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1章 鬼弄人/我的女鬼俏佳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阮辰继续讲道:

(以下文中的我指的是阮辰)

我和顾枫站在门外观望不敢进去。

抓鬼师在客厅看了看,回头看了我一眼,疑惑地问:“哪里有鬼?”

我和顾枫相互看了一眼,难道白衣女子不在家?便齐走了进去。突然,从浴室里传来了一丝声响。

“在洗澡。”顾枫说。

抓鬼师提步便朝浴室走去。这人好猥琐啊,想趁人家洗澡时偷窥?我真想破口大骂了,正想说,这探险的事儿让我去吧,抓鬼师突然哎哟一声,一头扑在地上。

“谁!谁!谁!”白衣女子突然快步走了出来,我和顾枫正想逃,意外地发现白衣女子竟然贴着面膜,而且,连眼睛也贴上了!

我和顾枫要逃的脚步立即停了下来,这白衣女子竟然眼睛蒙上了,我们不能走,一动就让她听到声响了,只得站在那儿一动也不动。

奇怪的是抓鬼师这时趴在地上竟然也不动,不知在搞什么名堂。

白衣女子又叫了两声:“谁?谁进我屋里来了?”

我们都屏息敛气。白衣女子突然朝抓鬼师走去,一脚踢在抓鬼师的头上。“咚”地一声,像是踢在西瓜上。我和顾枫直皱眉头,这可踢得真重啊。只是这抓鬼师不怕痛咋的,连吭也没吭一声。

白衣女子踢了两脚后,嘀咕道:“这是什么东东?”然后又一脚踩在抓鬼师的头上。

我擦!

我和顾枫相互看了一眼,瞠目结舌。

郁闷的是,抓鬼师始终一声不吭。白衣女子的脚在抓鬼师的头上磨了磨,然后另一脚也提了上来,踩在了抓鬼师的背上,并且,从抓鬼师的身上走了过去!

顾枫不断地皱眉头,我朝他做了一个开溜的手势,顾枫摇了摇头,示意我们先不要轻举妄动,看看再说。

白衣女子踏过抓鬼师,面对我们站了一会儿,我心惊肉跳地,生怕她朝我们摸来,连气也不敢出,还好,她又返了回去,在抓鬼师的面前站住了,然后,对着他的头一屁股坐了下去……

“撤!”我和顾枫撒腿便跑。

奔回屋里,以最快的速度关上门,然后在沙发上连连喘气。我极郁闷地说:“那道士摔傻了还是怎么了?别说要他去抓鬼了,人家踩到他头了,他连个屁都不敢放!”

“一定有古怪!”顾枫说:“我觉得不是他不敢放屁,而是,他放不出。”

“这话怎么说?”

顾枫分析道:“你看那屋子里挺空的,一没石头绊脚,二地板也不滑,他怎么就好端端了摔倒了?我看一定是女鬼在搞鬼!”

“啊,这鬼太厉害了,连道士都搞不定她!”我越来越觉得麻烦了。

“砰!砰!”突然传来了一阵敲门声。

我和顾枫同时从沙发上跳了起来,我朝顾枫使了使眼色,示意他去开门,顾枫却压低声音说:“你是主人,你去。”我只得硬着头皮去开门。

随着房门打开的瞬间,白衣女子那微笑中透着诡异的面孔映入眼帘,我故作轻松地哈哈道:“有……有什么事吗?”白衣女子朝我屋里望了望,微笑着问:“你们……忙吗?”

“不忙不忙……”我连声说。

顾枫立即跳了上来叫道:“忙!我们非常地忙!”

白衣女子看了看我,又看了看顾枫,皱着秀眉头问:“到底忙不忙?”

我说:“有那么一点点忙。”

白衣女子说:“我有件事,想请你们帮帮忙。”她特地强调说:“是暂时的,不是去偷宝贝哟。”

我一听就知道这不是什么好事,顿然面露难色。白衣女子板下脸来问:“怎么?不想帮?”我和顾枫忙不迭说:“帮!帮!”

白衣女子打了一个响指,开心地说:“好,你们跟我来。”

我和顾枫小心翼翼地跟着白衣女子走进白衣女子的房里,惊讶地发现抓鬼师被绑在一张木椅上,哭丧着一张老脸,一见我们进来了,直朝我们干瞪眼。我和顾枫相互看了一眼,故作惊讶地问:“姑娘,这是……”

白衣女子漫不经心地说:“我抓到一个贼。”

贼?我和顾枫再次冷汗直下,你要搞清楚,人家是特地来抓你的抓鬼师啊,你却把人家当成一个贼了!

白衣女子说:“我本想报警,可又觉得太便宜他了。”

尼玛,报警都便宜了,那怎样才算不便宜?

正当我和顾枫愣神时,白衣女子指着抓鬼师说:“揍,狠狠地揍!”

