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被捉/吾当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里人山人海,想要找五个人与大海捞针无异。|ziyouge.com|不过为了我那四十年的寿命,我还是义无返顾地挨个儿找了起来。

这里每秒钟都有无数人进来,也有无数人往下一个地点走去,前一秒才看过的人转个眼就消失不见了,想要在这里找人实在太难了。

幸好这里的人都才变成鬼,要么情绪低沉,要么就是浑浑噩噩,都还没生出害人之心,加上鬼卒在这儿,也没几个敢乱来,弄不好就会变成那些野兽的腹中之物。

我们在人群之中留下穿行,却没有半点儿踪迹,最后只能找人问起来。可结果还是一样,其他人也没见过。

见范围太大,最后只能放弃了阴道,转向阳道这一边,他们阳寿未尽,肯定会在这里逗留的。

阳道不少人正拥挤着在上面写上自己的名字,在这边儿行了一截儿之后,见桑树干上贴有一张白纸,纸上写着黄泉路上莫回头的字样,下面落款大印是鬼王印。

“这鬼王是谁?”我问道。

沈复听了说道:“阴间有两尊大帝、五方鬼帝、十殿阎罗、四判官、四魂使、十阴帅、七十五司,数不尽的阴差和鬼卒。这鬼王就是十大阴帅之首,维护阴间安稳的中流砥柱。”

我听了愕然,竟然这么复杂,想想就头痛了,不再继续了解下去,而是往前走了过去。

走了一截儿又见一告示,上面警告阴魂别回头,也鼓励众鬼魂共同抵制回头的人,只要参与,都有功德可计。落款依然是鬼王。

见了这告示之后,所有人都不敢回头了,我们只能往前走,就算漏过了也只能作罢。回头的话,被这成千上万的鬼魂围攻,就算是孟长青也没那能力脱身。

这条道实在太长了,这样下去实在不是办法。

想了会儿我问沈复:“你会卜术吗?”

沈复想了会儿说道:“茅山主修的是法术,卜术只稍有涉猎。”

之后沈复一边掐着指头一边往前走,每次都说在前边儿,这样一直到听见水声才停下。

前边儿是一条宽约百米的河流,河面上萦绕着袅袅白雾,和尚有三座极大的桥,一条为金色,一条银色,一条灰色。跟他们上次在山谷之中说的一致。

到这里远远看了下,每条桥上都站满了人,黑压压一片,但是不断有人往这河里面跳,下去之后连扑腾都没有就没了影儿。

我见了很是不解,不明白他们为什么会跳下去。

“这奈河之中的水是人的六欲幻化而成的欲水,极其美好,又极为飘渺。心性不坚的鬼魂都受不了这河水诱惑而跳下去,一会儿咱们过去的时候,千万不要看里面知道吗?”

我嗯了一声,然后排起了队。

这里阳寿尽或未尽都是自己判断的,正常死亡说明阳寿已尽,非正常死亡则说明阳寿未尽。沈复掐指算出来的那五人已经过了奈何桥,我们只能追过去。

快到我们时候,见前面三座桥边上站了上百鬼卒,每只鬼卒手里都牵着一条恶狗,有阴魂经过,他们都会放出手里的狗上去嗅嗅,随后告诉他们应该从哪座桥过。假如有阴魂捣乱,他们立即将手里恶狗放出去,将捣乱之人撕扯个干净,以此来震慑这里的阴魂。

在这桥头上,有一个硕大无比的平台,台基上刻着‘望乡台’三个大字,上面站有无数鬼魂,站上面之后便呼天抢地哭了起来。

到我们了,沈复说我们没真的死,就不去看了,我也觉得浪费时间,直接到了那鬼卒面前,两个鬼卒看了我们俩一眼,随后牵着狗上前,同时嘀咕道:“这几天年轻人挺多的,上边儿又打仗了吗?”

我听了后应道:“没有打仗。”

鬼卒见我回答,抬头看了我和沈复一眼,随后说道:“一般人到了这里,都怕得要死。你们俩年纪轻轻的,却没有丝毫惧意,胆儿挺不错的,是条汉子。”

我嘿嘿笑了笑,这狗也嗅完了,鬼卒指了一下那座银桥,让我们从那里经过,说是从那里经过的话,可以攒积功德,到时候投胎可以投个好人家。

我跟着鬼卒说了声谢谢,这鬼卒笑道:“去吧,俩小子!”

