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九章 仇人见面/吾当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现在杀上去?这不开玩笑吗,真如他说的,还没上山就被人当鬼怪收了去,还报个毛仇。

不过,这笔账不可能就这么算了。

看了看晓晓鲜红欲滴的红唇,想起刚才她奋力的一吻,我不由得又有些口干舌燥。

晓晓见我眼神怪异,以她七窍玲珑心,恐怕早就猜到我在想什么了,不禁又羞红了脸,不过却没戳穿我,有些弱弱问道:“叶海哥哥,你在想什么?”

我干咳了两声,化解了这尴尬,说道:“晓晓你的血液有些奇特,可以净化人的灵魂,你千万不能让别人知道了这事儿,不然到时候会引来很多人的觊觎。”

“也能净化你的灵魂吗?”晓晓一反常态问道。

我犹豫了一下,随即点了点头,说道:“我不需要你的血,你现在身体很虚,好好休息。”

晓晓哦了一声,眼神儿里明显写着有打算几个字。

晓晓躺下之后,我坐在在一边守了起来,等到晓晓睡着了之后,贼道士说道:“你到底想不想变强?”

“想。”以前没追求过什么力量,以为天塌下来了,孟长青会帮我扛着,但是接连出的这些事情,让我明白,就算是孟长青,也有力不从心的时候,而我这个大弟子,恰恰将他逼上了杀道之路。

“既然你想变强,就早点拿下这女娃娃。”

我随意糊弄了他一句,安静坐着按照以前悟道之路重新走了起来,孟长青的喝茶性修之法是我所见过的最高明的方法之一,这次是灵魂状态,便将茶换成了炁,让它在体内游走。

这些炁进入体内,慢慢融入三魂之中,如此几个小时之后,实力由一个普通鬼魂提升为祭酒级别。

“诶,你的修炼方式倒挺新颖的,以性修入道,见所未见。”等我修习结束之后,贼道士说道,“以你现在的资质,即便是走了一遍这过程,再比踏入祭酒,也要十天左右,你竟然在短短几个小时就完成了。”

“说明我天姿聪颖呗。”我毫不在乎应道。

“跟我扯!”贼道士说道,“你这种修习方式很柔和,我有一种比较刚阳的方式,刚柔并济,以后可以保证你同等级无敌。”

“这么厉害?”我有些吃惊。

“哈哈,那是当然。”贼道士对我的表情颇为满意,哈哈笑道,“你的方式是以性修入道,提升过程中顺便修习道术。我的方法与之相反,先修习道术,在修习过程中辅以性修。”

一般的修习,都是两者一同修习,我修习的却是着重一方面。

“两者融合,不就变成了普通的修习方式了吗?”我问道。

“当然不同,我的意思是,你走完性修之路后,压制修为,再以武修再修习一遍。”

这种偏向一边的修习方式有很大的弊端,光走性修之路,如果没有很好的道术辅助,就会达到心境到了,却没实力。光走武修之路,就会造成实力到了,心境不到。

两者结合自然是个好办法,不过,别人修习到一个等级只需要一次,我却需要修习两次,很浪费时间。

“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贼道士就说了这么一句。

我犹豫了一下,压制修为,开始直接从道门简单的道法入手,不得不说,光走武修之路,确实有些刚阳,因为灵魂承受的东西永远在它本身承受力之上。

演练至天亮,收心调息了一会儿,因为第一次走武修之路,多花了几个小时才提升到祭酒初期。

“咦。”我才刚结束,贼道士就发出了惊叹之声,“你小子竟然达到了武修祭酒级别,以你的灵魂纯度,不应该啊!”

我也有些不明白,只能将它归结到天份之上。

贼道士对我的话不屑一顾,但又没法反驳,只能作罢道:“你这样的修习方式,可以在心性、武力两方面绝对压制同等级的人,再加上你是觉醒了的帝星,跃阶挑战,也可以试一试。”

贼道士说话之时,晓晓也已经起床了。

我看了一下外面,决定回茅山去看一下爷爷他们,血浓于水的亲情在那儿,好久没见他们,有些想念。

晓晓是一个人过来的,暂时把这边的事情搁置,也与我一同返回了茅山,那里隐隐成了我们大本营了。

晓晓问了我灵魂状态的原因,我答道:“知道你出事,就元神出窍,以神游术赶了过来。”

“可是神游术没那么厉害呀?”

“神游术没那么厉害,我厉害嘛!”我笑道。

晓晓对这个理由颇为相信,出店买了一顶帽子给我,随机与她一同回茅山。

茅山几座主峰依然飘渺至极,进入茅山有种进入仙境的错觉。

回来通知了茅山的,茅山一个主要人员已经在大茅峰恭候,见了晓晓都道:“见过掌教!”

“挺威风的。”我打趣道。

晓晓嘻嘻一笑:“走啦。”

进入圣师阁,见眼前几人,马上收起了笑意道:“孟祖爷爷、爷爷、二奶奶!”

三人都嗯了一声,孟伟业看了我一眼道:“这次出去,改变了不少啊,身上邪气少了不少,我们也安心了。若是因为我们的安排让你走上不归之路,那样我们有何脸面去见列祖列宗!”

“有劳孟祖爷爷挂念了。”我道,四处看了一下,没有见到那个满口‘哎呀’的卢豪,看来他果真已经散掉了,他们师徒四人,总是不能团聚。

这里除了爷爷他们三人,飞驳还有茅山其他要员都在。

我看了飞驳一眼,飞驳对我挤了挤眼睛,略显俏皮,她倒是改变不少,不再那么冷冰冰的,至少对我们是这样。

跟爷爷他们说了几句话,约定晚上秉烛夜谈,他们现在还有别的事情要做,先行离开,这里就剩下了我、晓晓、飞驳三个年轻人。

孟伟业他们刚走,飞驳就上前道:“喂,那个,杨云一直在你身边吗?”

我看飞驳急切的样子有些好笑,没想到她这冰山美人也会表露这种表情,答道:“对。”阵名布弟。

“他……还好吗?”

我点头答道:“挺好的,也挺拼命的,说是没有能力让你成为这世界上最璀璨的女人时,他不会回来。”

飞驳哦了一声,脸上有些失望的神色,不过马上道:“你走的时候带我去吧,我就偷偷看看,不跟他见面。”

我有些无语,道:“你们俩有受虐倾向吧,见一面能咋滴,我带你去倒是没问题,只不过你现在是孟祖爷爷的徒弟,他能放你走吗?我看他挺凶的。”

飞驳剜可我一眼道:“那算了,我去弹琴,你们聊。”

我和晓晓相视笑了两声,晓晓随即到正欲抚琴的飞驳面前道:“飞驳姐姐,跟我们一起去逛逛吧。”

飞驳愣了一下,带上斗笠与我们在茅山四处逛了起来。

逛至夜晚将至,我对飞驳说道:“那边出了一些事情,我不能光明正大回去,等过些时日,我回去时候跟孟祖爷爷说一声,带你过去一趟。”

我其实也有自己的打算,现在那个假叶海肯定控制了我的势力,我这样出去他们勒们不会信我,把飞驳带上,就是一个最好的佐证。

“谢谢。”飞驳道。

傍晚时分,我们正欲返回时,有两个小道士前来唤我们:“掌教,孟掌教让我来唤你们回去,有客人来了。”

晓晓嗯了声,一行人返回大茅峰,进客堂见了两个熟悉人影,正是那土肥圆柏松和那个瘦子,除了他们俩,还有两个提着东西的小道士和一个仙风道骨的老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