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2章 如画是香香吗?/我的女鬼俏佳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阮辰的话令我从石凳上倏地跳了起来,紧盯着他问:“你看清楚那人了?真的是我女朋友?”阮辰吃了一惊,我太激动了,把他给吓住了。

“是有点像。”阮辰说:“以前她不是来过我们学校吗?我觉得她们很像。”

“一定是她!一定是她!”我的心剧烈地跳了起来,那白衣女子一定是九怜,她最喜欢搞怪了,而那如画,就是楚香香!

“你确定是你女朋友?”阮辰小心翼翼地问:“你的女朋友难道是鬼?”

我不由一怔,楚香香怎么会是鬼?不过九怜是只鬼,一切都是在她在搞鬼。

“她不是鬼,”我说:“她怎么会是鬼呢?”

郭菲问:“你女朋友不是鬼,那阮辰和顾枫所遇到的那些事是怎么一回事?”

“这……这个我也不知怎么解释,我们去看看她们就知道了。”我心中暗想,难道九怜和楚香香要取阮辰性命?她们为什么要这么做?而为了取他性命,也没有必要这么大费周章吧。

可是,若那个叫如画的女孩真的是楚香香,那说明她一直在这座城市里,她为什么不现身?她为什么不来找我呢?而且九怜知道她在哪儿,九怜为什么也不告诉我?

我决定先去阮辰的隔壁去看看。

一听我们说要去找那只鬼,郭菲立即说:“我也去。”我朝她的腿看了一眼说:“你的腿……不方便,万一来鬼了只怕你跑得不够快……”

“你说什么呢?”郭菲杏目圆瞪:“说句好话行不行?什么叫来鬼了我跑得不够快?来鬼了我们为什么要跑?不还是有你们俩吗?况且我自己也会抓鬼!”

阮辰惊诧地问:“你的腿怎么了?”

郭菲淡淡地说:“没什么。”边说边大步朝前走去,我怔住了,她的腿竟然不拐了。

“你的腿好了?”我问。郭菲哼了一声,没有理我。我突然明白,先前一定是郭菲假装腿拐了来骗我!

正在这时,郭菲的手机响了,是她妈打给她的,叫她回去,郭菲不愿意回去,我听到她妈在手机里训斥她了,她这才情不情愿地挂了手机,撇着嘴说:“我回去了。”说完就朝她家里走去。

一定是上回她被叶子秋抓去做了人质,所以她妈现在担心她了,不许她离家太久。

我先拿了罗盘与灵符之类的驱鬼神器,然后再与阮辰来到他家,阮辰说:“我爸妈不在家,就我一个人住,因为这儿闹鬼,我昨晚去族馆住了,一直没有回来。”

他住的是一间老式的商业居民楼,一共有六层,阮辰家在第三层。因为没有电梯,我们步行上去。在二楼时,一名二十来岁头发染得枯黄两只耳朵各吊了两只耳环的男子从上面走了下来,来势汹汹,与我差点撞了个满怀,我瞪了他一眼,他也极为不满地看着我,冲我喝道:“看什么看,再看剐了你的狗眼!”

我怒不可遏,正想教训教训他,阮辰忙抱住了我,朝我劝道:“算了,走吧,走吧。”说着就将我往楼上推,那黄毛又骂了一声就下楼去了。突然一阵冷风吹来,那黄毛一个趔趄,身子骤然朝下冲去,直挺挺地撞在下面的墙壁上。我和阮辰正在发愣,黄毛转头朝我和阮辰怒声问:“刚才谁他玛的推的?”

“没人推你啊。”阮辰抢先说:“我们在这上面,你在那下面,我们想推也推不着吧。”

黄毛觉得也是,他朝四周看了一眼,脸色很难看,快步朝楼下面走去。

阮辰轻声说:“他一定是被鬼推了。”

我的心一动,忙拿出罗盘,忙拿出罗盘,发现指针在飞快地旋转,我激动不已,现在可以肯定,刚才撞那黄毛的一定是鬼了,只是不知道是什么鬼,不过按这指针旋转的速度看来,那只鬼非比寻常,绝对不是一般的鬼。

“有鬼吗?”阮辰凑上来问。我点了点头,阮辰的神经立即绷紧了,惊惶地东张西望,我安慰他说:“你别怕,那鬼不会伤害你,它若想伤害你,你早已没命了。我们先上去看看。”

来到三楼,罗盘上的指针依然在旋转,好像那只鬼就在我们身边,可惜我的天眼依然还没有打开,看不到鬼。而且这只鬼竟然能在白天出现,只怕是九怜无异了。

我沉声叫道:“九怜,我知道是你,你马上给我出来!”

罗盘上的指针嘎然而止。

我愣住了,难道我这一喊把她给吓走了?