到了银桥旁,一高约一米五的婆子用一根杆子挡住了我们,端上一碗冒烟儿的汤问我们喝不喝。

我和沈复忙摇头说不喝,她嗯了一声,说道:“既然不喝,那上了桥千万可不要往桥下看。”

我们应了之后踏上了桥,这里百分之九十九的人都不会喝这个。

上桥之后我问沈复刚才那是不是就是孟婆,沈复摇头说不是,他说真正的孟婆会在投胎之前递给人孟婆汤。

上了桥虽然有一百个好奇心,但却不敢低头看一眼,始终盯着桥的对面,怕一低头就会忍不住跳下去。

行了一两分钟,下了这桥之后,直接略过了三生石往前边儿走去了。

才走不到一分钟,便在前面看见五个并行的人,看背影正是西装男人他们一家五人,我和沈复见了忙跑上去拦在了他们面前。

这五人见了我们俩吃了一惊,问道:“你们俩怎么也来这里了?”

“我们专门来找你们的。”沈复说道,最后扒拉我上前说。

我满脸不好意思上前,到了他们面前说道:“因为我一时心软放过了那女鬼而导致你们枉死,我来这里就是为了求取你们原谅的。”

这西装男人听了笑道:“这不怪你,她是我女儿,死在她手里只能怪我自己。”

听他们不怪我,我心里松了一大截,准备好洋洋洒洒的道歉文也用不上了,不过随后问道:“你们父女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仇恨?”

这西装男人听了无奈叹道:“她以为是因为我们的原因他男朋友才和她分手,自然怪罪到我们头上来了,只是我没想到她这么恨我们。”

我听了很不解,实在不解为什么会有人能为了一个与自己仅有一点缘的人害了生养育自己的一家人。至少在我现在的观念里,家人是最为重要的,亲情第一,友情第二,爱情第三。

告别了他们,我和沈复开始去寻找那红衣女鬼,只要解决掉她,就能夺回四十年的寿命了。

前方就是背阴山了,过去会有一定危险。

沈复倒啥也不担心,昂首挺胸往前走,行了一阵见路旁有一硕大的宫殿,以前对屋子大没什么概念,见了这大殿之后,我彻底呆了,这大殿大到无边,比刚才走过的那银桥还要长。

大殿外面挂有一牌匾,扁上写有‘供养阁’几个字。

鬼魂到了这里都折身走了进去,我和沈复也不例外,直接走了进去。

进去之后见里面无数鬼卒正在分发东西,沈复走到一空闲鬼卒面前,报了他和我的名字,这鬼卒听后消失了一阵子,再出现时递给我们一个大包,沈复接过包之后取出了一叠纸钱悄悄递给了这鬼卒,并说道:“麻烦大人您了。”

这鬼卒先是楞了一下,随后若无其事将这叠纸钱收进了兜里,说道:“过几天鬼节了,会有一大批鬼怪被送返阳间,为了避免堵塞,背阴山和枉死城边儿有阴差正在清理鬼魂,你们要是不想立即下阴间的话,就在这里游荡几天,不要立即过去,不然很可能被逮住。”

果然是有钱能使鬼推磨,我见了觉得好笑,沈复跟着鬼卒连声道谢,随后便出了这供养阁。

出去后我问沈复这东西是哪儿来的,沈复说道:“你师父烧的呗,这下面他比我熟悉多了,知道规矩,有了这玩意儿,咱们大可以可以横着走。”

“那又不一定全部的人都爱财。”

“不爱财且不找我们麻烦的人都是好人,不爱财却又找我们麻烦的人都犯贱,干掉他就是。”沈复大大咧咧说道。

我不可置否耸了耸肩,随后跟他往前走了。那红衣女鬼比我们先几个小时,估计就在前面不远处,加快点儿速度应该可以赶上。

沈复以前走过这背阴山,轻车熟路带着我从一条比较隐蔽的路往前去了。

往前行了阵子,这背阴山没少遇到上前找麻烦的鬼怪,每上来一个,都被沈复狠狠一眼瞪跑了,行至阴面半山腰时候,看见蒙着面的阴差正在巡查,鬼魂对阴差有天生的恐惧感,见了之后立马嚎啕着躲了起来,不过还是有一部分被提起来带走了。

