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章 来自茅山宗的挑战/吾当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所以说,我最不喜欢的就是跟爷爷他们这样神神叨叨的人交流,跟你扯半点有的没有,把你心提到嗓子眼儿之后一句‘天机不可泄露’又把你打回原形。

听他这句话,我就明白,又是一些这样那样的理由,他不能跟我说。

这样的事情我见得多了,不说算了,我耸了耸肩专心揉起了草药,差不多之后敷在了孟长青胳膊之上。

其实我也大概明白了,简单就一句话,就是人教用各种手段残害我们几家人的事情,至于为什么残害我们,暂时还不知道。

还有另外一个,爷爷说我和孟长青是他们最后的希望,就算他不明说,都说到这份儿上来了,无非就把我们当成什么救世主之类的人,我想要知道的,只是他们的具体安排而已。

不过,当什么救世主,我似乎还没那本事,孟长青倒可以试一试。

另外就是还搞懂了一件事情,那就是当初在挖孟伟业坟墓的时候,就只是一个衣冠冢,里面没有尸体,只有一个被养成厉鬼的孟伟业的魂。后来孟伟业的魂入住到了变成走尸的张伯伯的身体里,而孟伟业自己的尸体,一直没有出现过。

现在听爷爷说了,才明白过来,孟伟业的尸体在人教呢。

爷爷本来说是来给孟长青一个交代的,弄成现在这样的结果,谁也没料到。

孟长青心宽,虽不怪罪爷爷,但这会儿也不愿意跟爷爷多说话,只是让我把那把金钱剑捡了起来,随后便说要离开这里。

爷爷将白发老人封鬼王的那个铜铃也拾了起来,并用草席将白发老人尸骨盖上了。

出这大洞的时候,把我身体占了的昭三三还在这儿跟那些阴差和阴魂侃天说地,下面一些人听得兴致昂扬。见孟长青和爷爷出来,眼神立马都变了,不是因为他们是道士而害怕,而是敬畏。

昭三三见我们出来,从地上站起来拍了拍屁股道:“你们完事儿了?那咱走呗?”

至此,那些阴差和阴魂才想起各自的身份,不过好歹共同度过了一段愉快的时间,暂时忘记他们之间的隔阂,对着我们几人行了礼各自离开了,那依依不舍的眼神,阴差和阴魂之间就差挥手说再见了。

见他们毕恭毕敬,我很好奇昭三三跟他们侃了些什么,那些阴差一般都是目中无人的,竟对人这般恭敬了。

听戏的阴差鬼怪走了之后,我对昭三三说道:“舅舅,那啥,我身体您能还给我不?”

昭三三似乎都忘记了这事儿,听我提起之后忙说道:“先借我使两天,用完还你,三爷我对你呕心沥血这么久,你要敢说个不字的话,就当三爷我看错你了。”

我看着昭三三一瞪,这厮怎么变得跟个土匪一样了,不过念在他已经是阴魂状态,就不跟他纠结这事儿,等他腻了,自然就还回来了。

一行人自老龙洞返回蛇头村,天已经大亮。

叶爷爷见爷爷回来,激动不已,他们本是堂兄弟,爷爷因各种原因离离开这么多年,这么久了,根本没想过再见面。

昭三三见了昭文,上前就将昭文揽进了怀里,但用的是我的身躯,惹得昭文不知所措。

至于晓晓,她见孟长青挂彩,上前关心孟长青去了。

我顿时就成了孤家寡人,不过看了一眼坐在一边的飞驳,走过去寂寥坐在她旁边。

“怎么?没人关心你?”飞驳毫不避讳地问道。

我瞥了她一眼,随口戏谑地说道:“你还不是一样……我看那杨云也不在你身边,你觉得我师父这人怎么样?要不考虑考虑?”

“你滚!”飞驳脸色骤变。

我忙起身到另一边儿坐下,爷爷和孟长青他们几人叙旧叙完了之后才坐下说正事儿。

爷爷和叶爷爷两谈到三叔的时候,两人神色都不好受,叶家现在本来就人丁单薄,也就叶家湾那边儿还有一些叶家的人,现在一个都折损不起了。

“老三的魂大概就在人教,过阵子我跑人教一趟,看看能不能把他的魂带回来。”爷爷见三叔这状态后说道。

我听后有些惊奇,这么久我都不知道人教到底在哪儿,听爷爷这意思,他知道人教在哪儿?

