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一章 阴阳界里的人/吾当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无为子說的前面一点,我心领神会了,不过第二点。让我有一些不解。

“?脉之皇既然不易切断,道门现在有把握能将它切断?”我问道。

众人听后,将目光放在了我和孟长青的身上,打量了好几番之后才说道:“万族林立,皆有其王者,也有其皇者,鬼有鬼王,人有人皇,?脈也有?脉之皇。能降服或切断?脉之皇的人,只有人皇!”

“我师父?”

无为子点了點头:“不止是你师父,还有你,你和你师父都是人皇,但你的修为尚浅,降服不了?脉之皇,现如今,你师父倒可以尝试一番。”

难怪他們现在就敢对?脉之皇出手了,原来是将宝压在了孟长青的身上。

?脉之皇再怎么厉害,也只不过是死物。对上孟长青这个人中帝星,自然要差一些,用孟长青来切断?脉,倒也不失为一个法子。

现在人選确定好了,但却还没有确定到底要不要現在就对?脉之皇下手。

之后众人讨论了好一阵,依旧没有结果,切掉?脉之皇,就代表着冥界的衰落,更将道门推向了生死存亡的边际,这两则孰轻孰重,一时间真的不好判定。

所谓的茅山宗封禅,只不过是道门的一个借口,用来迷惑世人的,如果将道门真实目的公布出去。怕是直接会惊动天下。

我作为旁观者见他们一直纠结,就说道:“能不能我师父实力到达一定程度再切掉?脉?到时候就算冥界找麻烦,也多了一分震慑。”

无为子却道:“如你所说,现在乱世已经降临,万族皆在进步,争取不在乱世中被淘汰,道门的人实力在提升,冥界人的实力也一样在提升,且冥界条件得天独厚,速度比我们快上不少,切掉?脉宜快不宜迟。”

无为子纵观全局。说得颇有道理,我一时间找不到理由来应对,又坐在一边不说话了。

无为子见众人不再说话,就道:“各位还有什么要说的没有?”

众人沉默不语。

无为子继续说道:“既然这样,那今天就暂时到此为止,明日上泰山。继续商议。另外,今日之事切不可向外透露半分。”

这里的人都知道这事情的重要性,自然不会往外说,各自散了,返回了住宿的地方,准备明天登泰山。

我们回去时,晓晓她们三人还在聊着属于她们自己的话题。

我和孟长青到了门口,又折身去了另外一个房间。

我和孟长青都有一个相同的认识--女人之间说话的时候,男人是插不上嘴的。避免无聊,只能先行离开。

一直呆到午夜,孟长青确实很困了,就小憩了一会儿。

而我因为是灵魂状态,再加上学会了炼炁化神,想困都难,没有睡意,就出门在阳台上站了会儿。

阳台的对面是一片松树林,松树一年四季不落叶,即便是现在,也还是葱葱郁郁的。

正观看是,松树林中传来吱吱的叫声。

我心生好奇就步入松树林查看了起来。

四面环视时,咻地一声,一枚松果向我袭了过来,我伸手抓住了袭来的松果,循着松果的轨迹,发现了偷袭我的‘元凶’。

是一只灰色小松鼠,见我发现了它,它竟然不逃走,反而再向我丢了一枚松果过来。

我避开袭来的松果,佯装生气说道:“小家伙儿,再调皮,我就把你弄回去炖汤吃。”

见我说话,它这才折身离开,我也转身准备回去。

不过才刚转身,它又一枚松果丢了过来,我回头一看,它正端坐树枝上打量着我,手里又抱了一枚松果。

“你让我跟你去?”我问道。

见我说话,它又折身离开。

我猜测大概就是这个意思,就一路尾随着它行走起来。

它是往泰山底部去的,期间穿越好几个荆棘丛,这里根本无人行走,亏得我是灵魂状态,不然寸步难行。

走了一阵后,它跳入了一宽约三十厘米的绝壁夹缝之中。

我在这里驻足观望了会儿,问道:“你要带我去哪儿?”

松鼠不可能说话,停下等我,不断吱吱叫唤着,在催促着我快些。

我抬头看了一下,这地方跟刀切出来的一样,两边绝壁高耸如云,一眼看不到顶。

“这里就是阴阳界了吗?”我自言自语道,这里的环境果然配得上这个名字。

从周围环境可以看出,这里人迹罕至,我怕是第一个来这里的人,没有感觉到危险的气息,就迈步走了进去。

这绝壁太窄,活人根本走不进来,但对灵魂来说,过这地方简单至极。

窄壁走了约有一千米才终于走完,前面景象让我大吃一惊,原来在这天堑的后面,竟然有这么一个世外桃源。呆叨序亡。

通道进来后,这里百花齐放,草木丛生,一些水潭里还能看见蛇在栖息。

只一个转眼,小松鼠就失去了踪迹,我在这里四处寻找着它的踪迹,穿越了一片密林后,竟然在前方看见了一间木房子。

“这里竟然有活人?”我惊叹了一句。

这地方与世隔绝,外人想进来,要么从天而降,要么将泰山两边移开,难度极大,所以看见木房子,自然及其的吃惊。

因不清楚房子里是什么样的存在,就拔出了七星破杀剑走了过去。

到木房子门口喊了两声,没人回答,就自作主张推开了房门。

“你是?”开门看见一英俊非凡的男人正抚着手里的松树,正是刚才给我引路那一只。

这男人抬头看了我一眼,打量了好一阵后才说道:“进来吧。”

声音及其平淡,听不出半点不凡之处。

我进去找了个地方坐下,问道:“你住在这?”

他年龄顶多不过四十,如果说他是外面进来的,我不是很相信,便用阴阳眼察看起了他的底细。

不过阴阳眼开启,却看不穿什么,甚至连他是人是鬼都看不透。

“对啊。”男人放掉了手里的松鼠,转了个方向看着我说道,“这么久以来,你还是第一个来这里的人。”

“你在这里很久了?”我试探问道。

他点点头:“也不是很长。”

“你是黄飞虎?”我猜测了一番,这阴阳界既然是黄飞虎切出来的,那么他最有可能住在这里。

听见我说黄飞虎,他笑了笑:“呵呵,黄飞虎……东岳大帝!我不是他,但是他却是我一个老朋友了。”

黄飞虎是殷商时期的人,他自称黄飞虎的朋友,那他也是殷商时期的人?

以前叶爷爷讲封神演义时,讲过不少黄飞虎的事情,对黄飞虎身边的人也有不少了解。

不过想遍了所有人,都没找到一个跟眼前这人特征相符合的人。

“其实,我是被黄飞虎封印在这里的。”男人开口说道。

我听后一惊,看了一下四周,这里四面环绕绝壁,是个绝佳的封印场所。

黄飞虎只在这里封印过一个东西,那便是?脉之皇!!!

“你是?脉之皇?”我满脸不相信问道,?脉在我的印象中就是死物,跟顽石一般,顽石不能开口说话,?脉自然也不可以。

我只是抱着试一试的心态问一下,没想到他竟然点了点头:“正是!”

我的世界观彻底被颠覆了,?脉竟然可以说话,这是什么概念?

他或许是看出我心中疑惑,就说道:“我们?脉也是万族中的一员,不过灵智太低,在世人眼里跟死物无异,但只要经历的岁月够长,灵智还是可以开启的,世间灵智最高的莫过于人,人开启灵智只需要两三年,蛇开灵智需要数十年,树开灵智需数千年,?脉开灵智,动辄需要万年!”

“那么,您多少年了?”

他摇了摇头:“没记过。”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