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二章 有主/吾当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阁皂宗现在衰落趋势已经很严重了,其真正的实力,怕是比当初的净明道强不了多少。不过实力虽然不怎么样,但是这阁皂山却是一个旅游胜地,作为东道主的阁皂宗,自然从中捞了不少油水。

道门有三十六福地,七十二洞天之说,这阁皂山便是第三十六福地,如此圣地,自然能引来不少的游客。

我们去的时候,阁皂宗山门还没有开,而里面似乎已经交上手了。

原以为两方交手会引起很大的震动。但是并没有。

我们至山门,两个守门道士喊停我们,问道:“你们是谁?”

“金丹派冯河,前来拜山门。”冯河说道。

这几个道士听过冯河的名头,在冯河说出他名字之后。马上说道:“我去叫监院,两位先等一会儿。”

守门道士离开一会儿后,一个紫袍道士从道观里面迎了出来,见身着道服的冯河后,马上喜笑颜开:“冯少门主,快请进。”

随后又将目光放在我的身上。马上就露出了惊愕之色:“叶海?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我现在虽然是截教的掌教,但是道门在我眼里一直是我的生根之地,截教跟道门的关系交好,两方都知道,所以对我没半分排斥,不止不排斥,还带有几分感谢。

“见过监院。”我行了个道礼。“福生无量天尊。”

这监院以道礼回应,将我迎了进去。

我们进去时,正好看见一身炼鬼门服饰的张阳和道门的以为执事对峙。

阁皂宗很多人围观,炼鬼门也有不少随从跟着,但双方并没有多少杀气,场上有杀气的,也就张阳和那个执事。

“炼鬼门不是被端了吗?怎么还有人。”我有些疑惑,和冯河驻足观望起来。

冯河笑了笑:“端掉炼鬼门的,应该就是你吧?炼鬼门确实被端掉了,不过两年前。不知道得到了哪方势力的支持,重新崛起,门主为张震天,张阳现在是炼鬼门的少门主。”

我听了更疑惑了,张震天很恨张鼎天一脉,张阳是张鼎天的儿子,张震天现在是炼鬼门的门主,又怎么会让张阳去当少门主?

我还没疑惑完,冯河继续说道:“炼鬼门重新崛起之后,张阳四处寻找人挑战,实力提升非常迅速,因为他能使九种不同颜色的火焰,所以就被人称为炎公子,也是外人看好的年轻一代中,最有可能证道的人之一。”

原来是挑战,我说呢,要是炼鬼门真的敢动阁皂宗的话,龙虎宗、茅山宗都会插手吧。

“最有可能证道的人之一?”

冯河点了点头:“是的,之一。”

我看冯河面目,对这张阳有几分敌意,跟看我的时候一样,就猜出了几分:“你也是这其中之一吧。”

冯河哈哈笑了两声:“哈哈,如果你没有消失两年多,肯定也有你的名字,不过这都是一些虚名,没什么了不起的。”

嘴上说不要不要的,但他的眼里,写着的全是野心,加上对张阳的敌意,说明他对跟他一同被评为最有可能证道的年轻一代,还是有些在意的。

“看看他实力怎么样吧。”我说道,和冯河退在一边,静静看了起来。

阁皂宗最出名的是符箓,那执事一出手便取出了一张蓝色符箓,轻轻一绕动,符箓燃烧起来,发出幽蓝色火焰。

法则之力自其中散发出来,那执事再念:“降魔符,去!”

符箓化为灰烬,但是符箓上的字却留在了虚空中,往张阳铺天盖地卷去。

降魔符需配降魔咒,这执事实力为神仙中期,算是一个强者,由他施展这降魔符,威力可以跟五雷诀中的天雷诀媲美。

张阳见状,嘴角微翘,不闪不避,身体穿过符文,一掌拍在了那执事的胸膛之上,执事马上吐了口逆血,没了战斗力。

“佛门实合掌。”我认出了他这一掌的来头,明白是什么势力在扶持炼鬼门了,以佛门的能力,想要扶持一个炼鬼门,根本不需要费力。

“他还是很拼,从来不怕受伤。”冯河评论张阳。

刚才张阳对那道降魔符不闪不避,直接穿越,对他自身也造成了一些影响,穿过后灵魂受了些创伤,眼里充满了血丝。

见阁皂宗执事失去战斗力,张阳收掌,轻蔑笑了笑:“不堪一击,还有谁?”

