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6章 丧尽天良/我的女鬼俏佳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叶凯与叶文是两兄弟,可是,两人却从小不和,犹如仇敌。听人说叶凯的母亲在生他的时候难产而死,而叶父从此以后没有再娶。叶文总以为是叶凯害死了他们的母亲,所以为此耿耿于怀。

随着年龄的增大,两兄弟的矛盾日益恶化,特别是叶父有了老人痴呆症以后,两兄弟达到了日日必吵的地步。放暑假了后,叶凯一气之下就与同学去了远方旅游。

而在他们的家里,却发生了令他万万也想不到会出现的事情。

叶文的妻子刘美丽,人如其名,美如鲜花,但是,在她这张美丽的外表外,却藏有一张毒蛇般的心。叶父得了老人痴呆,每天像一个几岁的小孩一般,冲着她叫妈妈,冲着叶文叫爸爸,问他们要饭吃。所谓久病无孝子,叶文开始还会照顾一下叶父,可是久而久之,他就厌恶了,特别是刘美丽,更是忍无可忍,声称不再照顾老头子,叶文好心相劝,刘美丽却说你不是还有个弟弟吗?凭什么他不来照顾老头子?他可以拍拍屁股就走了,为什么要我来做这苦差事?并且冲叶文叫道:“这个家有他无我,你自个儿看着办吧!”

经过一番深思熟虑,叶文想出了一条毒计,他给叶父买了一张去大西北的火车票,送他上了火车,然后,他自个儿悄悄回家了。

本以为这样就放走了老头子,既没有杀人,也去掉了麻烦,两口子暗暗高兴,日子过得也丰润轻松起来。叶父给他们留下了一大笔钱,他们可以不必工作也能过得潇洒。

可是,一个月后,有一天晚上,他俩正在被窝里开战,突然从门外传来了一阵敲门声,叶文极恼火地从刘美丽身上爬了下来去开了门,随着门被打开的一瞬间,一张黑瘦、沧桑的脸映入眼窝,接着那人伸出一双枯瘦如柴的手冲叶文叫道:“爸,我饿了。”

是叶父!

叶文当时朝后一个趔趄跟见鬼一般,差一点坐在地上。

他万万没有想到叶父竟然自个儿回来了!他的手里揣着一张火车票,那火车票皱巴巴地,像他的脸一样,活似一张松树皮。

刘美丽质问叶文是不是没有将叶父送上火车,叶文信誓旦旦地说:“我送他上了火车,真的上了火车!”刘美丽问:“那他怎么又回来了?”叶文朝那张火车票看了看说:“恐怕是走回来的。”

当叶父再一次将一泡尿撒在床上时,刘美丽再也受不了了,她两天没给叶父饭吃了,心里在想,怎么这老不死的就饿不死呢?然后冲着叶文叫道:“这日子没法过了,要么他走,要么我走,你自个儿选择!”

毕竟是他的父亲,叶文还在犹豫,刘美丽边收拾衣服边说:“等老头子消失的时候,我再回来。”叶文拦住了刘美丽,阴沉沉地说:“我想个办法,今晚就将他送走。”刘美丽说:“要送他走,就得送得彻底一点。”叶文阴鸷地点了点头。

当晚,叶文带着叶父去散步,他走在前面,叶父走在后头,像一个小孩子一般,不紧不慢地跟着他。这让叶文想起了小时候,他也是这样跟着父亲后面,而如今,他长大了,父亲老了,依然是他与他父亲走在这同一条马路上,只是,换了他走在前面而父亲走在后面。

来到一条河边时,叶文停了下来。按照他与刘美丽的计划,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把叶父推进河里,一了百了。因为他父亲有老年痴呆症,若有人发现叶父掉进了河里,也不会怀疑什么。

望着坝下那乌黑的河水,像他的心一样黑,他的良心也受到了谴责,但是,想到刘美丽那美丽的面孔及她毫无商量的态度,良心终于被压了下去,他指着河里对父亲说:“爸,你看,河里有鱼。”

“哪里啊?”叶父朝河里望,笑嘻嘻地说:“河里好黑。”

“是啊,好黑。”趁父亲不注意,叶文猛地伸手将父亲朝河里推了下去。

叶父在河里挣扎了两下就沉了。

回到家后,得知叶父已沉于河中,刘美丽兴奋不已,用自己性感而迷人的身体好好地奖赏了叶文。从此,他们又过上了轻松、快乐的日子。

过了两天,在一次温存中,叶文正在刘美丽这块肥沃、丰润的土地上冲锋陷阵,刘美丽突然打住了叶文问:“怎么过了这么久老头子的尸体还没有被发现?”