“什么?”我和顾枫吃了一惊。白衣女子又说:“叫你们揍他,没听到吗?”

抓鬼师正要说话,我瞅见沙发上有一只丝袜,飞快地跳了过去,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度将丝裸塞进抓鬼师口中,在他耳边低声说:“对不住了大师,委屈下。”然后对着他便是一阵拳打脚踢。

将抓鬼师狠狠打了一顿,我和顾枫逃似地跑到了大街了,连我的家也没再敢进。这时,夕阳西下,天边飘着一朵晚霞,映着这黄昏的街道彤红彤红。

顾枫哭丧着脸说:“你的家不能再回了,那只鬼实在太厉害了,咱们惹不起还躲不起吗?去我家吧。”

于是,我和顾枫垂头丧气地来到他家,顾枫无精打采地开门,门刚被推开,一张绝色但十分恐怖的脸映入眼帘。

是白衣女子!

她怎么到顾枫家来了?在愣了两秒钟后,我立马说:“对不起,走错房门了!”然后果然将门拉上了。顾枫还在愣神,我重重地碰了碰他大叫道:“快跑!”

我们逃似地跑到广场上,我十分痛苦地叫道:“我们上辈子靠什么孽了,一不做坏事,二不搞基,怎么就遇上这难缠的鬼了!”

顾枫也吐槽:“都是你,把我叫来,我才深受其害。现在好了,她到我家来了,我也有家不能回了!”

我问现在怎么办?

“找蓝黛逸吧,他是抓鬼的。”我建议。顾枫问:“他到底行不行啊?”我说行的,我发现我手机没电了,叫顾枫打电话,顾枫拿出手机,拨通后,却传来了这样的声音:“对不起,你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顾枫说:“我看我们是联系不上蓝大师了,而这鬼是跟上我们了,我们分开,革命火种不能熄,她要玩我们,不可能同时玩我两个吧。”我说行,分开,有事再联系。

与顾枫分开后,想着白衣女子极可能会在家里等着我,家是绝对不能回了,便一头钻进一家网吧,决定在网吧过一宿。

刚登上QQ,便有一个叫“如画”的美女加了我,并且主动跟我搭讪。聊了两句,咱们就视频。视频一开,我眼睛亮了,好美的人儿啊,跟天仙似的,跟白衣女子绝对有得一比。只是,这美人儿我好像在哪儿见过,可是具体在哪儿见到了,我一时记不起来了。

聊了半个来小时,我俩聊得非常投缘,有相见恨晚之感。最后她说:“今晚你有空吗?能来我家陪我吗?”

我心发怒放,今晚正愁没地方去,竟然有美女主动相约,难道这是桃花运已来的节奏吗?我毫不犹豫地说:“好啊好啊,我有空,特别有空。”

这么美的人儿,就算对方是一只鬼,我也去了!

下了机后,我按照如画给的地址找去了。没想到她家就在离网吧不远的一幢楼里。我以最快的速度到了她家门前,整了整衣服和头发,激动地按响了门铃。

一会儿,门开了,一位身穿红裙长发飘飘的美女出现在门口,朝我微微颔首,十分得体地说:“你来了。”

这位就是传说中的如画吗?声音真好听啊,而且人比在视频中看到的更美,我说是啊,我来了。如画做了一个请的手势说:“请进。”

我大摇大摆地走了进去,心里激动地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么一位美若天仙倾国倾城的美人儿竟然将我“请”进了她的家里。

她的家不宽,却非常干净整洁,而且墙上贴着好几副字画,极富古典气味。我边欣赏着画边问:“你一个人住吗?”

如画说:“我还有一位妹妹,要不我将我妹妹介绍给你认识。”

还有妹妹?她这么美,那她妹妹一定也跟她一样美了,我连声说:“好啊。”

如画提高声音朝书房里头喊道:“妹妹,我朋友来了。”

“好的,我马上出来。”

好熟悉的声音啊,我正惊诧,一会儿,一阵轻微的脚步声从书房里传了出来,一位同样身体修长香气袭人的美女从书房里慢慢走了出来。

她朝我抛来一个媚眼,嘿嘿笑道:“你来了。”

“啊!”我一头扑倒在地。

其实我是装死的,因为那出来的竟然是白衣女子。

我听得白衣女子说:“玩够了,明天再来取他的性命吧。”她一说完,突然一阵冷风吹来,我打了一个冷颤,我忙睁开眼睛,发现我竟然躺在了大街上。

说到这儿,阮辰停了下来。

“讲完了吗?”郭菲问。

阮辰沮丧地说:“讲完了,那只鬼说明天就要来取我的性命。”

“你不是说还有一只鬼吗?叫如画?”我突然有种奇怪的感觉。

“对啊!”阮辰立即说:“我当时第一眼看见那个如画,就觉得她非常地面熟,后来我终于想起来了。”阮辰盯着我说:“那个如画,跟你的女朋友一模一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