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6章 郭菲向我报恩/我的女鬼俏佳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进来的是秃顶,而且他一来就对我痛下杀手,我急急朝后退去,但是胸前还是被秃驴给劈了一掌,连续后退了数步才站住脚跟,喉咙处一腥,一口鲜血几乎就要喷射而出,我忙捂住胸口用力将那口血给逼了下去。/class-3-1.html

我怒不可遏,这老秃驴,这么一大把年纪了竟然还搞袭击,那张老脸往哪儿搁啊。

未等我开骂,秃顶已朝我一步一步走了过来,阴森森地说:“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偏要闯进来,小子,这一次看你往哪里跑!”

“二叔!”叶晶晶忙跑了上来挡在秃顶面前说:“他是来帮我的,你别伤害他。”

“帮你?”秃顶那如鹰般的双目射出一道寒光。

“是的,刚才若不是他来帮了我,我被洪门那些人给带走了。”叶晶晶解释道。

“洪门?”秃顶又是微微一怔,“你们怎么跟洪门扯上关系了?”

看来这秃顶对叶子秋所做的一切并不知情。

叶晶晶低下头说:“这说来话长。”

秃顶一把推开了叶晶晶,怒目朝我瞪来,厉声说:“让我来先收了这小子!”

“别!”叶晶晶再次挡在秃顶面前说:“他真是来帮我的,他跟哥已经尽洗前嫌,你……你就放过他吧。”

我感到很好笑,他放过我?哼,应该是我放过他。我才不怕这死老头子!

秃顶又朝我看了一眼,若有所思,叶晶晶趁机对我低声说:“快走啊!”我不想走,这秃顶一直跟叶子秋狼狈为奸,我的手很痒,早就想教训他了!

叶晶晶又急声催促道:“你还不快走?”

秃顶冷冷地说:“怎么?你还想在这儿挨打?”

我真想一巴掌扇过去,但是又想,我来这儿是看叶晶晶的,不过是想照顾一下她,今天也并不想闹事,这秃顶年纪这么大了,我也不必跟他计较,放他一马,让他多活几天,反正泥土已埋到他的脖子处,他也活不了多久了。想到这儿,我的心也释然了,边警惕地望着秃顶边走了出去。

踏上摩托车后,我突然想起,叶晶晶不是失忆了吗?怎么还认得秃顶?这丫的,对谁都认得,就是不认得我,好像专是为我而失忆的。

而现在有秃顶来照顾叶晶晶,我以后也懒得管她了。

正准备将摩托车朝家的方向驶去,手机响了。没想到是郭菲打来的,她问我今天怎么没去上学,我说心里不舒服,她问:“是身体不舒服还是心里不舒服?”我说这重要吗?关你丫什么事?郭菲说:“见你两天没上学,还以为你挂了呢!你的同桌很想你哟。”

“有话直说。”我懒得跟她废话。

郭菲说:“你在哪儿,放学后我来找你啊,有事想跟你说。”

我问她有什么事,就在手机里说好了,这丫的却故弄玄虚,非要见面说,我就约她在“名人”酒吧见面。

“名人”酒吧是一个环境非常优雅的酒吧,来这儿的人都穿戴得体,男人绅士,女人文雅,可以说,来这儿的人都是很有素质的人,毫不夸张地说,先前因为找不到楚香香与九怜,我踏遍了这儿一带所有的酒吧,唯有这家酒吧合我胃口。所以我决定约郭菲来这儿,毕竟她还是个学生。

没多久,郭菲来了,她很惊讶地问:“你怎么约我来这种地方?”

其实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要约她来这里,只是近段时间一直在酒吧混,来这里已成了一种习惯。

“这儿不好吗?”我开玩笑地说:“这里多有情调。”

“你也懂情调?”郭菲白了我一眼。

难道在她眼里我是一块不懂情调的木头?

抿了两口酒后,郭菲双腮微红,很羞涩地说:“蓝黛逸,上一次你不是救了我嘛,我打算感谢你。”

“哦?怎么感谢?”我饶有兴趣地问,心中暗想,不会是以身相许吧?

“送你一件礼物。”

“什么礼物?”

“你猜。”郭菲故弄玄虚。

我伸出一根手指头来,在面前比划了一番,示意这是一把开启她家房门的钥匙,郭菲拍着手赞道:“蓝黛逸你好厉害哟,竟然猜到了。”

“真的?”我倒是惊讶了。

郭菲说:“是啊,你怎么知道我要送你一把剑?”

“是剑?”我直接懵了,我还以为是那个东东呢。

郭菲眉开眼笑地说:“是啊,也不能说是剑,其实是一把匕首。”她边说边拿出一只木盒递给我,我接过木盒,只见这木盒不过二分米长,一分米宽,古铜色,上面雕着龙凤,栩栩如生,我打开木盒一看,里面果然有一把匕首,鞘是黄色,上面也雕有跟木盒一样的图案。我好奇极了,想拿出来看看仔细看看,郭菲忙压住我的手轻声说:“别拿出来,这可是我的家传之宝哟?”

