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六章 孟长青魔性的一面/吾当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给我住嘴。”无爲子突然怒吼了一声,将玄城惊吓在原地,久久没反应过来。

这里只有孟长青的嫌疑最大。玄城怀疑孟长青不是没有道理,酆都大帝自然也想到了孟长青的身上,盯着孟长青说道:“孟长青,二十年前因为你对冥界有用,所以我们才任你胡作非为,莫不是你以为我冥界真的怕了你?”

玄城見酆都大帝将注意力转移到了孟长青的身上,露出了戏谑之色:“孟长青,你区区净明道执事,有什么資格插手我道门重要事宜。你快些把你夺去的龙脉之皇交出来,若你真有那逆天的本事,自己应对就好,拉上我道门做什么。”

我看玄城这可恶嘴脸,很想上去狠狠刮他两个耳刮子。

孟长青对道门数不尽的尊重,但是尊重卻不等于无尽的忍让,玄城这嘴脸也让孟长青有了些怒意,说道:“我敬你是道门前辈,不与你计较,如果你再纠缠不清,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哼哼。你能怎麽样?杀了我吗?”玄城料定孟長青不敢对他动手,挑衅道。

孟长青不再搭理玄城,而是看向酆都大帝说道:“二十年前你冥界没能杀掉我,是你们的错误。到今日,就算我拿了龙脉之皇。你又能拿我怎么样?”

酆都大帝听后勃然大怒,挥动生死笔划出一个灭字,磅礴阴森寒气聚集,九州为之失色。呆住圣血。

“既然如此。今日杀掉你也不迟!”酆都大帝怒吼一声,灭字已勾勒完毕,笔毫一挥,堪比天罡印的一击祭出。

酆都大帝第一击没有丝毫试探之意,而是直接冲孟长青性命来的。

“天真巅峰。”我叹了一句,他的修为比在酆都殿时又精进了几分。

轰……

一股磅礴气势自孟长青身上爆出,期间隐隐还有道则之力,这边儿道士除了那么少数几个人,其他的都不由退后了好几步,避免孟长青这道则之力伤到自己。

孟长青拔出桃木剑一剑劈了出去。

咔!

那灭世之力直接被孟长青击溃散开。

“孟长青,你拿着道门旗帜到处招摇撞骗,今日我就代替道门除了你这道门叛徒。”玄城见孟长青和酆都大帝交上手了,爆出了自己天真初期的修为。

“这玄城怕是要反出道门了,这是在向冥界表示自己的诚意呢。”贼道士突然开口道。

“我们要出手吗?”我见玄城和酆都大帝两人围攻孟长青,有些着急问道。

“你师父没那么快就败,再等等。”贼道士说。

玄城加入战斗,双手划圆,一个硕大的黑白太极在他面前呈现。

“玄城,你想造反吗?”无为子突然吼道。

玄城是个势利眼,这会儿已经打定主意要向冥界投诚了,如果停手的话,非但达不到投诚的效果,反而过遭到道门的排挤。

于是道:“造反的是他孟长青,不是我。”

说完就将太极祭了出去。

无为子叹了口气,拿起了手里拂尘,拂尘三千银丝一绕,天真巅峰修为尽显无疑。

“大家一起上。”酆都大帝喊了一声,他身后上百的阴魂瞬间将修为尽数展露了出来。

而道门这边,所有人也展露修为,迎了上去。

两方都是这世间最巅峰的存在,光这一股气势,就足够惊人了。

“长青,玄城已反,我缠住酆都大帝,你去解决了这道门叛徒。”无为子跟孟长青说道。

无为子作为全真的副掌教,实力自然不容小觑,他和酆都大帝都是天真巅峰存在,就算不敌,也不会落败。

孟长青恩了声,转而看向了玄城道人。

玄城道人见孟长青将目光看向了他,神色一惊,不过故作镇定道:“在我眼里,你只是一个小辈,怎么,你想对前辈出手?”

