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5章 唐遥来找我 感谢神丶仙道兄弟赏赐的玉佩!!/我的女鬼俏佳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唐遥的话令我的脚步立即停了下来,我转过身来望着她问:“死神的使者?”

“对。”唐遥严肃地说:“叶凯的哥叶文说,追杀他的那个人就叫死神的使者。”

我朝如霜看了一眼,如霜慢慢走了上来,像是很生气地说:“这事跟我们没有关系,你请回吧。”

“不,这事有关系。”我将所有的事都联系起来想了一遍,从阮辰遇鬼开始想起,到我今天遇到的那个跳河男人,会不会从一开始,从调戏阮辰到追杀今天那男人的那只鬼,是同一只鬼?

而且,阮辰说,她们是两只鬼,其中一只跟楚香香长得很像。

这事会不会跟楚香香有关?

“那叶凯现在在哪里?”我问。

唐遥的眼睛顿然亮了,精神抖擞地说:“他已回家,如果你想问他有关这方面的事,我随时可以将他叫出来。”我说你把他叫出来。如霜立即走上来说:“小逸,很晚了,你得去休息了,明天还要上课。”我说没事,然后就与唐遥出去了。

走到门口时,我回头朝如霜看了一眼,她正望着我,眼中透露出一股惆怅与忧伤,似有话要跟我说,可是欲言又止,我想他恐怕是担心我吧,我这段时间一直喝酒,也没有好好休息,她生怕我不能安心上课了。

越来越感觉如霜朝一个贤妻良母型靠拢。

与唐遥来到一家茶馆,我问唐遥为什么这件事要找上我,唐遥笑着说:“因为你是一个神棍。”我板着脸说:“你能严肃点吗?”唐遥收敛笑容说:“好吧,其实我是发现很多事都跟你有关,包括猝死的梁先生,还有一个社会上的小混混,也死得不明不白,我听说他住在你同学家的对面吧?而且当时他死的时候你也在现场?”

“对。”

“为什么所有的死者跟都你有关系?”

“鬼知道!”

唐遥盯着我说:“一连死了两个人,而且都死得很诡异,你有没有觉得这事很蹊跷?”

“这事跟我有关吗?跟叶文被死神的使者追杀有关吗?”

唐遥说:“据一些目击证人说,梁先生死前声称有死神追他,而叶文也称有死神的使者追他,这到底是真的有死神还是某些别有用心的人在装神弄鬼?”

这丫头真不愧是位警察,分析能力很强,我真想仿照夏靖祺说上一句:姑娘,你很有思维能力,我很欣赏你,可惜,你的判断能力差了点。

不过,我不得不问:“你怀疑是我在装神弄鬼?”

唐遥又笑道:“对。”

她笑得很古怪,我不知道她是真怀疑我还是假怀疑我。

没多久,叶凯来了,当他看到我时,很明显地怔了一下,极为不悦地在一旁坐下了,一声未吭,脸色非常地差,我以为他是因为跟我有过过节,所以不给我好脸色,没想到他却来这么一句:“我哥死了。”

“什么?”我和唐遥同时吃了一惊。

叶凯说:“他回来的时候全身都是湿的,去洗了个澡,在浴缸里被淹死了。”

一个三十岁的正常男人洗澡在浴缸里被淹死,这事我还是头一回听到。唐遥的眼睛睁得大大地,半信半疑,我问叶凯:“你哥是不是三十来岁,寸头,今天穿着黄色的T恤?”

“对。”他回答得非常冰冷。

我倒抽一口冷气,原来我先前从河里救出来的那男子是叶凯的哥。可我救了他一回,救不了他二回,他最终还是逃不过死神的手掌心。

“你好像对你哥的死一点也不难过?”我觉得很惊诧。

叶凯冷冷地说:“他该死!”

我与唐遥面面相觑。

“你哥怎么该死了?”我继续问。

叶凯冷冷地说:“跟你无关。”

我不吃他这一套,继续逼问:“既然你说他该死,为什么你还为他报警?”

