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四十二章 表白/吾当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们各拿出一样法器,这种打赌,一是为了娱乐,二是为了一口气,只有到最后真正大人物出场的时候。赌注才会真正下得多和宝贵。

白童到场后,空明子冷冷看了他几眼,说道:“听说你是女人?”

白童马上矢口否认:“我是男人。”

小鲲鹏喊了一句:“她是我的女人。”

白童马上回头一脸愤怒看着小鲲鹏,小鲲鹏满是笑意,比对了个加油的手势。

白童最厌恶的事情只有一件,就是别人把她当成女人看待,现在小鲲鹏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喊出这样的话,自然会让她生气。

不过这也不是第一次了,我们见怪不怪。

倒是在场的其他人忍俊不禁。

空明子笑了笑:“听说你是四圣兽之一白虎的女儿,这身份若是拿出去,足以让你在世间横行,为何要伪装成男人?”

白童还在为小鲲鹏戳破她女人的身份生气。空明子也不断激怒白童,他的目的达到了,白童被人当成女人看待,心确实有些乱了,这会儿更是回答了一句:“为了男人的尊严。”

我被一口空气给呛到,忙咳嗽了起来,白童回头瞪了我一眼:“叶海,你笑什么?”

我忙说:“没什么,我可是赌了你赢,加油。”

空明子不再与白童对话,举起了手里的长剑,直接对准了白童的眉心过来。

我已经看见了,在空明子的袖间,藏着另外一道符箓,准备下黑手。

不过才刚刚过来。白童直接举起了神皇锏。

砰……

神皇锏直接把空明子手里的长剑给打碎了,再腾身起来,一脚将他踏在了脚下,而后弯腰把空明子袖子里面的符箓取了出来,抛到了空明子的身上,迈步离开战斗中心,空明子正要站起身来,白童并指念了一句,而后说:“破!”

轰!

符箓威力展开,其中蕴藏的禁上天帝的力量,瞬间就将空明子给毁灭了,道痕散开。

但是在这么多人面前,他的道痕不会造成半点伤害。

“这一轮。紫微宫白童胜。”木节讨才。

现在道门胜利一场,紫微宫胜利一场。

白童现在可以继续挑战,也可以离开,我以为她会离开的,但是却咬着嘴唇看着小鲲鹏:“我要挑战天衍殿小鲲鹏。迎战不?”

小鲲鹏一愣。

龙皇哈哈笑着拍着他肩膀:“小子,玩儿脱了吧?这么多人面前,你说她是你女人,指不定被她恨死了。”

小鲲鹏嘀咕一句:“只是想她活得真实轻松一些而已,她心中包袱太重了。”

这话倒像句男人说的。

晓晓看着小鲲鹏点点头:“你的苦心,她肯定能理解的。”

小鲲鹏哈哈笑了两声:“那是自然。晓晓你是不是觉得我现在特别男人?是不是要比你叶海哥哥好?”

晓晓掩嘴微微笑了笑,没回答他的问题。

白童在中间等待着小鲲鹏的回答,小鲲鹏干咳了几声:“媳妇儿,咱别闹了。”

白童更是大怒,直接将手里的神皇锏丢了过来,想要砸中小鲲鹏,小鲲鹏却伸手接住了神皇锏:“这小娘们真是太不像话了,三天不打,上房揭瓦。”

说完喊道:“迎战!”