这么明目张胆鄙视阁皂宗执事,阁皂宗的人自然不乐意了,摩拳擦掌想上,不过这时带我们进来的那监院咳了两声:“张公子实力雄厚,阁皂宗没有几个人可以和张公子对掌,阁皂宗认输。”

“那就叫你们可以和我交手的人出来。”张阳叫嚣道。

监院蹙了蹙眉:“今日阁皂宗还有客人,张公子若还想挑战,可以另寻他日。”

“客人?”张阳这才回头,看见了我和冯河。

看见我的时候,神色骤变,拳头捏得死死的,隔着这么远,我都感觉到了他身上的杀意和恨意。

“炎公子,别来无恙。”冯河抱拳上去打招呼,我也跟了上去。

张阳情绪波动一会儿后才平静下来,将身上杀意隐去,忽略掉了冯河,走到了我面前,拱手说道:“叶海,好久不见,你没死我就放心了。”

“说得好像咱们关系很好一样。”

张阳眯了眯眼:“你只能死在我的手上。”

冯河被张阳无视,旁观的人都觉得尴尬不已,冯河自己却不觉得有什么,收回了手自嘲道:“炼丹的人,手比较脏,下次好好洗洗……”

“药公子,冯河,有兴趣切磋吗?”张阳这才将目光放在了冯河的身上。

我听见这称号,笑了笑,这群人也太无聊了些,炎公子还好,药公子听起来则像一个药罐子了。

冯河摇摇头说道:“算了吧,我没你这么好斗,再说,这里这么多人,输了多丢人,你不如跟叶掌教切磋切磋,听说之前就是他端掉了你们炼鬼门,废去了你父亲张鼎天的修为,你应该报仇才是。”

这事儿外人没多少人猜出来是我做的,听完冯河的话,这些人都惊在当下,不过想想释然,如果出动截教的力量,区区一个炼鬼门,算不得什么。

张阳没答话,也没继续说要挑战。

阁皂宗监院将受伤的执事安排好了后,将我们邀请进了客堂。

张阳也在其中。

进去之后,监院问道:“不知道叶掌教和冯少门主来我阁皂宗,所为何事?”

我也不拐弯抹角的了,现在阁皂宗没人修丹道,留一个万川炉鼎在这里也没用,讨来应该并不麻烦。

便开口说道:“我来是想向阁皂宗讨要冲应真人的万川炉鼎的,不知道方不方便?”

“这……”我说完,监院脸上露出了难色。

我有些不解,难不成他们不愿意?如果不愿意就麻烦了,阁皂宗不同别的势力,不同意又不能硬抢。

“监院有难处吗?我可以用相应的东西交换。”自然不会白拿,先说好是交换,应该会好使一些。

不过监院马上说:“哪里,你的截教与道门交好,一个炉鼎对我阁皂宗又没什么用,按理说应该送给你的,不过,葛玄祖师有遗训,已经将他的所有的东西送了出去,虽然那人没来取,但是我们不能违背祖师的遗训啊。”

“那个人是谁?”我忙问道。

“正阳子祖师,葛玄祖师跟正阳子祖师乃是好友,当年葛玄祖师征战佛门之前,曾留笔说把他的东西全部赠送给正阳子祖师,当年正阳子祖师没来取,所以那些东西一直保存在阁皂宗,叶掌教你现在想要那炉鼎,有些难办……”

“说得好像谁稀罕他的那些破东西似的。”贼道士这时候发出不屑声音。

“是给您的,您看现在咋办?你又不能出来。”我问道。呆肠役血。

贼道士想了会儿说道:“先去看看那些东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