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7章 老子是野人?/我的女鬼俏佳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的脚差点踢在那人的身上,他怒目朝我瞪来,厉声叫道:“你干什么?”

服务员立即凑了上来对那男子说:“对不起郭大少,这位先生他……”

我推开了服务员,面前这男子年约三十来岁,长发,双目如鹰,非常地阴沉,正是刚才抱郭菲进去的那男子,我要推开门进去找郭菲,他却一把将门拉上了。/class-4-1.html

“你是谁?你想进去干什么?”长发男子问,然后对服务员说:“把你们的经理叫来。”服务员遇赦似地赶紧掉头跑了出去。

我一把抓住长发男子的衣领喝道:“把我的朋友交出来!”

“你的朋友?”长发男子冷笑了一声,来推我的手,推了几下没推开,一阵装聋作哑,“你的朋友怎么会在我这里?你当我这是避难收容所什么人都会让他进来的么?”

“混蛋!”我一拳挥了过去,却被他一手给抓住了,他手如铁铗,夹得我倒是有些疼痛,狞笑道:“识相的马上给我滚,不然,老子废了你的手!”

我暗暗吃惊,没想到这人的力气这么大,而且看他身手也不弱,我正想教训教训他,突然听到一人叫道:“两位息怒,请息怒!”

只见一名身材微胖留着寸头的男子走了过去,朝我和长发男子笑逐颜开地说:“我是这儿的经理,两位有什么话能否放下手来好好说?”

长发男子放开了我,转过身,冷冷地说:“叫他滚!”

“郭大少啊!”经理陪笑道:“你们这是……”

原来这叼毛姓郭。

“少废话!”郭大少提高声音说:“如果你还想你在这儿混下去,马上将这野人给老子轰出去!”

尼玛,老子是野人?

既然称老子是野人,老子就让你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野人!我挥拳就朝郭大少打去,却被经理挡住了,板着脸问:“先生,请问你有我们这儿的VIP贵宾卡吗?”

“没有,怎么了?”

经理说:“如果没有,请去外面普通场所消费,这里面只接受VIP贵宾……”

“我不是来这什么VIP地方消费的!”我十分恼火。

经理怔了片刻问:“那你来这儿是?”

我指着郭大少恼怒地叫道:“我朋友被这叼毛拉进了包厢,快给我开门,把我朋友放出来。”

“这……”经理望向郭大少,面露难色,郭大少冷冷地说:“说的什么屁话?谁拉你朋友了?你朋友是谁啊?”

我压抑住心中的怒火说:“敢把门打开让我进去看看吗?”

“请便。”郭大少不屑一顾。我趁机推开了门,只见里面光线非常灰暗,摆着一张茶几与一座沙发,而沙发上坐着好几个,都是女孩子,我进去时,他们齐朝我望来,有一个女孩子却低着头,长长的秀发垂了下来,完全看不清她的脸,不过我一眼便认出她就是郭菲。

“郭菲!”我叫了一声便跑了过去,一把将抱菲抱了起来,郭菲秀目微闭,昏迷不醒,她身旁的那些女子齐问:“你谁啊?”我愤怒地说我是她朋友!那些女子切了一声,不过并没有再来阻止我。

我看那些女子中有好几个虽然眉清目秀地,可目光呆滞,跟傻子似的,我没有理会她们,抱起郭菲就朝门口走,刚转过身却被郭大少挡住了。

“去哪儿?”他阴沉沉地问。

“怎么,你想要我报警吗?”我冷冷地问。

郭大少哼了一声,阴阳怪气地说:“你若报警,对你一点好处也没有。”

从刚才经理对郭大少毕恭毕敬的那奴才样看来,这郭大少非同一般之人,难道他爸是李刚?包厢里有这么多女孩子难道都是他的情人?可这畜生有这么多女人了还要来抢我的女人,叔可忍婶不可忍,我恨不得一脚踢爆他。

但是,现在郭菲昏迷不醒,当务之急是救醒她,我暂时将愤怒与仇恨抛至一边,冷冷地瞪了郭大少一眼抱着郭菲飞快地朝包厢外跑去。

我径直将郭菲抱到医院,医生说她被吸了超强的麻醉药这才导致昏迷,我极郁闷地来到走廊上,发现顾枫竟然也在这儿,我问他在这儿干什么,他叹了一口气,黑着脸道:“别说了,在网上跟一个妞约炮,谁知道竟然中招了,玛的,这不是陪她来……”他边说边做了一个咔嚓的手势,我说你他玛的真是太厉害了,我很欣赏你。

