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5章 照顾我妹妹/我的女鬼俏佳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如霜睡着了,我将她轻轻地放在座位上,下了车,只见叶晶晶还坐在地上,眼睛定定地望着叶子秋被带走的方向。最新书籍更新-无弹窗我来到她身边,正想安慰她,她突然说:“我哥走了,不会再回来了。”

我想说,他早就该走了,他满手血腥,早该上绞架台,他死有余辜。

但是,如霜失忆了,她对于叶子秋所犯过的过错,仅限于刚才用枪威胁我和如霜,而我也不想在她的伤口上添盐,便对她说:“回家里去吧,别伤了身子。”

叶晶晶抬头看了我一眼,显得极其冷漠而怨恨,像是怪我跟她哥作对,也怪我对着叶子秋的腿开了那一枪,也因为我给了他致命的一枪,才导致他无法逃跑。

人,总是尽想着包庇他的亲人。叶晶晶也不例外。

正在这时,一辆警车从后面驶了过来,从车上跳下来两名公安,声称我用枪伤了叶子秋,要我回去接受调查,我气愤地说:“我是自卫!属正当防卫。”

公安说:“不管你否属于正当防卫,请先随我们回警局接受调查。”并且,他们还要我交出枪支,我说给扔了。随后那两名公安与我一同去将枪找到了。

如霜醒过来了,见那两名公安要押着我上车,冲他们喝道:“你们干什么?”

两名公安朝如霜看了一眼,见她胸前全是血,惊愕不已。我说如果我不用自卫,我现在也会跟她一样了。两名公安相互看了一眼,其中一名公安对我说:“先上车吧。”另一名公安对如霜说:“你快去医院。”

在走时,其中一名公安对叶晶晶说:“当时发生枪械事件时你在场吧?”

叶晶晶点了点头,公安说:“你也得回去给我们录个口供,并且要做目击证人。”

结果,叶晶晶给我做证,证明我是自当防卫,我当天就被释放了。事后我问她为什么要帮我,她低着头想了一阵,然后苍凉地说;“就当是为我哥赎罪吧。”

如霜的伤口好得很快。

我决定去看看叶子秋。

当我看到他时,他还躺在病床上,因为腿受了枪伤而不能活动。他看到我时并不惊讶,我朝他的腿看了一眼冷冷地说:“我该朝你的胸口开一枪的,你这个混蛋!”

叶子秋却淡淡地说:“你是来问我有关楚香香的事吧?”

没想到他一下就猜中了我的来意,不得不说,其实我也挺欣赏他,只可惜,我们是敌人。

“如果你还有良知的话,你就该把香香的事告诉我。”

叶子秋冷笑了一声,阴沉沉地说:“要我告诉你?哈哈,太好笑了!”

我很生气,真想一拳打扁他。

“你求我啊?”我狞笑道:“如果你求我,我或许可以告诉你。”

“做你的春秋大梦吧!”我转身就走,刚走到门口,却听到叶子秋说:“只怕你这一生再也不会见到她了。”我的心猛地一沉,转过身望向叶子秋,一种无名的担忧与愤怒从心底油然而升。

他说的或许是真的,但是我宁愿相信他这只是在激我、气我。

我并没有发作。

“你知道与心爱的女人阴阳相隔的滋味吗?”叶子秋望着我冷笑着说:“你或许永远不会懂。”

“我懂。”

“你懂个屁!”叶子秋怒目叫道:“如果你懂,你就会给我死亡禁书。我只是想复活我的妻子,仅此而已,而你们,以正义自居,独自占着死亡禁书不放。为什么你们能用死亡禁书复活你心爱的女人,而我却不能?”

我一时无言以对。

“现在--”叶子秋甚是得意地说:“你跟我一样,再也不能跟你心爱的女人在一起了,你是不是很开心?”

“我没你那么变态!”

“哈哈,我变态?”叶子秋狂笑了起来,“我变态,太好笑了!”他突然止住笑,瞪着我恶狠狠地说:“蓝黛逸,我实话告诉你,你现在跟我一样,是一个将永远沉浸在痛苦的回忆中的人,因为,你将永远见不到你的女人,只是,你比我更可怜,因为你的女人是因为你而走的,你也将永远活在愧疚之中,无法自拔!”

“你什么意思?”我走上前,几乎要伸手去抓他,将他提起来,但是,想到他是个伤员,我自得作罢。

“什么意思?难道你不懂?”叶子秋轻声说:“你的女人已经--”

“时间到!”门被推开,进来一名工作人员对我说:“你该走了。”

我赶紧问叶子秋:“你说我的女人怎么了?”

“你想知道?”叶子秋明知故问。

我急急地道:“快说!”

