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3章 思念你的日子/我的女鬼俏佳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阮辰的话提醒了我,我这段时间因为香香而伤神,竟然连这个简单的问题都想不到,当下朝门重重踢了一脚,“砰!”地一声,里面的叫骂声也嘎然而止。我又连续地踢门,一会儿,门开了,是黄毛打开的门,不过,当他打开门的一瞬间,他的身体径直朝后倒去,身体与头撞在地板上发出沉重的一阵闷响。

“啊!”阮辰与黄奶奶同时惊叫了一声。

我赶紧跳上去,发现黄毛已停止了呼吸,而他双目圆睁,一张脸尽显惊愕,像是看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显得非常诡异。

十分钟后,警察到了。他们分别找我和阮辰、黄奶奶录了口供,法医也将黄毛解剖了,声称黄毛心脏有问题,又喝了酒,结果--嗝屁了。

我总觉得事情没这么简单,可以肯定那黄毛是被鬼给弄死的。

因为隔壁死了人,阮辰非常害怕,一个人不敢回家,我便让他住在我那儿,他惊恐地说:“那只鬼本来是要我的命的,为什么黄毛死了?”

我想,那只鬼开始的确是要取阮辰的性命,可是后来却取了黄毛的狗命,这是为什么呢?

后来,阮辰的父母也回来了,他便回了他自己的家中住。我将这次的事跟如霜说了,如霜没有发表什么见解与看法,只是淡淡地说:“明天就要开学了,我明天去陪你报名。”

自从楚香香走后,我对任何事都失去了兴趣,包括上学。

“香香没回来,我就不上学。”我坚绝地说。

如霜轻轻叹了一声,对我说:“你这个样子,香香知道了会不高兴的。”

“香香没回来,我绝对不上学。”我依然坚定地说。

如霜说:“如果你不上学,你的父母会怎么说?生你者父母,你得为你父母考虑考虑。”

这句话说动了我,我望着如霜问:“你知道香香在哪儿,是吗?”如霜摇了摇头,缓缓地说:“我不知道,我若知道,我会叫她来见你的。”

“那九怜呢?”我望向她问,“你知道九怜在哪里吗?她跟香香在一块吗?”

“我不知道。”如霜站起身说:“很晚了,你早点休息,明天一早我们去给你报名。”

这时,沐木与小师妹来了,夏靖祺与晓梦也来了,他们是回来看我恢复得怎么样,得知我明天同意去上学,夏靖祺边喝着酒边赞道:“小子,你能从痛苦的阴霾中走出来,我很欣赏你,以后的路还长着呢,你要勇敢、坚强地走下去,珍惜每一天!这样才不辜负……大家对你的期望。”

他的话包含了深刻的含义,当然,我现在还听得不明白。

不过不管怎么样,他们能来看我,鼓励我,令我真心很感动。

有朋友真好。

只是他们现在各有各的事,不能陪在我身边,只暗暗叫如霜好好照顾我,他们就像是我的亲人。

晚上,古惠欣打电话来给我了,她的声音很低,看来情绪不怎么好,问我这几天过得怎么样,我说挺好的。古惠欣说:“我听说你一直很颓废,用酒麻醉自己,是吗?”

我说没有。

古惠欣幽幽地问:“你很恨我,是吗?”

我说怎么会呢?古惠欣说:“若不是为了我,你女朋友也不会……不会走。”我暗想,香香的走跟你有什么关系呢?她是因为如霜才走的啊。

“跟你没有关系。”我说。

古惠欣忙说:“我的意思是说……是说若不是为了复活我,给我找死亡禁书,也就不会发生这么多事。”

“你不用想多了,”我安慰她说:“事情已经过去了,就让它过去吧。”

“那--明天开学了,你--去吗?”

“去,我会去上学的。”

“好的。”古惠欣如释重负地说:“那明天学校见。”

他们的话中隐藏了一件我所不知道的秘密,后来我回想起来才明白其中的意思,可惜我现在却听不懂。

第二天,如霜开车送我去学校。

当我们双双从车上下来时,无数的目光齐朝我们望来,阮辰与顾枫朝我们迎了过来,顾枫朝如霜看了一眼,笑呵呵地问:“蓝哥,这位是你--新马子?真正点!”

如霜今天穿着一套灰色的运动服,整个人看起来充满青春活力,谁也不会知道她竟然已活了好几百岁了。

我没理会顾枫,不过一颗虚荣的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至少同学们朝我们投来的目光都是惊艳与羡慕。

报了名后,因为要两天后才正式开课,我也没什么心情在外面逛,就与如霜回去了。

然后,我就骑着摩托去城市的各个角落寻找九怜与楚香香。我发现我现在竟然感受不到九怜了,这实在是太奇怪了,因为她是喝了我的血后才变身为人,也喝了我的血后才变得强大,我们本来是心心相印,能感受到对方身在何处,可现在,我竟然感受不到她了,就像她在这个世上消失了一样!

