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0章 是鬼?是妖?/我的女鬼俏佳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说到这儿,阮辰停了下来,郭菲听得入神,催促他说:“说啊,你继续说啊,这个故事好精彩,真不愧是作家,你编故事的能力很强。”

阮辰生气地说:“这不是编的故事,而是真实的,不信你找顾枫来问。”

“鬼才信你!”

“是真的!”阮辰急了,朝我看了一眼,我说:“我相信你,你继续讲下去。”

阮辰继续开讲:

(下面文中的我指的是阮辰。)

当时,我的头脑一片空白,一时不知所措,顾枫也愣住了,一阵抓耳挠腮。那女子伸手指着我们叫道:“给我出来!”

顾枫碰了碰我,我这才回过神来,与他双双走了出去,刚走出小黑屋,小黑屋的门倏地自动关上了,吓得我差一点尿裤子。

来到客厅,白衣女子双手叉腰站在我们对面,沉着脸打量着我们,然后指着我们问:“你们进我家干什么?想偷东西啊?”

顾枫装傻,睁大眼睛问我:“这位美女--是你女朋友吗?”我见白衣女子并没有发火,心中的恐惧慢慢消散,当务之急是脱身,于是附和着顾枫说:“不是,我哪有这么漂亮的女朋友。”顾枫左右看了看又问:“这不是你的家吗?”我说:“好像不是--天啦,我们走错房间了!”

“怎么搞的?连自家的门都不知道,你太蠢了你!”顾枫碰了我一下,我心领神会,忙说:“不是头晕了吗,回去吧,回去吧。”说着我们齐朝门口跑去,刚迈出一步,突然一只手臂挡在我面前,白衣女子倏地出现在我们面前,慢悠悠地问:“去哪儿?”

我和顾枫齐声说:“回家。”

白衣女了哼了一声,冷冷地说:“你们当我这儿是什么地方了?想来就想,想走就走?”

原以为,我和顾枫装疯卖傻,可以蒙混过关,没想到,白衣女子不吃我们这一套,闪电一般挡在了我们面前。

我和顾枫面面相觑,顾枫勉笑着说:“美女,其实你误会了,我们看一个小偷进来了,然后我们就跟着进来了,不是想抓小偷嘛。”

“嗯。”白衣女子点了点头说:“其实不是一个小偷,是两个小偷。”

我立即说:“只有一个。”并且伸手朝顾枫指了指,白衣女子抿嘴笑了笑说:“这面前站着的可不就有两个么?对了,我怎么忘记拨打110了呢!”她边说边从身上摸手机,我和顾枫忙伸出手来说:“别别,一场误会,一场误会。”

白衣女子说:“想我不报警也可以,不过,你们得帮我做一件事。”

我和顾枫相视一望,我问:“什么事?”白衣女子说:“我看你俩都挺有本事的……”

“夸张夸张。”顾枫谦虚地说:“美女你谬赞了。”

白衣女子说:“不用谦虚,你俩这入室作案的技术可真是一流的,让我不得不佩服。”

顾枫顿然傻了眼。我咳了一声,感觉面前这个美女若真是鬼,那也是一只调皮鬼,看样子并想害人,便问:“那请问你要我们去做什么?”

白衣女子说:“你们去求水山上的求水庙里给我偷一样东西回来。”

“偷东西?”我和顾枫齐吃了一惊,我忙说:“我们不是贼!”

白衣女子说:“既然不是贼,你们偷偷来我家里干什么?”

我和顾枫自知理亏,伸手抓了抓头发转过了身去。白衣女子说:“既然你俩都进来了,你俩就都是贼。既然都是贼,就要诚认自己是贼。”

“好吧,我们是贼,不知姑娘要我们去偷什么东西?”谁要我们被这丫的抓个正着呢。

白衣女子说:“水云瓶。”

这丫的要这玩意儿干什么?我与顾枫相互望了一眼,顾枫朝我使了使眼色,示意走人,我微微点了点头,与顾枫朝着白衣女子媚笑道:“姑娘你放心,我们一定去帮你将那宝贝偷过来。”

顾枫也信誓旦旦地说:“没偷过来,我们坚决不来见你!”

白衣女子相信了我,开心地说:“行,那你们去吧。”

我和顾枫忙不迭打开门跳了出去,一到我的家里,迅速地将门关好,长长地舒了一口气。然后,我俩像一滩泥双双倒在了沙发上。我说,现在你相信我了吧。顾枫从沙发上坐正,皱着眉头说:“怎么这么像郭菲啊?”我说是啊,简直就是郭菲的模板。顾枫说:“经我的判断,她不是郭菲,你没看见她比郭菲要白的很多?而且绝对非同一般,你看她的速度,那真是像风儿一样滴,我猜她很可能是一只妖。”

“妖?不是鬼?”

