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4章 死神的使者/我的女鬼俏佳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胖子因为很胖,肚子跟大肚婆似的,跑起来一晃一晃地,显得挺滑稽,而他边跑边朝后望边惊恐地叫道:“救命啊,救命啊……”

他像一只乌龟从我身边挪过,只是不断地喘着粗气。

难道是如霜在教训他?可我朝他身后望去时,却什么也没有发现。

接而,一阵冷风从我身边经过,胖子脚下一绊倒在地上,回头看了一眼,这一看,大惊失色,想爬起来,可是爬了半天也没有起来,只得步步往后退着爬,边退边惊恐万状地叫道:“别过来,你别过来……”

我暗暗吃惊,难道这死肥猪被鬼盯上了?

.“救命啊!”胖子再次惊声大叫,不过声音越来越微弱,像是被掐住了喉咙,引得四周的人纷纷看了过来,像看神经病一样看着他。

其实他不是神经病,只是人家都不懂他。

我迅速地拿出罗盘,发现指针在飞快地旋转。

果然有鬼!

我抽出一张驱鬼符射了上去,谁知那符刚射出一米便遇风而烧,而且一股劲风吹来,那符竟然被吹飞了,瞬间灰飞烟灭!

不过胖子再次爬了起来,像一只受惊的猪仓惶而逃。

那鬼竟然放过他了?我很惊讶,便朝胖子追了上去。他跑得太慢了,所以我不费吹灰之力就追上了他,挡在他面前问:“刚才谁要杀你?”

“死神!是死神!”胖子惊恐地说。

“什么死神?”我忙问:“是什么样的?是男是女?”

“是女,女的,穿着黑衣,眼睛是红的,很可怕……”胖子边说边回头看,全身发抖。

“是什么样的?你能画下来吗?”我急急地问。

“不不,我不想再看到她,不想再看到她!”胖子用力推开我,连滚带爬地跑了。

我暗想,难道那只鬼只是想教训教训胖子,而并没有想过要取他性命?我的驱鬼符也镇不了她,绝非等闲之辈,难道是九怜?可若是九怜,她为什么不现身?

可令我没想到的是,第二天当我再次经过酒吧时,听人说,昨天街道上死了一个人,那所死之人,就是胖子。是一个捡破烂的男子报的警,声称胖子当时边跑边喊救命、不要杀我之类的,然后就直接躺在地上,挂掉了。

没想到死神并没有放过那胖子。

我想起了住在阮辰隔壁的黄毛,是不是他的性命也是被死神给取走的?

没想到警察会来找到我,说是有人看见胖子在死前跟我有过摩擦,所以怀疑胖子的死跟我有关。被猜疑被冤枉的滋味不好受,我冷冷地说:“他的死跟我毫无关系。”

负责审问我的是唐遥,她朝我看了两眼,似笑非笑地说:“没想到,又遇上你了。”我冷冷地说:“你有话快问,我还有事。”唐遥双手放在桌上,俯下身朝我瞪来,我朝她的胸口看了一眼,这丫头今天穿着便装,领口挺宽,她这个姿势非常地到位,正好将那胸部给露了出来,我的面前呈现出一条深邃的乳沟,还有一对鼓鼓的小白兔,丰满而白皙,没想到她的胸部还挺大的。

“看什么看!”她朝我瞪了一眼赶紧站起身,生气地说:“没想到你色胆挺大的。”

我淡淡地说:“你没想到的事多着了。”

“好了,我知道你爱装神弄鬼,你老实交待,梁先生的死是不是跟你有关?”

原来那胖子姓梁,我反问她:“你凭什么说跟我有关?”唐遥说:“他在死前跟你有过摩擦,还有一个女子--是你的女朋友吧?”

“跟他的死有关吗?”我极不耐烦地问。

唐遥说:“因为你跟他在酒吧里有过矛盾,你怀恨在心,所以在出了酒吧后你就将他杀了。”

“然后呢?”

“然后--你等着接受法律的制裁吧!”

“证据呢?”

