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8章 狗男女/我的女鬼俏佳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古惠欣的话令我惊喜万分,伸出双手一把抓住她的胳膊激动地说:“你快告诉我,这请神是怎么一回事!”古惠欣秀眉紧锁,我这才发现我抓得太用力了,忙松开了手。她反问我:“你为什么想知道请神这事?”我便将近日发生的事简单地说了一遍,古惠欣若有所思,我说:“我怀疑这死神的使者是香香。”

“什么?是她?”古惠欣惊讶极了。

“我只是在猜测,”我又问:“你告诉我这请神是怎么一回事?”

古惠欣也望着我问:“你想请神?”

“对,我想请神,我想看看这所谓的死神到底是谁。”

古惠欣秀眉紧锁,像是在想什么事儿,我很纳闷,怎么一说起楚香香她就皱起了眉头?

“你说吧,这请神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古惠欣说:“这请神也分很多种,按你刚才所说,他们请的应该是死神。”

“怎么个请法?”

古惠欣说:“需要黑猫的骨头,一张引魂符,一张请者的照片,不过,如果你想请死神取走别人的性命,那就得放别人的照片,并且写上他的生辰八字。然后将这些东西统一放在一只木盒里,并且将它埋在十字路口,这样贪婪的死神就像受到你的邀请,按约而至。”

“然后呢?”

“然后,你跟死神说出你的要求,跟死神签定契约,一旦签订后,你就与死神达成了一种交易,死神会去完成你的要求,而你也要有所付出。”

“付出?”

“对,必须有所付出,这就是与死神达成一种交易。”

我明白了,可是死神一般会要人付出什么呢?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看来这一次我得亲自去请死神了。

当然,这事儿不能让古惠欣在身边,只怕她会碍手碍脚,我故作轻松地说:“好了,我知道了,你回去上晚自习吧。”说完我就要走,古惠欣挡着我问:“你要去哪儿?”我说去外面透透气,刚来校园,人太多,空气太闷了,还真有点受不了。没想到古惠欣看出了我的意图,盯着我说:“你是想去请死神吧?”

我耸了耸肩,不置可否。

古惠欣立即说:“你千万不要请死神,请神容易送神难,你若将死神请了出来,就算你不与它规定死亡契约,只怕你也不会好过。”

“我知道。”我大步跨出了校园跳上摩托,未等古惠欣追上来便一阵风似地跑了。

请死神得有黑猫的骨头、引魂符,这引魂符好找,只是这黑猫的骨头,尼玛玛的,这一时去哪里找啊?

这时,一辆摩托迎面而来,我不经意朝那上面的人看了一眼,发现竟然是袁良与刘美丽。

狗男女!我骂了一声,生平很讨厌这种勾搭别人老婆的男人与那种有了男人还要去找别的男人极水性杨花的女人。

在驶出了十米后,突然我想到,叶文请神,自然是要请死神夺走他父亲的性命,为什么死神会找上他?会不会跟袁良与刘美丽有关系?如果我是袁良,为了得到刘美丽,我就会让叶文从这个世上消失……

我果断地掉转车头朝着袁良与刘美丽追了上去。

奇怪的是那两人开着摩托竟然朝郊外驶去,最后在一处没有铺水泥的路面停了下来。而且,是一处十字路口路段。我赶紧将摩托也停了下来,隐藏在隐蔽处,还好他们并没有发现我。

袁良与刘美丽从摩托车上双双跳了下去,袁良拿出一把小锄头在十字路口中间左右看了看,刘美丽也上去朝地面望了一番,指着一处地方说:“应该就是这儿了。”袁良便扬起锄头在那儿挖,挖了一会儿,袁良丢掉锄头从坑里拿出了一只木盒。

“就是它了!”刘美丽非常激动,伸手要去抢木盒,袁良闪开了,刘美丽说:“快把它烧掉!”袁良却说:“不,还不能烧。”

“为什么?”刘美丽问。

袁良说:“现在还有一个该死的人没有死。”刘美丽问是谁,袁良说:“老不死的。”

“他?”

“对,就是他,这老不死的非常狐狸,他恐怕早知道了你我的关系,而且一直装疯卖傻,我俩在他面前亲热他竟然也能忍,这种人很可怕,我担心他会找到证据,而且也会为叶文那狗日的报仇,所以,他必须死!”

刘美丽脸色苍白,支支吾吾地问:“那你的意思是……请死神将他的命也夺走?”

“对!”

“好,那你快把神请出来吧!”

我愤怒极了,从隐蔽的地方走了出来,他俩齐朝我望来,当看清是我时,双双吃了一惊,我伸出手冷冷地说:“把那木盒子给我。”

刘美丽立即挺身挡在袁良面前说:“你休想!”然后朝袁良使眼色,袁良心领神会,转身朝他的摩托车跑去,我身子一腾跃到了他的摩托车前面,一脚将他的摩托踢倒了,袁良忙停了下来瞪着我问:“你想干什么?”

我愤怒地说:“你这一对奸妇淫妇,毒蛇心肠,害了叶文,竟然还想害叶文的父亲,我要将你们抓起来接受法制的制裁!”

袁良冷哼道:“你他玛的谁啊?你以为你是李修贤?”

“是啊,你又不是警察!”刘美丽提着锄头跑了过来,将锄头往袁良手中塞。这女人她妹的果然够狠,想要袁良用锄头来对付我。袁良迟疑了一下接过锄头,将锄头提在面前威胁我道:“快滚,不然,我一锄头挖死你!”

能威胁到我的人现在还没有出生,我慢慢朝他走了过去,依然说:“把那盒子给我。”

“给我。”刘美丽一把将木盒从袁良手中抢了过去然后朝后退了两步对袁良说:“他一定听到了我们的对话,趁现在没人挖死他!”

我非常地恼火,这对狗男女果然狠毒,动不动就要人死。

袁良大喝一声扬起锄头便朝我挖来,我轻易地闪了过去,一脚踢在他的头上,这小子闷哼一声就狗啃屎一般趴在了地上。我狠狠一脚踩在他的手背上,袁良惨叫一声,那只手臂直发抖,突然后背一阵风刮来,我将身子一闪,只见刘美丽捧着一块尖石朝我的头砸了过来,我一脚踢在她的手腕上,她手中的石头应声而落,我毫不客气地一拳挥了过去,将她也打倒在地,并且将她手中的木盒抓了过来。

刘美丽麻利地从地上爬了起来,疯狂着要来抢我手中的木盒,我一巴掌扇了过去再次将她扇翻,指着她严厉地说:“人在做,天在看,多行不义必自毙,你们等着死神来找你们吧!”

本想替天行道,但是想了想,还是算了,惩罚那种人,只怕会弄脏了我的手。

我拿着木盒上了摩托车,开到一处无人的地方将木盒打开,发现里面有一只骨头,一张符,还有两张照片,一张是叶文的,还有一张是叶父的,他俩长得有点像,只可惜叶文这畜生竟然会要他父亲的命,简直丧心病狂。

而我发现,在叶文的照片背后写着他的生辰八字。

我终于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了,原来袁良有意要害叶文,他告诉了叶文请神的方式,但是,在关键的地方做了手脚,让叶文写上了自己的生辰八字,导致死神要夺取的是他的性命,而叶父却安然无恙。

这正应了那句话,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机关算尽太聪明,反误了卿卿性命。

我将叶文与叶父的照片扔了,特意去照片馆照了一张快照,现在请神所需要的东西我都有了,来到一处十字路口,在路中央挖了一个坑将木盒埋了下去,专心等待死神的到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