等这批阴差走后我们才继续,沈复虽然会些道术,但在这里不是他的主场,不敢乱来。

这次走了约有大半个小时,才在一面铁铸的城墙钱停下。这城墙足有数十秒高,要是进去的话很难再出来,这城门上也有一块大匾,上面写着‘枉死城’几个字。

“那女鬼是个红衣厉鬼,和可能就在这枉死城里面,咱们进去肯定能找到她。”我说道。

沈复点了点头说:“我们得快些,办完快回去,如果遇见阴差清理人,把我们带到阴间,我们就真的死透了。”

我们随后走进这城,果然一进来就感觉到漫天的怨气,转头一看,无数虎视眈眈的眼睛正盯着我们。

沈复见了,微微一笑,随后递给我三指厚的纸钱,说道:“咱们边走边扔,阳间可体会不到这种感觉。”

我接过之后他拿出一叠纸钱一路上扔了起来,那些鬼魂见了立马一窝蜂涌上来抢夺起来,无数鬼魂在抢夺中被打得消散了。

“这样太过分了吧。”

“逗留在枉死城的没多少好人,你放心好了。”

我听了也半信半疑地扔了起来,好一阵子之后才停下,注意到了前边儿一抹红色的影子。

一看见她,我立马将将手里纸钱扔尽了,追了上去挡在了她的前边儿。

果真是那红衣女鬼,她见了我也怔了一下,随后转身就要逃跑,却被沈复挡住了。

孟长青说这事儿需要我自己解决,沈复只是帮忙拦住她一下而已,并没有准备动手。

沈复之后看了看自己手里的一叠钱,对着四周大声喊道:“帮我拦住这个女鬼,这些钱你们可以全部拿去分了。”

沈复此言一出,抢钱的鬼魂立马上前将女鬼围在了中间。

这女鬼这才慌张起来,环视了一下四周,然后向我扑了过来,她还没过来,我直接掐起了禁鬼决。

以我的实力,掐完这女鬼有约莫十来秒的束缚时间,我趁这时间念起了降魔咒,这咒语本不是我能念的,但为了能十来秒的时间之内解决掉她,没得选择。

十来秒念完,我自己身体已经变淡了不少,那女鬼身体已经消失不见了。

沈复之后上前拍了拍我肩膀说道:“行啊你,几乎是虐杀。”

正说话时候,一根硕大的铁链突然从后方出现,直接套在了我肩上,随后这铁链用力一拖,这铁链上的铁钩直接勾进了我琵琶骨之中。

我当时想的竟然不是痛,而是阴间的铁链太神奇了,连灵魂都能锁。

这铁链将我锁住后,猛地将我往后一扯,我直接倒飞了出去,重重摔在了几个黑袍人的身后,刚要摇晃着站起来,那黑袍人又是一挥,将我甩出去直接撞到了铁墙之上,差点儿没把我给撞散了。

倒在地上之后其中一个黑袍人虎视着我说道:“唆使诸多厉鬼欺辱柔弱女鬼,导致其消散。无论你在阳间多么无法无天,到了这里,是龙是虎都得盘着掖着。”

我听了直觉得冤枉,站起来刚要解释,这几个黑袍人就对围着的厉鬼吼道:“还不散了?难不成也想跟着这小鬼一同进火山地狱?”

刚说完,他们全部四散逃开,唯独沈复还站在那里,看着这几个黑袍人说道:“放开他。”

另外一个黑袍人见沈复不肯闪开,二话不说挥舞起了铁链。

沈复一脸警惕看着这几人,正要反抗时候,整个人却不自在起来了,一个眨眼的功夫后,他对我喊道:“小子,你师父拉我回去了,我撑一会儿,千万不能进了那火山地狱,我让你师父来救你。”

说因刚落便从原地消失得无影无踪,这黑袍人见他消失了稍微愣了一下,之后说了声被拉回阳间了,然后开始扯着我往这城的另外一边走。

我看了他们几个人的背影,一筹莫展,这次真的玩完了,他们连个熟人都没有,要逃跑似乎也不大可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