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叶爷爷/吾当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开门一看,原来是我爷爷的堂弟,他叫叶应财,我爷爷叫叶家富,他们这一辈取名都跟钱财有关,我的父辈取名又都跟家里安定有关,譬如我爸爸叫叶安俊,叔叔叫叶安太。(ziyouge.com)

到了我这一辈,取名就自由多了,我叫叶海,晓晓原来本来叫叶晓晓的,后来才改成穆晓晓。

叶爷爷比我爷爷小两岁,是我们村里的村长,平日里没事就喜欢叼着水烟袋随便找块地坐下,然后跟人扯《封神演义》,扯完《封神演义》,屁股上早就沾满了泥巴,为这事儿他没少挨叶奶奶的骂,不过他总是屡教不改。

他进屋之后直接跑到爷爷面前一脸正色说道:“你快回去看看,我刚才过来时候看见你屋里进了一个人,他奶奶一个人在屋里,我怕出事。”

爷爷是个慢性子,想了一下才说:“是不是村里人不知道我们来这儿了,去找这娃的师父的哦?”

叶爷爷一想,也点头说应该是的。

之后爷爷转头跟我说:“你点个火把回去看看,跟他说一下你师父到这里来了,问一下你奶奶来不来。”

我哦了一声,把叶爷爷手里的手电筒借了过来,然后孤身一人出门了,孟长青这会儿正在跟人说话,不好走开,只嘱咐我一句小心点。

农村人都睡得早,现在这天下午六点多钟就黑透了,村民一般五点钟从田里回家,七点钟之前洗澡吃饭,有时候累得厉害干脆连澡都免了。他们最迟八点钟就睡了。

现在这会儿都已经接近十一点钟了,村里自然听不到半点儿声音,我也轻手轻脚地走,生怕惊动了狗,到时候冷不丁地来一口,没地找人说理去。

一路小跑回了家,屋里灯已经关了,但门却是开着的。

我以为进小偷了,就在门口唤了两声奶奶,喊完之后奶奶在侧屋回答了我,之后才颤颤巍巍出来打开了堂屋的灯。

我进去后问她:“你一个人在家怎么不开灯呢?”

奶奶嘀咕说:“开灯晃眼睛,晃眼睛……这个月电费又有十几块了,省点,省点!”

我哦了一声,正想喝茶去的时候,奶奶又转身往侧屋走去了,我喝茶时候低着头瞥了一眼,然后咚地一声把茶杯给吓得落到了地上。

奶奶走路的时候竟然是惦着脚后跟的,我对踮脚后跟这事儿最敏感了,一看见后立马一溜烟跑了出去。

奶奶直往屋里走,我跑出去她都没管我,我跑到屋子转角位置时候停下,心想不能把奶奶一个人留在屋子里面。孟长青的包袱还在屋里,我兴许可以拿东西赶走垫在奶奶脚后跟的东西。

我跑回去时候奶奶已经躺在床上睡过去了,她这会儿是蜷曲着身子背对着我这边的,我心里虽然很紧张,但一想到那是我奶奶,胆子也就大了些,慢慢掀开床罩看了看里面。

肉眼看见床上躺着的只有奶奶一个人,但我知道,这会儿奶奶背上还背着一个呢。

我见奶奶睡着了,慢慢退出去,找到孟长青的包袱,取出他的金钱剑持着慢慢靠近了床体。

正举起金钱剑想要挥下去的时候,奶奶却突然转身死瞪着我,我被这突然一下吓得都忘记了动作,举着金钱剑迟迟不挥下去。

奶奶瞪了我两眼之后眼神开始柔和起来,随后问道:“海娃子,你要打我啊?”

我忙解释说不是,并告诉她说她刚才被鬼上身了,走路脚都踮起来了。

奶奶听了说:“我是下午在田里干活时候被石头硌伤了脚后跟,踩不得才踮着脚的。”

我听了这才释然,但转念无论怎么想,奶奶刚才那状态都极像我上次被鬼上身的模样。

说了几句话,奶奶也从床上爬了起来,带着我往外走,边走边说:“你一会儿去喊一下你爷爷他们,别让他们在别人家呆久了。”

我嗯了一声,跟着奶奶走到了堂屋,奶奶进堂屋后到径直走到碗柜边上取出一包白色的东西,倒出一部分放在了碗里,然后用水瓶里面开水冲了一下,等到它冷却后一口喝了下去。

奶奶喝完后我多事问她:“奶奶,你喝的是什么啊?”

