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一章 道德皇帝/吾当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实力达到纯阳子这个阶段,他如果想走的话,我们是决计追不上的。见他走了,我也没再多管,全真依照他的道而创的,他自然要来看一番。

其实,如果孟长青想要卸任的话,纯阳子是一个极佳的选择,不过,这纯阳子似乎也不喜欢这些东西。

“那就是你口里的纯阳子祖师吗?”晓晓问道。

我嗯了一声,随即与晓晓一同进了主客堂。

进去的时候,他们已经将孟长青奉为了上宾,与全真话事人并排而坐,再不敢轻视他半分。

道门并不是以武为尊,他们突然这么尊重孟长青,孟长青的实力只是一部分,更大一部分是孟长青的胸襟。

我很好奇,孟长青如果创道的话,他的道会是什么?

这次他们并没有赶我们走,给我和晓晓也安排了一个座位。

坐下之后他们才开始讨论起了正事,因为才初次见面,并没有立即讨论卸任和上任的事情,只是说了一下道门现在的情况和面对冥界和人教的压力,要如何应对。

他们都是谨慎的人,这么重要的事情,自然得考查一番再说,不然随便交给一个人,孟长青不放心,全真的人也一样不会放心。

他们谈话,我和晓晓在一旁默默观看,实在无聊。

到最后的时候,他们才终于讨论到了正题之上,全真有一道士对孟长青提议道:“道门四派力量不容小觑,不能太过随便。长青先生性喜恬淡,全真之中暂时也没合适的人能接任这位置,我看,你那大徒弟叶海就不错,叶海为先生的嫡系弟子,能成为先生的弟子,品性自然过人,不如,叶海继任其余四个派系的掌教之位,日后与我全真合作,共同应敌。”

听到他说这个共同应敌,我便松了一口气,至少现在他们不再那么狂妄自大,能说出共同应敌了。

以往的全真道,很不屑与其他道教派系牵扯上,就算有交流的,那也只限于正一道而已。

孟长青听了这话,一脸笑意看着我道:“臭小子,想不想当?”

我忙摇了摇头道:“算了!”

他嗯了一声,不再提此事,这次商议的结果是下次再议,其实他们根本就没商议什么。就胡侃了几句而已。

孟长青其实是有意愿将他身上的掌教之位交付与我的,只不过他从来不强求我做我不喜欢的事情而已。

这次简短的商议结束,我们被留在了白云观,他们作为东道主,说是要让带我们好好参观一下全真道。

我不想在这里浪费时间,就跟孟长青说道:“师父,晓晓,你们在这里玩儿吧,我得去阆州一趟。”

“去做什么?我也要去!”晓晓第一个反应过来。

“在冥界的时候,袁天罡说让我到他的衣冠冢之中取一本卜经,现在冥界逼道门逼得很紧,去晚了,这卜经怕是就要落到别人手里了。”

孟长青自然知道袁天罡是谁,听我说我见到了袁天罡,并没有吃惊,反而皱了皱眉道:“你打算学相术?”

我嗯了一声。

“麻衣派现在没落,只因相术窥视天机,相士大多受劫难,你可要想清楚,相士比道士命运更坎坷。”孟长青道。

我想了想,我都已经这么坎坷了,也不怕再坎坷一些,于是说道:“就算我不学,也要将那本卜经取回来,若落到别人手里,是道门的一大损失。”

孟长青点了点头,看着晓晓道:“说得在理,丫头你也要去?”

晓晓嗯了一声,孟长青沉默了一会儿,然后重新回头步入了客堂,找到了那个主阵的道士,从身上取了几个大印交给了他,最后才出来。

“你将掌教之位交给他了?”我问道。

“并没有,只是让他暂代其余四派掌教,如果有人来犯,他便可以指挥其余四派,另外,交给他的话,如果其他四派受难,全真便不能再袖手旁观了。”孟长青笑道。

我呵了一声,道:“我还以为您是临时做的这决定呢,依我看的话,怕是你来这里之前就做好了这打算了吧。一来,可以把其余四派和全真道牵系在一起,二来您自己可以轻松一些,三来呢,这其余四派还在您的掌握之中。果真是我师父,自愧不如!”

