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一章 叶海之墓/吾当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里估计就我一个人注意到了这点,看见后马上默不作声,因为那尸体已经被我们烧掉了,现在说出来,肯定会生出诸多是非。

因为那什么张寡妇度与我们家没什么交集,就没准备去那里。

因为我们在这里已经守了一晚上了,也算是仁至义尽了,午饭过后,穆武他们离开这里,回到了蛇头村。

我和阿娜随后也离开了这里。

回到家之后,我依旧是修道,阿娜则自个儿漫山遍野地跑,有些乏味。

在当天晚上,三队又响起了三声炮声。

两天死了三个人,这事儿绝对不正常,肯定有古怪之处,不过我没准备管,穆武在这里,他见我不管的话,他肯定回去管的。

果然,就在这第三个人死了之后,穆武找到了我,说道:“今晚上我去看看,你去陪陪你姐,别让什么脏东西靠近他们。”

我恩了一声,自认为这点小事儿还是能办好的。

穆武走后,我和阿娜到了村子上方,打算通宵达旦守着。

叶韦婷好几次催促我去睡觉,都被我婉言拒绝,叶韦婷不好让我一个人等着,也陪着我干坐了起来,她是活死人,连续几天不睡觉对她没多大的影响。

至深夜了,我准备起身活动活动筋骨,就开门出去围着屋子转了一圈,刚走到屋子后面,就看见在屋子后面的椿树林里一个黑影站着。

“谁?”我喊了一声。阵呆长技。

那人听见我的声音,转身悻悻离开,等他走后,我过去看了看,这地上掉了一个红色簿子,正是王安全家写礼金的簿子,簿子翻在了我们挂礼的那一页。

我们写的都是爷爷二奶奶他们的名字。

我将簿子捡了起来,四处看了看,然后在屋子周围布上了一些防范的东西,然后才回屋。

进屋叶韦婷问道:“谁来了?”

“估计是王全安吧。”我将手里礼簿拿出来。

叶韦婷却道:“他来的话,咋不进屋?”

礼簿一般都掌握在至亲的人的手里,别人也拿不到,除了王全安还能是谁?不过他的行踪确实有些令人可疑,如果不是他的话,那就跟王华清脱不了干系。

想了想,了解王华清的,无非就是二奶奶的,犹豫了一会儿,打通了茅山的电话,直接问道:“穆万童睡了没?”

“你是谁?”对方明显有些警惕,没确认我身份之前不愿意跟我说太多。

“我是叶海。”我道。

“是你啊,穆老太太重病,估计撑不了多久了。”对方说道。

我听后心一惊,现在轮到二奶奶了吗?

“她现在在茅山吗?”我问道。

“叶老先生本来准备打她送到医院去的,但是老太太不肯,说在医院死的话,肯定会死在重症病房,死之前没熟人陪,所以才不肯去,你找她有事?”

“她现在能说话吗?”我问道。

“还能,我马上找她。”对方说道,之后等了几分钟,电话那头传来二奶奶沧桑的声音:“海娃子啊。”

“二奶奶。”我喊了一声,以前多多少少对她有些怨气,当她真正快要离开时,才明白,我所谓的怨气,全部是对她的眷念而已,“您快去医院吧。”

我声音中夹杂了几分央求,二奶奶听后却道:“不去了,我的情况我清楚,你这么晚打电话过来,有什么事儿吗?”

本来有事的,现在什么事情都不重要了:“就想和您说几句话,您赶快去医院吧。”

二奶奶笑了两声,避过医院的话题不聊:“我正好有些事情要跟你说呢。”

“您说!”

“你是在坟头上出生的,你知道吧?”二奶奶问道。

“知道。”我说道。

“你不是你爸妈亲生的,你知道吧?”二奶奶继续问道。

我听后愣了一下,这我还真不知道:“那我是谁生的?”

