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3章 如霜受伤/我的女鬼俏佳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他们都是亡命之徒,绝不会因为一个人被打倒而胆怯,而且,他们坚信双拳难敌四手,他们有二三十人,绝对相信能把我揍扁。最新书籍更新-无弹窗

我并没有将这些人放在眼里了。混乱中,我或拳或掌,不到数分钟的时间,二三十人全都横七竖八地躺在地上,口吐血鲜血,鬼哭狼嚎。

唯独那黑熊站在那儿,对着我虎视眈眈。

我双目如火,也狠狠地瞪着他。

“啊--”黑熊大喝一声挥棒朝我扑了过来,我一个跨步,来到了黑熊的左边,一把抓住他左手的木棒,一把抓住他另一只手臂,用力一拧,发出咔嚓一声,肩关节已经脱臼,黑熊的惨叫声骤然响起,犹如鬼哭狼嚎。

我夺过黑熊手中的木棒将他推倒在如霜面前,他面如土色,豆粒般的冷汗从他额前涔涔而下。

躺在地上还能行走的人忙不迭爬了起来,纷纷跳上摩托落荒而逃,有几个爬不动的,只得趴在地上惊恐地望着我们。

如霜连看也不看他们,只是冷冷地问:“是谁叫你们来的?”

黑熊咬牙切齿地骂道:“狗日的,敢伤我,老子要将你们这里铲平!”

如霜朝我看了一眼说:“小逸,给我掌嘴。”

我走到黑熊面前,他恨恨地瞪着我,我一巴掌扇了过去将他扇翻了,一脚踩在他一胸前,用木棒顶着他的额头问:“快说,是谁派你们这些狗孙子来的?”

“我要将我们这里铲平!”黑熊再次恶狠狠地叫道。

“玛个壁,还嘴硬!”我用力在他的胸前踩了一下,黑熊唔地一声,眼睛翻白,差一点就这样给嗝屁了。

“我!我要……”黑熊挣扎着要爬起来,我又朝他胸前便是狠狠一脚,他痛叫一声,终于叫不出声来了。

我转过身走到如霜原前说:“我们报警吧。”边说边拿出手机准备报警,如霜突然伸手朝我抓来,一把将我给拉开了,“砰!”地一声,一颗子弹呼啸而来,倏地射进如霜的左肩中。

“嗯!”如霜发出一阵痛苦的呻吟,身子一震就要倒下,我大吃一惊,转头望了一眼,只见黑熊手持一把小枪正对着这方,我火冒三丈,将手一挥,手中的木棒径直射了出去,正打在黑熊手上,黑熊惨叫了一声,手中的枪被打落了。

“如霜姐!”如霜一个趔趄朝后退了一步,我忙上前抱住了她,她秀眉紧锁,右手捂着左肩的伤口非常痛苦。

突然听到黑熊叫道:“玛个壁,去死吧!”他从地上捡起了枪再次对准了我们,我条件反射地抱起如霜身子一跃朝一个旁闪了开去,子弹从腰间擦身而过,我放下如霜,身子一移已到了黑熊面前,一脚踢在他的手腕上,将他手中的枪给踢飞了,抓起地上的木棒用力朝他的手臂打去。

“啊!”黑熊再次发出一阵惨叫。

想着他伤了如霜,我全身的血液一阵猛窜,扬起木棒接二连三地朝他的手打去,黑熊发出一阵杀猪般的惨叫,直至他再也叫不出声,那只手血肉模糊了我这才停下手来,丢掉木棒,见如霜站在我身后正一动不动地望着我。

我一把抱起她朝摩托车跑去。

待我开着摩托飙出了一百来米后,一阵警鸣从我们房子那儿传了过来,显然是有人听到我们那儿的打斗声报警了。

到了医院后,如霜很快被送进了抢救室。

我这才打出手机给唐遥打了电话,跟她说了刚才所发生的事,唐遥说:“我正在你家里,你马上去一趟警局,这件事很严重,你得配合我们调查。”

“现在不能来。”我直接拒绝了,“我姐被枪打中,现在还在抢救中。”

“伤在哪儿?”唐遥语气非常沉重。

我说在左臂,唐遥想了想便说:“待抢救完了你再来。”说完她就挂了手机。

半个时辰后,医生从急救室里出来了,手术很成功,子弹已取了出来,因这涉及到枪弹,有一名警官也来了,向我问了有关的情况,非常罗索,我烦不可言,想着去看如霜,极不耐烦地说:“这事我已经跟唐遥唐警官说了,你去问她吧。”说完我就朝如霜的病房走去。

如霜躺在床上,脸色好了很多了。我来到她身边朝她的左手臂看了看,见绷着沙布,心疼而关切地问:“还疼吗?”如霜缓缓摇了摇头。我恨恨地问那帮人是什么来路?如霜说:“他们来的时候要我交出死亡禁书。”

死亡禁书?难道是叶子秋派来的?

