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9章 诡异的女邻居/我的女鬼俏佳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猜测,阮辰所遇到的那白衣女子是一只鬼,而那白衣女子极可能就是九怜,可九怜为什么要这么做?

“你继续。”我说。

阮辰咽了咽口水,继续说了下去。

(以下的我指的是阮辰)

我越想越害怕。

突然,我感觉到不对劲。刚才桶子在接水,一直哇啦啦地响,可现在,浴室里静悄悄地,听不到一丝声音,我忙去扭水龙头,扭来扭去,一滴水也没有再流出来。

刚才灯暴现在又突然停水再想起白天的那些诡事,我心一抖,就着接好的小半桶胡乱的冲完澡,快速套好衣服就走向卧室。

刚到门口,卧室的门缓缓的在我面前自动开了!露出的卧室漆黑一片,仿似一个吞噬的黑洞,再看那一动不动的窗帘,无风无力的门居然自开了,我吓得全身僵硬刚冲完澡的后背已是一片湿凉,一定是撞鬼了!我想起蓝黛逸会抓鬼,慌忙拿出手机,却打不通,后来又想到郭菲,因为你俩总在一块嘛,可郭菲也说你的手机早打不通了,我只得打电话给顾枫,说我遇邪了。顾枫大大咧咧地说:“大半夜地别说邪事好不?吓死人了!”我说是真的!顾枫说:“要是是真的,你去东庙口,那儿有一个算命的,去那儿弄两张黄符,保证管用。”

“对,去弄黄符。”我无意识的念着,听说这玩意儿特管用。记得我小时候,我村里有一个外来的媳妇晚上总看见她床前站着一个“人”,后来请一个大师给她画了一张符贴在床前,那个“人”就再也没有出现。

我跑到东庙口找到了那个算命先生,跟他说了我的遭遇,算命先生给了我三张黄符,说只要我将这张符贴在门窗上,保证平安无事。

一到家里,我便将那三张黄符贴在了门上,又仔细检查了它们的粘合度,确保不会掉下来。

睡觉时,果然很安静,但我还是不敢睡得太沉,朦朦胧胧中,耳边传来了女子的笑声,“咯咯……”虽然声音像银铃一般好听,可是我被惊得毛发竖起,心惊肉跳。

“是谁!”我壮胆叫了一声,声音极打颤。

笑声嘎然而止,我吓得半死,下意识的搂紧了被窝,一边四处搜寻,这时,门窗上的那三张黄符突然朝我射了过来,齐贴在了我的脸上!

我大惊失色!慌忙将符从我脸上抓了下来,难道这黄符是水货?还是这邪太厉害了?

我又打电话给顾枫,骂了他一通,说这狗屁黄符根本不管用。顾枫像是睡着了,极不耐烦地说:“要不这样,你明天去求水山,那上面有一座庙,庙里有一个和尚非常厉害,你去找他,保证能为你驱鬼除魔,还你安平。”

求水山上的庙,我也是听说过的。

我是不敢再睡了,睁着眼好不容易熬过了一晚,第二天天一亮,我就去了求水山上的庙里。在庙门口,我看见一个老人在那儿打太极,这老人六七十来岁,头发胡须已白,可是身体却很健壮,而且精神也很好,我看他打了一会儿太极,他朝我笑了笑,我不好意思再看下去,赶紧朝庙里走去。

进了庙里,只见左边的墙上有一排照片,一共有六张,因为现在还早,我好奇地去墙下看照片,发现这六张照片都是这家庙里以往的主持。看到最后一位时,竟然是刚才在外面打太极的那个老人。

原来他是一名主持……我心里念唠着,不经意看了看他名字后面的生辰,1920--2014,啊,这老人,活了九十多岁,不简单啊,这做和尚的因为吃斋念佛,六根清静,所以都是高寿……不对,这位主持已经死了?那刚才在外面打太极的那位是--

我一阵毛骨悚然,下意识地朝庙外望了一眼,却发现刚才那位老人已经“不翼而飞”!

我失魂落魄地回到家,又打了一个电话给顾枫,将今天的事跟他说了,顾枫说:“你是不是犯癔症了?”我生气地骂道:“放屁!老子说的都是真的,你马上滚过来!”顾枫说:“我来干什么?我又不会克邪。”我说,我肯定隔壁住的那美女有古怪,你再不来,老子要见马克思去了……顾枫这才赶紧说:“好好,我过来看看,不过我现在在外面,你要等等。”说完还来了一句:“真不懂你一个大男人看到美女还害怕!”

