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红毛怪物/吾当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为了能配得上师傅这个称呼,孟长青还特地教给我一个‘静心咒’,说是可以平心静气,我却不以为然,在我看来,这就是一段比较晦涩难懂的文字而已,他非要说这是与天地沟通的密码。……www.ZiYouGe.com……

密码就密码吧,我将这文字牢牢记在了心里。

等我记完这静心咒之后,孟长青跟我说:“既然我教了你东西,在你跟着我的这段时间,就叫我师傅吧。”

我想了想,师傅就师傅吧,反正吃亏的不是我,所以当下就叫了一声。

孟长青嗯地回答了一下,然后看了看外面的天色,像是自言自语道:“月圆之夜,子时阴气最重,今天你应该要出来了吧。”

我听不懂他说什么,也不好多问,就点了点头。

他见我点头,有些诧异地问:“你知道我在说什么?”

我哪儿懂,不过以前听二奶奶说过,子时阴阳交替,灵气最重,这时候鬼门大开,死人回魂,野鬼出行都是这时候。

我将这些话说给孟长青听了,他更加诧异了,摆正了身子仔细打量着我,问道:“你小小年纪,是从哪儿知道这些的?”

“我二奶奶告诉我的。”我如实告诉他。

他听了哦哦点了点头,若有所思看了我一阵子,然后起身从柜子里面取出了一个包裹背在背上,做出往外走的姿势,同时问我:“你是一个人先呆在这里等我,还是跟我一起出去一会儿?”

我在这里就只认识他一个人,让我一个人呆在这里,我肯定适应不了,所以当下就说跟他一起去。

他也没拒绝,让我跟在身后走出了道观。

今儿是十五,月圆之夜,外面月亮很亮,就算不打手电筒也一样能看见路。

这道观建在山上,周围只有石梯,想要到下面的城镇还有一段距离。

我在农村经常走山路,这石梯路对我是小菜一碟,跟在孟长青身后没落下半步。

孟长青出了道观就向左边去了,那里是一片山林,远远看去能目测出树木比这里树木要高。

走了一阵子,石梯戛然而止,我们踏上了山路,因为树木把月光全部挡住了,我们只能摸黑前行。

这夜深人静两个人抹黑在山路上走,又没半点儿交流,着实有些紧张,我总觉得背后阴森森的,但又不好意思说,就加快脚步走到孟长青的旁边,与他并排着走。

他见我走到与他并排,想也明白我是怕了,不过没有点破,只是笑了笑。

尽管与他并排,我还是感觉背后阴森森的,有些发冷,还时不时打上一个冷颤,越走心里越虚,到最后干脆发起了抖。

实在熬不住了,我抬起头准备跟孟长青说,还没说出口,孟长青突然回头一声爆喝了出来。

“滚!”

这寂静的山林被他这声爆喝打破了,一时间山林传来树叶的窸窸窣窣和飞鸟拍动翅膀的声音。

我被他这突然的一身爆喝吓得不浅,当时就傻站在了原地,好一会儿之后才回头看了一眼,借着透过树叶的一丁点儿月光看见一个人形生物正往远处跑去。

见他跑远了之后,孟长青才回过头问我:“没事儿吧你。”

我嗯了一声,说:“师傅,那是什么鬼啊?”

我问出这句话,他又诧异了,问我:“你怎么知道他是鬼?你还知道鬼分种类?”

我见过鬼,自然能认出来刚才逃走的那个是鬼,而且二奶奶以前扎鞋垫时候跟我说过这些,她说这世界上鬼有无数种,常见的只有36种。

我又说是二奶奶跟我说的,孟长青听了说:“有机会一定要见见你二奶奶。”

他的兴趣好像就只会坚持那么一会儿,问完之后就转身继续往前走,边走边变说:“一会儿不管看见什么东西都不要说话,你要害怕闭着眼睛也行。”

他都这么说了,就算我再没见识也知道一会儿要干什么,于是点了点头。

之后行了大约十五分钟,我们进入了一个山坳,山坳里面有流水哗啦啦的有些吵人,淌过这山水,我们正式迈入了他说的那片柳树林。

说也奇怪,这柳树林周围全是松树,唯独这一块只生长着柳树,除了柳树,这片儿随处可见大大小小的土堆。

这些土堆我在农村见得多,是坟墓,这些坟墓有些有墓碑有石狮守护,有些就干脆只是一个土堆,有些尚有新泥,有些则坍塌了一大半。

我和孟长青站在这柳树林的外围打量起这里,这柳树林的味道怪怪的,虽然不刺鼻,但也不好闻。

正看的时候,孟长青伸手将我手牵了起来,说:“跟着我,别走丢了。”

