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骨头粉/吾当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问村民怎么回事儿,村民说:“刚才你闭眼后用筷子在簸箕里面乱画,还招来不少野猴子,多亏了你师父,你才没被他们带走。(ziyouge.com)”

我听了只觉得诡异,反观孟长青,他在簸箕面前正看得起劲儿,不过越看眉头皱得越紧,最后对我招手,让我过去。

我过去问他:“怎么了?”

他看了会儿簸箕上被我划出的纹路,然后看了看我爷爷奶奶,有些匪夷所思地跟我说:“乾位,十米!”

乾位我知道,就是正北方,十米的范围,还没有出爷爷奶奶的屋子呢。

我也有些疑惑,以为他算错了,就想着一会儿怎么保全他的面子,他平时还是很厉害的,偶尔失误可以理解。

“要不然再算一次吧。”

我跟孟长青打商量,当时果断认为他算错了,但这么多人看着,我又不想他丢了面子,只能让他再算了一次。

孟长青看了我爷爷奶奶一眼,然后到十米外的碗柜里面取出了一个白色的药包。

我看见这药包心里咯噔一惊,奶奶也惊了一下,随后解释说:“搞错了,搞错了,那是我的药。”

孟长青却摇头说:“这不是药,这是骨灰。”

说完孟长青把这药包打开,露出了里面包得满满的暗白色粉末。

爷爷一见这粉末,眼睛一瞪,随后一步跨到奶奶面前啪地一巴掌扇了下去,奶奶应声倒地,随后爷爷指着奶奶痛骂:“你无法无天了,喝你侄儿子的骨灰。”

爷爷正准备再打的,被孟长青拉住,并让爷爷先搞清楚事情再发火。

奶奶被打懵了,支支吾吾了好一阵子才说出这包药是张伯伯给的。

张伯伯这会儿就在屋子里面,我们看向他的时候他忙起身向门外跑了出去,爷爷见他跑了,抄起立在一边的锄头就追了出去。

村民怕出事,也跟着追了出去。

奶奶被刚才的事儿吓坏了,站在屋子中间不停发抖,嘀咕着:“囊个是骨灰呢,囊个会是骨灰呢。”

我和孟长青的注意力又放在外面,之后我转头时候,奶奶已经拿着放在桌子上的那包骨灰颤颤巍巍进了房间里面。

我正想叫住奶奶,外面村民在这时候把爷爷拉了回来,紧接着就是张伯伯浑浑噩噩走了进来。

张伯伯进来时候目光涣散,看起来跟具行尸一样。

这也是鬼上身的征兆,孟长青跟我说过,人分男人女人,好人坏人。鬼也分冤鬼怨鬼,坏的称为鬼,好的称为魅,像李妍就是属于魅这一行列的。

不同种类的鬼上了人身表现不同,怨鬼上身,不能沾染地气,所以需要踮着脚。魅上身,会至心智迷惑,没有正常思维。

张伯伯现在这情况就是被魅上身了,我一想就知道这是李妍做的。

张伯伯进来后,爷爷猛地挣脱村民的手,挥起锄头猛地一锄头敲在了张伯伯背上,嘴里骂咧道:“你个畜生,平时看我们不称心我们也没怪你,你挖死人坟干什么?还拿来给人喝。”

张伯伯被爷爷这么一敲,直接向前倒在了地上,李妍也从他身体里面分离了出来,把村民都吓了一大跳。

李妍出来后没人念咒不能回到手链里面,又受不了村民眼光,站在屋子中间一脸无措。

孟长青见她无措,念了念咒,她听见后对孟长青投来了感谢的目光,随后便进入了手链里面。

李妍进去之后爷爷气不过又挥起了锄头,这次被孟长青拦了下来,并让村民们拉住了爷爷。

之后他将地上哼唧的张伯伯拉了起来,他虽然被打了一下,但并无大碍。

孟长青拉起来之后问他:“骨灰是不是你挖的?”

张伯伯有些紧张,颤声说:“我晓不得那是骨灰,我拿的明明是豹子骨头粉,我真晓不得那是骨灰。”

“那你的豹骨头粉是找谁拿的?”