奶奶又倒了些开水进碗里,将残余的全喝了下去后才说:“我有风湿性关节炎,你张伯伯听了后就给我弄来了一些豹子骨头磨成的粉,说是喝了有用。”

我哦地点了点头,奶奶说的张伯伯也是我们村的,叫张诗科,住在村子的最下方,是村里的赤脚医生,平日跟二奶奶轮流给村里人看病。有时候村子里面猪狗牛羊生病了,他也会背着药箱来看看。

他家里就他一个人,都四十多岁了还没娶亲,村里人没少为他着急,别人急死了,他见别人着急却呵呵一笑说:“我一穷二白,结了婚连娃儿都养不活。”

奶奶喝完将碗放回去之后又笑着说:“前段时间你张伯伯把你的生辰八字要去了,说是要帮你相亲呢。你没回来他天天惦记你,你现在回来了,明天去看看他吧。”

现在谁要在我面前提生辰八字我就精神紧张,当知道张伯伯把我生辰八字要去后,我立马怀疑是不是他在害我?不过想了想又否定了,张伯伯素来对我就挺好的,对我家也挺帮助的,不然也不会听说奶奶得了风湿性关节炎他就千方百计帮奶奶弄来豹子骨头粉了。

奶奶之后让我去叫爷爷他们回来睡觉,我刚才被奶奶踮脚那事儿给弄怕了,根本不敢走夜路,想偷个懒,就说:“爷爷说他们一会儿就回来,我瞌睡来了,想睡觉了。今天我们怎么睡啊?”

奶奶指了指侧屋说:“你跟你那师父睡那屋,我跟你爷爷睡这屋。”

我一月前睡的就是那屋,现在轻车熟路,摸黑进去拉开灯,脱掉衣服就直接钻进了被子里面。

我因为有些害怕,就没有关灯,但奶奶看见后走进来直接帮我把灯关掉了,我本想说让她别关的,但没好意思说出口。

奶奶关灯后就颤颤巍巍走出了侧屋回她自己屋了,门也没关,说是怕我们睡着了,爷爷他们回来进不了屋。

我没管这些事情,躺在床上闭眼是黑睁眼也是黑,越黑越紧张,越紧张就越怕。

紧张过度了就感觉自己尿涨得难受,纠结好一阵子本想睡过去就好了,但一直纠结到底起床不起床,根本睡不着。

最后起床占据了上风,我鼓起胆子起床拉开了灯,随后开门走了出去。

茅厕离屋子有一定距离,我现在赶时间,所以直接到最近的一个猪圈上尿了起来。

尿得正爽的时候,屋子旁边的一条小路上一女的迈着步子走了过来,开始没注意到我,走了一截看见我之后立马折了一个方向,往板栗树那儿走了过去。

这女的打扮得极为老土,我虽然一直呆在乡下,乡下人老土的打扮我也见得多了,但这么老土的装扮我还是第一次见。

这女的挺高的,头上梳着两个大辫子,看起来土到极点。穿着还一身大红色的棉袄,现在并不是很冷,她这样穿着很突兀。再者,她一身红色打扮在月光下极为显眼。

她出现时候把我直接吓得尿停了,目送着她离开之后我才松了一口气。

正要进屋的时候,村子下方传来了一阵狗叫声,再然后就听见二奶奶家的大黄牛发出了哞哞的叫声。

孟长青跟我说过,牛跟狗的眼光是最毒的,它们一眼就能看清楚事物的本质,狗看见鬼之后会把它当成异物进行驱赶,牛看见鬼之后会把它当成天敌进而产生恐惧。

听见下方牛和狗的叫声后,我立马意识到刚才那女人根本不是人,又想到她刚才本来是要往我这边儿来的,看见我之后才离开的。

狗叫牛鸣之后,我看见村子下方亮起了星星手电的光,接着就是村民浑厚的吆喝声。

“喝、吼!”

村民迷信,对鬼怪了解的也不少,这么简单的理论我都知道他们自然知道,听见狗叫牛鸣之后都出来撵那个女人了。

我见他们在吆喝,又怕把那女人撵回我这边儿来,忙跑回屋子里面把门虚掩上了。

之后回到房间里面蒙头大睡了起来,怕蒙着被子被那女人在窗外看见了。

这一觉睡得极为不舒服,不知是不是蒙头的缘故,睡梦中头痛得不得了,满头大汗弄得身上黏乎乎的。

睡梦中又来到了后面山丘的那叶海坟墓面前,我去的时候叶海在坟墓前等我,跟爷爷描述的差不多,他长得腰肥膀粗,用现在的审美观来看,他只能被拨到丑陋的那一行列。

我去了之后这叶海笑眯眯对我说:“我做了几十年的穷鬼,过月半的时候你给我烧点纸吧,面额不要买太大了,下面花不开。”

过月半是我们这儿的说法,也就是七月半,中元节,又名鬼节。

这梦做完醒过来时候却闻到床上一股难闻的臭味,再仔细一看,原来是我晚上睡觉之后吐了,因为没察觉,弄得满床都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