那工作人员走过来毫不客气地推了我一把叫道:“出去!”

我悻悻地转身朝门外走去,突然听到叶子秋说:“帮我照顾我妹妹。”我回头看了他一眼,惊讶不已,他说:“我这一次进来就没想过出去,以后你帮我照顾我妹妹。”

“凭什么?”我感到很可笑。

叶子秋说:“如果你照顾我妹妹,我就告诉你怎么去见你的女人。”

“快走了,别罗嗦!”我被工作人员无情地推出了门口,然后那门重重地被关上了。我站在门口,一颗心剧烈地沸腾起来,难道叶子秋真的知道楚香香在哪儿?

我恨死那工作人员了!在关键时刻来打断了叶子秋的话。

但是,这儿是他的地盘,他作主,而他又受国家保护,我拿他没办法。

想起刚才叶子秋的话,他要我去照顾叶晶晶,这小贼怎么临死之时会把叶晶晶托付给我?难道他不知道我们之间还存在着仇恨么?把最亲的妹妹托付给仇人,他是不是脑子有问题?

不过我也暗自很开心,因为他相信我这才将妹妹交给我,至少在他的眼中,我是一个值得信任的人。我跟他有仇,但我跟他妹没仇。而且叶晶晶也为我做证,也算是帮了我,我也有必要去安慰安慰她。

当我来到郊外的那座房子前时,只见房门前停着两辆面包车,而从屋里传来一阵吵闹声,我大感不妙,忙停下摩托跑了进去,只见屋里有好几个男子围着一名女子,全都一脸地狞笑,那女子持一把水果刀对着那些男子,杏目圆瞪。

那女子,是叶晶晶。

我慢慢走了上去问:“你们这是在干嘛呢?”

那些人齐朝我望来,没想到其中一个人是黄帽,我还以为他是个好人呢,他冲着我喝道:“这儿没你的事,快滚!”

一个留着寸头胳膊上刺着一只老鹰的男子碰了碰黄帽说:“是他,那晚打伤老大的那人。”

黄帽说:“我知道。”他上前一步看着我问:“你又来干什么?想管闲事吗?”

我朝叶晶晶看了一眼说:“我来带她走。”

黄帽说:“对不起,我们老大要见她,她得跟我们走。”

“你们老大?是谁?”难道不是那个黑熊?那畜生不是进了监狱永远不能出来了吗?

“这个你管不着!”黄帽说:“现在叶子秋已被关,你伤我们老大的我们也不跟你计较,现在我们井水不犯河水……”

“你少废话!”我极不耐烦地说:“趁老子没发火都给我滚!”

“还说个毛,砍死他!”那寸头从身上抽出一支双节棍便朝我扑来,我一脚踢去,他却闪开了,反而将双节棍径直打了过来。难怪这么嚣张,原来有两下,我将身子微微一偏闪了开去,一个反脚踢去,这一脚正踢在他的下颚,那小子惨叫一声,竟然被我踢翻了出去,重重地摔在地上。

“玛个壁,都给我上!”黄帽大喝一声,那些人齐手持凶器朝我蜂拥而来。

对付这些小毛猴,我自然不在话下,不费吹灰之力我便将他们全打倒在地,朝黄帽踢了一脚喝道:“滚!”

黄帽一骨碌从地上爬了起来,指着我叫道:“敢跟我们洪帮做对,你等死吧!”

我朝他看了一眼,极为不屑地说:“你他玛的少废话,信不信老子给你掌嘴?”

黄帽怔了怔,朝左右看了看,叫了一声:“走!”说完与那些下三烂相互搀扶着落荒而去。

我转过身望向叶晶晶,她依然用刀护在胸前警惕地盯着我,我说:“把刀放下吧,一个女孩子拿着刀,多伤风景啊。”

叶晶晶见我没有恶意,迟疑着将刀放了下来,望着我问:“你……你来干什么?”

我说你哥叫我来照顾你。

叶晶晶怔了怔,脱口而出:“不可能!我哥不会……不会这么做的。”

我耸了耸肩,又问:“刚才那帮人来找你干什么?”

叶晶晶却冷冷地说:“不关你的事。”说完便转过身,一副冷若冰霜拒人千里之外的模样,近乎下逐客令了。

“他们还会来找你的,”我说:“你还是跟我走吧。”

“不用你假惺惺!”叶晶晶毫不领情,“快走,我不想看到你!”

正在这时,一阵轻微的脚步声从门外传了进来,而且还伴随着一股强大的杀气。我的心猛地提了起来,忙转过身去,却见一条人影倏地到了我面前,不由分说地挥掌便朝我的胸前劈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