阮辰惊讶地问:“蓝哥,你认识那只鬼?”我说我乱喊的,阮辰哦了一声,打开了他家的房门,我朝他门对面的房间看了看,这时房门紧闭,我推了推,并不像阮辰所讲的一推就开,而是推了几下那房也没有动,还是防盗门。

“你说的那白衣女子就是住这间么?”我问。

阮辰走了过来说:“是啊。”他神色慌张,尽管我在这儿,他依然心有余悸,看来那白衣女子吓他吓得不轻。

我试着敲了敲门,可敲了半天也没人来看,阮辰说:“会不是会是那鬼见你来了不敢开门?”我想也有可能,若那白衣女子真的是九怜,她绝对不敢开门,怕我认出了她来。

这时,楼下传来了脚步声,我和阮辰同时望去,发现竟然是那个黄毛,这时提着一只啤酒瓶,想必他刚才下楼是去买啤酒。

“你们干什么?”他冲我们叫道。

我怔道:“你住这里?”

黄毛走了上来一脸敌意地看了看我们说:“老子就住这里,咋了?”

我与阮辰相互看了一眼,阮辰问:“你什么时候住到这里的?”

黄毛边拿钥匙开门边说:“关你玛的屁事!”他打开了门后径直走了进去,反手重重地将门关上了,“砰!”地一声巨响,令我和阮辰差点跳起来。

“玛个壁,嚣张个锤子!”阮辰骂道。

我说你不是说那白衣女子就住在这里吗?阮辰也浓眉紧皱,“是这儿啊。”见我不相信,又重重地说:“真的是这儿!”

“看来那黄毛是今天住进去的。”我说,“你不是在网上还碰到了那个如画么?她的房子在哪儿?”阮辰立即说:“就离这里不远。”我说我们去那儿看看。

阮辰边下楼边说:“蓝哥,那个叫如画的女鬼跟你的女朋友真的很像。”

我的心很乱,期望能看到那个如画,不管她是不是楚香香,我都要看看她的模样,想看看她到底是谁。

走了大约十来分钟,阮辰停了下来,双眼怔怔地望着前方,跟傻子一般,我朝前一望,前面是一座废弃的烂尾楼,废话很久了,可以说是一片废墟。

“怎么可能呢?我昨晚来的时候看见这儿还是一幢新房子,而且还都亮着灯!”阮辰一脸地惊愕。

“你确定是这儿?”我四下看了一眼,离这儿不远处有几幢房子,看起来也比较新。阮辰却肯定地说:“是这儿,绝对没有错!”

“这样的话,那应该是那两只女鬼戏弄了你。”我想了想便说:“这样吧,你先回去,如果那只鬼再来找你了,你就打电话给我。”

“不不!”阮辰将头摇得像拨浪鼓,“打死我,我也不回去,而且那两只鬼说今晚就要取我的性命,我……我不想死,蓝哥,你要救救我。”

我想了想,从身上拿出一张镇魂符给阮辰说:“你将这符贴在身上,一般的鬼不敢近你的身。”

“可是那是一只很厉害的鬼啊。”阮辰边接过符边说:“边狗血与抓鬼师都奈何不了它!”

若那只鬼真的是九怜,狗血与一个小小的抓鬼师怎么能伤得了她?看来我得看看她到底是谁了,便说:“那这样吧,我陪你守在你家里等她来。”

“你不怕?”阮阮瞪大了眼睛。

我说你放心吧,只有鬼怕我,还没有我怕鬼的时候。

阮辰半信半疑。

一个下午我们一直坐在阮辰家里,其间如霜与郭菲都打了电话来,如霜问我在哪里,我说在外面抓鬼,郭菲问那只鬼抓到没,我说还没有,她说,若我抓不到就叫她来抓,我想这丫的上一次被鬼上身还没有吓够,看来是一个吓不死的程咬金。

黄昏时,传来了敲门声,阮辰身子一震惊恐地望向我,轻声说:“她……她来了。”我的心也激动起来,在这儿守株待兔这么久,等的就是这一刻,我飞步走到门边一把将门拉开了。

映入眼帘的竟然是一位老奶奶!

开什么玩笑?

老奶奶朝我看了看,又朝屋里看了看,声音嘶哑地问:“小伙子,阮辰呢?”我说在屋里。阮辰听到是老奶奶的声音这才走了出来,对老奶奶问道:“黄奶奶,有什么事呀?”黄奶奶指着对面的门说:“那对面住的是谁啊?一个下午都在里面骂架。”

我来到对面的门前仔细一听,果然,里面传来黄毛的叫骂声。

“看什么看,再看剐了你的狗眼!”

“老子就住这里,咋了?”

……

“看什么看,再看剐了你的狗眼!”

“老子就住这里,咋了?”

……

骂来骂去的就是这两句话。我很郁闷,敢情这小子有神经病吧!阮辰也来听了一番,皱着眉头说:“蓝哥,那叼毛是不是鬼上身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