捏着他手能感觉出来他的手很粗糙,满手的茧子,我爷爷常年握着锄头在田地干活也没这么糙的手,他一定吃了不少的苦。

他将我牵到了这柳树林的正中心,才一踏进这里就闻到一股浓浓的腐肉味道,不只是我,连孟长青都忍不住干咳了两声。

“应该是新坟里面的人腐烂了,密封不好,气味漏了出来。”孟长青看着从前方土堆里面流出来的液体说。

这液体是尸水,农村人死人都是土葬,尸水我也见得不少,不过这么臭还是第一回。

“师傅,我们来这里干什么?”我问孟长青。

孟长青抬头看了看天上月亮,说:“一会儿到子时你就知道了。”

子时就是午夜十一点至凌晨一点这段时间,以前在农村时候,二奶奶每到这时候都会打坐,说是这会儿灵气最重,干什么事儿都事半功倍。

孟长青不准备跟我说具体是什么事情,我也不好问,也就安安静静呆在了这里。

这地方味道很重,他怕我受不了,就让我到一边柳树下站着,他在这里。

我实在不想在这里呆了,一想到周围都是死人,再想到以后我死了也会变得这么臭就不好受。

到边上最大的一棵柳树下靠着等他,顺便看看他准备看什么。

他向这边儿走的时候,他一直在背后注视着我,多半是怕我在行走过程种出点儿事儿吧。

见我到了之后,他才打开先前随身携带的那个包裹,从里面拿出了各种稀奇古怪的东西,先是给周围坟墓都上了一炷香,嘀嘀咕咕说了几句,然后才拿出一个盘状物体摆弄几下。

再随后他所做的事情就复杂了,双手不断结印,手速之快,我根本看不清楚。

大约二十分钟之后他才停下双手,合着手在下腹位置捏了一个手决,这手决他教我静心咒的时候一同教给了我,叫‘太极诀’,他说道教手决有千万种,这太极诀是最简单的能平心静气的手决,像上面还有‘子午决’等等。

捏着手决念了几句晦涩的话之后他才向我走过来。

不过才走不到十步,他突然停下了脚步,我也一下呆了,因为就在刚才那一刹那,一个白色的影子从他的背后闪过,一头栽进了那座流着尸水的坟墓里面。

他停住脚步,我以为他发现了,可他在原地站了两秒钟就又向我走了过来。

我连连对他做手势,跟他表示他背后那坟里面有东西,他却对我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

这手势刚做完,他眼睛突然一凝,本来和善的脸突然变得无比严肃,双眼精光爆射,这眼神如同九幽地狱的阎王一样,是我迄今为止见过的最为恐怖的眼神。

“找死!”

孟长青一身爆喝,猛地挥舞起手指捏起了手决,才不到一秒时间手决就已经完毕了,接着他将随身的一把金钱剑取出来,顺手一抛,只听的哧啦的空气撕裂声,那金钱剑在眨眼间便向我穿刺了过来。

铜色剑光一闪而过,在我耳边勾起了一阵对流的清风,随后便是咚地沉闷响声。

孟长青这一过程一气呵成,毫不脱离带水,看得我目瞪口呆。

稍迟疑一两秒之后,我回头看了看,立马啊呀一声大叫了出来。

一个浑身长满红色毛发的奇形怪状之物被金钱剑钉穿胸钉在了柳树之上。

看完还没回头,孟长青的身影兀地出现在我旁边,双眼死死盯着那红毛怪物,不止是我不敢看孟长青的眼睛,就连那红毛怪物都忘记了挣扎,只顾着闪躲孟长青的眼神。

孟长青迈步走向了红毛怪物,面无表情地说:“我的弟子,你也敢动?”

这话虽极为平常,但在我听来却猛地一颤,这是何等的霸气,能在这些怪物面前说这样的话。

那红毛怪物听孟长青发话了,这才换换抬起头直视起了孟长青。

“长,长青先生……”这红毛怪物认得孟长青,一下就叫出了他的名字,在说长青先生这四个字的时候,眼里写着的是比先前更加浓厚的恐惧感,除了恐惧,还有一份尊崇在里面。

“那你也应该知道我在这里做事,谁给你这么大的胆子?”孟长青步步紧逼,语气虽然更加严厉,但眼神却不如先前那般恐怖了。

这红毛怪物转头看了一眼我,支支吾吾说:“他身上阴气比我们还盛,我以为他是活死人,所以才……”

孟长青也看了我一眼,盯了两秒钟之后转头迅速抽出了那把金钱剑,说道:“滚,要是下次让我遇见你加害他人,一定让你万劫不复。”

红毛怪物见身上金钱剑去除了,忙对孟长青磕头道谢,然后跌跌撞撞离开了柳树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