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金钱剑/吾当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看见了车灯,孟长青自然也看见了,这么久了,就快要看见二奶奶了,我自然很激动,但是也有一些害怕。(ziyouge.com)

本来在行路的,看见车灯后我跟孟长青停下脚步在村口一块高地上等起了汽车的到来。

期间我问孟长青,说二奶奶回来了会不会有危险。

孟长青说回来了就回来了,他会尽量保证二奶奶和晓晓的安全的,我见他这么上心,就心生疑惑地问道:“师父,你对每个人都这么好吗?”

孟长青淡淡一笑,什么也没说只是盯着前方的车辆看了起来。

虽说看起来不远的距离,但是车辆足足行了将近半个小时才进入我们的视线之中,因为这里的路是在太烂了,坐在车里还不如走路来得快。

能看见车后,我再也站不住,而是一溜儿往车那边跑了过去,准备去接她们。

随着车不断靠近村子,发动机的声音把刚回家的村民也惊动了,全都跑出来在村口等着,爷爷也打着手电筒从村子上方赶了下来。

因为二奶奶打过电话,她们知道是二奶奶回来了。

我跑近车子,见车子不肯停下,忙闪到一边,然后跟着车子屁股后面追了起来。

不到一会儿,车子将我甩开,到了村口才停下来,等我过去时候晓晓已经趴在了爷爷的背上,我却不见二奶奶的踪迹。

忙上前询问二奶奶在哪儿,爷爷跟我说只有晓晓一个人回来了,二奶奶没回来。

我听了有些疑惑,随后见晓晓小脸煞白趴在爷爷背上,也不跟我打招呼,就问晓晓是怎么了。

司机在一旁说应该是晕车或者困了,还说这小姑娘知道要回来,高兴得不得了呢,一路上跟我说她在农村有个哥哥对她最好了,她以后还要嫁给她那个哥哥呢。

村民们听了好笑,我听了却不好意思了,她在这边儿也只叫我一个人哥哥而已。

司机随后开车离开了,村民们本来留他在这里歇息,明天再走的,被他拒绝了。

司机走后村民也各自散去,很多人跟爷爷说,让晓晓明天醒了后到他家去玩儿,让我们也去,到他家吃午饭。

爷爷诺诺答应,然后背着晓晓回到了屋子,到了屋子后将晓晓放了下来,孟长青盯着晓晓看了一会儿,然后打趣道:“你小女朋友蛮乖巧得嘛,难怪你念念不忘。”

我说不是我小女朋友,却找不出什么话来反驳。

爷爷将晓晓放下后拍了拍她的肩膀,本想将她叫起来洗个脸什么的,但是晓晓却没半点儿知觉。

我这么久没见她,自然就多看了一会儿,可看了一会儿不由得皱起了眉头,这哪里像是困了或者晕车了,这明明就是昏倒了。

正想转头让孟长青给看看的,孟长青抢先说道:“你二奶奶跟我有仇还是怎么了,有你这麻烦已经够了,又给我送来一麻烦。”

我忙问怎么回事,孟长青呼了一口气,让我去把门关好,还让我拿着金钱剑在门口守着。

我依了他,照做之后孟尝咬破中指,然后用中指血在晓晓额头上画上了敕令两字,画完后猛地喝了一声,然后一跺脚,晓晓身后两个黑乎乎的影子慢慢分离了出来往屋子外面跑去,我见了之后先是惊了一下,然后条件反射般地挥动金钱剑拍打了过去。

应该是这些东西太弱了,拍了一下他们就消失不见了,我接连拍了两下,等他们全部消失后才放下了手里的金钱剑。

爷爷见了这些东西全部消失不见了之后才问孟长青这是怎么回事。

孟长青说这娃的火炎比我还低,又走了夜路,染上了脏东西。

之后孟长青将晓晓额头上的敕令抹掉了,晓晓依然留着齐刘海,加上现在惨白的脸色,使他看起来极为娇弱不堪,忍不住生出了怜惜之意。

至于穿着打扮嘛,她还是那个城里的,我是农村的,一眼就能看出来。

孟长青说晓晓阳气被吸了不少,可能要明天才会醒过来,农村鬼事多,孟长青为了避免在睡觉的时候晓晓再被鬼上身,就熬夜到凌晨给晓晓画了一张符挂在了晓晓身上。

凌晨是属于子时,孟长青说过,这时候阴阳交替,灵气最重,画符效果是最好的。

我们在外面摆弄晓晓,爷爷进屋去重新开了一张铺,他用一块木板和两张长板凳搭成了一张简易的床,他自己就躺在这上面,晓晓睡他的床。

我本来准备守着晓晓的,但孟长青不允许,他思想比农村人还封建,不准孤男寡女大晚上呆在一起。

连爷爷听了都觉得好笑,笑着跟孟长青说我们还小,不会出啥大问题。

孟长青还是不允许,说我们俩的火炎都低,要是呆一起又招来个什么脏东西的话,都别睡了。

我不敢违逆孟长青,闷闷不乐返回房间睡了,今儿睡得极为满足,毕竟了了心中一桩大事,也见了这些天一直念念不忘的人。

晚上躺床上又做梦了,还是那叶海,他告诉我上次烧的纸不够,让我再给他烧点。

我正想答应的时候,却被一旁的孟长青给拍醒,我睁眼后他指了指屋子里面的一个角落。

我借着外面月光顺着孟长青手指的方向看过去,在屋子的角落里面看见了一个耷拉着脑袋的人影。

看见之后惊了一下,孟长青随后说:“不用说,又是你小子招来的吧。”