张伯伯满脸焦急,生怕爷爷再打他,就说:“我自己家的,买了好几年了,前段时间才送给他奶奶,真不是骨灰。”

孟长青听见前些年这词儿后愣了一下,然后问:“谁告诉你豹子骨头粉可以治风湿病的?”

张伯伯一听,想了想说:“就穆万童带着海娃子出门的那天,李大海到我屋子喝酒,他找我要海娃子和穆晓晓的生辰八字,说是要帮他们看一下亲事,我当时说不知道,要过阵子去问问海娃子奶奶再告诉他,那时候我顺带提了一下海娃子奶奶得了风湿病的事情。他听了跟我说他前段时间听人说的一个偏方,还问我前些年买的豹子骨头还有没有,那玩意儿可以治这病,我想着都是乡里乡亲,就把它给了海娃子奶奶,那真不是骨灰。”

孟长青听了,忙向我们问起了李大海的来头。

这李大海不是我们村的,但跟我们是同一个乡,他是个端公,平时也是给人看坟墓算命为生,他和二奶奶是我们这附近仅剩的两个神职人员。

知道来头之后孟长青连忙让村民带路去找李大海,还不准我去,说是他知道我生辰八字,不能跟他靠太近。

我依了他的话,留在了屋子里面,由叶爷爷带他过去的。

孟长青走后,爷爷把村民也轰走了,他这会儿正在气头上,听见别人多说几句话就会发飙。

村民走后我进屋看了看奶奶,奶奶这会儿正端着那包骨灰坐在床檐上瑟瑟发抖,我进去安抚了她好一阵,她才把手里骨灰交给我,说是累了要躺下睡觉。

奶奶睡了之后我出去找爷爷,爷爷这会儿却不知道上哪儿去了。

我四下喊了一声,不见他答应,我心想他今天事情多,压力大,加上这大晚上,怕他出事,于是我就打着手电出门找他去了。

我猜想爷爷这会儿应该是去后面山丘了,尽管很害怕,但涉及到自己家人生命安全的事实,我还是壮着胆子跟了过去。

刚到山丘底下,就听见上面传来了嘀嘀咕咕的声音,因为距离原因,我没有听得很清楚。

走近了些看见晓晓爸爸的坟墓前方站着一个黑乎乎的影子,这影子身形正是爷爷,我正想去喊他的时候,爷爷却弯腰把一个东西放进了晓晓爸爸的棺材里面,放完之后摇起了手里的一个铃铛。

这铃铛我之前见过,我也问过他这是什么铃铛,爷爷说这铃铛是怕骡子走丢而挂在骡子脖子上的,后来骡子摔死了,铃铛取下来放在了家里。

我见爷爷摇着铃铛叮铃作响,不知他要干什么,就想要再看看,没立即出去。

爷爷摇了会儿铃铛之后停下用一口很蹩脚的普通话念道:“荡荡游魂何处留存、虚惊异怪坟墓山林、今请山神五道路将军、当方土地家宅灶君、查落真魂。收回附体、筑起精神。天门开、地门开千里童子送魂来。吾奉太上老君急急勅令。”

我听了愣在了原地,不明白爷爷是什么时候会念这些东西?这一定就是一些咒语,以前可没听说过他会这些玩意。

爷爷念完后又不断地摇起了铃铛,摇了约莫两三分钟才停下,然后把棺材盖子合了起来。

之后没停留半秒,直接离开了这里。

等他离开后我才到晓晓爸爸坟墓前看了看,随后通过棺材上那大洞看向里面,在这里面发现了一张长方形的黄裱纸。

拿出来一看,上面写着李大海的名字,还写有‘辛亥、乙未、丙子、戊子’等字。

在这些字下方还画着我完全看不懂的符文。

我是第一次见爷爷弄这些东西,顿时生了疑心,就将这张纸条收了起来。

之后回家爷爷正坐在椅子上抽闷烟,见我回来就厉声问我:“你跑哪儿去了的?”

“我去茅厕了。”我随便想了个地方告诉了他。

他只哦了一声,叼着烟袋闷不做声,好一阵子之后才让我去睡觉,他在这里等孟长青回来。

我这会儿不敢违逆他的意思,跑回了床上,回床上一晚上都没睡着觉,都在想晚上在晓晓爸爸坟前干了些什么。

到半夜时候,我睡不着觉眼睛往窗子外面看了一眼,这一看顿时给我吓了一大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