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零五章 江业/吾当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穿了个男装就真的以为自己是男人了吗,小鲲鹏说了句:“男人没胸。”

这小子放在尘世中就是一个痞子,放在以前就是一个的登徒子,什么样的话都能说出来。

白童斜视他一眼。小鲲鹏满脸善意一笑。

不过正在这个时候,白童失去了控制,往刚才那人消失的地方移动,速度极快,即便我们在面前也没有反应过来,等我们反应过来,白童已经消失不见了。

“这女人被我带去陪我两夜。两夜之后我会放你们离开这里的。”

这声音传来之后就是一阵男人的笑声,小鲲鹏立马化作妖身前去查看,根本不与我们商量,独自前去追寻去了。

龙皇骂了声:“这小子……”

“关心则乱,说明他很关心白童。”我说了句。

他已经到了关心白童到忘记我们存在的地步了,果然恋爱中的男人是疯狂的,暗恋的男人也挺疯狂。

“我们分开去找。”我说道。

我有弱水在身边,不用太多担心。长生白凤和沈复一起,我将战龙放出来,和龙皇一起。

分成几路在这里寻找起来。

我第一个选中的目标就是青女峰那边,毕竟武罗仙子说过,那个人在那里呆了这么多年了,现在就算要回去也应该是回到那里去。

到了青女峰,这里的寒霜已经渐渐消失了,不过这些冰山依旧还存在,之前被冻在这里的人解冻离去,不再呆在这里。

这里冷冷清清的。

我们进入青女峰,在山巅看起了周边环境,这地方弱水应该很熟悉,但是她现在已经失去了记忆。对以前的事情根本记不得,不能仰仗她。

放出神识在这里寻找,本来只是试一试,但是没想到在不远处还真的就感受到了刚才那人的气息。

这么明显将气息放出来,一大半就是有阴谋,在故意引诱我们前去,不过白童要是真的被他怎么样了的话,以白童的性格,估计也只有以死明志了。

所以,即便有可能是阴谋陷阱,我也必须前去。

和弱水一同往那个方向赶去。

到了后,却见这里全都是武罗仙子的雕像,各种姿态,各种神色,而其中有将近一百个雕像。竟然是武罗仙子一连续的动作。

看过去,如罗仙子似乎很是愤怒,指着别人,眉头微蹙,姿态万千。

这些雕像中,武罗仙子永远穿着那身褐色的粗衣麻布,很是朴素,头发也扎了起来,不如别的女子那样杂糅,很是精干。

“这谁这么无聊,竟然雕刻这么多武罗仙子的雕像。”我说了句。

这些雕像估计足足有上万尊,就算是一天一尊,也得有上万天才能完成。

就算没有见过武罗仙子,进入这里,也能知道武罗仙子是个什么样的人,因为武罗仙子喜怒哀乐。或悲伤或大喜,所有神态这里都有,还有武罗仙子的装束,全都在这里。

我在这里查看的时候,刚才消失的那个男人出现,看着我故作惊奇说道:“呀,竟然这么快就追上来了。”

“不是你故意让我追上来的吗?说吧,把我引到这里来,到底是为了什么?”我问道。

这男人犹豫了一下,指了指前方一处还没有雕刻的完成的巨石,说道:“叫你来帮忙。”

随后将我带过去,到了是被面前之后,他说道:“武罗仙子最后一个表情,我没有来得及赶上,帮我雕刻下来。”

“最后一个神情?”我有些诧异。

“武罗仙子的执念不是消失了吗,我想知道她最后完成心愿消失的时候,是什么样的表情。”

那个时候的武罗仙子在哭泣,最后得到弱水原谅她的回答之后,如释重负,那种神情,我很难描述出来。

用了这么久的兵器了,雕刻一样东西简单至极,弯腰捡起旁边雕刻用的一把刀具,唰唰唰在这巨石上雕刻了起来,不一会儿武罗仙子最后的神态动作出现在了面前。

真安人看着这雕像发起了呆,我放下手中的铁器,说道:“我的朋友呢?”

“我不是跟你说过吗,让她在这里伺候我两天,我就会放你们走的。”他说道。

我咒了和邹眉头,刚才看起来和善得很,合着最后我陪着他玩儿了会儿,白白给他刻了一尊雕像。

“你什么意思?”我面色不善问道。

他摆了摆头,往前走去,边走边说道:“你知道我是谁吗?”叉记围血。

“不知。”我说,鬼才知道你是谁,我们又没有见过。

他说道:“我是武罗仙子的丈夫,我叫江业,当初武罗仙子杀掉青女之后整日郁郁寡欢,后死于巫妖大战,剩下一缕执念守候在青女峰上,而我,已经被她彻底忘记了,我在这里一直陪了她的执念数千年了,她到最后都没有想起我来,不过我基本每过一段时间就回去骚扰她,这些都是我去见她的时候她的表情,有时候愤怒,有时候高兴,我也不追求让她想起我来了,这样也挺好的。但是看着她每天都在为了她的梦想奋斗,我明白总有一天,她会离我而起,所以才雕刻了这么多的石像,就算她走了,我也能有所怀念。”

“原来是个痴情种子。”我感叹了一句,“既然你对武罗仙子用情已深,又怎么会对我我的朋友做出那样的事情?”

他哈哈笑了起来:“我虽然早就知道武罗仙子会离我而去,但是没想到是现在,有人告诉过我,说你们一旦出现在青女峰,武罗仙子一定会消失,我有很多机会杀你们,但是我却放弃了。”

上次她扮作勾魂使前来杀我,应该就是被人指使的了,而会跟他说这些的,我估计就只有冯河。

不过这跟他抓走白童没有什么必然的联系吧,就再问了一遍同样的问题。

江业说道:“武罗仙子还在的时候,我觉得她消失了我能熬得过去,但是现在才知道,我渡不过那道坎儿,刚好,我觉得你的朋友太像武罗仙子了,我准备用她来代替武罗仙子。”

“你心理变态?”我问了句,“这玩意儿也能代替?”

我也觉得武罗仙子跟白童挺相似的,但是白童是白童,武罗仙子是武罗仙子,根本就不是同一个人好吧。

他回答说:“不管你们怎么想,只要我这样觉得,她就一定能替代武罗仙子,本来因为你们,武罗仙子身死,我应该要杀掉你们的,但是看在你们是白童的朋友的份上,我放过你们,一会儿我就打开空间放你们离开,至于你朋友白童,等我觉得哪天她不像武罗仙子了,我就放她离开。”

“说好的两天呢?”我问。

江业摸了摸鼻子,而后满身邪气笑了起来:“两天之后,我会把她变成武罗仙子,用她的魂,渡武罗仙子的神识。”

“武罗仙子已经死了这么久了,你有她的神识?”

江业说道:“武罗仙子战死时候,我就将她的所有神识抽离了出来,现如今还封印在我身边,我一直在找一个跟武罗仙子相似的载体,这个白童,是我所见过的最符合武罗仙子气质的女人,我自然不能放过。”

我听完后看了看四周,说道:“让我去见见白童吧。”

“我怎么能确定你不会突然出手把她救走?故意引你来这里,只是为了告诉你,不要再想救她了,两天后离开这里,不然你们就永远都不可能离开了。当初那个告诉我武罗仙子会因为你们而死的人,是不会放过你们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