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二十一章 信仰/吾当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静静将这些理论全都听完了,听完后说:“我不懂这些复杂的理论,不过这都还没有发生吗?不需要太过杞人忧天。”

钱真真还是继续劝诫了我几句,我让她先离开了。自个儿在这烦心了起来。

南宫飞羽要杀黄蝶,七缺鬼要杀钱真真。佛门要杀晓晓。指不定在暗处还有谁要杀谁呢。

不过嘴上虽然说不需要太过杞人忧天,要是说不担心,那是假的。

将杨云和勾魂使叫了过来,说道:“想拜托你们一件事情。”

两人听我下文。

我说道:“帮我保护好晓晓,不要让任何可疑的人接近她。”

杨云和勾魂使是绝对可以值得托付的人,目前我能想到的最保险的人,也就是他们两个人了。

两人自然没什么意见,点头答应了我。

我之后又将长生白凤找来,让他帮忙保护黄蝶。不过长生白凤却直接拒绝了:“本皇岂是你能呼来喝去的。”

说完对他身后的庆忌说:“你去。”

庆忌对长生白凤言听计从,没有什么意见。

最后就是钱真真了,剩下可以托付的就是慈航真人,我将这事儿跟慈航真人说了之后,慈航真人没有半点犹豫,点头答应了我。

这事儿姑且算是解决,不过却还是有些不放心。

在天衍殿坐了一阵,有人进去,并发给了我一封信,问是谁给的,他说不知道,那人将信送到这里就走了。

我拆开信看了看,信上说:叶掌教废我杀组两名成员,好威风。西海之滨有一魔神现世,叶掌教你心怀天下,这事岂能不管。我在西海之滨等你。

就这么寥寥数言,我看后一把灵火将纸焚烧了个干净,关我屁事儿。

不过他这语气好像料定我像要去一样,担心他是不是又抓住了什么可以要挟我的东西。

关心则乱,这么想了一圈,还是决定前往那里。

这次带上了龙皇,如果遇上什么不测,也可以迅速离开。

不久到了西海之滨,南宫飞羽好像知道我会在哪里落脚一样,早就派人在等我了。

这两人也是那杀组的人,见了我后说道:“南宫组长已经在等你了。”

说完带我前往附近的一座道观,进去见道观所有道士都被困在了一间客堂之中,下了禁制,不能外出半分。

这些道士认识我,见我后喊道:“叶掌教,救我们。”

我打量他们一眼。进入主殿,进去时南宫飞羽正三清像之前杀其他物种,多半是用来吃的。

见我进去,南宫飞羽将手里的短刃换成了长剑,轻轻一剑,就将这野物皮毛全部剔了下来。

我默念了声:“福生无量天尊。”

这道观属于全真道,不能杀生,他这已经玷污了道门神灵。

南宫飞羽笑了笑,命令他手下人:“将这蝼蚁抬下去煮了。”

然后拍拍手,将长剑丢在一边对我说:“道门佛门都不过是一群傻子,什么清心寡欲,什么祭酒祭肉,都是狗屁。”

“因果轮回,善恶有报。下一世没准你就是任人宰杀的猪狗牛羊。”我回应了句。

南宫飞羽却哈哈笑了起来:“轮回?生死?那只是弱者的代名词,只要足够强,就不会轮回,永远站在巅峰俯视众生,众生在眼里,都是蝼蚁,可以肆意杀戮。”

这番话太大逆不道了,我不再回应,问起了主题:“西海之滨的魔物在哪儿?我没更多时间和你讲大道理。”台扔鸟扛。

“明天晚上子时,他将准时出现。”南宫飞羽说了句。

我盯着他看了几眼,出门准备去将被他关起来的道士放出来,但是却被他手下的人拦下来了。

“南宫组长有令,非他应允,靠近此处者,杀无赦。”这两人说道。

我还没有动怒,其他人也都围了上来。

我自然不会是这么多人的对手,暂时退下,对这些道士说道:“你们等一阵吧。”

这群道士不是不通情理的人,连声道谢。

我退出这里,到了晚上,道观里面传来阵阵肉香,南宫飞羽一笑,对我说:“叶海,带你看一出好戏。”

他将我带到关押道士的那客堂外,说道:“你猜猜这群道士有多少是真的信仰他们所追求的道?”

“不知。”我随意回答了一句。

南宫飞羽又道:“上面交给我们各组的最终任务,那就是彻底摧毁道教,信仰无敌,如果他们不如表面上那么笃信他们的信仰,道门也不过是一个外强中干的组织而已。”

说完示意左右,不一会儿,他之前剥好的那野物被烧好切块,摆在客堂之外,香气扑鼻。

道士们很不解。

南宫飞羽一脸戏谑笑意说道:“一会儿我会一个一个放你们出来,我可以给你们一个生存的机会,而且这机会没有半点难度,那就是出来的人,需要吃一块这里面的肉,不吃的人,死,吃的人,活。”

里面的道士开始四处张望起来。

我在旁边看着,一直不语,心说吃就吃,修心不修口,再说,那野物也不是他们杀的。

南宫飞羽满脸笑意,说道:“打开禁制,一个一个来。”

第一个道士出来,看着面前的肉犹豫了一下,又看了看南宫飞羽的人,吃了。

第二个,第三个都是一样……

结果让我大失所望,道观百十个道士,竟然全都吃了这肉。虽然很希望看到没人死,但是当他们每个人都抛弃了自己的恪守的信条时,让我对道门的看法有了一些动摇。

难不成道门真的就是一些装模作样的人?

南宫飞羽看着这结果哈哈大笑了起来,笑得很癫狂:“叶海,看见没?这就是道门,一群乌合之众而已。”

我说道:“活着最重要,这代表不了什么。”

南宫飞羽停下了狂笑,脸上又多了一抹戏谑:“哦?是吗?”说完看向那些道士,“你们可知道你们吃的是什么?整个道观只有你们的观主坚守他的信仰,所以,他变成了你们面前的肉,而你们吃了坚守信仰的道门中人的肉才活了下来,太讽刺了。”

我听后眉头一皱。

那群道士错愕至极,扑通全都跪了下来,泪水交错。

南宫飞羽好似看戏一般看着这群道士:“牛鼻子老道们,你们观主应该活在世上,你们则应该去死,如果换做他人,绝不会只是跪在这里,而是应该去向你们观主赔罪,不是吗?”

我看向那群道士,道士有些意动。

“好不容易活下来,为什么要去死?”我说了句,走上前去,将剩下的一部分送入了嘴里,咽了下去,然后说,“躯体不过是一堆烂肉而已,魂才是信仰所在。没了魂,这躯体跟野物的肉有什么差别?又有什么不可以吃的?都他娘给我起来,真的觉得羞愧了,那就把今天丢掉的脸捡回来。”

南宫飞羽神色骤变,走上前来一脚踢翻了盛肉的器具,转身离去。

我对这群道士说道:“离开这道观,另外寻找地方重新开始,无需背负罪恶感。”

这群道士怔怔看着我,有一年龄削微大些的道士上前问:“叶掌教,道门对您并不好,您为何……”

我打断他的话:“为的不是道门,而是孟伟业、叶家富、孟长青这些一直苦苦为道门奋斗的人,都给我散了。”

说完我也转身进入了主殿之中。

一直等到了次日子时,南宫飞羽站在主殿屋顶上,摊开双臂,好似称颂赞歌:“远古的魔神,醒来吧,改变这世界的结构和构造,让这世界重归混沌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