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0章 开诚布公/我的女鬼俏佳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任何一个罪恶之徒的背后,都有一个或无奈或悲伤或感人的故事,若叶晶晶所说属实,叶子秋与王晶晶的故事还真令我感动了一番,而他们的故事,也是一个悲剧。/class-9-1.html之所以会感动,是因为我拥有过爱情。

在那么一瞬间,我对叶子秋产生了同情与悲怜,甚至想帮他。

但是,鉴于叶了秋的为人,我对叶晶晶的话也是半信半疑,而且死亡禁书在如霜手中,我哪能做得了主?

如霜突然问:“叶子秋现在在哪儿?我听说他逃狱了?”

我不由一怔,听得叶晶晶说:“是的,他不甘心就这样死了,他要我嫂子复活,他不想死……”说到这儿,一行清泪涔涔而下,叶晶晶顿时泪流满面。

“你的故事很感人。”如霜站起身说:“不过我们确实无法帮你,你请回吧。”

“啊?”叶晶晶惊讶地抬起头,眼中尽是绝望,半晌才说:“如果我嫂子无法复活,我哥也不想活了,他……他会自杀的!”

“这样不更好么?”我恨恨地说:“他早就该死了!”

叶晶晶知道说再多也没有用,只得轻叹一声失望而黯然地走了。

如霜去关上客厅的大门回头对我说:“很晚了,你快去休息吧。”我问她:“你相信叶晶晶的话么?”如霜却淡淡地说:“相信怎样?不相信又怎样?难道你还真的想用死亡禁书去复活那个女人?”

我当然不想,只是,叶子秋没有死,也逃狱了,他一定不会甘心,还会来抢死亡禁书的。

不过,我不怕他来抢死亡禁书,只怕他不来,只要我再次看到他,我保证,我一定不会让他好受。

“死亡禁书还在吗?”我问如霜。

如霜答道:“在。”

我没有再问什么,转身朝我的房间走去,听到如霜在我背后说:“晚安。”我停了下来,转过身望着她,我的心中突然有种奇怪的感觉,以前这儿,有楚香香,有沐木,有小师妹,还有夏靖祺、晓梦,这儿每天都很热闹,大家也过得很开心,可为什么如今只剩下我和如霜了?为什么突然之间这么冷清?

人走茶凉,物是人非。

“他们都走了,为什么你没走?”我问如霜。

如霜反问:“你希望我也走吗?”

我慢慢地走了过去,来到如霜面前,我很想问她,他们都去哪儿了?连九怜都不见了,这到底是为什么?若说楚香香为了成全我和如霜而走这还有一个理由,可九怜的离去,又是为了什么?我很想很想知道这一切,可是我又知道,我若再问也是白问,因为如霜根本不会告诉我真相。

“你打算以后就永远跟我在一起了,是吗?”我有意激她。

如霜答道:“对,我答应过她,我会照顾你一辈子。”

我的心不由一痛,明知故问:“她是谁?”

“楚香香。”如霜也望着我,毫不回避。

我败给她了,她说得这么直接,我没有理由再说出令她伤心的话,不管怎么样,她这段日子很关心我,照顾我,而且无微不至,她就像我的姐姐,不,就像我的妻子,除了陪我睡觉,其它她能做的她都做了。

一个活了几百岁而冷若冰霜的人能做到这一些,绝非只因前世的那份情,她一定还有事隐瞒着我,一定有!

“如霜姐,你到底是怎么想的?”我决定跟她好好谈谈,我希望我俩都能掏心肺腑,开诚布公。

“小逸,你不要想多了,我只想好好地照顾你,仅此而已。”如霜说得很坦然。

“我何德何能?我不值得你这么为我付出。”

如霜微微地笑了,淡淡地说:“我这么做,自然有我的原因。”

“是因为我们前辈子的事么?说真的,我前世的事,我都忘得一干二净了,对我来说,那是另一个人,是另一个人跟你的爱情,而不是我!”

“我知道。”

“既然你知道,你就不用再这样来对我,我知道你心中一直想念的是几百年前的那个蓝黛逸,而不是我现在这个无名小子,而且,我跟他迥然不同,不是吗?”

“不,你俩差不多。”

“什么叫差不多?样子吗?”

