面对如霜那忧伤而期盼的眼神,我没再说什么,只是默默的走出了她的房间,回到了屋子里拿出了一瓶酒带了些钱,把龙泉剑直接跨在了腰间,穿了一身黑色的风衣就出去了。

出去后天已经渐渐变黑,走在了大街上,行人都把我当成了神经病,还有给我拍照的,声称我是第二代“犀利哥”、“当代侠客”,我也没管他们,一直都在城市的各个角落里面晃荡,时不时还喝一口酒,说实话,要是把脸蒙上再换成把巨剑背着就和夏靖祺差不多了,想起第一次遇见夏靖祺时他的样子,我现在感同身受。

我只希望这样能让远方的香香看见,能让她回心转意再回到我的身边。

走着走着,天已经黑了,我哪里在意这些,还是不断地在城市里面游荡,直到清晨我才回去,回到家中,看见如霜正在给我收拾房间,可见她已经收拾了一晚上,我来到她的身旁说道:“对不起如霜姐,昨天是我不对,我不该那样说你,可是香香是我最爱的人啊,我不能抛弃她不能遗忘她。”

如霜也是通情达理之人,知道我深爱着楚香香,慢慢地,如霜流出了两行泪水,苦笑了一声,什么也没有说。

我这时心里很难过,对她说:“如霜姐,你先回去休息吧,我也累了。”

如霜这才回到房间去了,我也躺在地上慢慢的睡着了,第二天醒来正是早上,我和夏靖祺又接着去找香香了,就这样又过了很多天夏靖祺也不去找了,又过了很多天,我也放弃了,有过上了在家喝酒的日子,我也经常找夏靖祺来喝,因为他也丧失过爱人,所以我们聊得很投机,就这样慢慢的有过去了很多天,我找了一下镜子,发现我一下子憔悴了许多,眼睛已经布满了黑眼圈,衣服已经破烂不堪,还惨扎着酒味蓬乱的头发,已经很久很久没有清洗,好几个夜晚都没有合眼,头上还长出了一些白头发,看起来极其的沧桑,让如霜看起来非常心疼,就连小师妹看见我眼中也都起了一丝怜悯的心。

虽然我很邋遢,可我的心还是清醒的,我发现了几件很奇怪的事。

第一、九怜很少出现,而且几乎没有出现过。

第二、古惠欣也很少来,沐木与小师妹暂时也离开了,也就是说,现在只有如霜跟我在一起,这是他们特意为我俩创造单独在一起的条件么?

第三、虽然他们说水晶棺材被国家收了,可我在网上并没有找到与水晶棺材相关的信息,我跟如霜说起我心中的疑惑,如霜却总是避而不谈,我想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隐情?

第四、我的手机里的卡不见了,我问了如霜,她说不知道,并且给我重办了一张卡,我总感觉我的卡是她有意换掉的,她为什么要这么做?

第五、每当我在城市的各个角落去寻找楚香香时,总感觉身后有人在跟着我,可是我每次回头,都看不见一个人,就算看见有人,也是与我毫无相关的行人。后来我用罗盘勘测,发现指针竟然在微微抖动,也就是说,一直跟着我的那“人”,其实是一只鬼魂,可这只鬼魂为什么要一直跟着我?它又为什么不现身?

第六、郭菲也没有出现,只听如霜说她还活着。

再过两天就要开学了,我决定去看看郭菲,因为她的腿曾经被叶子秋开枪打伤了,不知残废了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