我想起刚才做的那梦,再看角落那耷拉脑袋的人,那体型与给我托梦的那人无异,心想就是他了。

孟长青问了,我点点头,孟长青咋舌无奈地道:“臭小子,你不给我惹事儿会死啊。”

我嘿嘿笑了笑,打哈哈说谁叫你是我师父呢。

孟长青敲了我脑袋一下,然后把我被子掀开,让我自己去撵他走,我见孟长青是认真的,就壮着胆子起床,然后在床边拿上了孟长青的金钱剑往墙角走去。

要是我一个人的话,我铁定不敢去,不过孟长青在这儿,他肯定不会让我出事。

那人影感觉到有人靠近他,抬头看了一眼,认清是我后咧大嘴巴对我发出了威胁的意思。

我见他面目狰狞,又不敢过去了,想了想直接把孟长青的金钱剑扔了过去,以前我见孟长青就是这么做的。

那人见我把金钱剑扔过去,收起狰狞的面目窜出了窗户逃跑了,而孟长青的金钱剑则重重敲在了墙上,咔嚓一声断成了两截。

我听见断裂声音心想完蛋了,要挨骂了。

孟长青自然也听见了声音,从床上坐了起来,看见掉在角落的两截断剑之后一脸微笑着对我招手让我过去,我不敢过去就说:“我帮你修好就是了。”

孟长青一脸苦笑着说:“你还真是我的好徒弟。”

我嘿嘿笑了笑,他随后让我睡觉,明天再管金钱剑的事情。

第二天睡得迷迷糊糊之际,听见有进入我们房间的脚步声,不过困得慌,就没管,过一会儿后感觉有人把床罩拉开了。

拉开后就传来一个莺鸣般的喜悦声音:“叶海哥哥,叶爷爷叫你起床。”

我听声猛地睁开眼睛一看,却看见晓晓一脸呆滞站在床边,看着孟长青发起了呆,她昨晚回来时候睡着了,不知道家里多了个孟长青,床上多出一个人,自然有些意外。

孟长青这会儿正半卧在床上,手里拿着一本他一路带来的书翻看着,看见晓晓盯着他,他玩兴大起,也正色盯着晓晓看了起来。

晓晓没料到我床上还会躺着一个人,一时间有些不知所措,好一会儿之后才断断续续说了声叔叔好,然后跟我说让我起床,说完蹬蹬蹬踩着步子跑出了房间。

孟长青看着晓晓离开的背影哈哈笑了笑,随后叹了声臭小子,香丫头。

之后我们起床出去,晓晓正端坐在堂屋里面,与爷爷面对面站着,一脸认真看着爷爷往水烟袋里面装烟土。

我们出去后她看着我眯着眼睛一笑,喊了声叶海哥哥,随后看见孟长青又变得一脸警惕,喊了声叔叔。

我找了把椅子坐在了晓晓的旁边,孟长青也坐了下来,跟爷爷说起了话,我则跟晓晓说起了话。这么久没见,感觉我俩更加亲昵了。

对话的内容就那么几个,去哪儿了,干了什么,为什么二奶奶没回来。

她还小,回答得模模糊糊的,她说她奶奶在外面还要干些事情,过阵子才会回来。

期间我问了一下那天在安顺观门口她们为什么走掉了,晓晓给我的回答是,二奶奶当时告诉她,说我被我爸爸妈妈接走了她们才走掉的。

我见晓晓对此事也不知情,也就没多问。

孟长青跟爷爷说了几句话之后问起了晓晓一些问题,晓晓跟我说话时候都是满带笑意的,但跟孟长青对话小脸极为严肃,孟长青问什么她就答什么,跟个机器人一样。

孟长青问了一阵子之后起身到侧屋把那两截断掉的金钱剑拿出来自己修理了起来,期间我把叫出去,跟我说既然晓晓回来了,想要害她的人自然就能浮出水面,让我这些天多注意一下都有谁跟晓晓交流。

我答应了之后孟长青向爷爷问来了晓晓的生辰八字,知道后他避开爷爷在外面写了两张纸条,然后把纸条塞进了两只铜铃里面,并把铜铃放进了一个极为隐蔽的地方,我问他这是干什么,他说是怕有人暗中使坏,先扣住我们两人的一魂。

孟长青藏这铜铃故意避开了爷爷,我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却也没问,他跟爷爷看起来还是听和谐的,应该不会出什么大事。

到了下午时分,我们刚吃过午饭,正坐在椅子上休息时候,村子下方有村民慌慌张张跑到爷爷家,进来之后径直跑到孟长青面前说让孟长青快下去看看,村子里有人不行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