叶文本来干得挺起劲,刘美丽这么一问,他顿时给软了,便从刘美丽的身体上爬了下来。

“会不会是被水草给缠住了,所以尸体没有浮上来?”叶文猜测道。

刘美丽疑惑地说:“这不可能吧,避免夜长梦多,你最好去看一看。”

叶文恼火地说:“这么晚了还去看什么?明天再去。”

但是刘美丽心里总感觉不安,非要叶文去。叶文只得同意了,可是当他刚刚穿好衣服时,突然多门外传来一阵滴水声,“啪!”“啪!”像是落水的声音。

叶文与刘美丽面面相觑,这滴水声像是从客厅传来的?而且今晚也并没有下雨,家里的水龙头也都关得紧紧地,哪里来的水滴?

刘美丽推了叶文一把说:“出去看看。”

叶文壮着胆子来到客厅,突然发现地上有水渍,而这水渍一直延伸到叶父的房间。叶文的心陡地一沉,难道老不死的又回来了?

他打着手电筒来到叶父的房间,发现床上有一摊水,像是一个全身湿透的人在上面躺了一阵。

刘美丽跟了进来,瞪着叶文问:“是不是老不死的并没有死?”

“死了!”叶文颤抖着说:“我明明将他推进了河里,亲眼看到他沉了下去。”

“难道……难道他变鬼回来了?”刘美丽一阵心惊胆战。

“啪!”“啪!”一阵滴水的声音在耳边萦绕。

叶文的心猛地一沉,惊恐地望着四周。

而这滴声--像是就在耳边。最后,他们的目光齐望向身后的衣柜,这滴水声像是从衣柜里传出来的。

衣柜里怎么会有滴水声?

刘美丽推了叶文一把,示意他去看看。叶文这时吓得魂不附体,全身都软了,但是,刘美丽的话就是圣旨,叶文小心翼翼地走向衣柜,一把将门打开,只见里面赫然挂着一件湿衣服,而那水滴正是从湿衣服上落下来的。

是叶父的衣服!

叶文直接往后倒退了两步,惊愕不已,当天他将父亲推下河里时,叶父穿的就是这件衣服,而现在这衣服怎么又回来了?

刘美丽也发现了异样,惊恐地问:“是不是老不死的鬼魂回来报仇了?”

叶文一屁股坐在地上,只觉得一阵头晕目眩。

及至天亮后,叶父一直没有出现,只是衣柜里的衣服一直在滴着水,“啪!”“啪!”像是冰水,一滴一滴落在他的心上。

他的心冰冷冰冷。

在刘美丽的催促下,叶文又去了河边,希望能找到他父亲的尸体,可是,他失望了。当他回来时,发现邻居袁良从他屋里走了出来,这袁良是个花花公子,臭名昭著,叶文极为不悦地问袁良来他家干什么,刘美丽走了出来说袁良是来帮他们的。

原来袁良结交了一个神秘的人,那人会“请神”。所谓请神,就是能请神来帮他做他所做不到的事。刘美丽暗下对叶文说,老不死可能没有死,而且就算他死了,也阴魂不散,必须请神将他送走。

叶文也被昨晚衣柜里的那件湿衣服给吓住了,就按照袁良所教的方法,在一只木盒里放上他与他父亲的生辰八字与照片,然后埋在一个十字路口,用心祈祷,只要够虔诚,神就会出现。

结果,叶文真的请来了神,请来的是死神,确切地说,是死神的死者,可是这神并没有将叶父带走,叶父反而回来了,而且更诡异的是,叶文自个儿被死神盯上了!

也就在这个时候叶凯旅游归来,他发现了一个秘密,原来叶父并没有犯上老人痴呆症,他之所以这么做,只是想试试他的两个孩子,想看看当自己变傻时需要人照顾时他的孩子会怎么对他,结果,一切令他非常地失望。

那衣柜里的湿衣服其实是他挂的。

叶父也将所有的事跟叶凯说了,叶凯勃然大怒,一气之下要杀了叶文与刘美丽,刘美丽知道叶凯的厉害,望风而逃,而叶文却被死神的使者盯上了,最终死在了死神使者的手中。

说到这儿,唐遥微微叹了一口气说:“事情就是这样,吃饭吧。”

我喝了一口水,感觉这水很难喝,以致于难以咽下喉,这样更吃不下饭了。我的心太震撼了,这世上竟然有这样的孩子,将年老的父亲送至千里之外不顾也就算了,竟然还亲手将父亲推进河里置于死地,这得多么地蛇蝎心肠丧尽天良!

唐遥望着我问:“这事你怎么看?”

“叶文死得活该!”我说。

唐遥却说:“我的意思是说,你对死神的使者怎么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