唐遥盯着我说:“我们会找到证据的,还有,跟你一同出现在酒吧里的那名女子是谁,你马上将她叫来。”

“她跟这事一点关系也没有。”我觉得面前的这个女人麻烦极了。

没想到如霜自个儿来了,她跟唐遥说了几句后,因为没有证据,唐遥自得将我们放了。在回家的途中,如霜问:“那胖子怎么死的?你知道吗?”我说是被鬼杀死的,接而将昨晚我所看见的事跟她说了。如霜听完后,一点也不惊讶,只是淡淡地说:“我知道了。”

下午,我的手机响了,没想到是唐遥打来的,她说请我去一趟警局,我感觉很惊诧,她的语气很缓和,而且没有命令我,并且用上了一个请字,难道是有求于我?我没有买她的帐,毫不客气地说:“对不起,我没空。”说完我就挂了手机。

唐遥又接着将电话打了过来,我心烦意乱地,索性关机了。

明天就要上课了,每天要上课,还要上晚自习,只怕没有时间去寻找楚香香与九怜,我得趁今天最后的时间去找她们。我将罗盘放在车头,边前进边看着罗盘上的指针。

经过一条河边时,发现指针飞快地旋转了起来,接而听到前面传来一阵呼救:“救命啊,救命啊……”我吃了一惊,忙加快了速度,转了一个弯,只见一名男子边跑边跑边惊慌失措地大叫:“你不要过来,不要过来……”

而他身后空无一物。

那男子约三十来岁,看起来很强壮,本是很强悍的一个人儿,没想到被吓成这样。

我开着摩托追了上去,将摩托停在他前面飞快地跳了直来冲他叫道:“别怕!”边说边挡着了他,他撞在我的身上,呀地一声惊叫,伸手指着后面面如土色地叫道:“她要杀我!她要杀我!”

“在哪里?”我边说边抽出了驱鬼符丢了出去,那符像上次一样,立即化风而焚。

“在那儿。”男子转过身指着前方惊恐地说:“那儿……就在那棵大树下!”

我忙问:“是什么样子的?过来了吗?”

“她……她又来了!”男子转身撒腿便跑,我只觉得身边一阵冷风刮过,那名男子慌不择路,竟然一头朝河里跳去,卟嗵一声,发出一阵落水的声响。我大吃一惊,忙跑了上去,只见那男子在水中挣扎,眼看就要沉下去了,我无瑕多想,脱掉外套便朝河里跳了进去。

那男子太慌忙了,完全丧失了一个三十岁男人该有的勇气与坚强,在水里一阵翻腾,而且身子直往下沉,好像水下有一只手正将他往下面拖,我紧紧抱住了他,不过我稍一用力,那股往下拖他的力一下就松开了,我趁机将他推出了水面上了岸。

好一阵这男子才缓过神来,蹲在地上,双手抱着头一声不吭,像是一个扫黄扫非时被现场抓个正着的犯人。

我问他这是怎么一回事,他什么也没有说起身掉头就走了,还潇洒地挥一挥手,留下一地的水珠。我觉得挺郁闷的,老子好心救了你,也弄得我一身湿,你连一句感谢也没有,这也算了,我好心好意地问你话,你倒一个屁也不放,这种人,白救了!你妹的!

骂了一声,我拿出罗盘又勘测了一番,发现指针不动了,几个行人见我一身湿漉漉地,投来疑惑的目光,我没有理会他们,朝着刚才那男子离去的方向行去。

我是开着摩托车追上去的,经过一番思索,我觉得刚才那男子跟梁胖子一样,显然也是被死神追杀了。

死神为什么会追杀他们?而且死神又为什么会频频出现?这实在是太他玛的诡异了。

追了一阵后,一无所获,而且那男子也不见了,裤子全是湿的,越来越多的人望着我笑,特别是一些臭娘们,好像见我是尿了裤子似的,我十分郁闷,只得回家。

回到家后,迎面遇上一个极难缠的人,唐遥。

“你胆子不小,手机竟然关机。”她像是很生气。

我没理会她,准备去换衣,如霜惊讶地问:“你的衣服怎么了?都湿了?”

“掉河里了。”我说完就去换衣。

待换衣出来后,唐遥还算是很客气地说:“我们遇到了一件挺诡异的事,想请你帮忙。”我懒懒地说:“我没空。”如霜也冷冷地说:“这事我们帮不上,你请回吧。”

看来在我回来之前唐遥已将事情跟如霜说了,而如霜对这件事一点兴趣也没有。

天快黑了,我想继续出去寻找楚香香与九怜,唐遥突然冲我叫道:“你认识叶凯吧?跟你是同一所学校的。”

我当然认识这叶凯,是我们学校的霸王,当初还跟我抢过古惠欣呢,我对这人一向没啥好感,所以当唐遥跟我提起他的时候,我也漫不经心地答道:“认识。”

唐遥立即追上来说:“这一次是他报的案,说他的哥被人追杀。”

“关我屁事!”我越来越不耐烦了。

唐遥怔了怔,又说:“可奇怪的是,那个人一直没有出现,而且,叶凯的哥叶文说,那个追杀他的人是一只鬼,叫死神的使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