不过那人教既然能把孟伟业逼得只用有交换的方法妥协,其实力肯定骇人,爷爷现在本就是灵魂状态,哪儿能经得起去人教跑一趟。

正启唇欲阻止他,孟长青插话道:“你现在状态不适合去,刚好孟伟业的尸体还在人教,我去人教走一趟,顺便把孟伟业尸体带回来。”

孟长青又将这事儿揽在了自己身上,一般人的话,早就对爷爷恨之入骨了,为孟长青的胸襟感到震撼,因为换做是我,我绝对做不到这一点。

爷爷也知道他现在的状态,要是走人教一趟的话,根本出不来,上次是用自己身体交换,这次拿什么?灵魂?

“爷爷的身体也还在人教,我也跟着去一趟,也好跟着长长见识!”我道。

孟长青应了我。

不过并没有立即去那人教,而是在蛇头村休整了一阵子,正好这阵阴差不会再来骚扰我们,正是休息的好时候。

休整的这几天之中,李妍和晓晓天天对孟长青嘘寒问暖,估计这么久来,孟长青就这几天被照顾得最好。

昭三三依然强占着我的身躯与昭文做各种情感上的交流,昭文每每见到是我的躯体,都会不知所措。

爷爷和叶爷爷许久没见,有说不完的话,天天在一起抽烟聊天扯淡,叶爷爷本来脸上一脸苍老,这几天也好上了不少。

至于飞驳,她只对她的筝感兴趣。她面目虽二十来岁,但实际一千多岁了,不屑与我说话。再加上我没了身躯,不能出门,只能天天窝在家里。

倒也不是什么事儿都没干,有空就找爷爷解惑去了。

爷爷并不知道人教具体地址在哪儿,只是知道人教占据道教的一些道观,他本想去那些地方碰碰运气。

还有,爷爷也并不知道那个几十年前出现的跟我长得相似的人是谁,他没听孟伟业说过此事。是孟伟业找上他,说他灵根好,并收他为徒的。

至第六天的时候,孟长青的伤也好了七七八八。也是这一天,爷爷到坟茔里又挖了一个衣冠冢,并立上了孟伟业的碑,在坟墓的周围布下大阵,原本风水挺好的一块地,霎时就变成了一块凶地,绝凶之地。

孟长青看在眼里,没有阻止爷爷做这些,现在这恐怕是唯一一个办法了,只是不知道能不能成功,其实这方法太过极端了一些,万一养成的厉鬼比上次更凶悍怎么办?再去与人教做交易化解戾气?

布置完衣冠冢的当天晚上,我们回屋收拾东西,准备第二天一大早往爷爷说的那个地址去。刚收拾完,叶爷爷家的那台老式电话就响了起来。

叶爷爷进去接通之后将孟长青唤了进去,孟长青听了一阵挂掉了电话。

“谁打来的?”我问道。

“不用去人教了,你三叔的魂被茅山截了下来,现在在茅山宗。”孟长青说道。

我听后心舒了下来,茅山也是道门一份子,他们不会为难我们,只要去取回来就好。

孟长青见我轻松下来,一脸戏谑看着我道:“茅山宗现任掌教向我们发起了挑战,赢了,他就将你三叔的魂魄还回来。输了,你爷爷就得把茅山的‘上清大洞印’交还回去。”

我稍微迟疑了一下,茅山宗弄这一出的目的根本不是在上清大洞印上,而是以此为噱头想要挑战我们,如果他们真的想要上清大洞印的话,完全可以用三叔魂魄来交换,没必要搞一个挑战。

看来,他们来者不善啊。

想了一阵后看着孟长青说道:“对你来说,这好像不难吧。”

连冥界酆都大帝都对孟长青以礼相待,可见他的战力有多强,完全不用惧怕茅山宗。

不过又想了一下孟伟业、我爷爷还有那个白发老人,他们都是茅山的掌教。以他们作对比的话,现任的茅山掌教没道理弱到哪儿去。

孟长青没回答我的问题,只是说道:“收拾收拾,去茅山宗走一趟。”

我们应了一声,之后决定了都谁去茅山宗,商议了几下,只有爷爷、叶爷爷、三叔他们三人留下,其余的人,都跟去茅山。

道门派系诸多,茅山宗是正一道最重要的一个支派,以它的法术刚烈而闻名,现存道门之中,若要仅拼道术的话,怕是没一个教派能敌得过茅山宗。另外就是,道门之中禁术颇多,茅山宗一门就占了一半。

当天晚上,爷爷将上清大洞印交给了我们。第二天一大早,我们一行就浩浩荡荡地出发了。

昭三三还是不肯把身体还给我,我在太阳出来之前一直找他要,要求他还回来,他估计也听得烦了,转身看着我说道:“你把三爷我封了这么久,让你也尝尝这味道。”

我一听大惊,一句混蛋还没骂出口,昭三三就取出一个铜铃将我封了进去。

接下来我就开启了暗无天日的生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