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2章 空号/我的女鬼俏佳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又输了一局。/class-9-1.html

性感女子又问:“还喝吗?”我朝她看了看,不知这丫的到底能喝多少,我的斗志也被激了起来,便说:“喝!”

性感女子转身就要去拿酒,先前那男子走了过来,挡在她面前说:“你休息一下吧,再喝你就成大肚婆了!”然后拿出两瓶白酒重重地放在桌上,歪着嘴问:“敢跟我拼白酒吗?”

“你可真不要脸。”性感女子冷冷地说:“他刚喝了那么多啤酒,你现在要跟他喝白酒,你他玛的还真会捡便宜。”

“没你的事,滚!”那男子瞪了性感女子一眼,将一瓶白酒重重地放在我面前,挑衅道:“喝不喝,一句话!”

“喝!”我正想去拿那瓶酒,一阵冷风吹来,那瓶酒突然朝一旁倒去,在桌上滚了两下,像球一般滚出了桌面,铛地一声落在地上。

那男子与性感女子吃了一惊,然后齐朝我望来,他们一定以为我在作怪,其实我也觉得挺奇怪的,这酒瓶怎么自个儿会打滚了?还好那酒瓶够结实,落在地上并没有碎,那男子去捡酒瓶,不料他的手刚要碰到酒瓶时,酒瓶便朝前滚去,那男子顿了一下,向前一步又去捡,然那瓶子一直朝前滚,直至被一堵墙给挡下了。

性感女子与那男子瞠目结舌。

我知道,一定出现鬼了。我忙拿了罗盘,果然,罗盘上的指针飞快地在旋转,我沉下双目四下去张望,并无发现可疑之人,也没有发现任何一只鬼。

“砰!”又一声脆响传来,桌上的那瓶白酒也砸到了地上,并且飞快地朝那男子滚去,那男子大惊失色,大叫一声:“鬼啊!”便朝着酒吧外仓惶而逃。

性感女子惊讶地望着我,我收起罗盘,安慰她说:“别害怕,是我耍了个魔术。”性感女子半信半疑,因为喝多了酒,我这时想放水,便朝洗手间走去。

喝得多了,我的头晕乎乎地。正放着水,来了一名男子站在我旁边。我或许是真喝多了,竟然不小心让一些水放到了手上,我伸出手来郁闷不已,朝一旁那男子看了一眼,伸手朝他的肩拍去。

“啊!”那男子吓了一跳,惊得放出来的水差点给收了回去。

“大哥,你长得真帅,跟谢霆锋很像。”我说道,顺便将手上的水在他衣服上擦干了。

这男子笑了一声说:“人家都这么说。”

我又在他肩上拍了两下说:“其实你可以去拍戏的,一定可以做大明星。”

“嘿嘿。”那男子笑道:“你真有眼光,不瞒你说,我以前就有过做明星的梦想。”

“好,努力!”

出了洗手间,碰到了性感女子,她低声问我:“刚才真的是你在耍魔术?”我说是的。她问我怎么做到的,我故弄玄虚,伸出食指朝她摆了摆,然后径直出去了。

想起我开始在喝第二轮酒时手机响了一下,我拿出来一看,是一条信息:别喝了,她看到你这样子会很担心的。

我的心不由一动,是刚才那陌生号码发来的,这条信息所指的她是谁?而这信息又是谁发的?我正想打个电话过去,又收到了一条信息:你的摩托车被人给偷走了。

酒精令我的思维麻醉了,当我将这条信息看了三遍后这才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不过我不以为然,老子的车也敢偷,那人吃了豹子胆了?

当我来到外头停车处时,发现我的摩托车真的不见了!

操!我骂了一声。

我拿出手机朝那陌生号码看了一眼,拨打了过去,却收到这样一句声音:你拨打的是空号……

见鬼了!我心中有股莫名的兴奋,终于出现鬼了!我拿出罗盘,指针正在飞快地旋转,说明那只鬼就在附近,但是,我又万分地失落,因为这只鬼并没有现身,说明她并不是九怜。

难道是跟刚才在酒吧里滚酒瓶的是同一只鬼?

很显然,它是不想我喝那瓶白酒,恐怕是一只好鬼,既然是好鬼,我也任它胡闹,不会去捉拿它。

因为没有了摩托车,我决定步行回家。

这时,我又收到了一条信息:接下来,你会向左转。

我很惊讶,因为我回家的路的确是向左转。

当我左转完毕,又收到了一条信息:接下来你还会向左转。

我不得不停下脚步,接下来我的确是要朝左转。

难道是熟悉我回家路的人在暗处看着我?ta为什么要这么做?我发了一条信息过去问:你是谁?