“当时计划生育来检查的时候,你妈挺着大肚子跑的时候,羊水破了,她怀的那个流掉了,我去把死婴接出来后才跟她一起回村,在回村的路上,在一个坟头上看见了你,当时你连衣服都没穿,我们见没人要,就把你捡了回来。”

这些事情我从来都没有听说过,我只知道我是在坟头上出生的,原来我是在坟头上被捡到的。

“你妈之前怀那个的时候,就在流产前几天,我做梦梦见天上星宿掉了下来,我以为那个星宿是你妈肚子里那个,但是生下来是个死婴,我就知道那颗星宿不是你妈怀的那个……正好回来的时候,在坟头上捡到了你,那坟的位置,跟我做梦梦见星宿掉下来的位置一模一样。”

“那我亲生父母是谁?”

“就是因为没找到你亲生父母,所以这么些年,我们都没提过这事情,而且,这件事情,只有我和你父母还有你爷爷知道,我刚才跟你爷爷商量了一下,还是决定把这事儿告诉你。”二奶奶缓缓说道,“因为当时做梦梦见的是七杀星掉下来了,所以我们才决定把杀业转到你身上。”

“哦。”我应了声,因为不知道怎么回答。

“当时是在一个叫叶海的坟头上捡到你的,刚好你爸姓叶,所依就跟你取名叶海了,给你取名字叶海,并不是想要害你,只是信了缘分而已。”

感情我叶海这名字是这么来的。不过这附近就一座叶海的坟墓。

“是不是坟茔地里面那个叶海?”我问道。

“恩,就是那里。”二奶奶说道。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个叶海当时已经死了,肯定知道是谁将我放在坟头上的,明天去问问他,或许能知道些什么。

“我爸妈现在在哪儿?”我道。

“你亲生父母还是养父母?”二奶奶反问道。

“当然是养父母。”我道。

“以前还经常打电话的,最近几年没打过电话了,不知道他们去了哪里,你爷爷也不知道,你要有时间就去找找他们。”

我恩了一声。

二奶奶随后又说道:“对了,我们捡到你之后,三队的王华清隔三差五就去那个叶海的坟前看,你如果想找你亲生父母的话,可以去问问他,他没准知道些。”

“他已经死了,死在了叶海的坟墓后面。”我说道。

这次轮到二奶奶犹豫了,一会儿后说道:“死了就死了吧,你满月的时候,他送来的些东西全部都带凶带煞,肯定没安什么好心,正要提醒你呢,以前你身边都有人陪着,这次回去一个人,小心一些。”

“他死后,又接连死了两个人,他真的是一个铁匠吗?”我问道。

“恩。”二奶奶恩了一声。

二奶奶说完,体内突然传出贼道士的声音:“铁匠就是半个阎罗,炉火烧得旺,跟地狱一些地方很像,很容易引诱鬼怪过来,一过来就被炉火炼化了,因为铁匠抢了阴差的生意,很不招阴差喜欢,那王华清老年不打铁了,还能活这么久,要么就是跟某个强大的鬼怪扯上了关系,要么就是跟冥界扯上了关系。”

贼道士突然醒过来让我有些吃惊,更让我吃惊的是他的这番话。

这小小的山村,还真是卧虎藏龙!

我将贼道士的话说给二奶奶听,二奶奶听后说道:“可能是这样的,他以前害过你,照你这么说的话,他的态度,应该代表了他背后那人的态度,你小心一些,我这边儿有点事情,先挂掉了。”

二奶奶最后几句话说的很急促,明显是说不下去了,身体出了很大的问题。

二奶奶才刚挂掉电话,贼道士说道:“上次我注意到了那个老太太,自然老死,可以用药物延缓一段时间,再撑个几年应该不成问题。”

“有什么办法?”我忙问道,开始激动了起来。

“道门中有丹道一派,现在炼丹的很少,但是精通中医的人很多,专修丹道的门派叶很多,这些门派中藏有很多药物,只要去求得下面几种药物,请专门的炼丹的道士熬制,然后给她服下,她就可以再撑上一阵。这段时间,可以再想别的办法。”

“什么药物?”我忙问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