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7章 古惠欣报恩/我的女鬼俏佳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死神的使者,的确令人匪夷所思,她就像牛头马面,勾人魂魄,令人胆寒。

我反问唐遥:“你觉得这世上真有死神的使者吗?”

唐遥说:“不相信,我是唯物主人者。”

“既然你不相信,你为什么还要来找我?”我甚至在想,这丫的不会想趁此机会接近我,想来泡我吧?却听得她说:“我就是因为不相信,所以才来找你这专业人士给我一个解释。而光从叶文一死这事看来,他死有余辜,我想他是做了不该帮的事,良心受到谴责,所以才能看见有所谓的死神来要他的命,这恐怕是一种幻想,抑或许,他被人下蛊或下毒……总之,我觉得这所谓的死神,纯属装神弄鬼。”

说完,她便征求性地望向我,我将事情的来龙去脉又缕清了一次,最后提出我的建议:“从连续死了三人看来,死神的使者并不是没有,若想查个清楚,现在必须将这三件事联系起来。”

唐遥眼中透过一股欣赏,似笑非笑地说:“你现在一定想好了怎么去做了?”

“你觉得现在应该怎么做?”我反问她。

唐遥说:“这还用问,当然是从袁良那儿着手了。”

很好,与我不谋而合。

因为“请神”是从袁良那儿才有的,想弄清楚这所谓的“神”是什么,必须从他那儿下手。

可是,当我们到了袁良家的时候,他家门紧闭。从他隔壁一户卖小吃的老板那儿得知了袁良的电话,打了他电话后得知他这时正在酒吧里。我与唐遥来到袁良所在的酒吧轻易就找到了他,那是一个年约二十六七看起来很帅气的一名男子,可是他帅气的外表下,包着一股人人特别是男人特别憎恶的臭皮囊。正如刘美丽,看似美若天仙,实际蛇蝎心肠!不一定外表好看内心也会是好的,这叫华而不实。

与袁良在一起的还有一名二十三四岁的女子,面若桃花,穿得极性感妖娆,两人看起来很亲密的样子。我与唐遥并没有透露我们的真实身份,但是一旁那女子却警惕地望着我们。

我声称对“请神”很感兴趣,所以想请教袁良怎么样才能请到神,袁良却是一阵装聋作哑。

“什么请神?我根本就不懂。”

我与唐遥面面相觑,我拿出几张红牛放地酒桌上说:“如果你能帮我请到神,这些钱就是你的。”

袁良与那女子相互看了一眼,袁良想伸手来拿钱,那女子悄悄用脚踩了一下他的脚背,他这才迟疑着收回手,那女子说:“我们根本就不知道什么是请神。”

“对,什么请神?请鬼差不多!”袁良嗤之以鼻。

唐遥不得不板着脸对那女子说:“你是刘美丽吧,叶文刚过世,你不在家守着倒是来这儿喝酒了?”

原来那女子就是刘美丽,真像一只狐狸精啊。

刘美丽将脸偏向一旁,没好气地说:“关你什么事。”

唐遥站了起来,拿出工作证在他俩面前晃了晃冷若冰霜地说:“我们现在怀疑叶文是被人谋杀,恐怕跟你俩有关,你俩给我回警局接受调查!”

袁良与刘美丽面面相觑,袁良急道:“这……这跟我们有什么关系?”

唐遥毫不客气地说:“先跟我回警局!”边说边打了一个电话叫了一辆警车来,我本来是想跟着去的,因为现在若想要查出死神的来路,袁良那儿是最直接的突破口,可偏偏这时候如霜来了,也不知道她是怎么找到我的,叫我马上回去休息,因为明天还要上课,我不想让如霜太失望,只得与她回去了。

到家后,我想如霜博古通今,应该知道请神是怎么一回事吧,便问她什么叫请神,请出来的死神又是谁,没想到如霜却淡淡地说:“这个我也不太清楚,如果非要说请神能请出神的话,那请出来应该就是死神,因为一般的神不会轻易被请出来的。”

“为什么请出来的是死神?”我又问。

如霜说:“因为只有死神才会与人作交易,好了,你快去休息吧,明天我送你去上学。”她说完就朝楼上走去,我一把将她的手给抓住了,稍一用力便将她拉了回来,作势要去吻她,她伸出手掌挡住了我的嘴。

“你喝多了吧?”她冷冷地问。

我盯着她的眼睛说:“告诉我,请神是怎么一回事,死神的使者又是谁?”

“我不知道。”如霜推开我就要走,我一把抱住她,霸道地朝她的嘴唇吻去,如霜挣扎着,用力推开了我,怒容满面,我冷笑着说:“你不是要跟我再续前缘吗?怎么?我现在吻一下你又怎么了?你何必要装出这副清高矜持的样子?”