将神皇锏丢在一旁,化作妖身而上,白童也化作妖身,两人在虚空中缠斗了起来。

两人实力差不多,不过白童选择在空中,而不是在地上,小鲲鹏比较占优势。

天衍殿众人仰面看着:“这俩人打架,永远不会无趣。”

过儿将近十分钟,小鲲鹏突然一个折身,将白童给包围在翅膀之中,而后化作人形,正好正面抱着白童,缓缓落了下来。

“你松开我。”白童扭动了一下身子。

小鲲鹏却说:“别动。”

白童哪儿肯依,刚扭动一下,小鲲鹏就一口吻了上去。

在场所有人都惊呆了,这是什么场所,他们竟然来谈情说爱来了。

好一阵后,小鲲鹏才松开了白童的嘴。

“你……”白童刚要说话,小鲲鹏又是一口上去了。

相由心生,白童以前肯定经历过什么,才会让她一直伪装成男人来装作自己很强的一面,用男人的身份自我保护。

往往这样的人,才是真正心里最脆弱的人。

在小鲲鹏怀里,白童面若桃花,呆滞不语。

心境改变了,身上所演化的衣物自然也会跟着改变。

白童随后变回了她本来的面目,身材小巧玲珑,矮了小鲲鹏一个头,梳着垂鬟分肖髻,眼里秋水流动,平静之下暗藏波涛,蓝色长裙飘舞,微微抬头看着小鲲鹏。

小鲲鹏说道:“我说了让你别动,再动我又亲,还动我还亲。”

白童不敢再动了,其实她如果想要动的话,小鲲鹏是拦不住她的,她选择了不动,那是因为她不想动了。

小鲲鹏这会儿看着四周说道:“你以前经历灾厄时我没在你身边,见你如此伪装自己,虽痛心疾首,却无可奈何。但现在,有我在,我们都在,不会再让你受到半分伤害,因为既然决定让你做我的女人,我就一定会保护好你。”

白童意乱情迷,点头恩了声。

小鲲鹏拉住了白童的手,一前一后往我们这儿走。

当离开了小鲲鹏的怀抱,白童再次变为了男装模样,心中的结不是那么容易就消除的。

他们俩回来,白童抽离了自己的手,不再说什么。

这一场,虽然没有分出结果,但是是小鲲鹏完胜了。

“这一轮,天衍殿胜。”

天衍殿的人都看着白童和小鲲鹏,白童皱了皱眉,转身到了孟长青旁边,说了声:“先生。”

孟长青点头:“小鲲鹏人不错。”

白童本就是去躲这事儿的,奈何孟长青现在开窍了,对这些事情看透不少,也会主动来讨论这种事情。

现在无人在场上了。

我扫视一下四周,见江成道跃跃欲试,不过却不断对我使眼色,我有些无语,只要不是挑太过分强的对手,我身边这些人,我都有信心,就说:“要去就去。”

“好嘞。”江成道说。

到了正中心,四处看了一眼,说道:“阐教蝉之子,迎战否?”

我和贼道士同时站了起来,贼道士指着江成道就大骂:“你个小兔崽子,找死呢你?”

阐教第三代弟子里面,最强的是杨戬,第二是李哪吒,第三就是蝉之子。

他们的实力现在已经是刚重新出世的十二金仙的实力了,江成道虽然以前有些基础,但是却狂妄不到这个地步。

江成道一脸苦相看着我和贼道士,说道:“师父,父亲,我这儿还没开始呢,你们弄得我半点信心都没了。”

都已经上场了,总不能把他拖下来吧,我只得说了句:“小心,加油。”

蝉之子知道江成道是我的徒弟,得知江成道挑战他,乐了,看着我说道:“叶海,我要是杀了他,接下来就应该由你上了吧?”

我还真怕他杀了江成道,就说:“你要是杀了他,下一个我就杀了你。”

蝉之子却笑了笑:“你已经忘记规则了,我可以拒绝你的挑战,等我杀了江成道,你挑战我时,我拒绝就是。”

我说:“规则也没说不可以等论道大会结束之后报私仇。”

蝉之子不语,耸了耸肩,说道:“小孩,你师父要找我寻私仇,我岂敢应战,你还是找别人吧。”

江成道回头看着我:“师父呀,您别捣乱成不,我这还不容易可以表现一次。”

我很是无语:“好吧,我不说话了。”

反正该说的都已经说了,要是接下来的挑战中,谁敢杀他的话,我是肯定要报仇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