叶凯答道:“我只是想让警察知道,他的死跟我们没有关系。”

“你们?你指的你们除了你还有谁?”

“我爸。”说到这儿,叶凯猛地一拍茶几怒声叫道:“你他玛的谁啊,问这问那的,当老子是犯人了?”

这茶馆本来是优雅、安静的地方,叶凯那一拍一吼,震得四周的茶客纷纷侧目,老板以为发生了什么大事情,慌忙跑过来问:“咋了?咋了?”我淡淡地说:“没咋,他哥死了。”

“什么?”老板眉头直皱。

叶凯顿时用手指着我吼道:“你有种再说一次!信不信老子砍了你?”

我冷哼了一声,嗤之以鼻,唐遥忙打圆场,劝了几句,叶凯这才熄火,坐在那儿生闷气,唐遥将老板也劝走了,慢条斯理地说:“我之所以没有去警局而把你俩叫到这儿来,是因为我不想你俩的心绷得太紧,我想把你俩当朋友一样来谈这件事。这几天,接二连三地死了三个人了,都是跟死神有关,而且他们死得都很蹊跷,我们调查了很久,基本上是没什么收获,正如死者所说,他们是被死神追杀……”说到这儿,她朝我和叶凯看了一眼,对叶凯说:“叶凯,你说说你哥这是怎么一回事?你好像跟他有很大的仇恨?而且你哥才过世,你不在家里……倒是我一叫你就出来了。”

叶凯将面前的一杯茶一饮而尽,岂料那是一杯刚烫出来的开水茶,他喝到嘴边,卟地一声全吐了出来,烫得火红的舌头直往外伸,我忍俊不禁,唐遥也是秀眉直皱,好心提醒:“你慢点喝,这是茶,不是酒。”

“没事我回去了。”叶凯起身要走,唐遥拦住了他,友好地说:“如果你有时间的话再给我们半个小时。”叶凯极不情愿地坐下了。唐遥说:“我是想听听你哥叶文的情况,你可知道他为什么会被死神追杀?”

叶凯说:“这是他咎由自取,这是他应得的报应!”

我与唐遥再次相互看了一眼,唐遥继续问:“你能说得具体点吗?”

“这是家事。”叶凯说完朝我瞟了一眼,我知道他不愿意说给我听,便站起身说:“你俩继续,我先走了。”

我继续在城市里转悠,希望能再遇见一名被死神追杀的人,我想知道他为什么会被死神追杀,一般而言,死神不会无缘无故地去杀人,如非那人惹怒了死神,我感觉我失去了两次机会。

一个小时后,我的手机响了,是唐遥打来的,她开门见山地问:“想听有关叶凯与叶文的事么?”

“没兴趣。”我准备挂手机,却听得唐遥说:“你一定会感兴趣的,他们的事超出了我们所理解的范围,非常诡计,或许你听了后能对我这件事提出一些宝贵的意见。”

我暗想了一番,便说:“行,在哪里见?”唐遥说:“这样吧,一块儿去吃个饭?”

“好。”

当我到达唐遥所约定的饭店时,唐遥已在那儿等我了,而且菜也已经点好,我刚坐下,她便兴致勃勃地说:“叶凯将他与叶文的事都讲给我听了,可以说,非常地诡异!简直就是一个离奇的鬼故事。”

“与死神有关?”我问。

唐遥说:“我想有关。”

“既然这样,那你开始讲吧。”我喝了一口茶,准备听一个所谓诡异而离奇的鬼故事。唐遥问:“要不要喝点酒?”我说不用了。我一心想办事的时候,会让我的头脑保持清醒,而一旦喝了酒,神志就会模糊,思绪也会凌乱,这对于思考问题来说是致命的。

接下来,唐遥便讲起了叶凯与叶文的故事,当我听完后,心里非常地震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