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白衣女鬼/吾当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红毛怪物逃离之后,我久久不敢靠近孟长青,因为他太恐怖了,一个能让本来就很恐怖的怪物害怕成那样,自然能吓得住我。(ziyouge.com)

孟长青见我不肯过去,对我招手说:“叶海,你过来。”

我愣了好久才一步一步靠近他,颤声说:“师傅,刚才那是什么?”

“红毛鬼,不入流的小鬼,死于脏乱污秽场所,不愿离开人世,成了鬼怪。”孟长青很简洁地回答了我这个问题,随后盯着我的眼睛看了起来,并说,“你眼睛怎么回事?”

他不说,我都忘记我眼睛的事情了,不过这会儿也不痛啊,应该没什么东西显现出来吧。

“我眼睛怎么了?”二奶奶在车上跟我说过,她让我不要轻易让别人知道我眼睛的事情,孟长青对我虽然很好,但是却不能算至亲之人,所以没打算告诉他。

他见我没说,就从身上取出了一面刻有八卦的镜子递给我,我一看给我吓了一跳,双眼红彤彤的,比以往任何时候都红,可我却没任何感觉。

他见我表情变化了,就收回了那面镜子,又问:“你眼睛到底怎么回事?”

我心想瞒也瞒不住了,干脆招了出来:“以前在农村,有人在我身上养过鬼,那鬼现在还取不出来,所以才会这样。”

孟长青点了点头,说;“这就对了,这一路上本来鬼怪极少,但今日却接二连三出现鬼怪,一定是你身上阴气吸引了他们,再加上今儿月圆之夜,阴气极重,加重了你身上的阴气才将他们引过来。”

他这么说我就有些担心了,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们现在还站在这里,一会儿岂不是会引来更多的鬼怪。

孟长青知道我在担心什么,眼睛盯着先前那白影子所栽进去的坟墓说:“我在这里,没人能动得了你。”

见他这么自信的样子,我也跟着静下了心,他刚才雷厉风行的手段对我来说无疑是一记定海神针,现在在我眼里,他应该是除了二奶奶之外最厉害的人了。

他说了这话之后就靠着柳树闭眼休憩了起来,期间跟我说,要是我紧张的话,就念念静心咒。

我这会儿着实有些紧张的,虽然他在我旁边,但我没看见刚才那坟墓白影子离开,就说明他还在那坟墓里面,这不到十五米的距离对着坟墓,不紧张是假的。

别说,这静心咒还真的有作用,捏着太极诀念了一遍又一遍,念着念着心里静了不少。

一遍又一遍地念着这静心咒,孟长青也跟我做一样的事情,念了不知多久,我和孟长青的声音同时停止了。

因为这深山老林里面突然刮起了一阵十分诡异的山风,在农村呆久了,风吹各种树叶的声音我能分辨清楚,这山林里面除了这一块儿都是松树林,但现在这风声却没有夹杂着松树的声音,也就是说,这风声只在柳树林里面。

“在道教的世界观里,万物都是有灵性的,既然有灵性就有属性,道教将万物分成了阴阳两种属性,这柳树就是属阴的一种,加上这里数百年来形成的坟茔和今日的圆月,将这一切放在这犯了穿心煞的地方,这里就成了极其阴晦之地。”孟长青听见风声之后说了这么几句话。

我听了睁开眼睛看了看周围,天上月亮此时大亮,将地上尸水照得褶褶生辉,整个林子的柳条都随着风摆动了起来。

这阵风很冷,我处在这里面时不时冷颤,感觉像是被无数只厉鬼盯上了一样。

正不停发抖时候,孟长青将先前那镜子递给了我,说:“这是开过光的文王八卦镜,一会儿有东西靠近你的话,就将凹面对准他。”

我接过这八卦镜嗯了一声,孟长青随后抽出了插在地上的那把金钱剑进入了坟茔中心,同时手里左手还多出了一个铜铃。

这铜铃农村挺多的,几乎每家每户一个,这叫‘帝鈡’,也叫‘三清铃’,驱邪镇煞的。

孟长青进入坟茔中心之后,这里风吹得更加紧了,柳条全随着一个方向摆动了起来,孟长青一见,收起金钱剑,伸出手指在眼上一抹,随后猛地睁开,此时他双眼变得比先前更加恐怖了。

余光瞄过我,我不禁退后了一步,当目光扫过那白影子所在的坟墓时候停了一下,沉声说道:“出来闪一边儿去,别在这碍我手脚。”

