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被截取的历史/吾当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孟晓晓站我面前时,我已经看见了,前方一硕大黑影扑了下来,她那娇小身躯哪儿能挡得住,不过却听闻她口中轻轻念了起来。

但没念完,杨云出现了,挥剑将前面那黑影劈砍成了两段,一股恶臭顿时传出。

杨云说:“找一处安全的地方,等白天再移动。”

杨云说完就俯身到了剑上,我重新将剑被回了身上,之前那屋子被杨云处理过,应该干净了,我们暂时返回了那里,避过了门口的尸体,进入房间拿到了手电筒,当照到门口支离破碎尸体时,觉得有些恶心,想要将他们拨开,孟晓晓却跟我说:“他们身上有尸毒,不能碰。”

我马上缩回了手,虽然味道有些重,但是至少这里已经安全了,晚上在房间呆了一整晚,因无事,拿起手机查询起了杨云的资料。

他的武功这么高,应该地位不低,或许会留下些史料也说不一定。

不过查询了整晚,都没有找到南宋时期有关于杨云的记载。

拍了拍古剑,却没半点反应。

无奈放弃,又查询起了南宋妖军的事情,以及绍兴元年和尚原之战的诸多事情,结果一无所获。

这个杨云在历史上根本没有留下过名字,无从查起。

到次日早上,我与孟晓晓二人快速离开了这屋子,因为背上古剑警告,我不敢再动半点歪心思,其实我也只是想想而已。

到村口等到下午一点多钟,考古队其他队员才姗姗来迟,我在村口拦住了他们,之前不知道这里有行尸,所以才让他们来,现在这里危险重重,他们来这里跟送死无疑。

我跟他们解释了很久,但是陈长生一句话:“我们车停在不远处,晚上去那里歇息。”

之后跟他们介绍了一下孟晓晓,孟晓晓见这么多人,有些局促不安,说话再次断断续续,他们都以为孟晓晓是个结巴。

他们很快就进入了正题,因为见过更奇怪的事情,也就没有管行尸尸体的事情,在村子附近勘测挖掘了起来。

不多久时间陈长生对我说:“这里有很多金刚石。”

“代表了什么?”我问。

陈长生说:“我大致测绘了下,金刚石遍布的范围大约在三公里左右,只在这个范围,很可能是陨石落下来,高温高压状态下,让石墨变成了金刚石。”

“陨石?”我不大相信,“有陨石媒体早就报道了。”

“那就是炸弹。”陈长生又说,“你所说的这里屋子里面整洁的情况,应该是这里发生了什么变故,让人们一下子消失了。”

我和陈长生讨论的时候,孟晓晓突然主动开口说话:“是人为造成的。”

我和陈长生转头看向她。

陈长生兴趣正浓,问:“说说你的看法。”

陈长生是搞研究的,老一辈搞研究的人都有这种共同点,对真相的追求无止尽。

孟晓晓说:“我听我哥哥说,人的力量到了极致,可以移山走石,造成这种范围的破坏很正常。”

陈长生本来兴趣十足,但是听后却皱起了眉:“瞎胡闹。”

孟晓晓又说:“以前的人有这种本事,而且经常可以看见这样的事情,只是后来,人们的记忆都改变了,他们脑海中关于那一段的记忆被洗去了。”

“越说越离谱。”陈长生训斥了句,不再听孟晓晓说。

我却十分有兴趣,说:“跟我讲讲。”

孟晓晓被陈长生的态度吓到,我将她带到了一边,她才肯跟我说。

“真的,我哥哥告诉我,他说不久之前,很多人开发出了人体的潜能,变得十分厉害,但是也变得利欲熏心,他们经常打斗,破坏了很多美好的地方。后来,他们费了很大的劲才把破碎的地方修好。”

我也有些不大相信了:“那些人去哪儿了?你说的那些开发出了自己的潜能的人。”

孟晓晓摇摇头:“我不知道。”

我笑了笑,当成故事来听了:“你哥哥有没有跟你说,这都是多久以前的事情?”

孟晓晓想了想:“两百多年前的事情,我哥哥亲眼见证的。”

我拍了拍脑袋:“两百多年前的历史都有记载,不管是科技还是生活水平,跟现在都没什么差别,哪儿有你说的那种人,再说了,你哥哥活了两百多岁了?你又多少岁了?”

“一百多。”她开口。

嘣儿一声,我揪断了旁边一根杂草,伸手过去探了探她额头:“没发烧吧?一百多了?你知道我们平均寿命多少吗?才七十几,而且,真的到了一百多,哪儿能是你这样,早就满脸褶皱了。”

孟晓晓却道:“我得了一种怪病,从我十六岁开始,我就不成长了。”

她十分认真在跟我说,我却十分想笑:“好好,你一百多岁了,这个世界上有一巴掌可以把石墨拍成金刚石的人,不过可能不在我们这个空间。”

孟晓晓抿嘴:“我说的是真的呀,等你见到我哥哥,你可以让他表演给你看的。”

她说的真的十分认真,我也有些犯嘀咕了,这些天来所见所闻,确实超出我的认知,难不成她说的那个时代真的存在?

那个时代结束后,有人把那个时代的痕迹全都抹除了,包括那段历史。

“你跟我说一件一百年前的事情。”我问她。

她想了想:“我哥哥带我去天衍殿,看到了很多奇怪的人。”

我再次无语了:“我们大家都知道的,你只要讲出细节,我就相信你。”

这个世界上哪儿有到了十六岁就不改变外貌的人,再说了,一百多岁了,说话哪儿能这么幼稚?

“可是,我一直在蛇头村呀。”她说。

也就是说,她一直没有接触过社会,这个世界上唯一能让人成长的只有社会,不管是家庭还是外面,都属于社会的一部分,而她所说的蛇头村,是一个与外面社会隔绝的地方,呆在那样的地方,是永远不会成长的。

“好吧,你用你的理论,详细解释一下这村子的事情。”我说。

孟晓晓解释了起来:“两百多年前,这个村子被人打毁,后来结束后,又被人修补了回来,但是只能修补没有灵魂的东西,所以死去的人无法修复……”

“现在村子里的尸体怎么回事儿?”我问。

孟晓晓说:“可能是后来住进来的,但是发生意外,全都同时死掉了,变成了行尸。”

“好牵强。”我说。

而后坐到一旁打开了手机,查询起了她刚才所说的几个名词:“你哥哥带你去过什么地方来着?”

“天衍殿。”她满脸自豪。

我将名字输入进入,她满脸新奇看着手机屏幕,就算是一百多年前,也应该有手机吧,不至于这样。

等到出结果的时候,我惊呆了,竟然有好一些结果,不过点开看,都属于同一篇文章,文章叫巴蜀境内开辟公路,挖出天衍殿牌匾。

下面还列举了一些资料,来证明这个天衍殿是个什么东西,最后得出的结果,是一个传播迷信的邪教组织。

我笑了,将手机给她:“诺,这个就是天衍殿?”

她看了看那牌匾照片,大喜:“是的是的。”

“但是为什么列举出来的资料证明,天衍殿是邪教组织?”我说。

孟晓晓又犹豫了,不过一会儿后跟我说:“等这里的事情忙完了之后,我带你去见一个人,我是哥哥的朋友,她肯定能告诉你的。”

“是什么人?”我问。

她说:“她叫钱真真。”

“你不去找你母亲了?”我问。

她却说:“钱真真姐姐会算命,只要找到她,让她帮我算一下就好了。”

而当说到钱真真名字时候,我背上的古剑再次散发出了一股冰凉气息,这次不是威胁,而只是杨云单纯的思想变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