这种感觉让我很吃惊。

我也在阮辰的房子周围转了很久,希望能捕捉到九怜与楚香香留在这儿的气息,可我最终一无所获,倒是引得这儿的居民朝我直瞪眼,都充满敌意地看着我,生怕我是一个贼来他们这儿踩点了。

在一棵大树下,我喝了一口酒用以解渴,有一个身子瘦小贼眉鼠眼的男人朝我凑过来,四下看了一眼朝我低声问:“小哥,要小姐么?学生妹,十六岁到二十岁的都有,包你满意,而且价格很便宜,一次只要五十……”

我感到很悲哀,最后进了一家酒吧,这时正是暖场热舞唱响的时候,一群火辣娇媚的美女,在舞池中央的银色领舞台律动、纠缠甚至狂叫,配合着DJ魔术般的打碟声,在舞池中掀起一波波的热浪。看着迷幻般的灯光或明或暗的闪烁,周边这些痴男怨女们被酒精刺激过的荷尔蒙不觉也蠢蠢欲动起来。

我找了一处偏僻的地方端起酒杯,望着杯中那黄色的液体,把它当作我对楚香香的思念全都吞进我的肚里。

喝了几杯后,我微微有些醉意。这时,一条倩影出现在我面前,柔声说:“小逸,该回去了。”

我朝她看了一眼,只见她不过二十一二岁,身材高挑,一头黑发披在肩上,显得美丽动人。而她的脸,圆蛋一般,非常对称,非常标致。脸上的表情似怒还嗔,细长的柳眉被她画上了浅蓝色,被长睫毛盖着的蓝眼睛让人恨不得上前亲吻一口。她那高窄的鼻梁,秀气中带着温驯。细小樱桃般的嘴唇,充满诱惑。一条闪着细小水钻的白色吊带短裙搭着一件小巧的牛仔披肩,配着一双黑色的抽折高筒靴,显得高尚而富有气质。

她这一身打扮,的确很惊艳。

“如霜姐,别管我。”我边喝着酒边说:“我只是想喝点酒。”

如霜抢过我的酒杯,生气地说:“不是说好了要振作起来吗?你怎么还来这种地方?你这样,叫香香……叫我很失望!”

“你知道香香在哪里?”我紧盯着她问:“你一定知道对不对?”

如霜淡淡地说:“我不知道。”

我知道如霜是知道的,可她为什么不告诉我?难道是想跟我再续前缘而不让楚香香影响到我们之间的感情?可是以我对如霜的了解,她不会这么做的。可是又是什么原因让她坚守这个秘密?甚至所有的人都在守着这个秘密不告诉我楚香香在哪里,包括九怜!

“你回去吧,”我口是心非地说:“我喜欢这儿的气氛,我想在这儿再多呆一点时间。”

如霜劝道:“小逸,听我一回,回去吧,我还是比较喜欢以前的你,你开朗振作起来,行吗?”

我望着如霜,如霜也望着我,我说:“如非香香回来了。”

如霜抬头望了一眼,轻叹了一声,她的表情忧伤,眼中透过着一股从来没有过的黯然。

这时,一名胖子走了过来,一双贼眼围着如霜骨碌骨碌打着转,嬉皮笑脸地说:“小姐,赏脸去跳个舞么?”

“滚!”如霜冷冷地说。

胖子怔了怔,继续脸笑肉不笑地说:“这小子不识好歹,你何必缠着他呢?我请你喝这儿最贵的酒……”

“滚!”如霜再次喝道。

胖子收回笑脸,阴阴地说:“小妞,大爷我看得上你请你喝酒,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

如霜骤然一脚踢了过去,胖子闷哼一声一头栽在地上。

周围的人齐朝这方望来,但是没有一个人过来,胖子苦着脸从地上爬了起来,指着如霜色厉内荏地叫道:“你有种别走!有种别走!”说完便朝酒吧外走去。

我对这一切熟视无睹。

无霜又问:“还不准备回去么?”

我淡淡地说:“你先回去吧,我还想再喝一会儿。”

无霞转身便走。看得出来她已经生气了。

又过了半个来小时,我喝得头晕晕地,便起身准备回去。正要跳上摩托车,突然身后传来了一阵惊恐地叫喊:“救命啊,救命啊……”

我回头一看,竟然是刚才在酒吧里的那个胖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