“你喝酒喝多了吧?这次原谅你,下不为例。”她说完转身飞快地朝楼上走去。

我怔在当地,望着如霜那倩丽的背影像蝴蝶没入草丛一般消失在楼梯口,我的心也陡然惆怅起来,我本以为我这样做能逼她说出有关死神的事,可她并不吃这一套。

第二天到学校后,我将存在我手机里楚香香的照片给阮辰看,问他当初看到的如画是不是这个样子,阮辰说:“是,简直一模一样!”我又问他那个白衣女子与如画有没有再来找他,他说没有了。

我无力地坐在座位上,难道死神的死者是楚香香?

这怎么可能呢?

就像救命救难的观世音菩萨突然变成取人性性命的巫婆,这落差太大,令人一时难以置信,更令人无法接受。

放学后,我立马打了电话给唐遥,问她审问袁良与刘美丽的情况,她说只知道刘美丽与袁良原来早有私情,但是找不到叶文就是他们俩所杀的证据。

正当我一筹莫展的时候,有一个人的倩影映入眼帘,是古惠欣,她主动跟我打招呼,对我比以前友好了很多,望着我的眼神中也多了一份欣赏与感激,我想这归功于我在让她复活的这一件事上出了一份力吧。

她问我第一天上学感觉怎么样,又问我将来有什么打算,言语之间充满了关怀与担忧,我劈头就问:“你是不是在关心我?”

古惠欣怔了一下,点了点头。

我又问:“你是不是很想感激我?”

“对,因为你我才能活过来,可以说是你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我很想报答你。”她说话非常地直接。

“那你有没有想过怎么报答我?”我紧盯着她的眼睛。

她目光游离了一下,望着我问:“你想要我怎么报答你?”

我正色道:“是不是我要你怎么报答,你就怎么报答?”

古惠欣顿了两秒钟,点了点头说:“好,你要我怎么报答你?”

我看出做出了一副视死如归大义凛然的样子,索性将双手搭在她的双肩上,一动也不动地望着她的眼睛,命令般地说:“你望着我。”

古惠欣抬起头望着我,眼中闪过一丝疑惑、惊讶,还有一丝惶恐。

这种感觉很惬意,代表身为校花的古惠欣已经接近被我征服,若是以前,我一定兴奋地大叫起来,可是现在,我一点兴奋的细胞也没有,只是紧紧地望着古惠欣,我的心也在期盼着。

我再次问道:“你真的想好了,无论我要你怎么报答我,你就会怎么报答我?”

又过了三秒钟,古惠欣才说出了一个字:“好。”

我在她耳边轻声说:“你不怕我……欺负你?”

古惠欣的身子震了一下,眼中掠过一丝愤怒,但这愤怒一闪而过,这所谓的欺负大家都明白,无非就是那种事儿。她也想到了,从我们认识,我在她的眼中就是一个色狼,而现在,我这个色狼抓住了她的辫子,她以为她现在就像是一只羊,快要被我这只狼吃掉了。

可是她也没有办法,因为她欠我一条命。

“你--到底要我怎么报答你?”古惠欣的眼中陡然多了一份柔情。

我一字一句地说:“我要你回答我两个问题。”

古惠欣微微一怔,大概是觉得我的要求跟她心中所想的迥然不同了吧,便问:“什么问题?”

我说:“第一,你告诉我,我的香香到底去哪儿了?第二,请神是怎么一回事?”

古惠欣的眼皮眨了眨,眉睫一闪一闪地,非常好看。不过,她只是望着我,并没有回答。

“快说。”我命令道,我的耐心越来越差了。

没想到古惠欣后退了两步,转过身淡淡地说:“对不起,我不知道。”

我愤怒了,一把抓住她的肩恶狠狠地说:“你再说不知道试试!”

古惠欣秀眉皱了一下,大概是我抓得太重让她疼了,但是她依然不紧不慢地说:“我真的不知道。”

我将手抽了回来,我心灰意冷,求人不如求己,看来只有我自己去寻找答案了。我决定今晚不上晚自习了,转身便朝校外走去。

“蓝黛逸!”古惠欣追了上来。

我并没有停下脚步,我现在不想再浪费时间,只想争分夺秒地去寻找楚香香与九怜,古惠欣挺身挡在我的面前问:“你要去哪儿?”

“你管不着。”我冷冷地说。

古惠欣依然挡着我说:“你刚才说什么?请神?”

我不由一振,盯着她问:“你知道请神?”

古惠欣说:“略知一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