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 古怪的约定/吾当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次真的被爷爷给逗乐了,埋了自己师父不说,连自己的师母都埋掉了。(ziyouge.com)我要是孟长青的话,这会儿绝对会提着刀满大街追杀他,有点儿太过分了他。

看见照片上这女人之后,我合计好久,犹豫是不是应该把这事儿告诉他。

想想他早晚都会知道的,就鼓起勇气上前说道:“师父,跟你说一件事情,你听了可千万要保持冷静。”

孟长青扭头看了我一眼,眉头一皱说道:“说吧!”

“照片上这个女人,跟我昨天带过河的那个女人,长得一模一样。”

孟长青听后眼睛一瞪,脸色立马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好一会儿之后才挤出了一个字,道:“靠!”

我都听呆了,孟长青可是从来没说过脏话粗话的,昭三三本来在一旁无所事事到处打望,听见孟长青骂人声音后先是怔了一下,随后上前拍了拍孟长青的肩膀,一脸深沉地说道:“孺子可教也。”

昭三三说完,村民们都从屋子取钱回来了,两百块钱并不算什么,按照现在的市场,根本买不到什么。

村民们把钱交给这摩托车匠之后,摩托车匠数都没有数一下,直接塞进兜里,然后就说要离开。

农村人留人吃饭是习惯,不管是不是真心的,代口话总是要说一句的。

摩托车匠拒绝了村民的好意,说道:“爷爷嘱咐过我,不能在这里过夜。这债是叶家富欠下的,如果叶家富自己还了,你们就能相安无事。但如果叶家富自己不还,这个村子就得立即清空。”

摩托车匠说完就一骑绝尘而去,村民们目送着他远去之后围着我问道:“海娃子,你爷爷到底做了些啥?他现在跑了,这债是不是要由我们来还了?”

村民的语气不再是原先的乡亲的和善语气,话语中透露的意思是逼问。

可我哪儿知道他做了什么,现在我都一头雾水呢,这问题我根本没法回答,就说道:“大家别怕,不是有那斧头和剪刀吗,斧头和剪刀上聚满了煞气和杀气,对鬼怪有很强的克制作用,大家只要按照我师父说的,将它们挂在门上和床边就相安无事了。”

虽说是同村的,但是涉及到性命安全,那就另当别论了,没有百分百的保障,他们是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

村里老资格的村民不信服我这说法,就上前说道:“这样,你想办法把你爷爷叫回来,让他给我们一个交代。他眼里到底还有没有我们这些村民,太不像话了这!”

我爷爷都离村六年了,我哪儿知道他在哪儿,这问题,我依然不能解答。

以前每次出事情,孟长青总会站在我们的面前,可现在爷爷做的事情对他来说,太过分了,可以说是不共戴天的仇人,孟长青就算心胸再宽广,我也没找出他为爷爷说话的半点儿可能性。

不过遇到这种不能解决的情况,我还是习惯性地看了一眼孟长青。

他这会儿脸色冷峻得很,眉宇之间写着的也满是怒气,只是在努力克制自己而已。

见他这模样,突然觉得有些悲悯,他的爷爷被人养成厉鬼,他的奶奶被人封住。而他却护了仇人的子孙六年,掏心掏肺的六年,换做是我,我绝对做不到这一点。

所以,现在我没指望着孟长青能为我说话了,于是上前说道:“我爷爷欠下的,我来还,这里不管是谁的,我都一起还了,我还年轻,有的是机会。”

孟长青听见这话之后,上前拍了拍我的肩膀,示意我退到他身后。

我犹豫了一下,退了下去,他面对着村民说道:“有我在这里,村里不会有事情的。各位安心住在村子里就是。”

孟长青的话一直以来就是定心剂,他这么说了,村民就道:“那孟师傅可一定要帮我们处理好这事儿啊。”

“我尽力。”孟长青说道。

村民这才慢慢散去,等村民走了之后,孟长青才转头看着我,好一会儿才说:“你是我徒弟,不欠我任何东西,好好学习道术,不要有心里压力,照顾好晓晓就是。”

孟长青说完后,我立马就热泪盈眶了,这他娘的才是人性的光辉!

之后孟长青又看了一眼村子东边那口井说道:“今天晚上子时左右,李妍的魂魄应该就重聚了,我得守着去。你先回屋看着去,丫头身体还虚弱得很,你死了不要紧,别让她受伤了。”

刚才心里他的形象还各种伟岸高大,这句话一出,彻底崩塌了,什么叫我死了不要紧,别让他受伤了?

听孟长青这么说,昭三三上前揽住了我的肩膀,让我跟他一同回屋,。

那井边不能去太多生人,我也就没有跟过去,跟着昭三三回屋,半路时候昭三三说道:“你们欠你师父的太多了。”

我点头应是,没没说半句话。

一直回屋,进屋时候晓晓和叶苇婷正端坐在屋子之中,见我们回来才起身迎了上来,上次看了晓晓身子,现在她倒开放不少,一上来就凑得极近。

晓晓本来就比我矮半个头,凑这么近,我眼睛稍微一低,就从她领口看了进去,她却全然不知,一脸笑意问道:“师父呢?出了什么事情吗?”