孟长青见我打趣他,拍了我脑袋一下,笑骂了一声臭小子,随后又道:“阆州风景不错,你们去的话,我也跟去游玩一番!”

他要去我们自然不能拦他,他在这白云观交代了几句话,随后便与我们一同上路了。

我们三个人很久没这么在一起走过了,挺怀念的,不谈正事的孟长青,其实跟以前一样,挺喜欢笑的,以前每次见面,都和他谈正事,自然见不到他的笑容。

在路上的时候,我将冥界发生的事情跟孟长青说了一番,说道纯阳子祖师时候,孟长青有些许出神。

因为飞驳和杨云都在我身上,我就将杨云的那一部分给省略了。

阆州,就在现在的四川境内,巴蜀在道教之中有非常重要的地位,为我国道教发祥地之一。

去之前规划了一下,取得卜经后,便去拜访一下那些巴蜀古老的道教。

路上行得较慢,花了四天才到那盘龙山。

这盘龙山现在依然成了一片风景区,山体周围全是现代化的建筑,山里一些地方也被开发过了。

到了这盘龙山,我马上便惊了,叹道:“这么大,要怎么找?”

“袁天罡并不是普通人,先找个地方落脚,打听一下或许能找得到。”孟长青道。

依了他的话,三人在景区外面先找了一个住处。

风景区这边儿大多是农家乐,食宿他们都能提供,住在这里倒悠闲的很,唯一需要的,就是钱而已。

其实,钱我们也不用太担心,昭三三那几张卡上有,帮人看风水是个油水厚的活儿,看到昭三三卡里的余额时候,我都被吓了一跳。

因为孟长青蓄了长发,穿着道教常服,入住农家乐的时候,他们多打量了我们几眼。

其实,孟长青将头发蓄起来还挺好看的,以现在的化妆技术给他化化妆,加上天然的三千黑丝,绝对是个清秀美人儿。

另外,我和晓一个人背着古筝,一个人背着古琴,也引起了农家乐主人的注意。

“三位是剧组的,来这边儿取景?”

住进去歇息了一阵,晚上吃饭时候,农家乐的男主人上前跟我们搭讪。

长这么大,我还没见过拍戏呢,不过这里风景好,剧组来这里取景应该是常有的事情,听了店主这话,立马便多了一个期望,如果能在这里遇上拍戏的多好。

原以为孟长青会被这话题吸引,他却四处看了一眼,说道:“为什么这里只有我们三个人入住?”

提到这话,店主脸上立马布上了难色,好一阵后才解释道:“因为这店是才装修过的,所以来的人才很少,你看,你看,地上水泥都还没清理干净呢。”他指着地上水泥示意给我们看。

孟长青看了一下水泥,又四处打量了一眼,最后不再多说。

“怎么了?”我问道。

“你没发现,这里虽然是景区,但是人却极少吗?不止这家店,其他的店,人也都很少。这里风景不错,人却这么少,感觉有些奇怪。”

他不说我还没发觉,以前没到风景区来过,所以没得对比,现在经他这么一说,还真就觉得挺奇怪的。

想到之后,便再次将店主唤过来,问道:“这盘龙山附近,有没有一座袁天罡的坟墓?”

店主忙摇头道:“袁天罡的坟没有,不过有一座皇帝的坟。”

“皇帝?”

“就是建国之后,原来住在这盘龙山里面一个村的村民,占了山头自立中华道国,自称道德皇帝,开发这里的时候,被县里警·察局端掉了。那个道德皇帝就埋在盘龙山前。”

我听得苦笑不得,憋住笑问道:“那道德皇帝坟在哪儿?”

坟墓建立跟风水挂钩,既然那所谓的道德皇帝坟墓在那里,袁天罡的坟墓没准也在那里。

“哎呀,你们可千万别去那里,这些年差不多都一百多个人在那块儿自杀了,还有好多人在那里迷路,到现在都没找到。我不跟你们说,不跟你们说,免得害了你们!”这店主听闻我们有意要去那里,忙阻止我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