顾枫说:“也可能是鬼,总之不是人。”

这小子终于相信了那白衣女子是一只鬼了,我有点小松释,赶紧问:“那我们去求水庙给她偷那玩意吗?”

“偷个毛!你还真把我俩当小偷了!”顾枫双手合在胸前,哼道:“不管她是鬼是妖,我们绝对不能向邪恶力量屈服。”

我问,你有办法?顾枫说:“电视里演的不是鬼都怕狗血么?”然后朝我挑了挑眉,我心领神会,立即站了起来说:“去买黑狗血!”

事不宜迟,我俩特意去菜市场等着买了二大盆狗血,回到家后,先商议了一番,因为顾枫身手敏捷,所以泼狗血的大任就交给他了,而我负责敲门。

计划好了,我走在前面,顾枫端着一个装满狗血的脸盆走在后头,在门口,我朝他做了一个要敲门的手势,顾枫点了点头,我便去敲门。

才敲了两下,门就开了,我立即跳到了一旁,顾枫端起脸盆便朝白衣女子泼了上去。

哈哈,看你还不死!

眼看狗血就要喷到了白衣女子身上了,突然,白衣女子挥了一下手,怪事出现了,那些黑狗血直接返了回来,哗地一声全扑在我和顾枫身上!

白衣女了指着我们哈哈大笑。

我和顾枫直接目瞪口呆。尼玛,这狗血真他玛的臭啊!

很快,我回过神来,冲着顾枫大骂:“你怎么搞的,好端端的一盆血让你给浪费了!你这么大个人了怎么路也走不稳呢!”

“我--”顾枫想发怒,我忙朝他使眼色,他先是一怔,接而哭丧着脸着说:“我不是太兴奋了嘛,这血很补的,我想送过来给美女尝尝。”

“对,猪血最补了,特别是对女孩子。”我趁机附和着。

“这是猪血吗?”白衣女子走到我面前,伸手在我脸上摸了摸,一脸狐疑地说:“这好像是狗血吧?”

我和顾枫相互看了一眼,心提到了嗓子眼,这是什么鬼啊,竟然不怕狗血,还摸了!就算是鬼,也是一只成了精的厉鬼了!

“是……是……是狗血啊!”我抹掉脸上的狗血说:“难道闻起来感觉怪怪地,顾枫,我们--撤!”

顾枫点了点头,掉头朝我房间里走去。

“拜拜--”白衣女子朝我们挥了挥手。

我们逃似地奔进我家门,立马将门关上。我说:“这只鬼了不得,竟然不怕狗血,现在怎么办?”

顾枫朝前迈出了两步,一字一句地说:“当务之急--洗澡!”

洗完澡出来,顾枫边用毛巾擦着头发边说:“经过刚才一洗,我灵光一闪,想出了一个绝妙之招。”我忙问什么招,顾枫说:“我们之所以搞不定这只女鬼,是因为我们不是专业人士。既然她是鬼,我们就去找一个抓鬼师来对付她。”

“好,就这样!”我们再次一拍即合。

于是,我们花高金请了一位抓鬼师,这抓鬼师年约四十,脸削瘦,留着山羊胡须,颇有一番江湖道士的味道,我特地强调了,这只要抓的鬼非常厉害,一是快如闪电,二是不怕狗血,抓鬼师拍着胸膛说:“你们放心,贫道抓的鬼没有一百,也有九十了,区区一只女鬼算什么?”

我和顾枫瞠目结舌,这世上有这么多鬼吗?我将顾枫拉到一旁悄悄地说:“这大师显然是个吹牛皮的,不知靠不靠谱?”

顾枫说:“管他呢,既然请他来了,就得让他去试一试,反正是他抓又不是我们抓,不管怎么样,万一他挂了,就当是为民殉职。”

于是,我们又计划了一番,假装这个抓鬼师是我们的朋友,也是一个小偷,是来帮我们去求水庙里偷宝贝的。

敲门的大任依然交给我。

我小心翼翼地敲开了门,可敲了几下,里面没有回应,顾枫低声说:“用脚踢。”

擦,用脚踢,我脑袋被门挤了我,不过我还是用力推了一下,这一推,门立即开了,我先是一惊,接而明白过来,这门并没有锁。我退了一步,朝抓鬼师使了使眼色,示意他上。抓鬼师摸了摸山羊胡须大摇大摆地走了进去。

……

“太精彩了!”郭菲兴奋地叫道:“后来呢?是不是把那只白衣女子给抓了?她在哪儿?真的跟我长得很像?我要去见见她!”

“没有那么好抓吧。”我说。

“是啊。”阮辰叹了一声,苦着脸说:“这只鬼实在是太厉害了,逸哥,非得你出马不可啊!”

我点了点头说:“你接着往下讲。”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