我的心里将叶子秋骂了一遍,那卑鄙无耻恶人还觊觎着死亡禁书,自个儿抢不到,竟然还叫来这么一帮恶人来抢,还伤了如霜,是可忍孰不可忍,我决定去找叶子秋算帐,但现在如霜受了重伤,我得在身边照顾她。

这时,我手机响了,是唐遥打来的,她叫我马上去警局配合调查,我说现在没空,如霜说:“你去吧。”我说那你呢?如霜淡淡地笑道:“我没事。”我担忧不已,现在她受了枪伤,叶子秋贼心不死,还会派人来搞伎俩,不知又会用什么下三滥的手段,只怕防不胜防,我必须时刻守在如霜身边,以保她的安全。

如霜看出了我心中的顾虑,对我说:“你去吧,我不会有事的,这点小伤算不了什么,我明一早就可以出院了。”

我始终不放心,来到走廊上打了一个电话给唐遥,对她说:“我现在实在走不开,你要么来医院,要么,我明天再来警局。”唐遥说行,然后就挂了手机。

待我回到病房,如霜问我怎么还没有去警局,我说不去了,如霜说:“既然这样,你去给我办出院手术,我得回去。”

“你的伤还没有好怎么能回去呢?”我一万个不同意。如霜轻声说:“死亡禁书在家里。”我顿了顿,对如霜说:“你告诉我在哪儿,我去拿来。”如霜说:“这不行,不能带到医院来。”

我想,这死亡禁书固然重要,可再重要,也不及如霜重要啊,便说:“不管它了,万一有人找到了死亡禁书,那也是他的造化,总之你今晚不能出院,要在这儿好好养伤。”

没想到如霜却要朝床下走来,固执地说:“你不给我办出院手续我自个儿去办。”

实在没办法,我只得去给她办了出院手续,医生不同意,声称至少要住院三天,而且那颗子弟伤到了骨头,如霜的那只手臂极可能会残废,如霜不屑一顾,并且说:“我们没钱付住院费。”医生便不说话了,我办完出院手续便与如霜回家了。

到家后,庭院里尚留着那帮人来过的痕迹,有几条车轮印,还有丝丝血印,我对如霜说,那帮人极可能是叶子秋派来的,如霜并没有说什么,想必早已料到。

我本想扶如霜上楼去的,她却在沙发上坐下了,叫我去烧水,我知道她要洗澡了,想起我们刚相识的时候她双手不能动,是我每天给她烧水洗澡的,时间过得真快啊,一下几个月就过去了,我们也由充满敌意的陌生人成了情同手足的好朋友。

烧好水后,我对如霜说:“如霜姐,要我帮你洗澡吗?”

如霜想了两秒钟,然后说:“好。”

我倒好了水,扶着如霜来到浴室,如霜朝浴缸里看了一眼,一道红晕飘过脸颊,显得娇涩动人。我站在她身边不知所措,不知该不该帮她脱衣,毕竟,我们现在的关系太微妙。

良久,如霜终于说了一句:“帮我脱衣吧。”

我伸出手放在如霜的背上,发现我的手在微微颤抖。如霜回头朝我看了一眼,突然说:“如果你不想,那我自己来吧。”

“不,还是我来帮你吧。”我边说边给如霜脱衣。

很小心地将如霜的外套脱了,露出里面粉色的内衣,内衣紧紧贴在娇躯上,完美的起伏线条展现在我面前。

而她的左臂上包着一卷纱布,我想去摸一下,但又怕会理疼如霜,最后又将手缩了回来。

我继续给她脱内衣,她的胸部悄然冒了出来,在衣服下半遮半掩,香艳迷人,惹得我也跟着冒起了大汗。

脱完内衣后,我朝如霜看了一眼,她优美性感的脖颈微昂着,眼睛望向一旁,像是在想着什么。我的心突然很矛盾,暗问自己,我在做什么?我为什么要这么做?这是不是代表我与如霜接受了彼此,她对我坦诚相见,是不是她已把我当成了她的男人?

如霜转过头朝我看了一眼,我见她的眼中闪着一丝羞涩、迷茫,更多的是一份忧郁。

我不再多想,准备继续给她脱,突然发现,一滴晶莹的泪珠从如霜的脸上落了下来,我再也移不开视线了,跟着它慢慢划过琐骨,路过一片香肌,我眼冒红光的紧盯着它,它终于滑到那条深沟处,旁边分立两座高峰,白嫩欲滴,被胸衣罩着两团白肉紧紧挤在一团,只在中间留有一条乳沟,玉莹莹深隧隧,水滴顺沿而下,抚过沟里最深处,然后隐入不见。

“如霜姐?”我惊讶地望着她问:“你……你怎么流泪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