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章 从一开始就被注定的命运/吾当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飞驳这一番解释,我也信了有七七八八,既然这李大海一开始就是活死人,那么爷爷收他的魂,或许另有企图。

另外就是,我奶奶一开始也是个潜伏在我爷爷身边的活死人,只不过跟爷爷生活实践久了,产生了感情,渐渐的就忘记了她潜伏在爷爷身边到底是干什么的。

飞驳不愿意在屋子里久待,说完便退了出去。

我四周看了看,到李大海屋子碗柜里取出了两只碗,其中一只装有七八分水。

孟长青曾经是施展过一种‘天目圆光术’,用来查明事实真相,我虽然记得全部的步骤,但不能确定能不能施展出来。

这大自然就是一个磁场,能记录下所有发生过的事情,这天目圆光术就是用超自然力量让大自然记录下的东西重现出来。

不知道原理正不正确,反正我就是这样理解的。

按照孟长青以前摆布的摆好之后静心念了一遍‘启灵咒’,随后念道:“青天净水洒三千,性功八德利人天。列为神君恭请速至,上守天庭下护我身,助我功德一身,德行万事通灵,吾奉南天功德主急急如律令。”

念完一指水面,水面立马荡漾出一个‘无’字,我再凝视一看,咋看见卢豪在门外念咒的画面。

只这一个画面,再也看不见别的东西了,虽然只一个画面,但还是知道了这事儿是谁干的。

“咱们走吧。”看完之后起身跟飞驳她们说道。

这都是昨晚上发生的事情了,卢豪恐怕早就离开了,我们在这里恐怕也得不到更多的东西,倒不如会蛇头村静静等着孟长青他们的到来。

飞驳她们早就不愿意在这里呆了,我只一提,她们就转身准备离开。

飞驳走了约有两步,突兀地停止脚步,然后猛地回头,脸色骤然一变,第一次在她脸上看见的真正属于鬼的样子。

“怎么了?”我见她脸色骤变,不由得问道,同时循着飞驳的视线看过去,却在墙角看见了卢豪的身影,这会儿他正并指对着飞驳念咒。

卢豪也看见了飞驳的脸色,放下手对飞驳摆了摆,笑道:“哎呀哎呀,我开个玩笑嘛,小妹妹别生气。”

这卢豪生前一定是个浪荡公子,飞驳都一千多年了,却被他称为小妹妹,我正等着飞驳发飙,飞驳脸色却渐渐平静了下来。

卢豪见飞驳平静下来,又一脸笑意道:“还真是听话的小妹妹。”

飞驳听后眉头一皱,卢豪这些话满是轻薄之意,她还不发发飙,说明修养很好。

卢豪之后也不再瞎说了,而是看着一脸警惕的我,说道:“别紧张,我在这儿等你师父的,没想到等到了你。”

“你等他干什么?”我现在将这卢豪当成了敌人,说话的语气自然好不到哪儿去。

卢豪见我语气生硬,就戏谑道:“打赢我,我就告诉你。”

他是爷爷的师弟,最擅长的就是道门法术,在他们三人之中恐怕是最厉害的一个,我就算再自信,在没有绝对的把握之前,一定不会上去与缨其锋。

卢豪见我沉默不语,摇了摇头道:“既然孟伟业和叶家富这么培养你,那里可看清了今天这局势?”

“人教!”我胡乱说了人教两个字。

卢豪听后神色一滞,诧异道:“你已经摸到人教这条线了?有点儿出乎我的意料,除此之外,你还知道什么?”