“不仅是样子,还有你们的性格,几乎一模一样,只是,他比你更桀骜,也更潇洒飘逸,不像你这样颓废。”

我慢慢走向沙发,在沙发上坐下了,不知为什么,我突然很失落,我想我根本就不配跟如霜交往,不配跟她再续前缘,因为跟几百年前的那个蓝黛逸相比,我自惭形秽。

我很羡慕他,也很忌妒。

很可笑,我竟然忌妒我的前世。

我也想做一个桀骜不训、潇洒飘逸的人,可是,我做不到,因为我最心爱的女人已离我而去,我的生活中一片灰暗、迷茫。

如果楚香香再回来,能再回到我的身边,我会重拾生活的勇气,与她开开心心地过下去,每天男耕女织、砍柴喂马,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可是,她走了,她不在我的身边,而我的朋友们也都走了,只有如霜一个人还留在这儿,因为楚香香,我不知道到底该怎么对如霜,我不想背叛我跟楚香香的感情,我也不想伤害如霜,因为如果有一天楚香香回来了,我会毅然决然地放弃如霜而选择跟楚香香在一起。

“其实你也可以做到更潇洒。”如霜突然说。

我摇了摇头,缓缓地说:“我做不到。”

“你能做到的。”如霜来到我面前鼓励我:“你是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你还年轻,你的路还很长很长,你必须重拾你生活中的理想,勇敢、坚强地去闯,去奋斗,而不是每天沉浸在悲痛与忧伤之中,一蹶不振。”

道理我懂,可是真正要做的时候,我却做不到。

“如霜姐。”我抬起头望着她问:“你有打算跟我以后永远在一起吗?比如结婚、生子、白头偕老。”

如霜却答非所问:“等你振作起来再说。”她说完掉头就朝楼上走去。

我在沙发上坐了一个晚上。

第二天我去上学,如霜说要送我去,我没让她送,而是踏上我的摩托自个儿去了。才驶出离家没多远,却看见一条倩影站在前面的马路旁朝我这方望着,我一看到她,心里又郁闷了,竟然又是叶晶晶。

她看到我时笑了一下,并朝我招手,我没有理会她,开着摩托从她身边径直飙了过去。

上课的时候,阮辰轻声对我说:“蓝哥,你看,外面来了一个美女。”

我以为他在逗我,所以没有理会他,他又说:“你看下啊,长得还挺漂亮的,她正在看着我呢!”我这才好奇朝窗外看了一眼,没想到竟然是叶晶晶。

她竟然找到这儿来了!她也看到了我,与我对视了三秒钟,我收回目光,她慢慢地走了。下课后,我想叶晶晶既然找到我了,一定不会死心离去,我依然坐在座位上没出去,阮辰却走了进来兴奋地说:“老大,那美女找你的,你桃花运来了!”

郭菲朝门外看了一眼问:“哪个美女?”

阮辰说:“就在外面,菲哥,比你漂亮多了!”

“你再说菲哥试试!”郭菲抓起一本书就要朝阮辰打去,阮辰忙闪开了,我烦不可言,索性走了出去。

刚走出教室的门口,便看见叶晶晶站在那儿正欲朝我教室里走来。我冷冷地问:“你来干什么?”叶晶晶说:“我想跟你说件事。”我说没什么好说的,我不会帮你的。叶晶晶说:“我不是来求你帮忙的,我只是想跟你说一个秘密。”

什么秘密?我没有兴趣知道,可没等我说出口,叶晶晶抢先说:“你一定有兴趣知道的!”

这时阮辰与郭菲跟了出来,他俩朝叶晶晶看了一眼,肆无忌惮地打量着她,我对叶晶晶说:“我们下去说。”

来到教堂楼下面,叶晶晶说:“其实我昨晚跟你说有关我哥的事,我隐瞒了一部分事实。”

我就知道这丫的不会跟我说实话。

叶晶晶又说:“当我哥听到我大嫂说复活这二字时,他吃了一惊,他以为他听错了,我大嫂说,她可以复活,但是很麻烦,她说只要我哥跟她练人鬼双修,练至第十四层时,她就可以复活。”

“人鬼双修?什么意思?”

叶晶晶说:“所谓人鬼双修就是人与鬼同时修道,一旦修至第十四层,那只鬼就可以成为一个人。”

“有这种事?”我半信半疑。

叶晶晶说:“是真有这种事,因为这是一种邪术,所以知道的人很少。”

“既然能人鬼双修,那你哥为什么不跟王诗诗练人鬼双修,他还要死亡禁书干什么?”

“唉!”叶晶晶轻轻叹了一声,沉重地说:“这人鬼双修很邪门,我哥不愿意去修。”

我笑了,冷冷地说:“还有什么事你哥不愿意去做的?”

叶晶晶说:“你不知道,这人鬼双修很……怎么说呢?其实练人鬼双修,是要跟鬼……行房。”

“然后呢?”

“然后--需要七名女子和七只女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