挂了电话,我便焦急地等顾枫来。

我正在等,突然“砰!砰!”传来了敲门声。

这小子这么快就来了?我忙不迭去开门。随着门打开的瞬间,一张倩美的脸映放眼帘,竟然是那位新搬来的--女邻居,我一时怔得半天没回过神来,只是呆呆地望着她。她笑嘻嘻地说:“我忘记买拖把了,能借你家的拖把用一用吗?”她说完还朝我咧嘴笑了笑。

我眼前立即闪现出血泊中的那诡异的笑容,支支吾吾地说:“有……有。”然后忙不迭拿出拖把递给她,她说了声谢谢,又要朝我笑,我迅速地关上门,落荒而逃。

下了楼,我觉得在家无论无何也呆不下去了,打电话给顾枫,说我们到人民广场会合,然后急匆匆朝人民广场走去。

今天天气阴沉沉地,人民广场的人并不多。我在人民广场的雕塑下等,突然听到一孩发出了一声惊呼,忙朝那方望去,看见一个奇怪的人从我前面不远处慢慢走过。这大热天地,他竟然穿着一套连体灰色长袍,还戴着一顶大斗篷,就像电影里的赶尸先生。

(其实他当时看到的是我--蓝黛逸,我当时正在寻找楚香香。)

真是见鬼了!还好他并没有朝我走来,而是慢慢地走向了远方。

没多久,顾枫来了,他笑呵呵地问:“那古怪美女在哪儿?带我去看看。”我知道他不相信我的话,便将这两天发生的事如实全跟他说了,并且还拿出我那被摔得破碎的手表说:“你看,就算我所看见的是假的,至少这块手表是真的。”

顾枫看了看我手表,将信将疑,饶有兴趣地说:“要不这样,你带我去看看你的女邻居,我要看看这到底是何方一只女怪!”

我就知道顾枫这色鬼一听到是女的就会来。我与他来到那女子的家门口,顾枫用手梳了梳光溜溜的头发,轻轻地敲了两声门。

待我将我的门打开了,对方的门还没动静,顾枫问:“没在家?”我说,刚才还在,还向我借了拖把呢。顾枫说:“既然有人,为什么我敲了这么久也没开?难道在洗澡?”

顾枫太得意了,又不相信我所说的,我得让他彻底相信,先将我的门推开,来到那女子的门前,对着她的门用力踢了一脚,“砰!”随着一声巨响,我逃似地跑进了我的家里,迅速将门关上。

我就不信经刚才那一踢,里面的女子不出来。

可是,等了五六分钟,外面静悄悄地,毫无动静。难道对方打开了门,顾枫跟进去了?想起那女子的诡异,我有些担心顾枫了,便打开门,朝外望了望,门外空荡荡地,顾枫不见了!

“顾枫?”我叫了一声,半天也没有听到他的回应。

难道真出事了?我忙跳了出去,来到对面的门下,难道顾枫进去了?伸手想敲门,面前又呈现了那女子倒在血泊中向我咧嘴笑的情景,手又放了下来。

正在这时,门突然开了,我正想溜,却看见顾枫站在里面朝我招手,我怔了怔,这小子果然进去了,而他朝我低声说:“快进来。”

“干什么?”这小子神秘兮兮地。

“进来呀,”顾枫催促道:“快点。”

我经不住好奇便走了进去。刚进里面,顾枫便将门关上了。

什么情况?我正想问,顾枫朝我嘘了一声,蹑手蹑脚地朝屋里走去,压低声音说:“这屋里没有人。”

我朝这屋里望了望,里面比较空荡,可是很干净,窗明几净地,地板也一尘不染,而且,室内还飘荡着一股像是木槿花的芳香。

顾枫边贼头贼脑地朝里探边说:“我敢保证,这屋里的女主人一定很美。”

我说,美是美,只是有点神秘,当然,更多的是诡异。我问,你是怎么进来的?顾枫说:“你刚才那一脚将门踢开了,我就进来了。”我说,就算我踢开了门,你没经主人的同意也不该进来。顾枫说,你不懂,这叫既然门开,就得进来看看,不然那门不是白开了?

靠,这是什么逻辑。

其实我知道,顾枫跟我一样,是充满了好奇。

顾枫双手合在胸前左右观察了一阵,若有所思,“呃,我觉得这屋里很古怪,可是古怪在哪儿,我也看不出来。”

我发现这是三室一厅,卧室与客房的门都没关,这些都很平常,我更看不出古怪来,顾枫碰了碰我,伸手朝阁楼上指了指说:“上去看看。”

突然,听到身后传来一阵叫喊:“小偷啊--”

我和顾枫大吃一惊,双双回过头去,我差点吓得坐到地上去,是她!我的新邻居。

她这时身穿白衣站在小黑屋的门口,怒目圆睁,伸手指着我们问道:“你们--进来干什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