“这李大海还有我奶奶,都是人教中的人。”我道。

卢豪脸色又是一变,点头似赞赏,又有半点儿紧张道:“你倒也不全是一个废物,有一两分本事。”

这话看似在夸奖我,我听了却提不起半分喜悦。

卢豪说完这话之后停顿一两秒,又说道:“你继续说下去。”

我深吸了一口气,思索了一下便将我看出的事情说了出去。

“我奶奶、李大海是人教布置在这边儿对付叶家的活死人,只不过我爷爷对奶奶的处处维护,令两人动了真感情。后来二奶奶偶然发现我奶奶是人教中的人,便用骨灰想要除掉他,并想借此引出李大海这个隐藏的人教活死人。”

“因为牵扯到了我奶奶,爷爷于心不忍,只能收了李大海的魂,断了线索,为了保全我奶奶。但是爷爷算错了一件事情,那就是奶奶喝的是晓晓父亲的骨灰,既然已经喝下去了,灵魂再也不能居住了,再加上伦理舆论,爷爷只能亲手将奶奶解决,造成奶奶假死的现象,随后将她以特殊的阵法埋在坟地里,其实奶奶一直没死,只是被爷爷养成了另外一个状态。”

我说完后迟迟未语,卢豪却还在一旁听着,见我不说话才道:“你还看出其他的吗?”

“没,我有一个问题。”我道。

“问!”

“你们两方人既然都站在人教的对立面的,为什么会产生冲突?”

我说完之后卢豪盯着我看了好久,像是在思索什么事情,随后说道:“孟家,严格来说还剩下一个人;卢家,现在剩下我一个鬼魂;穆家,加上穆武和穆晓晓,还剩下三个人;你叶家剩的人最多。这一切都是人教造成的,我们的敌人自然是人教,但是,我们的冲突点,却不在人教上。”

我听后惊了一下,原以为穆家还很兴旺,没想到也只剩下了这么几个。

“那你们的冲突点到底是什么?”我问道。

卢豪指着我说道:“你和你师父,我们的冲突点在你和你师父身上。”

我听后极为诧异,完全不明白他们的话。

“孟伟业和叶家富想要将你培养成七杀命格,而你二奶奶和我却将你师父培养成帝王命格。从一开始就注定了你们俩会站在阴阳的两边,你们两个,只有一个能活下去,你懂吗?”

我嘴角一抽搐,自然想到了看见过两次的那画面,不过随后说道:“只要我不愿意和师父成为敌人,我们永远都不会是敌人,不管未来如何,我是永远不会对师父动手的。”

“这可由不得你,你们两个人的命运早就被安排好了,由不得你们。”卢豪说道。

“命由己定,而不是由天定的。”我道。

卢豪不愿意与我继续讨论这个话题,但也没准备跟我动手,说完这些话就准备转身离开。

“你们为什么要将我师父培养成帝王命格?”我冲他背影喊道。

“因为,只有帝王命格才是七杀命格的对手,好好享受你们师徒之间最后的安愉吧。对了,还有一件事情要告诉你,七杀命格是比天煞孤星更刑亲克友的命格,劝你撇开你身边所有人的关系,一人孤独终老是你最好的选择,不要做无谓的挣扎了。”

卢豪说完回头看了飞驳和昭文一眼,说道:“两个小妹妹,如果在叶海身边呆不下去了,只要叫我一声哥哥,我保证来接你们。”

飞驳听后身形一闪,欲与卢豪争个高低,卢豪却哈哈大笑着离开了这里。

卢豪走后我错愕了一阵,飞驳随后回到我旁边说道:“他刚才说的是什么意思?”

我想了想道:“神话故事!”

这边儿再没我们什么事情了,李大海之死的真相我大致也明白了,应该是卢豪他们先我们一步发现了李大海想要害叶爷爷他们,所以才会来将李大海解决掉。

今天听卢豪这一番话,我又开始迷茫了,他们两方,到底谁才是好人?

从我小的时候,二奶奶就开始想要我的命,但她却一直在暗中保护着叶家的其他人,比如拆穿我奶奶活死人身份的事情,再比如保留李妍执念的事情,到现在杀李大海保护叶爷爷他们的事情。他们除了对我如仇敌之外,对我身边的其他人却是很好的。

再就是爷爷他们这边儿,他们到现在所做的事情,也并没有怎么出格。

两方有一个共同的敌人,但政见却不同,因此而产生了隔阂。我暂时只能这样理解了,只需要再等一阵子,爷爷回来之后,一切就真相大白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