一会儿,对方回了信息:别管我是谁,你只要知道,有一个人一直在默默地关注你,你要振作。

我立在当地,四下张望了一番,失望的是,四周并无一人。我朝着那号码拨打了过去,依然收到一条冰冷冷的回应:你拨打的是空号……

既然是空号,为什么能发信息?

我又发了一条信息过去:告诉我,你是谁?

对方回信息说:一个关心你的人,一个希望你每天快快乐乐的人。

我的心陡然间跳了起来,发信息问:你是香香吗?

正在这时,身后传来了摩托车的声音,这声音太熟悉了,因为我每天都能听到。我立马转过身,只见一名男子骑着我的摩托开了过来,倏地停在我的面前。

玛个壁的敢偷我的摩托,我正想将那男子揪下来爆打一顿,那男子却见鬼似的几乎是从摩托车上滚了下来,惊慌失措般,掉头便跑,转眼便消失得无影无踪。

我目瞪口呆。

他是回来还我摩托的。

是什么原因导致他偷了我的摩托后又主动送回来?而且还一脸地惊骇。

难道是如霜在暗中帮我?

应该是她,这个时候只有她在我身边。莫非,那陌生号码也是如霜发来的?可是我打过去的时候为什么又是空号?

我决定打个电话回去问问如霜,正在这时,我又收到了一条信息,倒是如霜发来的,不过只有三个字:别回来。

别回来?什么意思?我的头晕晕地,一时理解不了这句话的含义。我努力让自己镇静下来,如霜为什么会叫我不要回去?难道是因为她见我在外面喝酒而生气了?

不,她不会这么做。

那又是什么原因让她跟我说这三个字?

突然,我明白了。我骂了一声,腾身跳上摩托,立马踩响油门风驰电掣、心急火燎地朝家里驶去。

能令如霜发这三个字给我的只有一个原因:她遇上危险了,而且这危险是她一时解决不了,所以她才提醒我不要回去,以免我也遭遇这危险。

远远看见家门前一片灯光,只见数辆摩托停在家门前,至少不低于二十辆,庭院中,二三十人手持钢棍对着一人围攻。而那被围攻之人正是如霜。

如霜身如矫蝶,一脚将袭击她的一人给踢飞了,而又有两人从她正面挥棍劈了过去,如霜灵巧地一闪,避了开去,一手劈出,正劈在那人的胸前,那人惨叫一声,身子骤然朝后飞了出去,重重地撞在一人身上,连同那人也被撞倒在地。

不过立即又有数人凶猛地朝她直扑而去,如霜轻哼一声,左臂被打了一棍,秀眉紧锁。

我怒不可遏,大喝了一声:“如霜姐!”开着摩托猛地冲了过去,一声惨叫,我的摩托重重地将一人给撞飞了,其他人回过神来,纷纷让出了一条道。我直接将摩托杀到如霜面前,急声问:“如霜姐,你没事吧?”

如霜淡淡地应道:“没事。”

那帮人立即将我俩围了起来,各个手持铁棍,凶神恶煞。

我对如霜说:“快到车上来。”

“不。”如霜冷冷地说:“不能走。”

她双目射出一道寒光,一张俏脸也变得格外冰冷。我知道,如霜生气了。这些人敢上门来找茬,而且刚才一人也将如霜给打了一棍,如霜绝对不会放过他的,她也不会放过这帮人。

我毅然决然地从摩托车上跳了下来,挺身护在如霜面前,朝这帮人看了一眼,见这些人各个纹身黑脸,想必是黑道中人,我不明白他们为什么会找上门来了。

而我发现,有一个站在我们正面,也站在最前面,手持一把木棒,也是唯一一个拿木棒的人,其膀大腰圆,跟一头黑熊似的,想必他就是这儿的头目了。

我伸手指着他一字一字地说:“想打架,冲我来!”

那“黑熊”朝周围之人使了个眼色,那些人立即朝我蜂拥而来。

这帮人来势汹汹,我的瞳孔收缩了一下,也不躲闪,抬拳迎着冲在最前面的一人打了过去!

“砰!”“咔嚓!”

一声闷响,一声脆响,被我打中的那人的身子倒飞了出去,一条手臂已经变成了不正常的弯曲,显然后面的“咔嚓”声,是断臂的声音!

空中,划过一道血虹,是那人喷出来的,他边飞边吐血。

“砰”的一声,重重的撞在一棵树上,然后滑落在了地上,还在不停地吐血,很明显是重伤了。

我一愕,我想不到自我的拳头这么有威力了,难道是因为我今天喝了酒的缘故?

然而,已经冲到近前的那些人却没有意识到我的厉害,有些人即使看见了刚才那人飞出去,但也刹不住脚步,依然勇往直前,飞蛾扑火般朝我袭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