“去接李妍姐了,没出什么大事儿。你身体好些没?没好的话别乱动。”我继续低头看着她领口说道。

她见我眼神怪异,寻着我的视线看了下去,得知我在看什么之后立马捂住了领口,脸色来了个骤变,退到一边坐下了,随后一脸不快地看着我。

我尴尬地咳了几声,这可不能怪我。

之后叶苇婷上前,我想着见了面总不能什么都不说吧,再说昭三三在这儿呢,上次他答应帮助孟长青,跟我定下了一个条件,虽然不是真心的,但好歹得做做样子,就问道:“身体好些没?”

叶苇婷点头嗯了一声,倒没说别的话,直接到了昭三三的旁边。

之后几人一直在屋子里等着,入夜了孟长青都没回来。

到了约有十点钟左右,他们所有人都睡觉去了,只有我一个人还在堂屋坐着。

这样干坐着有些无聊,就打着手电出门在屋子边上站了一会儿,出门正要转头,就看见窗子上趴着一个长发飘飘的女人。

黄色衣服,左手持着斗笠,右手抓着窗户的栏杆,正在扭动着身子往窗子里面张望。

这女人正是昨晚上的那个女人,也就是孟长青的奶奶。

我看见她之后稍微迟疑了一下,然后缓缓上前一下拍在了她的肩膀上,她感觉到之后扭头看着我,脸上并无半点儿怪异,只是问道:“你爷爷还没有回来是吧。”

我见她还记得我,而且看起来好像并没有多大的怨气,稍微松了一口气问道:“你到底是人是鬼?”

我问完了之后她转身径直走到了屋子正前方的一个石堆上坐下,随后对我招手,示意我也过去坐。

我见她和善得很,哪儿像说的那样可怕,迟疑了一下就走了过去,坐在了距离她两米开外的位置。

“你是人是鬼?”我又问道。

“既然你都这么问了,那我肯定就不是人咯。”少妇说道。

我看了看她的脸,心想孟伟业倒也挺有眼光的,讨了这样一个老婆,只不过既然是孟伟业的妻子,为什么会跟我爷爷有这么大的恩怨?难不成爷爷把她那啥了?她记恨在心,现在回来报仇的?

想想不可能,爷爷不像是那种人,于是问道:“你跟我爷爷到底有什么恩怨?你可是他的师母啊,按理说,不是应该很和睦的吗。”

“我跟你爷爷可有一个约定呢,他把我封住,说等到两口井变成一口了,古井生出人来了,叶家的人把我带过河了,我就可以自由活动了。这些年来,我一直在努力,知道那条大黑蛇吗?它在两口井中穿梭了几十年,这两口井终于通了,不过那条大黑蛇散了,可惜了,不然还能是个朋友。”少妇娓娓说道。

“井中生人,是指的你自己?”

心想如果是井中把她自己生出来的话,这也太简单了些,只要她自己出来不就行了吗?

“你爷爷哪儿有那么好心,他说的三个条件根本是有悖常理的,第一,两口井怎么可能想通?第二,井怎么可能生人?第三,他既然把我封了,又怎么会让叶家的人带我过河?”

她说完,我看着她稍微思索了一下,突然大惊,现在她还这么和善,那是因为这三个条件她只完成了两个,还有一个没有完成。那就是井中生人,今晚子时,只要李妍在井中汇聚了,这三个条件就算达成了,届时,她才算真正的可以自由活动。

一想到这里,我正要起身,却被她摁住,一脸笑意看着我道:“你想到什么了吗?先别着急,这么多年没说话了,我以为第一个跟我说话的会是叶家富,没想到是他的孙子,这就是天命啊,你在这儿先跟我说几句话吧,看看一会儿你爷爷回不回来。”

这女的力气大得出奇,按住后我根本动不了,最后只能放弃,问道:“你都已经出来了,根本不需要遵守那三个约定,干嘛还一直等着?”

“这么久了,我一直在等着叶家富把我放出来,因为如果是他把我放出来的话,就说明孟伟业已经复活了,这个结果是我最想看到的。但如果是我自己出来的话,那就说明叶家富失败了,他没能复活孟伟业。不到最后一刻,怎么会知道结果,没准儿在子时之前,他会回来放我出去呢。”

我听得极为迷糊,但是还是懂了,她跟我爷爷有一个约定,那就是爷爷以他的办法去复活孟伟业,如果成功复活了,他就前来放出这少妇。如果没成功,这少妇自行出来,他就需要向少妇还他欠下的债。

现在看来,爷爷并没有成功。

“我不明白,爷爷想要复活孟伟业,为什么一定要把你封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