他这么一说,刚才栽进去的那白影子还真就从坟堆里面慢慢腾了起来,最后慢慢成型,一个极其美丽的女子出现在坟墓上方。

这女子年约18岁,长得极为古典,尽管我才十一岁,我还是看呆了,总觉得这女子我似乎见过,想了一会儿才明白,在我想象中,晓晓长大了就应该是这样的。

孟长青看见这白衣女子也稍微出神了一下,随后用手指一指:“你过那边去。”

这女子对孟长青很是忌惮,眼里写着小心翼翼,生怕孟长青会对她动手。

孟长青手指的方向是我这儿,她看了我一眼,看了看我手里的文王八卦镜,愣了一秒,然后身形一闪,下一刻出现在我的右边两米左右的位置,微微低头看着我。

我也看了她一会儿,越看越觉得熟悉,她太像晓晓了,就忍不住说了一句‘你好’,她听了愣了一下,多打量了我几眼,嘴唇蠕动了一下,本想说什么的,但看见我手里的文王八卦镜又止住嘴。

我们这边儿风平浪静,但孟长青那里却另有一番天地了。

地上的尸水全部都沁入了地表,只留下了湿漉漉的泥土,阴风一阵一阵往里面灌,突然一阵极为难闻的恶臭味从外面灌进了柳树林。

我才嗅到一点儿味道就忍不住干呕了起来,旁边那白衣女鬼看了我一眼,正想上前,我以为她要害我,就直接对她举起了文王八卦镜,她眉头一皱,啊地痛呼了一声,然后向后倒飞了出去,落地之后马上起身用袖子挡在了面前。

我一见她皱眉头的模样,一下又想起了晓晓,立马有些心疼了,忙说:“对不起,我不小心的!”

这白衣女鬼没理会我,退离我几步。

反观孟长青,他也不好受,皱着眉头不断摇动手里的帝鈡,嘴里念念有词。

念完将金钱剑放在手心一拨,金钱剑就转动了起来,最后停留在手上指着一个方向不停晃动。

“食毒鬼,看你往哪儿跑。”孟长青难得冷哼了一声,然后手一抛,金钱剑又飞了出去,直接插进了柳林里面,将这一路的柳条全部割掉了。

我和白衣女鬼的视线也跟着金钱剑飞走了,嘣地一声后传来了咔擦一声,那是金钱剑断裂的声音。

我们三人听见这声音都皱起了眉。

之后一阵臭味从金钱剑的方向传了出来,跟随着一起出来的还有一个高约两米,直径将近一米的怪物,先前见的鬼还基本有人形,这鬼奇形怪状的,我找不到一种生物来形容他。

他浑身湿漉漉的,月光下身上黄绿色的尸水泛着令人瘆的慌的光芒。

“长青先生,你何必多管闲事。”他手里捏着那把断掉的金钱剑,看见孟长青也没先前那些鬼怪的崇拜之意,顶多有一份认真在里面。

孟长青听了,面无表情凝视着这怪物说:“山下村民无端死了好几个,是不是你干的?”

这被称作食毒鬼的怪物听了,似乎也不愿意与孟长青对抗,就转头看着我旁边的女鬼,看了一眼之后指着她说:“长青先生你八岁开始与鬼怪打交道,应该知道大多数鬼怪没有感情,只有无穷的欲望,若先生能理解,就将这个女人交给我,我得了她之后就不会再去迫害附近居民了,这对长青先生并没有损失什么,反而给你省下了不少事情呢。”

孟长青听了,转头看着这白衣女鬼缓缓眨了几下眼睛,像是对这个条件心动了。

这白衣女鬼见孟长青真陷入了思考,连忙摇头,一脸哀求地对孟长青说:“求求你,不要,救救我,我没害过人的,求求你了!”

孟长青对她的哀求声视而不见,约莫两秒之后看着食毒鬼说:“希望你能记住你今天说的话。”

食毒鬼连说:“一定,一定,这附近鬼怪也没几个敢违背长青先生的意思。”

白衣女鬼见孟长青点头同意了,脸上哀求慢慢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无穷的失望和绝望,最后看着孟长青颤声说:“他们都说长青先生是个九世好人,无论妖魔鬼怪,只要没有害人,都会伸以援助之手,我原以为找到你了就能得到庇护,却没想到你也是个狼狈为奸的伪君子。”

这白衣女鬼越说脸上越冰冷,我站在她旁边也感觉到了她身上的寒意,偏着脑袋看着她发起了呆,她生气的样子似乎也跟晓晓差不多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