我乐了,既然这样,那郭菲岂不是将我当成了她最亲密的人?把我当成她未来的夫婿了么?

“你把你的家传之宝给我了,我不好意思收,你拿回去吧,心意我领了。”我将木盒还给了郭菲。

“怎么?你看不上?”郭菲说:“这匕首可大有来头,跟我身上所戴的上古寒玉一样,价值连城呢。”

“正因为这样,我更不能要了。”我说:“而且我身上已经有了一把匕首了。”

“那好吧。”郭菲收回木盒,站起身说:“我去下洗手间。”她的脸上飘过一丝晚霞,美丽极了。

“去吧。”我端起酒杯轻轻喝了一小口。

等了几分钟,见郭菲还没有回来,我暗想,怎么这丫头上一回洗手间要这么久啊?不会掉坑里了吧?她可是我带来的,万一有什么三长两短我脱不了干系,不对劲,便打了一个电话给她,竟然一直没接。我觉得更诧异了,索性站了起来朝洗手间走去。

来到洗手间门口,望着那个“女”字我迟迟不敢迈进去,毕竟这是高雅场合,身为一个男人怎么能闯女厕所?

正巧一位身飘长裙的女孩从里面走了出来,她昂首挺胸,显得极为端庄、丰满,而她一脚刚踏出大门,陡然间看到我,猛地怔了一下,一张俏脸吓得灰白,拍着胸口朝我直瞪眼,骂了声神经病,跟见了鬼似地踩着高跟鞋逃似地走了。

她的鞋子踩在地上真响啊,我无意朝她的鞋子望去,突然发现地上有一样很熟悉的东西,当我看清那样东西时,一颗心陡地一紧,那是一只发卡!跟郭菲所戴的发卡一模一样。

我忙不迭跑了过去将发卡捡了起来,只见上面“菲菲”二字赫然入目,正是郭菲的那只发卡!

郭菲的发卡怎么会在这里?一种不祥涌上心头,我的心莫名地焦急起来,难道是郭菲将它掉在地上了?可是郭菲再粗心大意不可能掉了发卡也不知道啊。

就算郭菲不小心将它掉了,那郭菲又去了哪儿了呢?不可能进了洗手间这么久也没有出来啊,而且打了她手机也没有接。

“郭菲!”我大声叫道。

声音久久在我耳边回荡,却没有郭菲的回应。

我的心再次激烈地跳了起来,难道郭菲出事了?我拿出手机又拨通了她的手机,突然从前面的一扇门后面传来一阵手机铃声,而这手机铃声正是郭菲手机的铃声!

郭菲在门后面!

她为什么不回应我?

我朝那扇门望去,只见上面印着几个黄色的大字:VIP贵宾处

尼玛VIP!我跳了过去,一把推开了门。

随着门被推开的一瞬间,一股超强的冷风扑面而来,令人全身不由一振,是热天最怡人的冷气!面前出现一条走廊,上面铺着红地毯,两旁是包厢,而在走廊的尽头处,一名男子抱着一名女孩正要朝一间包厢走去。

我手机中传来的铃声正是从那女孩身上传来的。

她是郭菲!

那人抱着郭菲干什么?郭菲为什么没有挣扎?

“郭菲!”我大叫一声跳了过去,那男子回头朝我看了一眼,一脚踢开了面前的门跨了进去,然后“砰”地一声,那门被关上了。

我跳上去急急去敲门,可是敲了半天没有回应,我心急如焚,不得不狠狠一脚踢了过去,这门发出极重的一声闷响,可这是钢板门,根本没有反应。

“干什么?”一名服务员走了过来,冲我叫道:“先生,请问您有VIP贵宾卡吗?”

“没有。”

服务员毫不客气地说:“如果您没有VIP贵宾卡,请去外面……”

“马上将这门打开!”我冲他叫道。

服务员不卑不亢地说:“对不起先生,这里面有我们的VIP贵宾,没他的同意,我们不可以擅自打开这扇门。”

玛勒个壁的!我骂了一声,再次狠狠地朝门踢去。

“先生!先生!”服务员来拉我,企图将我拉出去,我推开了他,指着他说:“马上将这扇门打开,不然,我--”我伸手指着他说:“我就打电话给电视台,你要是不开,我要将你们这家酒吧暴光!你们这儿的顾客在这里干着不可见人的勾当!”

“这……”服务员面露难色,迟疑着说:“我得先跟我们经理说说。”

“说个JB!”我再次一脚狠狠地朝门踢去,刚踢上去,门却开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