顾枫问我来这儿干什么?我说郭菲中招了,顾枫似笑非笑地说:“难道,你也是同道中人?你小子这样不行,再怎么样也不能对同学下手啊。”我说你知道个毛!便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跟他说了,顾枫骂了一声,问郭菲在哪儿,我就带她去了郭菲的病房。

这时,郭菲也被医生救醒了。

我问郭菲这是怎么一回事,郭菲说她去上洗手间,出来时,有一名男子上前来跟她搭讪,说请她去VIP包厢喝酒,郭菲对这种花花公子从来没有好感,自然没同意,而且掉头就走,那人突然从后面抱住了她,用一块湿毛巾捂住了她的嘴,然后她就什么也不清楚了。

我义愤填膺,这畜生敢伤害我的人,我要好好教训他。顾枫看了看我说:“蓝哥,你别冲动,那姓郭的敢公然用迷药迷人,绝对不简单,恐怕有很强的后台。”

“怕个鸟!”我愤愤地说:“难道他爸真的是李刚?可就算他爸是李刚又怎么样,难道就能无法无天?”

顾枫上前拍着我的肩说:“我也不能容忍郭菲吃这种哑吧亏,但我们不能鲁莽行事,先去调查调查他。”

我们再次来到“名人”酒吧,径直去找到了那位经理,经理看到我时,漫不经心地问:“你怎么又来了?有什么事么?”我开门见山地问那姓郭的是什么来头,经理冷冷地说:“他是我们VIP顾客,对于我们这儿的任何一位VIP顾客,我们都是保秘的。”

顾枫抽出几张红牛塞到经理手中,拍了拍他的肩,经理立即堆上笑容,对着顾枫低头哈腰地说:“这位小哥,你们来打听郭大少--有什么事么?”

你妹的,真是有钱能使鬼开口,老子今天总算见识了!

顾枫淡淡地说:“你就说说他这人是什么来路。”

经理立即伸出手来说道:“这个郭大少,那可是大有来头!”

据“名人”酒吧的经理所说,那郭大少原来是某个局长的儿子,在这一带一手遮天,也是臭名昭著,因为我们不跟这种人打交道,所以才不知道他的名号,而且据称那郭大少非常能打,许多混黑道的都被他整得服服帖帖,曾经也有人不服他,结果那些人都在这个世上消失了。

是真的消失了!

总之一句话,这郭大少,我们平民百姓惹不起。

“什么狗屁大少,不就是他老子是个鸟毛局长吗?我就不信他还真能无法无天了!”我说完就要朝包厢里冲,却被顾枫与郭菲给拉住了,那经理在一旁冷笑。

郭菲劝道:“蓝黛逸,算了,他又没伤害到我。”我说这怎么算了,你们越是懦弱,这种人就算觉得你们好欺负,所以就越会胡作非为,我一定要出这口气!

而我感到万分惊讶的是今天郭菲怎么了,吃了哑巴亏竟然一个屁也不放了?若是以前,她现在早就找那姓郭的算帐去了。

顾枫说:“你有这种为郭菲打抱不平的心,我很欣赏,但是,这不像电影里武侠里,可以快意恩仇,这是在现实中,我们要认清到自己的处境,这样才能安稳地生存下去。”

我还想说话,顾枫拍了拍我的肩说:“走吧,就当他是一条疯狗,你被疯狗咬了,难道你还要去咬疯狗一口?”

“是啊蓝黛逸,我都不生气了,你也别生气了。”郭菲主动挽着我的手臂往前走。顾枫朝我们看了一眼,邪恶地笑了。我想这郭菲今天有神经病,当着顾枫的面挽着我的手臂干什么?我们之间又没什么。

送郭菲回去后,想起今天的事,我很恼火,为什么那姓郭的是局长的儿子就可以横行霸道胡作非为?难道这天下没有王法了吗?若让他一直这样下去,只怕还会有更多的女孩子惨遭他的毒手!

我越想越气愤,顾枫说得好,姓郭的是一条疯狗,我不能跟疯狗一般见识,但是,它敢咬我,我就敢揍它!

看现在时候还早,我再次来到了“名人”酒吧,遇见了那名我最初见到的服务员,我问他郭大少有没有离开,他说没有,还在酒吧里,我想上天有眼,让这畜生还在这里,老子要好好教训教训他为郭菲报仇,也要出出心中的这口恶气。

可是当我来到那扇印有“VIP贵宾处”的大门时,只见有一名身穿马夹的男子笔直地站在那儿,站得笔直笔直,像是一位雕塑,想必是在看守着那扇大门。我略一迟疑,便大摇大摆地走了过去,刚到门口,马夹男伸手挡住了我,恭敬地说:“先生,请出示您的VIP贵宾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