玄城话音刚落,孟长青就直接一剑刺了过去。

“我所敬重的道门前辈,不包括你。”

不过他的桃木剑太普通了些,这一剑并没有起到什么太大的作用。

“师父,接剑。”我取下七星破杀剑扔给了孟长青。

孟长青迅速将自己的桃木剑插入了背后的裹布中,接过七星破杀剑后身上煞气竟然自行被激发,与剑上杀气交相辉映。

“他竟然有这么重的杀气。”即便在交战之中的道士都惊了一下,孟长青在他们眼里是一个温文尔雅之人,谁都不会想到他会有这么有杀性的一面。

玄城也被孟长青身上的气势所惊,不过嘴上却道:“就算多了一把……”

轰……

话都还没说完,孟长青的剑已经刺在了他的胸膛之上,煞气和杀气顿时将玄城整个包围,玄城满脸难以置信,孟长青是天真中期,他是天真初期,就算有些差距,但也不至于一击落败啊。

“你……”

“这世间,无人可欺我徒儿,我不愿杀人,本想放你一马,但你却三番五次找晓晓和叶海麻烦,怪不得我。”孟长青说完一掌拍在了玄城头上,顿时将他打的人魂分离。

再迅速并指念灭神咒,玄城魂魄话都没说,就消失在了世间。

一击击败一个天真初期的高手,就算是冥界那边的人都惊呆了,这得什么样的实力?

轰……

正在此时,一簇蓝色火焰燃起,我转眼看起,竟见上次在茅山逼退玄城的那老人燃烧起了自己的魂魄。

“控灵禁术。”老人并指念了几句,然后一手执一个同龄摇晃几下,灵魂自肉体中脱离出来,一股不弱于天真巅峰的波动自他身上传出。

“快退。”与他相对那两个阴魂大惊,连连后退,不过却已经迟了。

茅山禁术失败率极低,老龙洞之中,那红袍老人用这招封印了一个冥界阴帅,现在这个茅山老人,直接将面前的两个天真初期的阴魂封印进了铜铃之中,自身灵魂一分为二,化作了封印。

无为子见后,眉头一簇,数不尽的心痛。

“师叔!”孟伟业见老人铜铃落地,一掌劈开了前面一个阴魂,走了过来。

而无为子因为老人的死去分散了一些注意力,被酆都大帝正面击中一下,倒飞了出去。

“孟长青,该你了。”酆都大帝叫嚷道。

“贼老,我们快出手吧。”我道。

“等会儿。”贼道士说道。

我都已经急得心里发痒了,他还等会儿,眼看着道门中人一个一个受创,我实在坐不住了。

孟长青手持七星破杀剑,浑身杀气应对酆都大帝,酆都大帝作为冥界大帝,身上龙气尽显。

“孟长青,若是你执意不交出龙脉之皇,那我只要将你带回冥界,如往日一般,汲取你帝星的运势为我冥界所用了……第一次那个女人以生命为代价救走了你,第二次又一个女人以生命为代价觉醒了帝星,这一次,还会有谁来救你?”酆都大帝道。

我虽然不知道那个女人是谁,但是李妍和那个女人都是孟长青心里永远的痛,第一次是大闹冥界,第二次韶华白首,足以可以看出这两人在他心中的重要性。

果然,一提到这事儿,孟长青身体微颤了一下,仰头看了一眼天上紫微星旁边的那颗星,本来黑色的头发又在顷刻间变为了白色。

“师父?”刹那间白头,将我吓了一跳。

“长青。”无为子也惊呆了。

孟长青没理会我们,紫色帝气和墨色煞气化作苍龙扶摇直上,猩红色杀气将他双眼也染得猩红了。

魔王!

这是我见现在孟长青这状态的第一个印象。

一向温文尔雅的孟长青竟然也有这么魔性的一面,此时的他仿佛一头被封印已久的洪荒猛兽一般,周围所有人的战斗都已经停止了,战战兢兢地看着孟长青,就算是道门中的人也一样。打心底惧怕了现在这样的孟长青。

李妍和那个女人都是孟长青的软肋,对她们的悔恨造就了孟长青对我们的关怀,现在这伤疤再次被揭开,而且是两个伤疤,他这次是真的怒了。

“这一次,谁来救你?”孟长青反问道,手指自剑锋上划过,一滴滴鲜血顺着剑锋掉落到了地上,同时嘴角微微蠕动着。

地上血液迅速蒸发,天上帝气煞气也在此时交相盘旋在了他的头上。

“血咒。”孟长青轻念一句,身体刹那间一分为三。

三个分身竟然都有天真中期的修为。

血咒为道门禁术排行中第一名的存在,可以瞬间将修为拔高数个层次,如此一来,分身的修为自然也会被拔高。

咻……

道我分身手持七星破杀剑,猩红色杀气褶褶生辉,在刹那间就已经到了酆都大帝面前,一剑贯穿了过去。

这三个分身出现得非常迅速,酆都大帝都没反应过来,忙用生死笔挡剑。

卡擦……

清脆一声,酆都大帝手里生死笔断为两截,而他本人也已经被这一剑削去了半个身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